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九章流民才是最了解流民的人
    第四十九章最知晓流民的就是流民自己

    走两个地方,一个让人揪心,一个让人松了一口气,铁心源现在就非常的想知道大雪山城以及巴里坤湖周边的农田如何了。

    如果这两个地方出了岔子,哈密清香国也基本上就完蛋了。

    一想到可怜的回鹘王马上就要被打回原形当强盗了,铁心源心里就一阵阵的寒。

    当初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当强盗这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如果要带着老娘,老婆一起当强盗,这个问题就大了。

    颠沛流离的戈壁生活即便是磨,也能把老娘和老婆这种习惯大宋安逸生活的人活活磨死。

    顺着哈密河快马跑了两天,这才远远地看到大雪山。

    六月底的哈密酷暑难耐,只有大雪山下才是一个清凉的好去处。

    有利就有弊,这里天气寒凉,对避暑的人来说是一个天堂一般的存在,但是,对于植物生长却没有多少的好处。

    汉地的麦子,在这里成活不了,只能种耐寒的青稞,跨国哈密河之后,看到一望无际的青稞田,铁心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眼前一眼望不到边的绿油油的青稞苗,给了他无穷的底气。

    田地里耕作的农人,见到铁心源的王旗,纷纷从农田里走出来,等候拜见大王。

    铁心源飞身下马,看到铁二笑咪咪的站在天地边上,什么都明白了,农人之所以知道出来见见自家的大王,应该是出于他的授意。

    农人们拜见大王的声音很齐整,没有像天山路上的那些夯货们喊什么的都有。

    象征性的结果一位老农敬献的马奶酒,铁心源谢过老农对铁二道:“什么时候学会的汉家规矩?”

    铁二无声的笑了一下,指指身边的老农,挑起大拇指夸赞了一下。

    铁心源看看老农腰间系着的黑底黄花的腰带笑道:“你就是我哈密的第一位农官?”

    老农连忙躬身道:“老汉……阿不,老臣司农寺管事刘本见过大王。”

    铁心源上前托住准备大礼参拜的部下道:“看到这里的青稞长势如此喜人,应该是本王谢你才对。

    来,跟本王说说,这里到底有多少青稞,多少胡麻,多少胡豆”

    说起别的事情,刘本自然是插不上嘴,说到农事他的话多的令铁心源头疼。

    农家向来是淳朴和质朴的代言人,话少,实在,更是农人最显著的标志。

    谁会想到,这个刘本的话匣子打开之后就无法再合上。

    好在铁心源的记性惊人,能从刘本絮絮叨叨的一大堆废话里听明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马拉耕锄到底还是挥了自己最大的功效,三十万亩的青稞田让铁心源喜出望外。

    即便今年因为第一次种植的缘故,每亩也会有一百二十斤的产量,按照刘本的说法,如果产量低于一百五十斤,就可以拿他的脑袋去顶粮食用。

    “大王,农人苦啊,面朝黄土背朝天,一滴汗珠摔八瓣这样的事情就不说了。

    好农人遇不到好地同样吃苦一辈子。

    咱这大雪山下土地肥沃,您看看这土地,攥一把都能出油,这么肥的地要是种不出好庄稼,您可以拿老汉的脑袋去当球踢,老臣保证不喊一声屈……

    马拉耕锄好啊,这东西轻生,一个好后生一天配上两匹马,如果不能犁出三十亩,那就不是一个好后生啊。

    种田这事,老汉……不,老臣拿手啊,深耕、早耕,这是一定的。

    老臣现,这大雪山下的春天虽然来得晚,可是土地解冻的时候却早,头一茬浅耕,先把草根和害虫给刨出来冻死,第二茬再深耕……

    您眼前的这块田的前茬是芨芨草,啧啧一大从一大从的长得一人多高,被老汉一把大火就给收拾了,您是没见啊,草木灰厚厚的铺了半寸多高……这样的地里种庄稼,要是没有好收成,您可以拿老汉的脑袋去当球踢,老臣保证不喊一声屈……

    平整了地之后,老汉立即用先浅后深的办法,用马拉耕锄进行了灭茬,半月后用套耕一次,深一尺二左右,耕后耙相整平,播种前又用马拉耕锄耕了一次,深达六寸。

    老汉还是不死心,又放火烧了山脚上的灌木林子,一亩地四车草木灰的打底肥……功夫已经下到了,如果一亩地打不了两百斤……啊不,一百五十斤,您可以拿老汉的脑袋去当球踢,老臣保证不喊一声屈……”

    老家伙虽然絮叨了一些,却能看出来是一个真正的好农夫,对得起铁心源每月给他三十个银币的俸禄。

    地里的青稞已经有半尺来高,植株粗壮,叶子墨绿,应该,可能有一个非常好的收获吧?

    胡豆田里已经开花了,淡白色的小花开的满地都是,除了没有香味,美的让铁心源陶醉。

    大雪山城原本就有开垦好的土地八万余亩,再加上今年新开垦的六十万亩土地,一个成熟的粮食基地已经慢慢形成。

    今年因为时节的关系只种了三十万亩,到了明年,这里就该有八十万亩以上的粮食种植面积。

    八十万亩是个什么概念?近五百四十平方公里!

    每亩产量一百五十斤,总产量就会达到骇人听闻的一亿两千万斤。

    想到这里,铁心源不由得悲从心来,如果自己现在就有这么多的粮食,在这个半农耕半游牧的哈密地区,养活一两百万人就不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只可惜,按照最好的结果计算,那也需要后年才能有这样的人口规模。

    那样的话,在西域,一个中型国家就已经建立起来了。

    哈密国扩展的太快,太急,在没有多少积存的情况下盲目的扩张,如今,就要遭报应了。

    围在铁心源身边的一群老农见大王有些悲伤,多少也知道一点大王为什么悲伤。

    哈密城里的流民,已经不是铁心源一个人的问题了,早就变成了清香国所有人的问题。

    一个老农安慰铁心源道:“大王莫急,咱们总会有办法的,如今,哈密城那里来的流民太多,咱们把口粮均匀一下,好歹也能度过这个难关。

    咱们有好地,好大王,慢慢会好的。”

    铁心源谢过那个老农道:“老丈厚意本王谢过,只是哈密城里的流民尚有一百五十万之多,想要在匆忙间解决,难如登天。”

    另一个老农皱眉道:“这流民啊,咱们都当过,要不是大王将老汉全家送来哈密,咱们早就活活的饿死了,哪里会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就因为咱们当过流民,所以啊,流民心里怎么想的,日子怎么过的,谁有我们这些老流民清楚。

    大王啊,您是把流民当成一个数字来看了,其实他们都是人,是人就有手有脚,会找东西吃。

    一个月有三五斤粮食,再加上野菜,野果子,自己挖点老鼠洞,就饿不死人!“

    铁心源看着眼前这些良善的老农苦笑着摇头道:“一个月即便是五斤粮食,一月下来就是七百余万斤,一年下来也要一万万斤粮食才够用。

    我们的粮食依旧不够!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的。”

    刘本忽然朝铁心源施礼道:“大王仁厚,到现在还把流民当成人看,其实,大王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背在自己身上,大王即便是天神,也照顾不了我哈密清香国的这么些人。

    人,生下来就是要吃饭的,自然天生就会给自己找食物吃。

    大王只要照顾好老弱妇孺就成,至于那些壮丁,说句大王不爱听的话,他们有手有脚的,连老天爷都饿不死瞎家雀,他们如果饿死了,都是活该。”

    听了刘本的话,铁心源赫然转过头去看着铁二,他相信,这一番话不应该是出自这些老农之口,即便是能出来,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因为他们提出这样的建议,对他们自己也是一种极为严酷的挑战。

    铁二把眉毛得意的挑挑,告诉铁心源他就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

    铁心源不由得哈哈大笑,指着铁二道:“既然你已经有办法了,为何不早点说,害得我这一路上夜不能寝,食不知味的,嘴上都长泡了。”

    铁二将斗篷给铁心源披上,告别了那些喜欢出主意的老流民,沿着长长的地垄向田野深处走去。

    青稞长长的叶脉刮在两人的腿上,出沙沙的声响,铁心源的心情已经变得好了许多。

    老流民说出来的法子,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却是一个相对可行的办法。

    这个办法唯一需要考验的就是铁心源自己的信心和勇气。

    如果使用这个办法来渡过难关,最要命的地方就是需要全部哈密人同舟共济才成。

    这就需要很多人放弃自己舒适的生活和丰富的物资供应,和整个哈密国同呼吸共命运,一起饿着肚子等待来年的大丰收!

    “铁二,你真的认为我们这个一盘散沙一样的国家能够经得起这样的动荡吗?”

    铁心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身后的铁二道。

    铁二飞快的在本子上写道:“能度过去,我们就是一个铁打的国家,如果度不过去,我们一起继续当马贼,再找机会建国就是了。

    怎么?你现在没有当马贼的勇气了吗?”(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