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零章造孽的裙子
    第一一零章造孽的裙子

    铁心源是一个异类。』『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在大宋的士大夫中间他绝对是一个异类。

    因此才不容于东京。

    包拯对铁心源的评价不太好,他认为铁心源是大宋这个巨大的羊群里面混进来的一匹狼,需要好好的驯化之后当做牧羊犬来用。

    夏悚对铁心源的评价也不太好,他认为铁心源是一个有成为大奸大恶之徒资质的坏坯子,成长起来之前还可以亵玩,但是,一定要在他成长起来德最后时刻掐死他。

    至于庞籍则很简单的认为,铁心源不适合入仕,用之可也,不能居于高位。

    而赵祯是喜欢铁心源的,他一辈子过的没一点意思,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异类,就想看看这个异类到底能折腾出点什么动静来,所以就玩命的磨勘这个异类。

    异类就是异类,玩着玩着他就跑的不见了,还偷走了他最心爱的女儿。

    不得不说,铁心源放荡不羁的少年时光过得非常失败。

    有时候铁心源也在想,如果自己当初能更加的老练一点,能更加的卑躬屈膝一点,说不定生活就会平静很多。

    这个念头只在脑袋里停留了一秒钟就被他给赶出去了,自己少年时光已经过得很憋屈了,要是再憋屈一点,还不如去死。

    欧阳修也从来没有认为铁心源是一个好人,包括苏轼也是这样的看法。

    只是因为铁心源在哈密建立了一个对大宋来说非常有用的国度,这才强忍着各种心理上的不适来哈密做官。

    铁心源自己也清楚,想要笼络这群士大夫的心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就不要这些人的心,只要他们那具能干活的身体。

    哈密最后的官员还是要自己来培养的,等尉迟文,嘎嘎,孟虎以及正在读书的那些西域少年成长起来之后,大宋官员就可以逐步退出哈密的舞台了。

    可以预见的是,十余年之后的哈密,大宋来的官员只能成为低级官员,想要跟现在一样个个身居高位,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人心这东西铁心源活了两辈子都没有弄清楚。

    和铁心源一样,阿丹也是暴怒如狂。

    尤其是看了苏轼给阿伊莎送来的衣服之后,更是火冒三丈,如果不是迪伊思紧紧的抱住他,他就会用刀子把前来送衣服的苏轼剁成肉酱。

    大宋有一种裙子叫做七间破。

    这种裙子的来历诡异,

    听说唐高宗后期,世风渐趋奢靡,特别是女服,花样****翻新,崇尚靡丽,风气豪纵,女裙至少得用六幅布,所谓“裙拖六幅湘江水”。

    华丽的则要七幅到八幅。惹得男士们很是不满,觉得这些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一条裙子费时费布,下摆拖那么长那么宽,拖在地上很容易弄烂。

    于是,皇帝亲自下诏,提倡节俭,武后立刻带头响应,特地着七破间裙以示人。

    破是指褶皱,褶皱越多越费布。皇后的裙子一般是十三个褶,武后为了表示支持高宗还淳返朴的提议,便自己带头只穿七个褶的裙子。

    到了大宋之后,爱美的东京舞姬们就做了大胆的改良,她们真的将七间破的裙子变成了破裙子。

    整条裙子由七片独立的材料组成,而不是七个褶皱,更过分的是他们还把这种裙子给裁剪掉了一半还多,按照铁心源的看法,这根本就是一件分成七片的******。

    天啊,一旦舞姬站在桌子上跳胡旋……要知道大宋妇人是没有短裤的,只有一条白布……

    这在东京,穿这样的裙子跳舞,舞姬们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反而会夸赞送裙子的人眼光独到,看中她的长腿。

    胡姬们自然也是不在意的,能有机会穿这样漂亮的,镶满亮晶晶宝石的裙子求之不得。

    放在阿伊莎这里事情就大了。

    要知道她的教义不准许她们露出除眼睛之外的任何皮肤。

    阿伊莎在汴京楼跳舞已经是极为过分的事情,如果穿这样的一条裙子,莫说阿丹不能原谅她,就连远在雄鹰山的那些人也不会原谅她。

    阿丹看着阿伊莎道:“我们走吧,再不走,我担心有一天我会亲手杀死你,再杀死我自己。”

    阿丹的眼睛红的像炭火。

    迪伊思叹口气道:“离开吧,清香城容不下天神的信徒,我们的计划失败了,身为你的教养嬷嬷,我同样不允许你穿着这样的衣衫去跳舞。”

    “哈密王会来啊!”

    阿伊莎良久之后才把目光从这件令她吃惊的裙子上收回来。

    阿丹讥讽道:“女奴都不愿意干的事情你打算去干?”

    阿伊莎摇头道:“自然不会!”

    阿丹的脸色好看了一些,连忙道:“我们现在就走吧,要是到了天黑我们就走不掉了。”

    迪伊思摇摇头道:“现在已经走不掉了,冬天的时候,清香城每天只开两个时辰的城门。

    现在已经关闭城门了。“

    阿丹笑道:“我背着阿伊莎离开就是了,他们的城墙只是一个陡坡。”

    阿伊莎摇头道:“走不掉的。”

    阿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理想化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能拒绝吗?”

    阿伊莎摇头道:“哈密王不来还有转圜的余地,既然哈密王要来就由不得我们了。”

    阿丹瞅瞅阿伊莎,再看看一脸死灰色的迪伊思,转身就出了房门。

    阿伊莎连忙追上去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阿丹头都不回的摆摆手道:“我去想办法!”

    阿伊莎没有阻拦阿丹,回到屋子里对迪伊思道:“我跳,按照教义,我有复仇的权力,只要事后杀光他们也就是了,我们能做到。”

    迪伊思摇头道:“如果您是在为我这条老命担忧的话,就大可不必,我宁愿死也不愿意看你受辱。

    想来,阿丹也是一样。“

    阿伊莎咬咬牙道:“那就不穿这件裙子,还是穿我以前的舞衣,这样只会被怪罪,不会被杀头。

    如果您的毒药猛烈一些,我们至少能做到同归于尽。”

    迪伊思摇头道:“我们不是来送死的,杀掉哈密王也只是我们一时兴起,是我们自作自受,把自己弄到了这个没有多少回旋余地的困境里。

    一切都想的太理所当然了。

    您的美貌没有人能够拒绝,更没有人愿意放弃,哈密王还非常的年轻,遇到您这样的美人儿,他绝对没有放过的可能。”

    左右都不对,让阿伊莎彻底的陷入了绝望之中,昨天通知汴京楼自己要登台跳舞的时候,阿伊莎还满脑子都是毒死哈密王和哈密群臣的幻境里,没想到人家仅仅送来一条裙子,就把自己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阿伊莎是一个极有决断的女人,趁着迪伊思愣神的功夫,推开窗户就从楼上跳了下去。

    反应过来的迪伊思惨叫一声,就趴在窗户上看楼下,只见阿伊莎爬伏在地上努力的抬起身体,指着自己的小腿道:“我的腿断了,跳不成舞了,迪伊思你应该去给我请最好的医生来。”

    迪伊思连滚带爬的下了楼,抱着疼痛的满脸汗水的阿伊莎嚎啕大哭,哭了一下子就立刻止住哭泣,将阿伊莎抱上楼,安置在床上,然后就跌跌撞撞的去找汴京楼的主事,要他们去找医生。

    苏轼带着张风骨来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阿伊莎染血的裙摆就叹息一声,温柔地对阿伊莎道:“你这么兴奋做什么,大王一向不喜欢看舞蹈,他来不来其实不重要,现在,他来了,你却没办法献舞,我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阿伊莎噙着眼泪道:“我只是想把燕旋跳的更好一点,没想到桌子翻了……”

    张风骨给阿伊莎接上骨头,绑上夹板道:“一年都不要再跳舞了,以后还能不能跳舞,要看骨头的愈合情况,这一次出事的是胫骨,没有完全断裂,如果你再不小心,就会完全断裂的,以后只会成为一个瘸子。”

    苏轼安慰了阿伊莎一番之后,看了一眼那条漂亮的裙子叹息一声,就怏怏不乐的跟着张风骨离开了。

    阿伊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事情终于解决了,阿丹去哪里了,迪伊思,不要告诉阿丹是我自己跳楼的,就说是我不小心摔倒了。”

    迪伊思流着泪道:“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堂堂的公主,竟然要靠自残来躲避灾难。”

    阿伊莎笑道:“这个亏吃的不冤枉,是我们没有想清楚所有的事情,就像那句汉话说的一样,自作自受。”

    解决事情的办法往往是最简单粗暴的。而且,越是简单粗暴就越是有效果。

    阿丹和阿伊莎想的一样,只要弄点事情出来让阿伊莎跳不成舞蹈也就是了。

    他选择的第一个办法就是烧掉汴京楼。

    当他背着一些灯油来到汴京楼的时候现这里已经被哈密的军队团团围住了,一群群的大宋官员正络绎不绝的走进汴京楼,那里热闹的如同一个集市。

    这种场面自然没办法烧掉汴京楼,阿丹转身就走,这些天他看了很久,哈密国所有的政令都是出自国相府,如果烧掉国相府和烧掉汴京楼有同样的效果。

    既然官员都去了汴京楼,那么,国相府里应该没有什么人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