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二章藏不住了
    第一一二章藏不住了

    正在批阅文书的欧阳修抬起头道:“捉住了?”

    孟元直点头道:“已经捉住送到狼穴去了。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

    “确定是杀害白石县诸人的凶手?”

    “狼穴里的人会问出结果的。”

    欧阳修摘下老花镜揉揉眉心道:“这不行,进了狼穴不是他干的也成他干的了,白石县凶徒不除,其余州县的官员会人心惶惶,要确定!”

    孟元直笑道:“大王的喻令已经传达到每一个汉人和宋人,如果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知晓。“

    欧阳修点点头道:“看来,我们将回鹘人单独编练成一个镇子是错误的,要迅改正,回鹘人不足以担任领,以后要以此为戒。”

    孟元直笑道:“这是您的职权,我不宜多说,再说,您问政于我,不亚于问道于盲。”

    欧阳修哈哈一笑道:“既然凶徒已经擒获,再委屈大将军留在府里,老夫未免有鐕越之嫌,这就恭送大将军出门。”

    孟元直摇头道:“不忙,等狼穴那边传来消息之后老夫再走不迟,如今的哈密缺谁也不能没有先生。”

    欧阳修将桌子上的文书整理齐整,拍着厚厚的一叠文书道:“哈密国想要对外扩张,没有三五年的休养生息是不成的,即便如此,哈密国的成长度也是老夫生平仅见。

    最让老夫钦佩的是大王竟然能避开所有建国初期可能犯的错误,始终让哈密国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假以时日,哈密国定会雄踞西域,傲视群雄。”

    孟元直趁机规劝道:“先生在大宋过的艰难,何不干脆留在哈密,我们一起携手创造一个大大的帝国。”

    “梁园虽好,却非欧阳修久留之地,故园虽然破败,却是某家心系之地。”

    欧阳修说这些话的时候,心情也是极为难过,他之所以离开大宋远赴苦寒之地,就是因为朝堂之上已经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

    一个可笑的,谁一眼就能看穿的**案子,竟然让他苦修了多年的人品瞬间变成了一个大笑话。

    孟元直的眼神转动了两下忽然道:“先生,如果哈密,大宋连为一体,先生还愿意留在哈密吗?”

    欧阳修苦笑一声道:“这不可能,大王的心志坚如磐石,更何况他也是被大宋驱逐的人,于公于私,他都不会让哈密并入大宋版图。”

    “如果大王心甘情愿呢?”孟元直笑着道。

    欧阳修霍然起身,扶着桌案道:“如此,当是我大宋立国百年来的第一盛事。”

    说完这句话,又缓缓地坐下来,自言自语的道:“还是不可能,终究是一场欢喜大梦而已。”

    孟元直自然不会对这位老先生说赵婉儿子谋算赵祯皇位的事情,扯开了话题,说起哈密国内生的事情,一时间倒也宾主融洽。

    铁心源在听阳关三叠的时候知道了阿丹被擒的事情,没有离场,而是继续坐下来继续听无聊的古琴。

    在西域听古琴古筝多少有些不合时宜,论起弹奏古琴古筝,赵婉的本事比这些乐师高处十倍不止。

    铁心源连赵婉弹奏的曲子都没兴趣听完,现在能忍着听完两曲,已经是异数了。

    既然是来君臣同乐的,就只能勉强忍耐。

    赵祯不喜欢吃羊尾巴,还不是每次饮宴的时候都要吃掉半个肥腻腻的羊尾巴。

    王大用,彭礼,黄延寿这些人已经快要喝高了,非常有礼貌的敬了铁心源三杯酒,又招呼大家一起饮胜之后,就开始调笑坐在身边的舞姬。

    他们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干,那些低级官员却不能,铁心源眼看自己已经成了人家纵酒狂欢的障碍,有听说凶手已经被捉住了,也就不准备看自己手下的丑态了。

    还没走出汴京楼的大门,就听见宴会厅里如同火药爆炸一般哄乱了起来。

    铁心源无奈的用手指指指送自己出来的苏轼,拂拂袖子就上了马车,直奔狼穴。

    阿伊莎居住的地方离汴京楼并不远,这里出的哄闹声自然也传到了她们的耳中。

    明明是最好的下毒机会,迪伊思却什么都没有做,坐在床边轻轻地为阿伊莎擦拭额头渗出来的汗水,摸摸她滚烫的额头心如油煎。

    受伤之后体温升高这非常的正常,只要能扛过这一关,基本上就会痊愈。

    迪伊思虽然为阿伊莎担心,然而,更让她担心的却是阿丹,他从下午就不见人影,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这很不正常!

    思前想后,迪伊思还是决定找一些帮手,那些商队里的人虽然派不上什么用场,打探一下消息,找找人还是可以的。

    迪伊思咳嗽着将一盏油灯放在窗外的灯笼旁边,然后就关上了窗户。

    灯笼的光芒照耀在油灯上,一个模糊的雄鹰模样就映在窗户上,随着灯笼的摇晃明灭不定。

    给阿伊莎换了一身内衫,上一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明月出天山本来就是清香城一道著名的景观。

    一轮明月挂在山巅,清辉洒遍天山,整座天山就变成了一座莹白的世界。

    永不缺少的山风吹拂着松林,松涛阵阵,如同龙吟虎啸,阿伊莎从睡梦中醒来,浑身再一次湿透了,喝了一大碗水之后精神才好点。

    “阿丹回来了吗?”

    迪伊思摇摇头道:“我的心肝,你不要想阿丹,他是来自雄鹰山的雄鹰,不会出事的。”

    阿伊莎艰难的道:“我们两一起长大,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我们无意中把自己弄进了困境之中,他一定会想办法打破困境。

    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能想到的办法他一定也会想到,他不会眼看着我自残,因此,只能走破坏这场宴会的路子了。

    这些天以来,我们已经了解到哈密王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他不会给阿丹多少机会的,如果阿丹想要强行破坏,就只能铤而走险。“

    迪伊思再次给阿伊莎换了一身衣衫,指着窗外的明月道:“最糟糕的事情应该已经生了,汴京楼的宴会已经结束了。”

    阿伊莎吃了一惊,挣扎着坐起来握着迪伊思的手道:“阿丹落在哈密王的手里了。”

    迪伊思叹口气道:“傍晚的时候阿丹还没有回来,而清香城平静无波什么都没有生,那么,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阿丹出事了。”

    确定阿丹出事之后,阿伊莎反倒平静了下来,看着迪伊思道:“拿出我的信物,召集我们能召集的所有人,组成仪仗,我要亲自去见哈密王。”

    迪伊思连忙道:“这太危险了,哈密王的残暴之名传遍天山北麓,他不是一个理智的人。”

    阿伊莎淡淡的道:“穆辛的塔利班不会是一个疯子的,他的敌人是穆辛,是博克图,不是我们,我已经决定了,你去安排吧。”

    迪伊思叹息一声就走下了小楼,现在,应该有人看到雄鹰图案了。

    阿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十余岁的孩子派人绑在一张桌子上。

    他努力的抬起头,只能看见一盏昏黄的油灯,油灯底下还有一双疯狂的眼睛。

    尉迟文站在阿丹的头顶上,分别用突厥话,大食话,契丹话问道:“你是谁?”

    被一个孩子居高临下的瞅着,阿丹有些不适应,闭着嘴一句话不说。

    尉迟文看了一眼孟元直缴获的的长刀用大食话道:“大食人?商贾?”

    阿丹用大食话道:“带我去见你们的王,有资格问询我的人,只有你们的王。”

    尉迟文摇头道:“只有问清楚了一切,你才能见到大王,到了那时候将由大王来决定你的生死。”

    阿丹缓缓地闭上眼睛,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向一个孩子低头。

    “把他交给我!”

    一片云在铁栅栏后面上蹿下跳。

    尉迟文不理会上蹿下跳的一片云,再一次对阿丹道:“到了这里就不要装什么好汉了。

    你看看那面墙上那个人形的印痕了吗?那里原本挂着一张人皮,是被那个疯子从活人身上剥下来的。

    没有人能在这座地牢里面还能继续保守秘密。现在,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白石县的官员?”

    阿丹睁开眼睛道:“和我等重的黄金,再加上一百头骆驼的财物,能否将我赎出去?”

    尉迟文笑道:“这可是一个王子的价格,你是王子吗?哪一国的王子?名字叫什么?”

    阿丹苦笑道:“让你们的王过来,和你说这些我不如去死。”

    尉迟文想了一下道:“也好,只是别欺骗我,否则我会立刻把你送给那个疯子当玩具。”

    阿丹再次闭上了眼睛,尉迟文检查一下束缚阿丹的铁链子,就沿着楼梯上去了。

    等他的脚步声走远了,阿丹就对那个疯子道:“如果你把我放走,我给你乎你想象的金银财宝,以及显赫的地位。”

    一片云嘿嘿笑道:“如果你能把我放走,我能给你的东西是你能给我的十倍!”

    阿丹吃力的看着那个疯子道:“你是谁?”

    一片云吃吃的笑道:“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大盗一片云……”(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