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四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六十四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生意说白了就是买和卖!

    当然,这是最初的商业交易原则。八一 中文★网W★w★W .★8√1 z★W.CoM

    后来随着社会的多元化,买卖就变得复杂多了,不过,这并没有脱离买和卖的范围。

    百里不贩樵,千里不贩籴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商业模式,这中间的拦路虎就是运输。

    经过百里之后卖柴就不会有利润,经过千里之后贩运粮食也就不会有利润。

    哈密距离大宋有万里之遥,因此,他们之间能交易的货物种类非常的少。

    历来,只有丝绸,茶叶这些高价值的东西才值得西域商贾们为之跑一趟。

    现在,赵婉觉得红铜钱也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买卖。

    大宋缺少铜钱这并非什么秘密,因为中原就不产铜,国内之所以会出现交子之类的东西,根本上来讲就是铜钱不够用。

    蜀中曾经出现过大量的铁钱,中原之地也出现过一当十,一当百,最厉害的时候还出现过一当千的半斤重的铜钱。

    铁心源早就想过,从西域拉一车铜钱去大宋,要比拉一车玛瑙去大宋的利润还高,而且还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宋人对优质铜钱的渴望是没有止境的,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弄到好多好铜钱,然后埋在地下,留给子孙享用。

    大宋那些掺杂了铅锡的黄铜钱或者青铜钱,那里比得上西域什么杂质都没有的红铜钱?

    因为商业过分达而缺少铜钱,在这个时代是一个高贵的缺点。

    在这个时代的夜晚,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漆黑,只有大宋的城市灯火辉煌、光明灿烂。在这个时代的夜晚,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安静,只有大宋的城市人流拥动、欢歌笑语。

    在这个时代里,全世界只有大宋有过百万以上的大城市。

    在这个时代里,欧洲最大的城市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意大利的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城市的规模都不过万人。

    巴格达十万人做晚课的诵经声如同雷音的时候,大宋国都的一百五十万人正在摇曳的灯光下吃喝玩乐。

    铁心源看着赵婉迫不及待的样子不由得笑了,探手揽住她的纤腰道:“不要着急,这个世界上的财富比你想象的要多,也比你想象的要容易拿到。

    你要那些铸造过的红铜钱做什么?拿回去也要重新冶炼,有那功夫不如收购大量没有铸造过的红铜锭,他们的价格并不高。

    你甚至可以定制可以放在骆驼背上马鞍状的铜锭,只要有驼队去大宋,你都可以让他们帮你运送这些铜锭,最后给他们一点报酬就是了。”

    赵婉倔强的摇摇头道:“不成,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财的秘密……”

    “傻子,人家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们没法子把铜锭在大宋卖掉而已,要知道,根据《宋刑统》,私自贩卖铜钱,铜器可是流徙三千里的重罪。”

    “不许?”赵婉吃了一惊。“这对大宋好处很多啊,为什么不许?”

    “没办法,大宋就是这么牛气。”

    赵婉想了一下立刻道:“哦,我知道了,这是怕那些异族人从大宋赚钱。”

    铁心源摇摇头笑道:“不知道,应该不止是这个原因,更多的是关于铸币权的事情,铸币权乃是国之重器,士大夫们认为别人,尤其是那些胡人沾手之后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羞辱,所以才有这个不合适的规定。“

    赵婉高兴地笑道:“我是长公主……”

    铁心源哈哈大笑道:“长公主办事自然百无禁忌!”

    一句话说的赵婉羞涩起来,扑到铁心源的怀里用拳头捶打他的胸口。

    新婚燕尔本就是**,稍微一接触就冒火星子,更何况赵婉丰隆的身体在铁心源的怀里扭来扭去的。

    打闹的最后一个地方就很自然的变成了床榻。

    良久之后,赵婉趴在铁心源的怀里道:“今早才说过要节制的。

    早上的阿娘见我们两没精神,还特意瞪了我两眼。”

    “阿娘今天不是在包子他们的护卫下起身去后山草原了吗?现在,清香谷里你最大,没人说你。”

    赵婉跨坐在铁心源的腰上抬起无限美好的上身,盘着自己的头道:“那也不成,君王不早朝的事情不能生在我身上。”

    “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清香谷里哪来的早朝?我们都是下午才碰头商议国事的。

    今天来找我的就孟元直一个,你没见,为了生第三个儿子他比我还要疲惫。”

    “萨迦活佛还在清香城,佛祖……”

    “那就更加扯淡了,撒迦活佛可是有女人的,人家参的就是欢喜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有十几个儿女呢,我们,成亲前,他还希望我能娶他的闺女呢。”

    赵婉:“……”

    铁心源拍拍赵婉的腰臀道:“我就是不想让你把过多的礼教思维带来清香国。

    规矩是要有的,礼法也是要有的,礼教就算了,我当初接受礼教的时候就惨不忍睹,就别把那一套拿来祸祸这里的孩子了。”

    赵婉想起自己曾经接受的礼教教育,脸色也有点白,不确定的问铁心源:“这样真的可以?”

    “当然可以,人性需要自我约束,却不能控制和泯灭。

    就像我们两个,如今正是蜜里调油的好时候,偏偏因为一些没道理的事情要压制自己,难过的还不是我们自己?”

    赵婉一边穿着亵衣一边道:“你前两句话我觉得有道理,后面两句话是在胡扯,是在为你荒淫找借口。”

    美人走了,铁心源一个人躺在书房的床榻上也觉得很没有意思,穿好衣衫就打算去水儿那里走一遭。

    这孩子昨日从尉犁回来之后,神情就很不对劲,只是匆匆的禀报说自己已经炸开了塔里木河,溃口很大,已经没有任何堵住的可能。

    流往焉耆的河水如今正在倒流……

    昨日里,铁心源不好多问那个疲惫至极的家伙,今天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时候。

    来到水儿的屋子外面的时候,现屋子里很热闹,火儿,福儿,玲儿,他们似乎都在,而且正在喝酒。

    还没进门就听见火儿在那里安慰水儿。

    “水淹掉多少村庄,这是你没法子控制的事情,你不是说了吗?那些村寨都是没有人烟的空寨子吗?”

    水儿声音低沉的道:“有些还是有人的……都是一些不能走的老弱……

    我也没想到水势会那样大。

    炸开一个不大的口子之后,一个晚上的时间,溃口就足足有两里宽,现在,塔里木河已经彻底的改道向南了。

    不仅仅如此,洪水还冲进了孔雀河,结果,孔雀河也生了溃堤的事情。

    我仔细研究了那里的河堤之后才现,那里的河堤根本就是泥沙堆积成的自然河堤,一个小口子就能被水冲出一个大溃口来。

    火哥,你没看见啊,尉犁焉耆的人纷纷来到了溃口处,一个个抢天呼地,恳求神灵把夺走的水源还给他们,场面真的是太惨了。”

    福儿在一边道:“这些我不管,我只问你,塔里木河的河水有没有按照源哥儿的预料向蒲昌海进?”

    水儿有气无力的道:“都进入孔雀河了,自然会沿着孔雀河一路向南,最后一定会抵达蒲昌海的。”

    福儿冷笑道:“既然目的达到了,你还哼唧什么?你别忘了,哈密这里的人更多。

    源哥儿都说了,需要一片沼泽区和泛滥区来阻挡喀喇汗前进的脚步,你怎么就不想想我们在哈密的家人,却去为那些不相干的人操心。

    下回再有这种事,你不用去了,留在哈密当你的老好人,弟弟我去就成了。”

    铁心源走进屋子,坐在水儿身边对他道:“下回还是水儿去,这些年我和巧哥把你们保护的太好了,一个个不知道外面的凶险。

    好在,这一次你完成了自己的军务,要是空手回来,看我不抽死你。”

    水儿见铁心源进来了,立刻站了起来,垂着脑袋一声都不敢吭。

    “对西域来说,我们本身就是外来人,外来人想要在这里立足,就要狠毒,没了狠毒你打算用自己的心去感化他们?不被他们打死吃肉我算你厉害!

    我和孟元直两个人在这里开疆拓土的时候,那一次不是双手粘满了血?

    想要仁慈,想要执行圣人之道,可以,等我们哈密国成为西域的霸主之后,等这里的百姓都成为我们的子民之后,现在,想这些还太远。”

    水儿抬起头看着铁心源道:“开封的那场水灾,让阿娘没了家园和丈夫,让你没了父亲,也让我没了父母亲人,我尝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会和要用这种法子来阻挡敌人。

    如果需要上战场,我水儿提着刀子上就是了,死在战场上也心甘情愿。

    现在,用这样的天灾来阻拦敌人,我真的很难受啊……“

    铁心源瞅着水儿泪流满面的样子,心头同样的很不舒服,一字一句的道:“万千罪过,尽在我身,水儿,我的兄弟,无论如何,先活下来,然后再说功罪!”(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