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五章都是闲出来的病
    第一二五章都是闲出来的毛病

    没死的罪囚被送去医治,待他们身体恢复之后就会被送去黄金谷和玛瑙滩。』  ㈧㈠ 』 中文网Ww*W.┡8⒈Zw.COM

    和宋人汉人集团的交锋已经过了,这群人的去向也就没人理睬了。

    铁心源披着衣衫和几个汉人老者吃了一顿饭,餐饭虽然简单,这些从契丹西京迁徙过来的汉人吃的却非常的满意。

    户籍令下达之后,他们无条件的向哈密王表达了自己忠诚的意愿。

    铁心源也向他们保证,汉人的利益不会受到回鹘人的冲击,反而会得到极大的加强。

    铁心源甚至鼓励这些汉人要他们全力支持自己的子弟们读书识字,一旦有机会,他会优先考虑用汉人的子弟来充实哈密的官吏。

    送走了汉人族群,铁心源下令让等候了很久的宋人老者走了进来。

    对于宋人,他没有给半点的好脸色,从头到尾都在训斥这些人,几次暴怒,动作大了一点,衣衫都滑落下来都丝毫不顾,就光着脊梁痛斥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和汉人一起让自己为难。

    宋人没吃到饭,也没有得到大王的好脸色,一个个诚恳的向大王保证再也不参与这种破事之后才面目苍白的离开了铁心源在哈密的行宫,出来的时候连送的人都没有。

    人精就是人精,即便被铁心源臭骂了一顿,反应快些的人出来之后立刻就变得神采飞扬。

    当一个不懂事的宋人抱怨自己的地位连汉人都不如的时候,被人群里面的长者一巴掌就给抽的没了声音。

    “你去见你家的族长,你家族长会陪着笑脸管饭?你去族长那里办事,族长会客客气气的给你奉茶,和颜悦色和你谈完事情再把你送出来?

    蠢货,迎来送往那是待客之道,自家人谁跟你客气?你以为大王挨鞭子是给谁看的?

    是给汉人和回鹘人看的,唯独不是给我们宋人看的,如果真的要抽鞭子,大王会抽我们,不会抽自己!这才是一家人。

    回去多留心帮大王看好哈密,只要哈密国好,大王好,我们就没理由不好,汉人总说是王族。

    我呸,我们才是真正的王族!“

    聪明人在充分享受了族人崇拜的目光之后就带着他们去找地方偷偷欢庆去了。

    最难说服的依旧是那些受到伤害的回鹘人,他们本来就处在弱势一方,如今见大王如此包庇宋人,汉人,心中的疙瘩依旧没可能解开。

    一个皇帝的自责还不足以让那些伤心的人忘记自己的仇恨。

    只是,一个皇帝的自责让他们在最大程度上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

    说服自己是最难的。

    铁心源这件事办得并不好,没有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实际上,想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非常的难。

    一伙人和一伙人的诉求都不一样,众口难调,只能这样稀里糊涂的把事情掩饰过去。

    能让他门的心情逐渐变好的,只有时间。

    被鞭子抽的后背烂糟糟的,也就穿不了衣衫,铁心源只好光着脊梁坐在一张板凳上愁。

    他现自己愁的时间越来越多了,这让他非常的不快活,胸中总有一股无名的怒火想要泄出来。

    他现在开始理解历史上的那些暴君了,估计他们就是没有压制住自己的火气,最后干脆用最快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最后才把自己弄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一个帝王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心态,唯有这样才能进行正确的思考。

    对与错在帝王面前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有如画的江山才是永恒的。

    站在地上的时候我们知道哪里是上,那里是下,那里是左右,那里是前后。

    如果身处太空之中,就没有这么容易分清楚了,登上皇位的人和身处太空的人是一样的,无所谓前后左右上下,任何位置对他来说都是相对的。

    孟元直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铁心源背后的伤口看似恐怖,实际上只是一点皮外伤,鞭子在接触到皮肤的时候大半力量已经被他巧妙地卸掉了,受到损伤的只是一点外皮。

    过两天结痂之后就会复原。

    “这样的事情只能有一次,次数多了也就没人相信了。”欧阳修背着手看窗外的景致。

    “这是我力量不够的表现,以后应该不会了。”铁心源很虚心。

    “如果不能真正的让回鹘人归心,仅仅靠宋人,汉人是不够的,你没有办法抹杀回鹘人人数多这个事实。”欧阳修并不打算放过铁心源,在他看来,铁心源用处罚自己的方式来平息事件不是一个好选择。

    帝王的罪己诏能不用就不用,这东西是一个消耗品,多用一次,下一次效果就会减弱很多。

    就像大宋皇帝的罪己诏,现在基本上没人理睬。

    “其实从这些回鹘人中间纳一个妃子,生一个有回鹘血统的孩子,他们更加爱容易接受你。

    我知道这个建议在你这里行不通,所以也就没有说。”孟元直靠在门上淡淡的道。

    铁心源抬头看看孟元直道:“我不用娶回鹘女人也有办法将哈密百姓拧成一股绳。”

    孟元直皱眉道:“什么办法?总不可能是我们去娶回鹘女人吧?”

    欧阳修的觉得脸上痒痒的,挠一下下巴道:“回鹘……”

    铁心源粗暴的打断他的话道:“你府上有三个回鹘女人,孟元直已经不知道和多少个回鹘女人有染,我不管你们怎么干,府上一定要有回鹘女人。

    你们与其要求我这个大王娶回鹘女人,不如就让我宋人,汉人,西域人与回鹘通婚。

    反正这三族的男人远远多于女人,回鹘人恰好调转过来,女人比男人多。

    国相,这件事就需要您去推行,我咬牙撑十几年二十年,等下一代成长起来之后,就没有什么族群之分了,全是我清香族人。”

    孟元直笑道:“手段糙了点。”

    铁心源指指自己的后背道:“有用就行。”

    欧阳修苦笑一声道:“至少要讲点……”

    话说了一半见铁心源和孟元直都再看他,老脸一红,重新道:“那么,老朽算是把自己该干的干完了,剩下的就看原直的了。”

    孟元直目送欧阳修离开嘿嘿笑道:“三个啊!”

    铁心源摇摇头笑道:“欧阳先生这事干的还真不亏心,那三个回鹘女人都是被家人卖给了胡商,如果不是欧阳先生接过来,下场难说。”

    孟元直佩服的朝远去的欧阳修拱拱手道:“我辈楷模啊!”

    铁心源笑的有点大,不小心抽动了背上的伤痕,倒吸了一口凉气对孟元直道:“铁三百是怎么回事?这家伙又盯上谁了?”

    “贺元伍!这家伙有点不愿意在我哈密军中干了,好像还拉拢了一批人。

    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要尽早除掉。”

    铁心源皱眉道:“既然如此,这次雇佣军大举出山,就让他去当领吧!”

    孟元直瞅瞅铁心源的脸色,思虑了一下道:“不安心的都去?”

    铁心源点点头道:“喀喇汗的军队并没有离开回鹘,而是屯驻在焉耆,就守在博斯腾湖边上,看不清这家伙的意图,让贺元伍试探一下也不错。”

    孟元直点头算是答应了。

    军中杀人不一定真的要把人头砍下来才算数,有的是更加温和的办法。

    所有人退去之后,铁心源才小心的趴在床榻上,背上的伤痕没好之前,他只能这样休息。

    背上的疼痛也就罢了,心中的疲惫让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进入了梦乡,临睡之前他还在问自己为何没有高高在上的快感。

    没有人能让所有人都满意,除非是钱!铁心源是有这个心理准备的,只是没想到最后吃苦的会是自己。

    好在西域的春天已经来临了,人们又要开始忙碌了,只要开始忙碌为糊口奔波,风波总会少很多。

    这让铁心源对西域足足半年的冬歇期非常的不满。

    霍贤来到哈密已经三天了,在这三天里,他一直混迹在人群里观察哈密的一草一木。

    君王自责的好戏他自然不会错过,不但看了,还是站在最好的位置上看的,他连铁心源挨鞭子的表情都看的一清二楚。

    霍贤从头到尾看完了铁心源的表演后心情极度复杂,如果铁心源只是一介残暴的莽夫,他的心情不会这样沉重。

    只有这种能舍下脸面为了达成目标而挨鞭子的王,才是所有人的大敌。

    所谓舍得,舍得,有魄力舍出,才有获得的甜蜜。脸都要的铁心源让霍贤对自己想要从他手里抠出火药秘方这个任务感到无比的绝望。

    既然暂时不可能达到目标,那就留在哈密等待时机,只有时机到了,才是自己出面的好时候。

    至于什么时候是出手的时机,霍贤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决定好好地观察一下这个新兴的国家。

    哈密一地虽不能说歌舞升平,却也算得上是西北之地一片乐土。

    不论是青唐,还是是西夏,亦或契丹都看不到哈密这种欣欣向荣的景象。

    虽说他见到的城池不算高,百姓也算不得富庶,而且劳役沉重,无论如何也比西夏百姓满脸菜色要好看的多。(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