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五章穆辛什么都知道
    第六十五章穆辛什么都知道

    “我的罪过就是我的罪过,要你背什么?今天喝点酒就是想说说话,吐吐苦水,下回该怎么干,你说,我还是会去干,我们兄弟这么多年都会相互依偎着过来的,没道理,路走了一半我就后退。八一中文网W★w√W★.く8√1 z★W√.CoM”

    铁心源点点头,取过一个酒杯和水儿干了一杯酒,然后对他道:“哈密城的建造不能停,我希望你去监工。”

    水儿喝了酒之后道:“我去!”

    火儿见铁心源在看自己,连忙道:“火药多得是,硝石中提炼出来的火硝现在有两万四千五百六十斤,再有五天时间,我就能把他们制造成颗粒火药。”

    铁心源叹口气道:“我们的军队其实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没有火药和火油,我根本就不指望能在这里立足。

    火儿,辛苦点,配制火药的时候只能我们自己人来,不许外人插手,这是我们在哈密能否立足的根本。“

    福儿犹豫一下小声道:“源哥儿,现在那些文官们把持了哈密的朝政,会不会?”

    铁心源看了福儿一眼道:“不会!”

    “那就当我没说。”

    “现在是精诚团结的时候,内讧只会消耗我们的力量,这种想法就不该有。

    如果我们对那些文官处处掣肘,哈密建设和稳定的周期就会很长,你要知道,时间并不在我们这边。”

    众位兄弟一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对于铁心源他们比别人要了解的更多,他既然能从万里之外引进大宋文官体制,就说明他对这件事一定有制衡的办法,所以,他们用不着多说话。

    和自己兄弟喝酒,总会多喝一些,日暮的时候铁心源才回到精舍。

    当他迷迷糊糊睡去的时候,眼前似乎还有孔雀河水蛇一样在戈壁上蔓延的样子。

    他不知道,就在同一时间,一支黑衣军队从远山里钻了出来。

    他们胯下的战马轻快的在戈壁上奔驰,即便是将要到来的黑暗也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两匹跑在最前面的战马忽然前蹄一软,轰然栽倒在地,马上的骑士随着战马前冲的力量,脱开马镫,身体蜷缩成球骨碌碌的向前滚出两三丈远。

    其余的骑士见状并不惊慌,而是拉一下缰绳,战马就向两边窜了出去,一瞬间就从行军队列变成了准备作战的雁翎阵。

    两个跌倒的骑士站起身来的时候,才现自己披着的黑色斗篷已经湿透了。

    来不及多做解释,更顾不得已经缓缓下沉的身体,其中一个骑士张嘴吼道:“流沙!”

    两条牛皮绳被丢了过来,两位骑士探手捉住牛皮绳,将自己的身体倾倒,然后就被战马从流沙里拖拽了出来。

    两匹栽倒的战马却没有这样幸运,虽然在努力的挣扎,身体却在缓缓地下沉,不大一会,流沙就淹没了战马的脑袋,深灰色的泥浆中冒出一长串气泡之后,那片流沙就恢复如初。

    一个大胡子将领看看已经落山的红日,干脆利落的下令全军就地扎营。

    这支骑士宿营的方式很奇怪,他们并没有竖立营寨,给战马喂过草料和水之后,他们就在戈壁的沙土上铺了一条毯子,然后就安静的躺在毯子上看着头顶的星空,不一会营地里就鼾声四起。

    四匹永远都保持统一步伐的灰骆驼来到了流沙边上,在驭手的呵斥下,四头骆驼缓缓地跪在地上,四头骆驼抬着的一顶软轿也缓缓地落在地上。

    扶着权杖的穆辛从软轿里走了出来,看着星光下泛着淡淡水光的流沙低声对身边的大胡子将领道:“阿丹,这就是你要面对的敌人。”

    大胡子将领看起来老迈,他的声音却还带着年轻人的豪爽:“穆师,您是说流沙吗?”

    穆辛拾起一块石头,丢进了流沙里面,眼看着石块缓缓地沉入流沙,抬起头看着年轻的将领道:“不,不是流沙,而是制造出这片流沙的人。”

    大胡子阿丹惊诧的道:“流沙也能人为的制造出来?”

    穆辛无声的笑了,并不做多余的解释。

    阿丹的迷惑表情让穆辛很容易就想起自己那个聪慧的便宜弟子来。

    如果铁心源在这里,他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的。

    大军行进的路线,是三个月前就已经拟定好的,那个时候这里没有水流沙!

    想到那个已经成为哈密王的弟子,穆辛叹息一声道:“二十天前,有人掘开了塔里木河大堤,滚滚的塔里木河不再向北流动,而是改道向南,冲垮了孔雀河河堤,然后啊,塔里木河的河水就在戈壁沙漠上流浪。

    如今,它来到了你的脚下,挡住了你前进的步伐。”

    阿丹毫不在意道:”穆师,有流沙我们绕过去就是了。”

    穆辛笑道:“恐怕是绕不过去!”

    穆辛说完话就重新进入了软轿,驭手再次呵斥一声,四匹骆驼就缓缓地起身,调头晃晃悠悠的走进了黑暗。

    黑暗并没有维持多久,一座巨大的营地赫然出现在黑山的边缘。

    巨大的火堆,星星点点的火把,从戈壁边缘一直延伸到黑山的深处,如果不仔细看,会把天空中闪烁的寒星也误认为是摇摆不定的火把。

    穆辛的骆驼径直来到了最大的一座帐篷前面,下了软轿,穆辛踩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走进了帐篷。

    七月的戈壁正是最热的时候,喀喇汗国的君主博克图汗静静的坐在大帐中等候穆辛。

    即便是在七月里的炽热天气里,博克图依旧没有卸甲,桌案上放着他的战刀,触手可及。

    穆辛很自然的坐在博克图的左手位置上,端起桌子上的马奶敬了博克图一下,而后一饮而尽。

    “塔里木河决口了。”博克图的声音很低沉。

    “现在看来,是被人掘开了。”穆辛毫不在意。

    “回鹘王?”

    穆辛摇摇头道:“回鹘王如今守在别失八里惶惶不可终日,他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

    博克图叹息一声道:“穆师何必这样着急,等我将回鹘王斩杀之后,我们再图哈密不迟。”

    穆辛摇摇头道:“别失八里不足为道,回鹘王也不过是一条没了胆量的老狗罢了,他们不足为虑,我们需要向南,向东进。

    尊敬的博克图汗,如果你去了东京,你才会知道什么是繁华,如果你去了契丹,才会知道日出之地到底有多么的壮阔。

    天神的福音传遍了草原和沙漠,唯有那里,是神的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

    博克图闷声道:“我即便在七河的边上,也知晓契丹人的威名,我即便居住在胡杨树的底下,也知道宋国的繁华,穆师,您真的认为仅仅依靠我们喀喇汗国,就能击败比我们强大一百倍的契丹,击败比我们富庶一千倍的宋国?”

    穆辛笑道:“博克图,不要担心你的哥哥,只要你还在为天神作战,他就不敢侵吞你的领地和子民。”

    “纳赛尔是吃野兽的奶长大的野人,他和戴着皮帽子的土库曼人好的如同兄弟。

    穆师,当我远征回鹘王的时候,纳赛尔娶了土库曼人领的姐姐,锡尔河的两岸如今都称纳赛尔是神使。”

    穆辛稍微沉吟了一下,抚着自己的胸口对博克图道:“无论奈塞尔做了什么,如今,只有你在为天神征战,博克图继续向东吧,只有翻越了天山,你才知道世界是何等的大,只有抵达东海之滨,你才会知道天神的荣耀将让你成为世界之王。

    我穆辛,天神座下的智慧之王,将会陪伴你,见证你的荣光,并亲自为你戴上最荣耀的王冠。

    到了那个时候,不论是纳赛尔,还是最近崛起的塞尔柱。纳克,都将匍匐在你脚下,用最谦卑的语调称呼您为世界之王。”

    博克图垂着脑袋,一言不,穆辛喝完了马奶,笑吟吟的离开了可汗的大帐,他相信,博克图会按照他的意愿继续向东进的。

    马希姆跪在穆辛的帐篷里,已经有两个时辰了,自从他受到智慧之王的召唤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等候穆辛。

    自从喀喇汗开始攻击回鹘王的时候,马希姆就知道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和哈密断绝一切商业上的往来,最终成为敌人。

    如果有选择,马希姆一点都不愿意和那个救过自己生命的塔利班为敌。

    当然,在天神和塔利班之间,他只能选择天神。

    “马希姆,我的孩子,你能告诉我,我的学生在天山的另一边干了些什么吗?他有传播神的旨意给那些无知的人们吗?”

    穆辛悄然无声的走进了帐篷,如同一头老兀鹫一般围着马希姆转了两圈之后问道。

    马希姆吞咽了一口口水道:“尊敬的智慧之王,您的塔利班如今在天山的另一边建立了一个国家,并且修建了一座美丽的城池,叫做清香城,我出来的时候,他的部下正在为他修建另外一座大城,名叫哈密城。”

    穆辛笑道:“这都是神赐予他的力量。

    马希姆,我的孩子,如今,这两座城池都是天神的领地吗?”

    马希姆将身体趴在羊毛毡上,低声道:“恐怕不是……”(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