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九章王大用当官
    第七十九章王大用当官

    王大用赫然转过头看着彭礼道:“彭兄莫非已经被这五百两黄金堵住心窍了吗?”

    彭礼笑道:“这是我该得的,如何算是昧心钱?欧阳公刚才说的没错,我们来哈密,是为了帮助哈密兴盛的,而不是来捣乱的。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

    如果哈密乱成一团糟不可救药我等袖手旁观,尸位素餐也就是了。

    可现在,不是这样,哈密国前景广阔,我等只要尽心竭力,就能在西夏人,契丹人背后制造一个强大的和我大宋亲密无间的一个国家,这对大宋来说是何等重要的一件事,我等为何要在背地里当小人?”

    王大用叹口气道:“我也没有说要坏了哈密国,只是想让哈密国能够多吸引一下西夏人的注意力,好让国朝完成对河湟的战事。

    两位兄长有所不知,如今,不仅仅是西夏人对我大宋虎视眈眈,就连契丹人同样不安分,草桥关下,河东节度使已经和前来打草谷的契丹人接战不下百余次。

    如果青唐之战拖得太久,后果难料。”

    黄延寿摇头道:“这不关哈密国的事情,说实话,出兵三十万,已经是哈密国的极限,甚至出这个国家的能力了,我们不能对他们再有过多的要求。”

    王大用缓缓地坐回座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啜饮,他觉得和这两位哈密官员谈论大宋安危有些对牛弹琴。

    彭礼叹息一声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老夫来哈密不过三月,却似乎回到了初任河源县的样子,整日里虽然疲惫至极,心胸中却沉甸甸的,不知不觉就做了很多以前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至今思来,依旧有些不可思议。”

    王大用站起身道:“再看看吧,某家告退。”

    说完话,也不再客气,就拱手告辞,竟是片刻都不愿意停留。

    所谓道不同自然多说半句话都嫌多,彭礼和黄延寿都是久经官场的老吏,如何会不清楚从这一刻起,自己二人乃至于留在哈密的宋人都会被打入另册。

    黄延寿笑道:“老夫今年四十有七,三年哈密流官回去之后也就到了知天命的年岁,正好辞官归隐,带着五百两黄金在檀溪老家购置一些田亩,含饴弄孙也不错。”

    彭礼笑道:“有没有今天的事情其实都无所谓,你我二人在东京本来就不受待见,别忘了,你我二人身上还有莫须有的罪责未曾弄清楚,回去了又能如何?

    三年时光,足够我们看清楚哈密国的走向,如果可行,老夫一辈子在哈密为官那又如何?了不起将老妻接来,死在哈密也算是一展胸中抱负。”

    黄延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打着椅子扶手笑道:“天高皇帝远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王大用背着手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踱步,站在城主府门口的瀑布底下看了很久。

    暗红色的灯光下,飞溅的水珠如同一颗颗红色的玛瑙珠子,有些落在衣领里,让他寒彻入骨。

    他终于现,自己站在哈密国的国土上,真的就是一个外来人,就连王渐那个宦官似乎都比自己更加容易融入这个世界里。

    一年时间,一想到自己还要在这里停留一年时间,并且要听从哈密王的调遣,王大用就觉得生不如死。

    一个胖胖的胡姬端着一盘子果酒来到王大用身后,把她丰润的身体紧紧的贴在王大用的身后,用笨拙的汉话道:“郎君饮一杯!”

    这等风流阵仗如何能难得住王大用,他把脑袋仰到后面,用后背蹭着胡姬的胸口道:“皮杯儿!”

    胡姬咯咯的娇笑起来,真的用嘴叼住一个杯子,灌了满口的酒,撅着大嘴就朝王大用的嘴巴凑了过去。

    王大用喝完胡姬用嘴度过来酒浆,哈哈一笑就把这个胖胖的胡姬打横抱了起来,坐在瀑布下的台子上笑道:“很有分量啊。”

    胡姬说不了多少汉话,只会叽叽的叫着要他多喝酒。

    一杯酒一个银币确实有些贵了,可是王大用这时候心情不好,也就顾不得这些了。

    怀里的胡姬虽然不算漂亮,抱着却很温暖……

    也不知道在瀑布底下待了多久,总之,老仆的钱袋子已经空了,胡姬的盘子装满了银币。

    王大用现在喝的果酒是胡姬装在皮袋里面的,胡姬非常有创造性地把皮袋揣在怀里,因此,王大用的脑袋杵在胡姬的怀里就像是在哺乳。

    酒喝完了,王大用也就放开了那个胡姬,面孔被酒精刺激的红红的,摇摇晃晃的向馆驿走去。

    老仆疑惑的跟在后面,不知道自家相公到底是怎么了,在东京的时候相公也会瓦肆耍子,只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荒诞不经过。

    摇摇晃晃的回到馆驿,进了屋子之后,王大用的醉态就完全不见了。

    洗脸一把脸,坐在书桌前面端着一碗茶水愣。

    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尺来高的一摞子文书……

    这样的东西出现在他的书桌上一点都不奇怪,他在东京的时候,每天书桌上都会有比这还要多的文书。

    如今,自己在哈密,怎么还会有?

    《武官官阶议定成法》?

    《军中赏罚试行条例》?

    《伤残军卒安置成法》?

    《哈密城卫军黜置条例》?

    这些东西对王大用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他本官就是兵部清吏司郎中……

    王大用抬头看看老仆,老仆连忙道:“这是哈密王太后在宴会之前送来的。”

    “为何会给我?”

    王大用疑惑的问道。

    老仆自然一头雾水。

    王大用翻开最上面的那本《武官官阶议定成法》看了两页就一脸嫌弃的丢在一边。

    “官职和战功积累就能当官吗?胡扯!武将升职太快,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三十四十岁的人一旦积功成了大将军,嘿嘿,到时候成百上千的大将军还有谁稀罕吗?”

    说这话就把这本文书丢到一边,等到文书落在地上,王大用若有所思的又给捡起来。

    将这本文书快的翻到最后,现上面有铁心源红字的批文——着欧阳先生再议!

    铁心源的字写得不错,铁钩银划的很有王霸之气。

    这份烂的不能再烂的成法,铁心源不同意让欧阳修再去重新审定,这很正常。

    问题是,下面欧阳修拿笔圆润的字体就让王大用非常的疑惑了——着送王端之审定!

    王端之?

    王大用愣了很久才想清楚,自己的字就是端之,也就是说这些文书都是需要自己这个宋人来审核的。

    哈密国的事情关自己这个宋人屁事?

    为何要让自己来审定?

    虽然自己在大宋干的就是这个活计,可是,我一个堂堂的兵部清吏司郎中为什么要帮你们干这些事情?

    这是一个国家的机要所在,他们怎么敢这样轻易的交到自己这个宋人手中?

    王大用将文书合起来,放在桌面上,问老仆:“还送来了什么东西?”

    老仆连忙道:“还有一个大箱子,放在相公的卧房。”

    王大用和老仆来到卧房,打开箱子之后,只见两锭黄灿灿的金元宝被镶嵌在一个木盘子里就摆在箱子的最上面。

    木盘下面是一套天青色的衣袍,上面什么标志都没有,但是,王大用一眼就看出,这件袍子和欧阳修,彭礼,黄延寿他们穿的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将黄金丢在一边,王大用提起那套衣衫,在身上比划一下,现很合身。

    底下的那双牛皮靴子套在脚上试验了一下,也很不错,最奇怪的就是这双靴子竟然是能分出左右来的靴子,穿着非常舒服,不像大宋的靴子只是一个直板,需要穿很久之后才会定型。

    “老夫这就成哈密官员了?”

    王大用坐在床边上,任由老仆给自己脱掉靴子。

    黄金不稀奇,自己是一个使者,不远万里来到哈密,哈密王无论如何也会有赏赐颁下来。

    可是急匆匆的就把官服和文书送过来,这未免有些太仓促了吧?

    稍微愣了一会,王大用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既然哈密王想用自己,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用人的海量。

    笑完之后,王大用就来到书桌前,挑亮了灯芯,要老仆给油灯里加满油,他准备好好地驳斥一下哈密人自己凭空想象臆造出来的这些东西。

    日上三竿,王大用才停下手里的毛笔,艰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费力的活动了一下已经僵硬的腰,满意的端起老仆送来的小米粥。

    一边喝粥一面对老仆道:“把这些东西送到哈密太后那里去,顺便告诉太后,既然委任老夫为官,为何不见从吏和虞侯?”

    老仆捧着文书走了,王大用匆匆的用过早饭,再也顶不住睡意,回到卧房酣然入睡,其实,他非常的想看看哈密太后在见到,自己把他们整治的军队文书批驳的一无是处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欧阳修的宰相就该老夫来当!”

    王大用不明白自己进入梦乡之前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摇摇头,然后就鼾声如雷。(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