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二章花烛夜
    第六十二章花烛夜

    铁心源入洞房,最高兴的却是孟元直。八一中文 网Wくw★W√. 8 1くzW.CoM

    这样说或许会有一点语病,然而,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侯氏不明白晚归的丈夫今天到底怎么了,骑在她身上有些索求无度的样子。

    当侯氏从迷乱中再一次清醒过来,又看见丈夫抱着她的腰身蠢蠢欲动。

    “我们要多生孩子!”

    这是侯氏在灵台还有些清醒的时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剩下的时间里她都在愉快而疯狂的迎合自己的丈夫,这对她来说很重要,这样的时候并不多。

    尉迟灼灼坐在窗前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精舍把自己埋在黑暗里。

    尉迟文的小脑袋忽然出现在她的脸侧,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笑道:“人家洞房花烛夜,你却凄凄惨惨的坐在黑暗里,是否伤心人别有怀抱?”

    尉迟灼灼没有看自己的弟弟,依旧坐在那里愣,满脸的哀伤看得人心痛。

    “铁心源不要你是有道理的!知道这个道理的人不多,我恰恰是一个。”

    “什么道理,我负责清香国全部的文书,每一封文书都要经过我的手,为何我会不知道?”

    尉迟文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着牙道:“因为这个道理不能见著文字,甚至不能说出来,只能意会。”

    尉迟灼灼没有问原因,她知道问了弟弟会说,却会让弟弟难做。

    “在你看来,这个道理要比我重要得多?”

    尉迟文牙痛般的吸一口凉气道:“姐姐,在我心里你是一个无可替代的人,但是啊,即便是这样,弟弟我还是认为那个道理可能比你重要一些。”

    尉迟灼灼听弟弟这样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揽着弟弟的肩膀道:“听你这样说我就不难过了,连你都这样认为,那么,那个道理应该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道理才对。

    按照你说的,他不要我,不是我不够好,而是被其他的事情捆住了手脚。

    这样的我还难过个什么劲,我们尉迟氏是从灰烬里走出来的家族,我知道很多的时候,事情并一定会顺从人的心意走,我等着看那个道理开花结果就好了。”

    尉迟文有些苦涩的道:“可能时间很长。”

    尉迟灼灼笑的更加开心,调皮的拍拍弟弟的脑袋就站起身,准备去温泉沐浴一下,铁锤,铁棒的按摩手法很好,养足精神睡一个好觉,才能有足够长的时间去看最后的结果。

    尉迟灼灼走了,尉迟文却陷入了迷惘之中,他不理解自己的姐姐为何要为铁心源赔上自己的一辈子。

    铁心源和孟元直他们希望赵婉的儿子将来能够入住大宋,正在做铺垫,这不但需要各个方面的支持,更需要一些运气。

    尉迟灼灼走进属于她们的浴室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箫管般的低吟。

    站在外间的铁棒一张俏脸红的似乎能滴出血来,见到尉迟灼灼走了进来,连忙迎上来,两条腿却在微微的颤抖。

    “谁在谁在里面?”

    铁棒一言不,小嘴闭的严严实实的。

    尉迟灼灼侧耳听了一会,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指着那边小声对铁棒道:“泽玛?她和铁锤在一起?”

    见铁棒依旧不做声,尉迟灼灼轻笑着就进了另外一间浴室,于阗皇家出身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动静。

    能让泽玛这样的女人禁欲一年多,真是太罕见了,尉迟灼灼想起今天婚礼上泽玛那双哀怨的眼睛,就对泽玛现在做的事情非常的理解。

    这是一笔算不清,理不出来的烂账。

    精舍里的灯火辉煌,将整座精舍照耀的如同白昼。

    铁心源和赵婉的新婚夜却没有泽玛和尉迟灼灼想的那样香艳。

    在张嬷嬷和水珠儿都离开之后,两人立刻就没了白日里的端庄。

    不约而同的瘫倒在一****榻上,看着懒洋洋的。

    铁心源费力的解开绑在下巴上丝带,顺便帮赵婉也解开,取掉两人头上沉重的冠冕,就躺在一****榻上相互瞅着。

    “我们成亲了?”赵婉有些迷糊。

    铁心源打量一下房间里的陈设,包括龙凤烛台,巨大的花球,还从身下摸出一枚红枣拿给赵婉道:“应该是成亲了,你知道的,我和你一样都是第一次经历。”

    “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

    铁心源愣了一下,然后指着大床边上的柜子道:“你的陪嫁里面应该有一种说明书。”

    赵婉甩掉鞋子,从鞋子里取出一只鞋垫递给铁心源道:“是不是这样?”

    铁心源接过鞋垫瞅了一眼,再次感叹皇家织造的精湛手艺,那上面用浮雕绣绣着一对正在行周公之礼的男女,绣工很好,那对男女的神情表现的栩栩如生,只是****似乎被放大了,绣的很夸张。

    “我娘给的,她说我没有教养嬷嬷,还说我可怜,就塞给我大堆这样的东西。”

    铁心源丢掉鞋垫,将赵婉打横抱了起来,将头埋在她的颈项间,深深地呼吸两口。

    赵婉咕哝了一句,就反手抱住铁心源她觉得铁心源像是要吃掉他。

    两人天不亮就被折腾起来,然后充当了一整天的人形玩偶,现在才安静下来,铁心源就有些忍耐不住了。

    将赵婉放在大床上的时候,他现他们两人身上的穿的衣服简直就是一副枷锁。

    给赵婉脱衣服就像是扒苞米棒子上的皮,剥掉一层还有一层,好不容易剥光了,赵婉却大惊失色,一骨碌爬起来,用最快的度跳进了屋子中间的那座温泉池子。

    铁心源低头嗅嗅自己衣衫,叹了口气,费劲的脱掉衣衫,把潮乎乎的内衣丢在地上,也跳进了池子。

    池子里的赵婉如同一条美人鱼,欢快的在不大的池子里来回穿梭,丰隆的臀部偶尔露出水面,荡漾起一圈水波,那一抹白色,让铁心源心驰神往。

    探手去捉这只调皮的美人鱼,却总是让她利用自己滑腻的皮肤一一的溜开……

    就在铁心源准备利用身体挤压彻底捉住美人鱼的时候,美人鱼却自动送上门来,趴在他的胸膛上,咬着的耳垂轻声道:“好看吗?”

    这句话说完,铁心源就失去了理智,从水里捞起湿漉漉的美人鱼抱在怀里一步步的走向那张大床。

    将粉腻雪白的雪白的身体放在柔软的锦被上,随手拉下了帐幔……

    良久之后,赵婉的惊叫声忽然响起:“为何我没有落红?”

    铁心源懒懒的一把拥过坐起来的赵婉道:“自从看到你精湛的骑术之后,我就不指望你有落红。”

    “你是说我的第一次给了马鞍子?”

    “别说话,这时候你怎么这么多话?”

    铁心源的手在赵婉雪白的身体上游走,对于赵婉有这么多的废话非常的不满。

    “你不关心落红这件事吗?”

    “我比你更加了解你的身体,乖乖靠过来,我捉不到另一只。”

    “可是,我应该有落红的,张嬷嬷告诉我七八遍了,一定要把帕子留起来……”

    “那就拿帕子在你咬伤我的地方沾点血,刚才痛的我差点反咬回去。”

    “哦!”

    赵婉笨拙的用一张纯白的丝帕轻轻地在铁心源的肩膀上擦拭一下,汗水混着血渍,顿时让那张丝帕成了抹布。

    “你肩膀上有一个洞……”

    “那是你丈夫这一生中最耻辱的标志。”

    “有人伤了你?”

    “不是,是有人打算在我的身上栓一条狗链子!”

    “谁干的?”

    “穆辛!你给我记住了,这个人是我们铁家的仇人,哪怕用一辈子,我也会让这个家伙死无葬身之地!”

    “记住了,弄死他!”

    赵婉一脸怜惜的将铁心源的头抱在自己怀里,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动作。

    不论铁心源在外面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赵婉都觉得他很可怜,总觉得自己的丈夫就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一样,在变着法的向所有人宣示他的强大。

    “好好地让我抱着睡一会,别咬我。”

    “忍不住啊。”

    铁心源说着又翻了一个身,重新将赵婉压在身下……

    夜半时分,天山云带来了一场急雨,敲打在窗外的清香木上沙沙作响。

    赵婉把脑袋从纱幔里探出来,又被铁心源给拖了回去,不一会,铁心源赤条条的从纱幔里出来,先给自己灌了一壶凉茶,又取过一只玉瓶子重新钻进了纱幔。

    看着赵婉光着身子仰头喝果汁的样子,铁心源现自己根本就没法子做到熟视无睹。

    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身体。

    赵婉看见了丈夫贪婪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挪动一下身体,让自己的****看起来更加的丰盈,她知道,铁心源喜欢看,非常喜欢。

    以前在乳山的那个明月夜的时候,他就偷偷地看过无数次,甚至还偷偷地摸一摸。

    外面的更鼓敲响了五下,赵婉迷迷糊糊的对铁心源道:“不能再乱来了,我有些受不住。”

    铁心源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道:“我也累极了,只是不甘心今天这个晚上在睡梦里度过,一刻钟都不想。

    我难得有这样投入的时候,难得像今晚这样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还活着。”

    “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

    “你可以,我不成了,身体空空的……”(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