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六章家底
    第一二六章家底

    一棵树从种子长成参天大树需要很长的时间,同理,一个小小的部族成长为一个有百万人口以上的国度也需要时间,因此说,时间才是世上所有事情展的催化剂。㈧ Ω㈠中Δ文 网WwんW.『8⒈Zw.COM

    如果,哈密国是铁心源抢夺了别人的基业,而后在旧有基础上展起来的国家,有现在的成就霍贤一点都不稀奇。

    来到清香谷之后,他才知道哈密国最初的地盘只是一个小小的山谷,人数连一千都没有。

    霍贤站在人来人往的清香城大街上如同深处梦幻一般,他的脑海中总有一个荒凉,一个繁华的世界在不同的出现。

    为了确定自己没有疯,霍贤几乎看遍了清香城所有的建筑。

    不论是建筑的新旧程度,还是漆皮的老化程度,都确实的告诉霍贤,这座城市,真的才屹立在这个世界三年而已,更多的建筑矗立在这个世上甚至连两年都没有。

    卖烧饼的摊子上,白面烧饼足足有数百个,卖烧饼的摊贩还在不断地从火炉里往外掏烧饼,粮食的清香,惹得霍贤食指大动,不由得掏出两个钱,买了一个热腾腾的烧饼边走边吃。

    大棚子底下的茶汤铺子,让霍贤想起了东京,一碗带着苹婆果清香的饮子放在他面前的时候,嗅着清香,那种虚幻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霍贤可不是只知道埋在故纸堆里做学问的大儒,他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坚定支持者。

    海市蜃楼这样的奇景他看过不止一次两次了,当初,他随着商队远赴大食的时候,早就见识过太多,太多了。

    如今身在海市蜃楼中,他才知道什么是迷醉。

    一个莽撞的小子撞在他身上,一个屁墩坐在地上,抬头朝他憨憨的笑了一下,爬起来继续狂奔。

    霍贤并不在意,反而觉得有些欢喜,俯身从地上捡起一本书,想要回头喊那个傻小子的时候,却找不到人了。

    书本可是金贵东西,傻小子弄丢了一会不知道有多着急呢,遂拿着书本重新坐在茶棚子里要了一壶茶水,等那个莽撞的小儿郎。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无聊的霍贤翻开了捡到的书本,很明显,这是一本启蒙课本,三字一顿,十二字一句,这样的东西对霍贤来说应该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可是全篇通读完这本书之后,霍贤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良久才自言自语道:“读完此书,可知天下事!”

    说完这句话,连忙把书翻到扉页,只见扉页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哈密铁心源著,欧阳修校对。

    “心思已经放在蒙学上了,看来哈密国并非都是些目光短浅之辈。”

    “公公,能把书本还给我吗?”一个个怯怯的声音从霍贤的背后想起。

    霍贤转身看着满脑袋汗水的小子笑道:“慌慌张张的,连先生给的书本都丢,下次不许这样孟浪。”

    小胖子连忙弯腰施礼道:“谢谢公公,下次不会了,我今天背的书有点多,才会丢出来一本。”

    霍贤瞅瞅小胖子背后鼓鼓囊囊的书包心头一动笑道:“公公请你喝糖水,你让公公看看你的书如何?”

    小胖子对店家已经调出来的绿莹莹的苹婆果饮子吞咽了两口馋涎道:“书本公公喜欢看,就看,糖水就不必了。”

    小胖子越是这样,霍贤就越是感兴趣,这是他第一次从西域孩子身上感受到谦让和礼仪。

    虽然这个小胖子推辞的极为假情假意,至少已经看到了一些教养的影子,不像他见过的其余地方的西域孩子,你不给,他们会抢。

    瞅着这个黑头灰眼珠的西域小子,霍贤招手让伙计送来了一大碗饮子放在小胖子面前。

    小胖子再次吞咽几下口水拱手道:“长者赐,不敢辞。”说罢,就牛饮起来。

    “西域小子说的一口比老夫还要流利的官话,真是活见鬼了。”

    霍贤嘟囔着从小胖子的书包里,取出笔墨,再取出写字用的竹布帘子,将书包里的书本一一的摊开,放在桌子上。

    《百家姓》虽然少见,霍贤却是见过的,因此,他直接就跳过百家姓,拿起一本叫做《算术》的课本。

    翻开看了一眼,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里面的算学竟然与大宋教的算学大大的不同。

    全篇用的都是大食人的算学,尤其是从一到十的十个大食数字,加减乘除的运算,全部都是大食人的学问。

    他从头翻到尾,竟然看不到一丝半点大宋算学的影子,心头有些不安。

    套娃娃的话有失风度,霍贤请这个西域小胖子喝了三碗饮子,才把他打走。

    走进书店购买了一本《算数》夹在胳膊下,如同一个落魄的教书先生,施施然的走进了王大用兵部员外郎的官衙。

    王大用在清香城过的非常舒坦,府邸中每日歌舞不绝,酒香四溢。

    只要不出清香城,王大用就没有身在西域的自觉。

    最让他满意的就是身为兵部规划的第一行家,这里没有人对做出来的计划和章程指手画脚,只要是他认为是必须的,必要的,全部都做成规划呈献给了铁心源。

    在这里不用挖空心思的遣词造句,也不用有什么顾忌,更不用小心的避开什么门阀大家的忌讳,制定一个不完整,或者有缺陷的条例。

    有多少本事就用多少本事的工作,让王大用乐此不疲,整日里除了按照胥吏们送上来的各种数据制定条例之外,剩下的就只有醉生梦死了。

    他觉得这样的生活他可以痛痛快快的过到老死。

    霍贤的到来,一下子把他从梦幻一样的生活里给揪了出来,尤其是看到霍贤眼中浓重的讥讽之意,王大用心头的怒火就不断地往上涌。

    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本职就是送王渐来哈密,以及掌握哈密国的所有动态,这些职责自己做的不错,连哈密国最机密的兵部条例都是自己亲自制定的,谁敢说自己对哈密不熟悉?

    霍贤一个五品下的机宜文字如何敢对自己这个五品上的兵部郎中不敬?

    霍贤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哈密茶,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这种炒制后的茶叶,不再喝繁琐的煎茶。

    “这哈密茶果然算是妙品,沁人心脾之余又有回甘,就如同员外郎如今奢华的生活,能让人忘却所有的烦恼。

    只是不知员外郎还不知道我大宋还有三十余万大军正在河湟与瞎毡,没藏讹庞做最惨烈的厮杀?”

    王大用笑道:“河湟地有府尊主持,有霍兄谋划,又有我大宋悍将可为爪牙,三十万悍卒为前驱,河湟地定能手到擒来,何须我王大用一介贬官操劳。”

    霍贤笑道:“人人都以为王端之在西域顶风冒雪过的惨不堪言,又有谁知晓王端之在哈密过着富比王侯金玉为食的日子。

    某家看过王端之出行,十六名佩刀金甲武士为副二,端是好大的威风,真是羡煞旁人。”

    王大用仰天大笑道:“这些都是某家以才学换来的,哈密王给的正大光明,王端之享用的理直气壮,虽是玉粒金波噎满喉,王端之依旧睡得香甜,没有克化不了的东西。

    霍兄有何赐教之处?”

    霍贤没有想到王大用在被自己抓住把柄之后之后依旧嚣张万分。

    事出反常即为妖,由不得他不多思虑一下。

    他再次拱手道:“王兄领旨出京,携王命到哈密,却不知王命如今还在王兄心中有一席之地吗?”

    这句话说完,霍贤明显的从王大用眼中看到了讥诮之意,心头打了一个突,他不明白王大用这样做的底气何在。

    “王命自然镌刻在王某的心中,时刻都不敢或忘,待王某回京,自然对陛下有一个完美的交代。”

    霍贤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面金牌放在桌子上,看着锦榻上的王大用道:“哈密国短短四年就已经成了气候,其中诡异之处甚多,王兄可为我解惑否?”

    王大用连忙起身朝金牌施礼之后,等霍贤重新将金牌揣进怀里才坐直了身子道:“天使请问,王大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大用对御命金牌的尊重让霍贤脸上的寒霜稍微解冻了一些。

    朝东京所在的方向拱手道:“陛下问兵部清吏司郎中王大用:哈密有兵几许,战力几何?”

    王大用同样朝东京所在地拱手道:“大宋兵部清吏司郎中王大用奏曰:哈密国如今共甲兵三营,一曰大风,二曰长歌,三曰镝锋,共计六千七百八十五人,跳荡,夺旗之悍卒一千六百四十四人,探马,巡哨之辈八百二十一人。

    又有陷阵重骑八百骑,轻骑三万一千余,辎重营五千六百余人,又有,青唐,西夏,契丹,大宋雇佣兵五千八百余人也受哈密王节制。”

    霍贤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区区弹丸之地竟然拥兵六万余,穷兵黩武之至。”

    王大用斜着眼睛瞅了吃惊的霍贤一眼道:“这不过是哈密国的三成战力,如果有战事,哈密王只需振臂一呼,十万携弓之士定会景从……

    霍兄莫要忘记,这里是西域,无数百姓只要骑上战马就是很好地骑兵!”(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