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三章埋了?埋了!
    第七十二章埋了?埋了!

    所有的反抗必须平定,所有的粮食必须带走。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这就是铁心源给阿大他们下达的军令。

    离开图灵城堡的时候铁心源并没有回头去看那座城堡,那两个孩子的出现对他而言就像是一场梦。

    睡了一夜之后他都不确定昨夜是不是有那样的两个孩子出现。

    铁三百带着自己的部下走了,铁五也带着自己的部下走了,铁六也同样如此。

    需要攻占的地方太多,需要的粮食也太多,铁心源不得不将自己的兵力再一次分散。

    这是兵家大忌!

    好在喀喇汗似乎没有心情来理睬哈密国,而回鹘王依旧龟缩在别失八里****自己的伤口。

    既然老虎和狮子都没有空闲,那么,诺大的天山北路就成了鬣狗的天下。

    随着大军一路向北推进,一路上都在攻城夺地,而战事都不是很激烈,这样的节奏很适合练兵。

    进入天山北路一个月之后,即便是那些胆小的回鹘人现在即便是遇到袭击之后都会非常熟练地躲到军队后面去。

    等军队结束了战事之后,他们就会按照队列进入战场,收敛死去的清香谷军卒,然后再打扫战场。

    大车已经严重的不足,劫掠来的牛马,就起了很大的作用,它们的背上驮着粮食,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驼队,绵延不绝的向天山走去。

    为了运送这些粮食,尉迟文创造性地在这一路上设定了驿站,有了这些驿站之后,从天山北路就能日夜不停地向哈密运送粮食。

    也就是因为要运送粮食的原因,铁心源身边的回鹘人已经越来越少了,按照他的计算,等大军抵达别失八里之后,最多能剩余两万辎重队伍。

    根据时间推算,孟元直也应该走出瀚海了,这时候应该已经进入沙洲地区。

    不知道他会遇见什么样的抵抗,铁心源非常的忧虑,他深知西夏这个变态的国家和懦弱的回鹘王统治的国家完全是两个样子。

    西夏武士骄傲而自信,至于回鹘,他们的武士早就从武士变成马贼了。

    马贼建立的国家,他就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马贼的习气,比如打顺风仗。

    在战事顺利的时候他们是无敌的,在战事不顺利的时候他们只想着逃跑。

    因为不和强敌硬拼是马贼一贯的作风。

    在大军不断向前推进的日子里,铁心源迎来了回鹘王的使者。

    哥舒炎,这一听就是一个突厥人,这个姓氏非常的古老,至少铁心源就知道从唐朝起就有这个姓氏了。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而且这个姓氏已经非常的汉化了,即便是在大宋,姓哥舒的人也不在少数。

    “我来天山北路,不为别的,只为粮食,粮食,粮食,粮食!!!

    你们和喀喇汗打仗我不管,我只想留在我的哈密过我的安稳日子。

    可是,你们的流民被人家逼着从大患鬼魅碛里走到我哈密去了。

    哈密有多大,有多少粮食你们应该知道。

    只要回鹘王给我足够的粮食,我就立刻离开天山北路,誓不踏进天山北路一步!”

    这些天以来,铁心源非常的憔悴,那双永远带着红血丝的眼睛里,不用表演,里面就以经充满了火一般的焦灼。

    哥舒炎似乎并不着急,喝了一口茶水之后道;“你可以把他们驱赶回来。”

    铁心源楞了一下,然后收拾心情坐在哥舒炎的对面淡淡的道:“这就是你给我想的解决粮食危机的办法?

    你是回鹘的贵族,你为何不去问问你们的子民,问问他们愿意不愿意回到回鹘。

    我从史书上见到无数的昏君,也见过无数的暴君,不论是昏君,还是暴君,他们都不敢说让自己子民去死的话,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哥舒炎的老脸一红,依旧坐正了身体道:“老夫从没说让那个他们去死的话。”

    铁心源冷笑一声道:“你这样做了。

    我因为好奇你的姓氏才召见了你,还以为姓哥舒的不是好汉就会是英雄,结果,哼哼,我看到了一滩****。

    现在,从我的大帐里滚出去,你的存在已经让我窒息了。”

    只来得及说两句话的哥舒炎就被包子提着脖领子从大帐里丢了出去。

    这一幕被外面的回鹘人看的很清楚。

    铁心源走出帐幕,指着狼狈不堪的哥舒炎对外面的回鹘人道:“这就是你们以前的王派来的使者,他告诉我,我不应该来天山北路帮助你们寻找过冬的粮食。

    他认为我应该把你们全部都赶出哈密国,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一个因为受伤,脑袋上还缠着白纱的回鹘汉子走出来,一口浓痰吐在哥舒炎的脸上,跪在铁心源的面前道:“我的王,哈达尔是您忠实的仆人和臣民,请不要把我们驱赶出哈密,只有留在哈密,我们才能度过就要到来的寒冬,见到下一个春天。”

    这样的话语在不断地延续,而哥舒炎的身上却布满了污秽,铁心源从未见过一个人会如此的肮脏,他甚至比痰盂还要肮脏一些。

    这些天以来,铁心源从未说过要收拢这些回鹘人的话,他只是对这些人颁布命令,就像给清香谷的武士命令一样。

    每一次开会,他指派的回鹘人领袖们也会参加,会议的主体就是弄到粮食,今天弄到了多少,明日预备弄到多少,弄到的粮食够多少人食用的,他们一样清清楚楚。

    不但他们清楚,就连最底层的回鹘人也清清楚楚,简单的加减法还难不住他们。

    不仅仅如此,就连军队的去向和任务,那些回鹘人的领袖也是知道的,很多建议甚至就是他们给出的。

    不论是在和大王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是和大王一起割麦子的时候,有好想法都可以和大王说。

    如果说刚刚到哈密的回鹘人还是惊恐的,盲目的,那么,自从施行粮食配给制度之后,他们就觉得自己已经被哈密的大王给接纳了。

    来到回鹘抢粮食这件事,对哈密回鹘人来说是一件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

    哈密人口少,自然没有那么多的粮食,按照回鹘人自己的解决办法,也只有出兵抢劫这一条路。

    回鹘王战败之后把他们无情的丢给了喀喇汗,而喀喇汗又无情的把他们驱赶进了大患鬼魅碛,让他们生死两难。

    即便是最坚强的汉子和最睿智的回鹘人都以为全世界都已经抛弃了他们,没有人再需要他们。

    因此,来到哈密之后,他们就打定了主意哪都不去,即便哈密城的生存条件已经恶劣到了极点,他们依旧不愿意离去。

    即便是最愚钝的人也清楚地知道,只要离开哈密,他们将会死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冬天里。

    只有经历过地狱一般的大患鬼魅碛的人,才知晓有一个安全的地方住,有一口水喝,有一口饭吃是何等的难得。

    “哈达尔,努拉,事情就是这样,我只是告诉你们一声,你们以前的王对你们是什么态度,希望回到回鹘的人,现在就可以走,我不阻拦。”

    哈达尔和努拉都是铁心源从回鹘人中选出来的领袖,和铁心源相处的时间久了,知道大王的脾气。

    能说会道的哈达尔连忙陪着笑脸道:“大王,我们的粮食筹集计划已经完成三成,您的仆人以为,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继续筹集粮食,直到完成我们的目标。

    回鹘王您不用担心,在您的仆人心目中,您才是我们的王,任何想要离开哈密回到回鹘的人,您的仆人会在第一时间赶他走,您在这方面不用费心。”

    铁心源点点头道:“是啊,筹集粮食才是天大的事情,一想到哈密还有一百万人没有足够的粮食和衣物过冬,我的心里就一阵阵的寒。

    第一场雪马上就要到了,哈达尔,努拉,继续筹粮食吧,天大的事情,也要等我们所有人填饱肚子之后再说。“

    努拉笑道:“我王英明。”

    见铁心源朝他们挥手,示意他们去干活,哈达尔和努拉,就躬身离去,走的时候还没有忘记带走那个肮脏的哥舒炎和他的随从。

    铁心源进了大帐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些回鹘人在面对回鹘使者所表现出来的冷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开始还以为,回鹘人至少会对这些回鹘使者表现出愤怒,或者别的情绪,没想到,回鹘人对使者的态度是如此的冷漠。

    冷漠是比愤怒更加让人绝望的一种态度,愤怒说明回鹘人对回鹘王还抱有幻想,目前不过是不满意他的作为而已。

    冷漠就不同了,这代表着完全,彻底的不认同,甚至不认为自己和使者有任何的关联,不论他们做出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无关。

    努拉和哈达尔离开大王的营帐,来到谷场上,努拉瞅着已经晒干的麦子对哈达尔道:“怎么办?埋了?”

    哈达尔回头看看正在拿脚踹一个随地小便的回鹘人的尉迟文道:“埋了,我宁愿要一个用脚来惩罚他不听话臣民的大王,也不愿意要一个只收税,什么都不管的王。”(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