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五章下湾镇
    第一零五章下湾镇

    在国事上赵婉表现出来的态度无比的明确,除了哈密国之外她不支持任何势力,包括她的母国大宋。『㈧㈠中文┡网Ww W.Δ8⒈Zw.COM

    在爱情上,赵婉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是无比坚决的,除了铁心源之外她不接受任何意外的感情。

    只有在尉迟灼灼的事情上,赵婉表现出来的感情近乎于无情,任何女人想要亲近自己的丈夫,她都会毫不留情的溺死在厕所里。

    因为孩子在肚子里不消停,睡了一会就醒来的赵婉无聊的瞅着漆黑的房顶,想要努力睡着,没有好的睡眠,最终会连累到肚子里的宝宝。

    可惜不论是数绵羊还是别的催眠方式都没有什么用处,赵婉瞅着自己肚皮上偶尔鼓起来的小包,无奈的笑了起来,自己的孩子现在还不愿意睡觉。

    大概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赵婉一夜要上好几次厕所,铁心源就不允许房间里黑乎乎的。

    跳跃的烛光落在铁心源的脸上,赵婉就很想仔细的瞅瞅自己的丈夫。

    铁心源的呼吸很是平稳,晚上睡下之后基本就不会再动弹,赵婉没怀孕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睡着,睡着两个人的身体就会纠缠在一起,早上醒来的时候,他甚至会疑惑自己到底是怎么和赵婉纠缠成那个样子的。

    赵婉最喜欢铁心源长长的睫毛,即便是闭着眼睛睡觉,睫毛也长长的,弯弯的煞是好看,这让赵婉嫉妒了很久,她就没有这样的一对睫毛。

    想到儿子将来会有这样的一对睫毛,赵婉就不太妒忌了,当然,铁心源笔直的鼻梁,优雅的唇线这些优点儿子也一定会继承的。

    用指头轻轻地触碰一下铁心源红润的嘴唇,赵婉再摸摸自己的嘴唇,有些灰心。

    男孩子就该长成夫君的模样才好,要是太像自己,就太柔媚了,算不得好。

    赵婉忽然想起什么,偷偷地把手摸到不该摸的地方,还吃吃的偷笑,那里很是安静。

    “大晚上的就鲛,你肚子太大了,弄不成的。”

    铁心源的声音忽然响起,赵婉触电一般的快收回自己的手,把头埋进被子里。

    铁心源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搀着赵婉的后背把她抱起来笑道:“这就要去小解了?不过啊,你这样唤醒我的方式比较别致,下回继续!”

    赵婉任由丈夫给自己穿上软鞋,披上亵衣,还贴心的点燃旁边小房间里的蜡烛,才自己挣扎着下了床,事情到了现在,不小解也要小解了。

    这些事本来应该是水珠儿该做的,铁心源做起这些事情没有半点心理阻碍,大宋的蠢货男人是不屑为之的,那群蠢货根本就不知道父子或者父女的感情是从现在就要努力培养的。

    感情这东西很奇怪,你付出多少就会有多少的回报,虽然说这句话有点蠢,可是干这些事情而产生的甜蜜,让铁心源这个固执的人坚信这句话是对的。

    “虎子很凉。”

    赵婉揉搓着自己的屁股从小房子里走出来对丈夫抱怨。

    “那就给虎子上包一个棉布套子,明天就弄。”

    重新回到了床上,赵婉侧躺着缩在丈夫怀里,枕头被丈夫调整到了一个很舒适的位置上。

    赵婉总觉得少点什么,就把铁心源的手捉过来放在自己胸脯上小声道:“张嬷嬷说这些天要多摸摸才好,要不然孩子以后会挨饿。”

    铁心源笑眯眯的捉着赵婉雄壮的胸脯道:“你好好的睡,这事交给我来做,我孩子的饭碗够大,一定会有很多饭吃的,饿不着。”

    这一回,赵婉很快就入睡了,毕竟外面梆子已经报时三更了。

    阿丹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隔着暗红色的火堆,他看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一柄尖刺毫无预兆的从他手里弹了出去,一声凄厉的狼嚎响起,握着长刀的阿丹弹簧一般的越过受惊想要站起来的战马,跳上了深坑,长刀一挥,狼头就被他斩了下来,温热的血喷在沙地上,有些掉进火堆里腥气四溢。

    给火堆里添加了柴火,阿丹借着火光仔细的检查了这匹被自己斩的狼。

    狼的毛凌乱而稀疏。

    还好,这是一头落单的孤狼,老狼,如果是狼群就可怕了。

    这里已经没办法睡觉了,血腥气会引来更多的饿狼,说不定狼群也会来。

    有一点阿丹很清楚,即便是隔着二十里地,只要风中有一丝丝的血腥气,狼群也能准确的找到血腥气传播的源头。

    晨星亮晃晃的挂在东边,再有半个时辰,天色就该大亮了。

    这里已经没办法停留了,阿丹给战马喂了一些草料,喝了一些水,然后给战马的肚皮绑上肚兜,收起油布,用沙土熄灭了火堆,然后就立刻摸着黑沿着蜿蜒的河道继续向黑山深处走去。

    凌晨的冬日里最是寒冷,风吹着雪沫子扑打在脸上如同刀割。

    阿丹不由得裹紧皮袄,用一根绳子将它紧紧的包在自己身上,即便在这个时候,右手的长刀未曾有一刻离手。

    找到一窝蜂,并且收服一窝蜂为己用,这就是阿丹此行的目的。

    昔日里前呼后拥的王子没有一个随从,这让阿丹感到非常的不方便。

    尽管清香城里有的是来自大食的商队,阿丹却不愿意征召这些人。

    商人因利益而生,也会因利益而死,出卖这种事对商人来说非常的普通,他们就是干这事的人,这是老师的教诲,阿丹不敢忘记。

    相比之下,一窝蜂就可靠地太多了,任何哈密国的敌人,阿丹都认为是自己天然的属下。

    自然,前提是要这些人臣服在自己的武力之下。

    天亮的时候,阿丹再一次找了一处高坡四处瞭望,他的身体隐藏在一片枯草里,除了头顶的一只兀鹫之外,没谁能看见自己。

    四野渺无人迹,即便是最勤快的狼群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来觅食。

    头顶的兀鹫双翅一收,箭一般的向下俯冲,阿丹的眼神一凛,快的翻身上马,催动战马向兀鹫俯冲的地方狂奔。

    绕过七八座丘陵之后,阿丹就静静的停在一个小小的山谷口。

    四具冻得硬邦邦的尸体散乱的倒在地上,一群兀鹫正在用力的啄食尸体,每一嘴下去,肉沫四溅,吃的极为艰难。

    阿丹跳下战马,向兀鹫群走去,这些大胆的畜生,不但不避开,反而伸长了脖子,呼扇着翅膀恫吓阿丹。

    最嚣张的一只兀鹫被长箭钉在地上,惨厉的鸣叫让别的兀鹫一哄而散。

    它们并没有跑远,就蹲在不远处的枯树上守护着自己的食物,它们只希望阿丹这个强者不要把所有的肉都吃光。

    尸体身上残留的衣衫全是回鹘人的装扮。

    事实上回鹘人和喀喇汗国人除了信仰之外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一个种族。

    这四具尸体很明显不是被绑架勒索的哈密百姓,他们的武器就丢在一边,其中有一壶羽箭还完整的挂在边上的枯树上。

    兀鹫只在乎肉食,地上散乱的丢着一地的银锭没人关心,只看装扮,就该知道这群喜欢在外野营的人都不应该是什么好东西。

    哈密的回鹘人都有住处,哪怕是没人理睬的孤寡,都有官府给他们盖的土房子,寒冬里没人喜欢在外宿营,住在土房子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阿丹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四个人是自相残杀而死的,他四处寻找,没找到这群人的坐骑,在西域,没有坐骑而进入荒原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把银锭收拾好塞进皮口袋放在马背上,阿丹就决定继续寻找这四个人的战马,只要找到战马,就能找到这群人的巢穴所在,战马远比人淳朴。

    战马很好找,翻过一个山梁之后,他就看到有六匹战马正在寒风中瑟瑟抖的吃干草。

    收买战马很容易,以些温水,再加一点豆饼就能做到,这些东西还都是战马自己背上的东西。

    战马吃饱了肚子之后被阿丹在马屁股上拍了一把之后就自己开始走路。

    很奇怪,这些战马并没有向黑山深处走,而是在向山外面走。

    阿丹猛地醒悟过来,黑山根本就不是一个合适的过冬地方,这里不但寒冷,而且狼群肆虐的厉害,最重要的是这里并不是一片大到无边无际的地方。

    官府之所以搜索黑山做了无用功,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窝蜂这群人不在黑山里面。

    阿丹骑在马背上,不时地驱赶一下那些停下脚步的战马,他不想继续在黑山里宿营了。

    骑着马走路的度很快,中午的时候阿丹就走出了黑山,沿着哈密河向下走了一个时辰,就看见一座静谧的山村坐落在向阳坡上,炊烟袅袅,说不出的安静祥和。

    哈密官府选择的居住地很好,房子不但修在向阳坡上,山坡下就是缓缓流淌的哈密河。

    山坡下是大片的已经犁过新土地,被水泡过,田地里结满了白色的寒冰,只有一些高出来的土坷垃暴露在阳光下。

    进村子的时候,有一块石碑,石碑上的宋国字阿丹不认识,上面的大食文字他却是认得的。

    下湾镇。

    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