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二章一视同仁
    第一二二章一视同仁

    五千人的一支队伍在天山北面乱逛当然不是一个正常的事件。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

    尤其是这五千人里面还有三千多全副武装的军卒,这就更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天山北面的乱局,其实也是铁心源和喀喇汗刻意制造出来的一个缓冲区。

    这种两不相帮的缓冲区对两个都需要时间来巩固自己地盘的帝王来说,是一个非常的隔离带。

    如果有一方破坏了这种平衡,那么,另一方一定会插手干预的,而且,这是必然要生的事情。

    出于这个考虑铁心源离开了狼穴,最终来到了哈密城,他想看看自己的军队到底被阿大,和孟元直以及那些从大宋弄来的军官们给整训成了什么样子。

    如今,军费已经占据了哈密国总支出的六成左右,这还不算孟元直自己派人从玛瑙滩弄来的玛瑙卖掉的收益。

    国家初成,哈密国又处在群狼环伺的环境下,铁心源一心想要一支强大的军队,欧阳修很理解,也就不好多说军费的事情。

    铁心源其实有点怕见到阿大,阿二,自从把他们从天山城召回哈密城负责练兵事宜之后,他的银库就以飞快的度坍塌中。

    黄金谷弄来的黄金,如今就剩下百来斤,如果不是欧阳修怒斥阿大他们,他们连这点底子也不肯给铁心源留下。

    孟元直的大帐里寒风呼啸,一柄长矛在大帐里来去纵横,闪着寒光的长矛不断地从冷平和贺元伍的身边划过,以至于让冷平的头都随着长枪带起来的气流飞舞。

    好不容易等自己的武痴上官停下手里的长矛,冷平轻轻地擦拭一下额头的冷汗道:“关于雇佣兵出天山的事情,不知您怎么看?”

    孟元直用毛巾擦拭一下自己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淡淡的道:“打仗是我们的事情,但是,军队的调动就必须询问欧阳先生的意见。

    我们出兵容易,可是出兵之后引来的后果需要他们那群人来评估。”

    贺元伍皱眉道:“:如此说来,我们要受制于那些大头巾?在大宋就这样,难道来了哈密,还逃不掉被人压制的命运?”

    孟元直皱着眉头瞅瞅贺元伍道:“军人不干政!这是哈密的铁律,贺元伍,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

    冷平拉一下有些急的贺元伍对孟元直道:“这次雇佣兵出天山,乃是护送商队回河中,这里面也有很多喀喇汗的商贾,也有塞尔柱的商贾,最遥远的还有天柱山的商贾,和大军入侵搅不到一起吧?”

    孟元直点头道:“我已经上报大王了,如果大王认为没有问题你们就能做,如果不允许,就忘了这事。

    你们两人既然拿了哈密国的俸禄,就要中勤王事,和商贾的事情就要做一个切割。

    你们的运气好,上官是我,如果落在阿大他们手里,我都不敢想你们的下场。”

    冷平和贺元伍对视一眼,告辞出门。

    贺元伍掏出一个酒瓶灌了一口酒道:“很没意思啊。”

    冷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瞅了一眼贺元伍道:“你后悔当初加入哈密军队了?”

    “一月饷银十两银子……”

    “我记得你当初为这十两饷银兴奋地连觉都睡不好。”

    “此一时,彼一时也。”

    冷平认真的看了一眼贺元伍道:“你可以退出,哈密王并没有把你锁死在军伍中。

    老贺,你我兄弟一场有些话不说清楚是做兄弟的不是,你如果不喜欢军伍,大可以离开。

    如果你想要军伍上的荣耀和地位,又想要佣兵的实利,我不觉得这个世上有这样的好事。”

    贺元伍见不远处还有一个搓皮绳的西域人,遂低声道:“老子当初也是一军的都监,手下一千六百……”

    冷平断喝一声道:“住嘴!老贺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你以为这里还是大宋吗?

    你当初在邕州的事情老子就不说了,大家都差不多,既然来了哈密,人家没有亏待我们,我们就给人家卖命就是,好汉子不说后悔的话。”

    贺元伍干笑一声道:“我也就是随口说说。”

    冷平指着军营里正在训练的军卒道:“我们这群人说白了就是在哈密王的手下讨口饭吃。

    如果没有哈密王支持,你以为雇佣兵能站得住脚?

    我知道新来的那个铁四夺了你的权力,让你心里不舒服,人家是哈密王的心腹,你把这口气吞咽了又如何?

    你在大宋忍受的气难道就少了?在大宋能忍,为何在哈密就不能忍?”

    贺元伍咬着牙道:“既然都是军中人,为何只允许我们统领雇佣兵,不许我们统领那些新军?

    雇佣军中的老兄弟被那个叫没卵子的哑巴抽调的七零八落,还给我塞了那么多的西夏人和青唐人,这已经不是在夺我的权,这是在要我的命。”

    冷平不解的道:“老贺,雇佣兵是哈密王招的,军饷也是哈密王给的,既然如此,雇佣兵怎么就成了你私人的?”

    贺元伍烦躁的挥挥手道:“我手下的兄弟就是我的人,你老冷喜欢低眉做小的就去,我受不了。”

    说完就大踏步的离开了军营,直奔哈密城里的住宅,冷平呼唤了他好几声,见得不到回答,也只好回到自己的军中,雇佣兵出天山的事情,看样子要好好的合计一下。

    西域人搓完了自己的皮绳,就把长长的绳子跨在肩膀上进了孟元直的大帐。

    孟元直取过皮绳双臂用力拉扯一下,现皮绳不但有弹性,还非常的结实,拍拍西域人的肩膀道:“你的手艺还是一贯的那样好。”

    西域人摘下皮帽子,露出一颗硕大的光头,喝了一口孟元直茶壶里的水道:“贺元伍不能留了。”

    孟元直兜着皮绳道:“不仅仅是他,凡是祸害都不能留?铁四已经跟我说了好几次,说他和大王对着干,要我早点收拾掉。

    我念他万里迢迢的来西域不容易,处置他的文书都被我给压下来了,怎么,这人又说了什么?”

    铁三百拍拍自己的大光头道:“他说大王的不是。

    你既然下不了手,我来!“

    孟元直笑道:“我有什么下不了手的,只是担心现在下手会让其余人的心不安。

    没事的,他翻不起大浪花。”

    铁三百点点头道:“既然你有主意我就放心了,大王今天傍晚会到军营,我必须要确定这里绝对安全。”

    孟元直笑道:“来了也不会住在雇佣兵大营里,他只会住进新军大营,安全上没问题。”

    铁三百笑道:“一旦我们的子弟兵练成,雇佣兵就真的只能是雇佣兵。”

    孟元直笑道:“现在还很有用处。”

    说罢,两人相视大笑。

    铁心源果然在下午的时候抵达了哈密城,他第一个接见的人是先他五天来到哈密城的欧阳修。

    在欧阳修的陪伴下,沿着哈密的城墙走了一大圈,虽然是骑马走的,依旧用了一个时辰才走完哈密城巨大的城墙。

    来到望京楼前,铁心源拍着箭楼上粗大的梁柱道:“一年时间成就这样一座坚城,恐怕只有我哈密能够做到。”

    欧阳修叹息道:“不恤人工,不计国帑,五万余人日夜赶工,十万骡马累死泰半,又有火药开山破石,万斤臂力拔千斤相助,有何稀奇?”

    这话里就带着气,铁心源莞尔一笑道:“国相可是为越来越无法无天的雇佣兵烦恼?”

    欧阳修瞅着铁心源道:“哈密城在这个冬天共出了一百七十七宗命案,八成和雇佣兵有染,大王以为如何?”

    铁心源笑道:“已经出乎我预料之外的好了,这座城里居住着二十三万人,一个冬天才死了不到两百人,我真的不能要求过多。”

    欧阳修长叹一声道:“以帝王的眼光来看,一群新收复的人和一些功民,勋民以及雇佣兵,商贾居住在一座城池里,并且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死了一百七十七人,确实是难得的功绩,哈密城主彭礼确实功在社稷。

    可是从老夫这个相国的眼光来看,百姓是良善的,即便有桀骛不驯之徒,归化也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雇佣兵已经成了这座城的毒瘤,命案一百七十七宗,还有上千件的伤人案件,不下五百宗的风化案件,都和雇佣兵有关。

    而且,大部分的案件都是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宋人雇佣兵有关。

    请问大王如何处置?”

    铁心源揉揉被冻的红的鼻头道:“这么说有很多已经被官府拿下了?”

    欧阳修点头道:“动用了铁三百,还是有一些被军官包庇,捕快进不了军营。”

    铁心源摇头道:“不能杀,杀的多了,以后不利于从大宋招收流民。

    无论如何,这里的宋人比例太小了。”

    “害群之马不除不足以平民愤。”

    “脊杖八十以观后效!”

    欧阳修勃然大怒道:“这对死去的百姓不公!”

    铁心源笑道:“这个世上想要绝对的公平很难,这样吧,在众人面前脊杖八十,而后配黄金谷和玛瑙滩执苦役,相国以为如何?”

    欧阳修长吸一口气道:“在老夫眼中,凡是身在金册上的百姓不分蛮夷和宋人,汉人,都是我哈密国的子民。理当一视同仁。”(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