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八章温暖的马棚
    第八十八章温暖的马棚

    清香城如今是真正的城,还是南来北往的商队和使者团必定要停留的猫冬之地。㈧㈠中文网WwΔW.ん8⒈Zw.COM

    大宋的时代是一个最美的时代,货通南北,商贸兴盛,一路上蟊贼如麻,强盗如狼,商队走一趟南北如同征战。

    商队的买卖与其说是靠掌柜的智慧,不如说靠的是护卫的刀剑。

    铁心源早就不抢东西了,因此,来往哈密的商队只要进了哈密境内,都会松一口气,路过赵婉立下的土地庙,也都会主动添砖加瓦,添上一些供果。

    清香城的美食是过往商队永远都不会错过的享受,只是今年差点。

    清香城里的买卖依旧红火,不论是棉麻丝绸,还是茶叶盐巴,乃至百工之属都不不缺。

    唯独,吃饭不行,瓦市子里多如牛毛的食肆没有一家开的,即便是雕龙画凤的大客栈,也没有食物供应这一项。

    你想去吃饭很麻烦,必须去找瓦市子里的管事,交钱之后才能端着人家的大碗去饭堂里和百姓一起吃。

    钱,在清香城非常的有用,即便是和田的玉,哈密的玛瑙,大矢川的黄金,流泪河的宝石都能买到,唯独买不来任何食物,即便是能够买到,也只是哈密官府提供的少的可怜的一点路上补给用的粮食。

    一些机敏的商家,第一次打破了千里不贩粮的禁忌,从上一个出地带来了大量的粮食,以高出哈密粮价的十倍售卖,依旧供不应求。

    不说别人,铁心源自己都眼红,谁手里的粮食会有自己手里多?

    如果在大宋,铁心源是不可能放过国难财的机会的,问题是现在,国难财,就是在坑自己。

    欧阳修看到这种情景不但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还特意下令哈密官府不得阻碍这些商队运粮,卖粮的热情,甚至取消了所有关于粮食的税钱。

    “粮食只要是哈密人吃了,我们就算是赚了。”欧阳修没有深入跟铁心源解释的兴趣,撂下这句话之后,就背着手走了,据说,他今天还有一场丰盛的宴席……

    铁心源叹了口气,把羊骨头上的肉一点点的撕下来喂铁狐狸,直到骨头上一丝丝的肉都没有了,才找来一柄斧头砸开骨头吸允着骨头里的骨髓。

    房子外面冷得根本就没办法待,荷花池子里的水已经结了厚厚的冰,池子里的锦鲤早就被捞出来放养在屋子里的荷花缸,荷花池太浅,哈密的寒冬会把整个池子冻成冰块。

    大青马的肚子已经非常大了,肚皮上裹着一个大大的肚兜安静的站在暖房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吃草料。

    枣红马王则很爷们的支棱着仅有的一只耳朵站在露天下,如同雕塑一般,很长时间才能看到两股喷出来的白气,显示他还活着。

    赵婉羡慕的看着大青马硕大的肚皮摸着自己的肚皮,孕妇一样的把水珠儿支使的乱转。

    月事过期三天没来,她已经确定自己怀上了。

    一连吃了三颗葡萄之后,赵婉有些担心的对铁心源道:“阿娘今天似乎不高兴。”

    铁心源瞅瞅已经睡熟的铁小丫道:“不要打扰阿娘,每年的今天她老人家都要独处一天,明天就会好起来。”

    “为什么?”

    “不为什么,阿娘就是在这一天嫁给阿爹的。”

    “哦!我们以后也在我们成亲的那一天独处一下好不好?”

    “好吧。”

    “你说我已经嫁过来了,阿娘为什么还要把我当公主养?我其实很能吃苦的。”

    “阿娘不是在把你当公主养,是担心你身上的公主气被哈密的恶劣环境给消磨掉了,你没了贵气,将来怎么调教出一个真正的王子?”

    “这倒是真的,阿娘总说你像猴子多过像大王。”

    铁心源笑道:“我是铁匠的儿子,喜欢抡锤子,把任何我看不顺眼的东西砸个稀巴烂。”

    赵婉得意的翘着兰花指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这就对了,咱们的儿子将来还要交给我来教养,要是跟着你学会了砸东西的本事,这天下可经不住他几锤子。”

    “那就完蛋了,这样的话我儿子两岁就会骂人,三岁就会使坏,四岁就能祸害民女,八岁就能掐着我的脖子要哈密的王位!”

    “哪有像您说的那样。”赵婉幸福的摸着肚皮道:“我家的孩儿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盖世的君王。”

    铁心源笑道:“还是先成为一个马贼再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比一个马贼更加努力的了。

    你想想啊,马贼手里的任何东西都是抢来的,没有一样是天上掉下来的,不论死了多少马贼,马贼依旧前赴后继的冲过去抢劫,不达目的至死不休!

    一个人如果没有马贼的这种品质,还当什么王。“

    赵婉笑道:“会有的,您从脚底板到头顶都是马贼的模样,就您的马贼血脉遗传就够我们的孩子用两三辈子的,用不着刻意的去教。

    哎呀,跟您说这些做什么,我父皇会把他教成一个合格的帝王的,您说,张风骨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来?”

    铁心源捏捏赵婉的脸蛋笑道:“我倒觉得他可以来的更晚一点,这样你就能幸福的更长久一些。”

    “呀,手上全是油,还抹在人家脸上,你胡说什么,我就是有身孕了,他张风骨要是敢把我的孩子摸脉摸没了,我就把他配到菖蒲海去种芦苇。”

    铁心源哈哈一笑,接着老婆的话道:“没错,配他去菖蒲海种芦苇,正好,我们要造纸。”

    水珠儿莫名其妙的道:“干嘛要这样?”

    赵婉看看水珠儿的脸蛋,轻佻的捏了一把道:“谁叫他老是偷看水珠儿来着,这是大不敬!”

    水珠儿委屈的道:“您和大王总是取笑我。”

    铁心源和赵婉这一对有着恶趣味的夫妻挤在一起冲着水珠儿哈哈大笑,笑的水珠儿满面通红,脑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枣红马可能觉得别人都留在暖和的暖房里,就自己一个站在冰天雪地里有点傻,就一头拱开大门,打了一个响鼻走进了暖棚。

    寒冷的风一下子就冲了进来,在赵婉的咒骂声中,水珠儿快的朝两边瞅瞅然后就关好了大门。

    枣红马进来嗅嗅铁心源的茶壶,见里面装的不是酒,就不再理睬,走到大青马的身边,一头就把正在吃东西的孕妇拱开,自己站在食槽前面大嚼起孕妇的精饲料来。

    大青马乖乖的向暖房里备好的草堆走去,缓缓地卧下来,深情的看着枣红马。

    暖房里非常暖和,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人很容易感到困倦,铁狐狸先张大了嘴巴就跳上铁小丫的床榻,蜷缩起来继续睡觉。

    赵婉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道:“我要睡了,张风骨来的时候叫醒我,想不到我堂堂的大宋公主竟然会和两匹马睡在一个房间里。”

    铁心源给赵婉盖好,就重新来到炉子边上,拿起身边的长剑,抽出来看一下,然后就重新合上了。

    赵婉能睡,他还睡不着,清香城里的刺客一天没有捉到,自己就不敢大意。

    尉迟文一个闪身就进了屋子,快的来到铁心源身边低声道:“捉住了!”

    铁心源不动声色的问道:“几个?”

    “两个!”冰冷的手在被炉火烤过之后指头生疼,尉迟文说话有些咬牙切齿。

    “审问过吗?”

    “正在审问,不过,还是跑掉了三个,清香城已经戒严,铁一先生正领着人到处搜呢,全城都动起来了,刺客逃不掉的。”

    铁心源道:“商队那里搜过吗?我是说马希姆那里!”

    尉迟文眼神闪烁一下躬身道:“他那里是重点,不过刺客并没有往商队哪里跑,而是直奔后山去了。”

    铁心源摇头道:“来自雄鹰山的刺客在失败之后不会连累自己的主人,他如果朝马希姆哪里跑我还会怀疑是在陷害马希姆,既然他们避开了自己最好的保护,反而往后山跑,那么,刺客就是马希姆派来的。”

    尉迟文低声道:“我这就去围剿马希姆!”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用,继续搜捕,日落前一定要捉到刺客,然后啊,把捉来的刺客交给马希姆来执行分尸之刑!”

    “诺!”

    尉迟文风一样的离开了,铁心源还没坐定就看见赵婉眨巴着眼睛看她。

    脸上堆出一丝笑意对赵婉道:“睡吧,没事的。”

    赵婉笑道:“我当然知道没事,我只是想早点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你的宝贝枣红马又开始放屁了。”

    “忍一下,没人能想到我们住在马棚里,你不知道,王渐和刺客打架,把我们的屋子打的一团糟,要重新修过之后才能住进去。”

    赵婉乖巧的点点头道:“那好吧,我现在身子金贵,不冒险了,不过,你一定要抓住刺客为王渐报仇,刺客的那一剑差点要了王渐的性命。”

    铁心源坐在床头笑道:“放心吧,王渐没事,刺客也会捉住的,就算他是铁人,他也会开口的。

    不论是谁派他来的,我都不会放过他。”(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