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七章每个人都有想法
    第一二七章每个人都有想法

    霍贤点头道:“我们自然知道西域之地堪称全民皆兵,他们不但是全民皆兵,同时也是一群乌合之众。㈧ Ω㈠中Δ文 网WwんW.『8⒈Zw.COM

    顺风顺水的时候所向无敌,一旦遭遇了阻碍便是一个鸟兽散的下场,不足为虑。”

    王大用眯着眼睛道:“昔日匈奴乱汉,突厥乱唐,最后一个个都被击溃,远走西方。

    你这个论调就是从这里得来的吧?”

    “有错吗?”霍贤走近王大用一步道。

    王大用笑道:“没错,我们马上就要迎来这样的敌人了,哈密国当其冲。”

    霍贤皱眉道:“:你说的不是契丹,也不是西夏?”

    王大用伸了一个懒腰道:“不是,听说去年冬天,北海再次结冰了,北方已经无法容身,牧羊于北海的蛮子正在南下。”

    对于这种无聊的杞人忧天的话语霍贤不想理会,他觉得王大用是在转移话题。

    “陛下问大宋兵部清吏司郎中王大用:可曾听说火药?”

    王大用连忙收回玩味的目光,重新变得严肃起来,拱手道:“知晓,哈密火药与大宋驱使万虎齐奔神火飞鸦的火药有着根本的不同,有开山裂石之威,哈密之所以能在三年中修建坚城四处,就是拖火药之威。”

    霍贤正要继续问下去,王大用起身从自己的桌子上报来厚厚的一摞文书放在霍贤的面前道:“哈密所有的秘密全在这些文书里,霍兄拿回去慢慢看,等霍兄看完这些文书,有不通的地方再来问我。”

    霍贤翻检了一通文书吃惊的合上文书道:“你因何对哈密军事知道的如此详细?”

    王大用幽幽的看了霍贤一眼道:“哈密的军事架构都是某家一手操办而成,你说,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吗?

    如果霍兄还不满意,可以直接去找欧阳修,大宋的文官体系就是欧阳修一手打造起来的,税律,刑律,民政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问他。

    如果霍兄还是不满意,想知道哈密地方军政,就拿着您的御赐金牌去问当地的知府,县令。

    如果霍兄对哈密王的宫闱之事也有兴趣的话,就拿着您的金牌去找王渐,哈密王大内的事情,他说了算。”

    霍贤觉得自己头都要竖起来了,紧紧的握着王大用的手问道:“果真?”

    王大用笑道:“当然!除了一个地方我们不知道,也不能插手之外,哈密国对大宋没有秘密。”

    “什么地方?”

    “工匠营!”

    “必须渗透!”

    王大用想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霍贤道:“那是哈密王的后花园,也是他心血所系之地,说那里是哈密国的地方都有些过分,那里应该是铁家的地盘。

    虽然火药,琉璃,老花镜很多好东西都是出自那里,我和欧阳修也没有起半点觊觎之心。

    如果霍兄连铁家自己的产业都不放过,可以去问长公主,那些地方现在是长公主的管辖范围,也就是说,那里是哈密国的内府。

    莫说铁心源一代枭雄,换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把身家所系的地方放开任人围观。”

    王大用说了一长串话之后,见霍贤似乎还有话要说,就毫不犹豫的端茶送客,他知道霍贤想知道什么,这已经大大的越了他这个士大夫的道德底线。

    霍贤无奈,从王大用的府邸离开,从人的背囊里已经多了厚厚的一摞文书,这就是他从王大用这里得到的所有东西。

    延川口天崩地裂的一幕让他此生难忘,火药是他此行的重中之重,如果不能得到火药配方,自己这一遭哈密就算是白来了一半。

    从王大用的身上就能看出来,从大宋过来的官吏对自己目前的处境非常的满意。

    王大用给的这一堆文书,算是额完成了官家和重臣的托付,对他的要求实在是不能再高了。

    想到王大用蛮人南下这样的借口来搪塞自己,霍贤就觉得自己此时孤立无援的厉害。

    王大用在为哈密国修订军事条例之余,已经开始着眼哈密国的下一个对手了,就这一点就能看出,王大用对哈密国堪称殚精竭虑。

    王大用这样的大宋官吏应该很有代表性,这一路看过来,哈密国平静无波,各地的官府已经开始准备春播了……

    回到客栈,霍贤看着手头的那本《算数》叹了口气,哈密国又欧阳修这样的人主持国政,他都没有看出这里面的道理,自己无论说多少话,都没有什么效用。

    如果说《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些书籍是让孩童识字解除睁眼瞎这个帽子的话,那么,《算数》绝对是让这些刚刚睁开眼睛的孩童们认知这个世界的学问。

    而且一下子就把目光延伸到万里之外的大食去了。

    哈密地处天山南路,只要穿过天山路就会直达北路,一个天山将世界劈成了两半,同时撕裂的还有认知和文化。

    霍贤对宋人的认知是非常深的,他清楚地知道大宋这个国度里的百姓是一个什么状态。

    他们恭顺的时候会鸦雀无声,当他们想要反抗的时候,怒火会在一瞬间将旧王朝烧毁的干干净净。

    如果,让哈密的百姓同时接受天山南北两面的学问,他们就会变成一种新的种族。

    既有宋人的谦恭,礼让,勤劳智慧的传统,也会有西域人的暴烈,勇武和一往无前的探索精神。

    这样的一个新种族,要比王大用口中南下的蛮子要强大的太多了。

    铁心源不在意谁掌管自己的民政,也不在乎别人知晓自己的军力配备,唯独把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工匠营紧紧的抱在怀里,可见他对大宋的那一套政治体系,军队体系还是认同的。

    霍贤再一次想到了自己和富弼在乱石滩中巡梭的模样,有了威力无穷的火药,天下城关对哈密军队就是一个大笑话。

    这世上哪一个国家的城关最多?哪一个国家最依靠城关来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毫无疑问,是大宋。

    火药对西域人的威胁要远远小于对大宋的威胁。

    铁心源狼子野心,看破这一幕的人却少的可怜。

    大地回春,土地解冻,当农人们驾着马拉耕犁翻耕土地的时候,铁心源的心情因这令人幸福的一幕也变得松快起来。

    再有两月,赵婉也就该生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人就要降生了。

    随着这个孩子的降生,哈密国也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沙漠另一边的契丹如今正在向高丽起最猛烈的进攻,刚刚担任契丹皇帝的耶律洪基想通过拿下高丽来证明自己的权威。

    在契丹人都希望自己的国度将要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的时候,皇叔楚国王却咬牙切齿的希望自己的侄子输掉这场战争,甚至死在这场战争里。

    许东升如同一直鼹鼠,正在契丹国的仓库里,努力的搬运粮食,克扣前线将士的口粮,然后再把它卖出去,把白花花的银子,以及黄澄澄的金子,源源不断的献给身为粮秣转运使的耶律重元。

    许东升这一次对自己的要求非常的高,他甚至平生第一次没有从这场庞大的生意中捞取任何的好处。

    他和耶律重元一样,极度的渴望耶律洪基输掉这场对契丹来说意义深远的战争。

    在春风处处的河湟,狄青的到来让富弼终于决心与没藏讹庞做最后的决战。

    他已经认识到,如果让没藏讹庞跟在自己的身后,大宋想要控制河湟俯视西夏的意图就会彻底的落空。

    早春的时候已经带着商队离去的贺元伍,再一次来到了天山北路。

    这一次,雇佣兵们不再只关心自己守护的商队,而是和商队的护卫们结成了联盟,已经被铁心源抢劫过一次的天山北路,再一次变成了人间地狱。

    抢劫,这才是贺元伍之所以带着海量雇佣兵护送商队回大食的真正目的。

    铁心源已经给他做了一个最好的例证,在西域,想要获得权力和财富,抢劫是唯一的选择。

    因此,雇佣兵所到之处,千里无鸡鸣。

    喀喇汗病倒了……穆辛成为了那支足足有八万骑兵军队的主帅,他正在整顿和接收喀喇汗的军队,一旦他完成了对喀喇汗人的控制,东征将是他唯一的选择。

    铁心源希望贺元伍的佣兵队伍能够帮自己再支撑一年,等到新粮收割之后,哈密国也就拥有了和任何人对阵的的底气和勇气。

    阿伊莎的使者已经去了博斯腾湖,准备告知穆辛,阿丹在哈密的遭遇。

    希望能从穆辛那里得到一些帮助。

    她在哈密国已经用尽了力气,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在这场利益的谈判中,她无足轻重。

    如果可能,铁心源甚至希望用阿丹和阿伊莎的性命来拖延穆辛可能到来的进攻。

    哪怕是多拖延一个月也是好的。

    哈密河边的柳树已经绽出绿芽,多汁的柳枝柔柔的在河岸上飘拂。

    铁心源斩下一截树枝,用这截柳枝,制作了一个小小的柳笛,吹了一下,就有尖厉的声音通过柳笛传遍了大地。(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