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四章最无赖的办法
    第一二四章最无赖的办法

    大宋来的文官们对于如何治理地方,非常的有经验。『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

    一些在大宋早就烂大街的法子,在哈密竟然百试百灵,不论是真心实意的一心为国,还是假情假意的为民操劳,无一例外的获得了治下百姓的交口称赞。

    回鹘人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高级的骗子,或者说从来没有官府这样对待过他们。

    因此,当大雪压塌了房间,官府派人来和他们一起修造新房子,他们就感激不尽了。

    当他们家里有人不幸死于工伤,看到官老爷们沉痛的目光,他们就认为自家死了人至少和官府的胡乱指挥无关,尤其是拿到官府微薄的补偿之后,他们就把自家其余的孩子送到官员手中让他继续祸害。

    在这种情形之下,来自大宋的那些被官员们欺骗了多少年的宋人们,就表现得非常镇定。

    国法已经规定自己是上等人了,这就和官府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也就不戳破官员们那些假大空或者一听就是朝三暮四或者朝四暮三的变种谎言。

    就是因为有无数宋人官吏在努力的做工作,这才让那些被佣兵或者宋人,汉**害了的回鹘人保持了最大的克制。

    然而,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总不可能让回鹘人永远的这样克制下去,时间长了,会有问题。

    问题汇总到铁心源这里,他研究了很久之后赫然现,只有继续欺骗下去才是最好的法子。

    于是,在寒风料峭的春日,哈密官府召开了开国以来最大的一场公审大会。

    铁心源坐在最高处,阳光照射在金色的王冠上金光灿灿,高贵的如同神祗。

    欧阳修坐在台阶下的一张桌案后面,带着黑色的乌纱,身着青色的长袍,面前的桌案上放着一个装满竹签的签筒,在两位膀大腰圆,凶神恶煞一般的侍卫护卫下不怒而威,如同来自地狱的判官。

    五百名全副铠甲的清香谷武士握着刀子侍立在两边,呈雁翎阵将百姓和两百多名已经被吓傻了的罪囚完全分开。

    站在最前面的原告,一个个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盯着和自家有关的罪囚怒不可遏。

    十余个会说突厥话的胥吏,站在军阵中不断地念这些罪囚所犯的罪行,每念完一桩,他身后的衙役就粗暴的揪着罪囚来到原告的面前,要他们确认是不是元凶。

    “我要他死!我要他死,我可怜的鲁丽……”

    衙役挥舞着臂膀要原告安静,胥吏回身踹了罪囚一脚,狞笑着对原告道:“杀死他太便宜他,大王有令,今天要把他打成一滩烂肉,如果能侥幸活下来,也会被送进黄金谷和魔鬼地做一辈子的苦役,他们赚到的钱都将是你们的。”

    说完不等原告说话,见欧阳修的签子已经落地了,两个凶恶的衙役就将罪囚剥的赤条条的,一盆子冰水泼在他们的背上,而后,就是密如雨点的板子落在他们的屁股上,脊背上。

    罪囚的惨叫声,一时间高亢入云,鬼哭狼嚎的将好好地春日点缀成人间地狱。

    各种叫好之声更是掩盖了罪囚的惨叫,就连春日北飞的大雁都不敢从这里飞过。

    挨了八十板子的罪囚被衙役一脚从板凳上踢下来,眼看着一个浑身都被打烂了的人如同一只驱虫一般在地上翻滚,即便是受到伤害的原告,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的人活下来了,有的人却没有熬过去。

    如果有仔细人统计一下活着的和死去的,就会奇怪的现,死掉的大部分都是来自青唐和西夏,甚至契丹的佣兵,而那些犯罪的宋人,汉人,则一个个被打的极惨,却还有力气嚎叫。

    一些宋人和汉人咬着牙看完了行刑,在结束的时候,往往会把一些布包递给青衣胥吏,而后,由这些胥吏再把布包塞给原告,告诉他,这是大王给的补偿。

    没骨气的得到了补偿,朝高高在上的大王跪拜或者施礼之后就了无牵挂的离开了。

    有骨气的那一部分人,则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些还活着的罪囚希望能亲眼看到他们毙命。

    他们拒绝接受官府的补偿,只希望获得最公平的审判。

    宋人和汉人的队伍中渐渐起了骚动,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在高高在上的铁心源身上。

    不知何时,宋人和汉人已经结成了一个庞大的联盟,他们以皇族自居。

    之所以会这样,源自于铁心源那句,所有的宋人,汉人都是他的生死兄弟。

    也就是因为这句话,在去年的******中,宋人,汉人才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粮食全部拿出来,不论贫富,都在食堂中吃猪食一样的饭菜直到今天。

    现在,他们要回报!

    现在,他们要特权!

    那些宋人,汉人罪囚的死活大多数宋人汉人是不在乎的,罪有应得的概念他们还有,他们只想通过这些罪囚来检验哈密王的话语是否真的有效。

    欧阳修将这些罪囚的审判时间一推再推的原因就在于此,如果轻易地杀死了那些罪囚,也就杀死了好不容易团结在铁心源周围的人心。

    特权不能给,不论是欧阳修还是王大用他们都清楚给了宋人和汉人刑事特权之后,哈密国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回报却是必须要给的,这件事需要铁心源自己来衡量。

    铁心源认为自己挨上一顿打的好处简直太多了,不但可以不用给这帮人什么特权,就连回报也能省掉。

    否则,不论是特权还是众人皆知的回报都会把一个哈密国生生的撕成两半。

    还是不均匀的两半。

    于是铁心源离开了王座,缓步下了高台,来到那些不要钱只想要仇人性命的回鹘人中间用突厥话道:“你们应该恨我的。”

    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淡漠的道:“我只想要他死。”

    铁心源摇头道:“是我没有管束好他们,所以你应该恨我,记住了,恨过之后就好好的生活。”

    妇人抬起头看着铁心源道:“我丈夫死了。”

    铁心源抬手摸摸孩子的脏脸蛋道:“孩子还要继续活着,留着他给你们挣钱,孩子就能健康的长大。

    如今这个世道不好,忘记你的丈夫吧。”

    妇人的眼泪扑簌簌的流淌下来弯着腰施礼道:“这是我王的命令吗?”

    铁心源叹了一口气道:“这是我的恳求。”

    妇人再次施礼道:“我希望他死,他的无耻已经玷污您的身名,不配活在这个美丽的国度。”

    铁心源回看看惊恐到极点的罪囚,淡淡的道:“听你说话,你应该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女人,甚至还知道一些宫廷礼仪,那么,你应该明白,哈密国的繁荣才刚刚开始,如果我杀死了很多人,这不符合哈密国的利益。自然也不符合你这个哈密臣民的利益。

    本王可以剥夺他的黄册,将它补偿给你的孩子可以吗?”

    铁心源的话一出口,周围顿时传来一阵阵骚动,马上就有接话道:“我仁慈的王,您的仁慈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吗?”

    铁心源微微笑道:“不,她只是特例,至于欠你们的,我准备用另外一种方式偿还。”

    铁心源拒绝了别人,朝那个妇人怀里的孩子笑了一下,就抬腿重新上了高台。

    大声道:“我的子民犯了罪,如今就要被死了,同时死去的还有那些被伤害的子民。

    不论是罪囚,还是死去的子民,都让我万分的心痛,这是律法的缺失,更是我这个王的罪责。

    就在今天,我用王族的血起誓,从今往后将不再有人可以越律法,如果有,那就是我的血!”

    铁心源说完话之后就张开了双臂任由尉迟文和护卫们剥去了自己的裘衣和长衫,露出洁白的脊背。

    不等场外的百姓声,一条一丈多长的牛皮鞭子就带着刺耳的风声狠狠地抽在铁心源的脊背上。

    一条一尺余长的血棱子顿时出现在铁心源的脊背上,红白分明,铁心源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大王不可!”一个宋人老者大叫一声,想要冲开武士的阻拦进场,其余的宋人,汉人也如梦方醒,人群顿时变得汹涌起来。

    当武士们和百姓纠缠的时候,孟元直手里的鞭子再次呼啸着落在铁心源的背上,十字交叉的两道鞭痕清晰可辨,鞭痕交错出,一缕鲜血顺着铁心源的脊梁流淌了下来。

    铁心源的身体猛地摇晃一下,又咬牙站稳大吼道:“再来!”

    孟元直似笑非笑的瞅瞅将要冲破武士封锁线的百姓,手里的鞭子再次扬起,乌黑的牛皮鞭子如同蟒蛇一般在半空中盘旋一周,再次落在铁心源的脊背上。

    回鹘妇人听着鞭子破风的声音,凄厉的大叫道:“我不追究了。”

    铁心源听到了妇人的大叫,艰难的转过头道:“多谢!”

    有了一个带头,其余不依不饶的回鹘人也只好咬着牙改变了自己的立场,看着铁心源血淋淋的脊背,终于从胥吏手中接过补偿,转身离开。(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