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三章诱惑
    第八十三章诱惑

    居住石头屋子是西方人的爱好,铁心源不是很不喜欢,冰冷,强硬的石头一点都不符合东方人的居住观念,虽然这样的房子可以保持的更加长久,却多少有一些野蛮的粗犷理念在里面。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天山城是一座军城,自然不可能像清香城一样去追求奢华以及舒适,造出来的屋子也像军人一样,千篇一律毫无特色。

    高高的小窗户蒙上牛皮之后,诺大的屋子里如果不点灯,就如同黑暗的苦牢。

    铁一居住的很习惯,并且喜欢这种和堡垒没有区别的房间。

    铁心源就受不了这样的房子。

    他仰着头靠在椅子背上,眼睛看着房顶那个巨大的铸铁灯池,那上面明晃晃的亮着十几盏油灯,青灰色条石房顶早就被油灯熏成了黑色。

    尉迟文从外面匆匆的走进来,在铁心源的身边放下一大摞子文书道:“这都是左相府送来的加急文书。”

    铁心源下意识的点点头,尉迟文就蹲在火盆边上烘烤他的手掌。

    天山上的寒风如同小刀子,在尉迟文娇嫩的脸蛋上开出来了好几道细细的血口子,烘烤之后,就有细密的血珠子从裂口处渗出来。

    铁心源叹口气道:“这些文书我今晚就会批复,明日你带着这批文书回哈密城去吧。”

    尉迟文抹一把脸上的血珠子摇头道:“我又不是女人!我也不靠脸吃饭!”

    旁边给铁心源烘烤袜子的水珠儿不满的哼了一声。

    “我管你是不是女人,要你回去是要你去好好地看着那些人不要乱来,不是担心你会变成丑八怪。”

    铁心源说完话,就穿上暖和的拖鞋,抱着那一摞子文书进入了里间。

    石头屋子的里面和外面自然有天壤之别,冰冷的石头地板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羊毛地毯,一个巨大的壁炉里胳膊粗的柴火燃烧的正旺。

    铁心源现自己才进入房间,困意顿生。

    壁炉边上还有一间小房子,赵婉正在里面忙碌,不时有一股子怪味道从里面散出来。

    铁心源摇摇头,赵婉自从三天前突然来到石头城,就非常热衷给自己制作补品,做什么事情都古古怪怪的,还经常一个人呆,以为她在清香城受了什么委屈,问她,却什么都不说。

    只是到了晚上,就痴缠的厉害。

    赵婉听到外面有动静,就探出头看,见到丈夫回来了,就甜甜的笑道:“还没好,再等一会,饿了就先吃的干果,蜜饯。”

    铁心源拿起一本文书道:“我还有事情做,你忙你的,好了就叫我。”

    赵婉嘿嘿一笑,就重新钻进小房子里去了。

    铁心源用力的揉揉面孔,老婆刚才不小心露在外面的上半身说明,她只穿了一件绸衣……

    打开文书,上面全是一长串一长串的数字,红笔写的数字是喜事,表示已经有这么多人得到了安置,黑笔写的数字是噩耗,表示还有这么多的人没有得到安置。

    如今,红笔写的数字已经远远地大于黑笔写的数字,尽管如此,两个数字相加,也和第一次统计的人口数字不相符合,少了大约六千人。

    这六千人或者是失踪了,或者是自己走掉了,或者,已经死掉了。

    大王的工作和后世的国家领导人差别不大,灾难来临的时候要保证所有人都有饭吃,有衣服穿,有房子住。

    这是一项非常艰难地工作,非常的难以完成。

    当然,如果你把自己的子民真的当自己人看,这个工作自然是艰难的。

    如果没把他们当人看,他们不过是一群会自己找吃的,还会自己干活,更可以随意宰杀吃肉的牛群,统治一群不用费心的牛,君王自然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王渐为什么进屋子里?

    铁心源有些愤怒,自己老婆的衣衫似乎不是很整齐!

    “大王,这是鹿血!”

    铁心源放下手里的毛笔恶狠狠地瞪着端鹿血的王渐。

    “大王,我是宦官!”

    铁心源取过加了酒的一小杯鹿血一饮而尽,而后****一下嘴角的血渍恶狠狠地道:“滚出我的卧室,在我的眼里,你从来都是一个男人,两岁的时候这样认为,现在依旧这样认为。”

    王渐笑眯眯的道:“这是我这一生听过的最美妙的羞辱,哈哈,我这就滚!”

    说完,就低着头从屋子里走了出去,还非常贴心的将门关好。

    他没有生气,真的没有生气,把一个太监当男人一样提防,对他来说确实不算是侮辱。

    赵婉终于从厨房里走出来了,折腾了如此长的时间,仅仅端了一个砂锅出来。

    铁心源瞅瞅砂锅,再看看老婆道:“完了?”

    “完了。”

    铁心源叹口气道:“我早上喝了一碗稀粥就出门了,中午和苦力们一起喝了一碗骨头汤,有一只獒犬都奢侈的吃了一整根骨头呢,到了晚上,你又让我喝汤?”

    赵婉吃吃的笑道:“我们的粮食不够。”

    铁心源掀开砂锅盖子看了一眼,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雪鸡确实是个好东西,如果……”

    赵婉变戏法一般的端上来一大碗米饭放在铁心源的面前。

    铁心源揽过赵婉的腰肢,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等一下有更好的。”

    赵婉见丈夫在狼吞虎咽的吃饭,咬着嘴唇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铁心源嘴里含了一大口饭听到这句暧昧至极的话,忘记了吞咽,有点傻的瞅着自己的妻子。

    两人虽然成亲有三个月了,这还是赵婉第一次主动挑逗自己。

    “傻样子啊,这可不像是一个大王,赶紧吃饭。”

    男人就是这样没出息……因此,铁心源就把脑袋杵进饭碗里猛吃饭,至于那一锅雪鸡汤,他一仰脖子就喝下去了,连肉都没兴趣吃了,丢下饭碗兴致勃勃的瞅着自己老婆。

    赵婉美妙的身姿被一袭淡蓝色的绸衣包裹的纤毫毕露,尤其是当她转身去床边取东西的时候,丰满的臀部看的铁心源都要喷火了。

    满心欢喜的想要扑上去,却被赵婉转身抱住并且被她用力的推到椅子上坐下。

    “床上比较好,这里你会受凉的。”

    赵婉笑吟吟的坐在铁心源的对面,把一份文书推给他。

    铁心源接过文书看都没看就在上面签了字,他底下已经涨的生疼,也不知道是刚才喝的那杯鹿血的起作用了,还是被眼前人给刺激的快要疯了。

    这时候还要他讲究理智,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他甚至认为,能让赵婉****自己的事情,不****也能办成,为什么不趁机捞点好处呢?

    “夫君,您在东京是不是还有人手?”

    铁心源昏君一般抱着美人上下其手连连点头。

    “把他们全部交给我?”

    “你要他们做什么,一个一心想要弄死自己的疯子和另外一个不算部下,想要在大宋落地生根的马贼,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办事能力如何?”铁心源撩拨得赵婉浑身烫,咬着牙继续问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所谓的好人,就办不了多少事,只有坏蛋和恶人才是真正办事的人。”

    “怎么指派他们?”

    “这事问问孟元直,我们去床上吧……”

    天亮的时候,铁心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胸口上睡得很熟的赵婉,拉过被子盖住她的光脊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乌黑的房顶,觉得自己非常的无耻!

    这几天赵婉总是隐晦的提起儿子要是不能姓铁的事情,都被自己强硬的给顶回去了。

    这才逼得这个傻傻的女人不得不费尽心思的想要生米做成熟饭,那个所谓的文书无非就是一张自己的同意书,同意儿子可以姓赵的文书!

    什么样的事情才能逼迫赵婉不顾自己的感受也要让儿子姓赵呢?

    在这个时候,恐怕只有大宋王朝的皇位才会让赵婉做出这个决定。

    这个傻女人在做这个事情之前,恐怕以经做好将来接受自己怒火的准备了。

    不得不说,她把自己丈夫的自尊心看的太强烈了。

    赵婉睡觉的时候有时会流口水,因此,铁心源的胸口上有一片湿润。

    赵婉感受到丈夫的手在摩挲着自己的后背,缓缓睁开眼睛道:“怎么不再睡会?”

    铁心源笑道:“该去看看天山路上的第一道哨卡了,那里的城墙,今天应该可以完工了。”

    赵婉的眼神凝滞了一下,叹口气道:“你这样辛苦到底为谁来着。”

    铁心源笑道:“为谁?还不是为了我自己,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以自己痛快为生活目标。”

    赵婉一下子坐了起来,急忙道:“不是为了子孙后代?”

    铁心源眨巴一下眼睛道:“我自己都没玩开心呢,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那样的话,儿子怎么办?”

    铁心源大笑道:“我儿子如果比我厉害,不论他想要什么都会自己获取,留这些东西给他做什么?

    如果我儿子不如我,留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招祸的根源。

    我死之后才不管他干什么呢,快活就好。“

    赵婉咬咬牙道:“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能不能姓赵?”

    铁心源笑道:“当然可以啦。我们的孩子有你一半的血脉,为什么不可以?

    不论他姓铁,还是姓赵,难道说他就不是我的儿子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