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八章战马
    第一二八章战马

    铁心源回清香城的时候,已经是四月天了。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春风终于吹绿了西域,胡杨树上的枝条也有一丝丝的绿意展放出来。

    墨色的松林变成了翠色,松鼠在树枝间蹦蹦跳跳的,在狼穴里面闷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赵婉,坐在软轿上,贪婪的看着后山的草原。

    大雷音寺坐落在天山跟脚处,红墙掩映在绿树中,再加上阵阵梵音,将草原装扮的如同世外桃源。

    赵婉轻轻地叹了口气,四个抬轿子的宦官就小心的放下软轿,另外四个宦官迅的在一块平地上安置好了桌椅,很快,一个小小的红泥炉子就冒出橘红色的火焰。

    “累了吗?”铁心源把赵婉从软轿里搀扶起来,挽着她的手踩着青青的软草,在草原上漫步。

    赵婉的肚皮已经很大了,肚皮上的皮肤布满了青色的血管,铁心源很担心她的肚皮会炸开。

    “还有一个月小家伙才会从肚皮里爬出来,到了那时候才会轻松下来。

    源哥儿,你说我生的会不会是女儿?我这些天胃口很奇怪,就想吃两口酸的。”

    铁心源笑道:“生儿子也罢,生女儿也好,总归是我们俩的孩子,有什么好为难的。”

    赵婉缩缩脖子道:“不一样,生了闺女您喜欢,可是王渐,孟元直他们会把我活活掐死。”

    “在他们掐死你之前,我会把他们统统干掉,所以,你就放心的把孩子生出来,我还等着当老子呢。”

    赵婉指着远处的几朵才开的蒲公英努努嘴巴,水珠儿就快的跑过去给赵婉摘了一大把。

    花朵黄黄的,闻起来也没有香味,赵婉却把花朵全部放在鼻子前面努力的呼吸。

    “这就是春天的味道。”

    “如果在东京,桃花都已经开败了,想要看桃花,除非去深山老林里才成。”

    “东京就找不到什么深山老林,我当初被派去乳山,也无趣的紧。”

    铁心源笑着拍拍赵婉的脑袋道:“怀念东京,就怀念东京,找那么多借口做什么。”

    赵婉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道:“昨日看见夫君给我父皇准备万寿节贺礼,不知怎么的有些想念父皇。”

    “你现在的样子不适合长途奔波,再加上青唐之地战火燃烧的正猛烈,没有一个合适的安全的途径让你回大宋,等青唐之地全部被大宋拿下之后,你再回去也不迟。”

    赵婉摇头道:“才来怎么能走?我连哈密的贵妇都没有认全呢。“

    铁心源笑道:“总共也没有几个,咱们哈密,现在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还没有贵族,更没有贵妇人。

    这个阶层,出现的越晚,对哈密就越好,毕竟,这群人属于不劳而获的那一群人。“

    “妾身现在就是不劳而获。”

    “你吃的是你夫君我挣来的,用的也是你夫君我挣来的,天经地义,算得什么不劳而获……”

    王渐坐在松软的草地上看铁心源夫妻二人在缓坡上漫步,笑的非常开心,他现自己年纪大了之后,更喜欢这样的温情画面,讨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讨厌什么,什么就会找上门来,自从上次拒绝了霍贤的要求之后。

    这个家伙就如同一头受惊的老驴,整日里在哈密国东跑西窜,准备联络一些人逼迫哈密王交出火药配方。

    这件事源哥儿不好出面,婉婉则是解决这个事情的最好人选。

    当家主母,就该干这事。

    铁心源夫妻二人都不喜欢进大雷音寺,即便寺庙门口已经有僧人在等候,他们也没有进去的意思。

    撒迦这家伙最近好像变得很疯狂,听说有雇佣兵进入了天山北路,马上,他就组织了一群僧人随着贺元伍的脚步走进了天山北路。

    看样子,他已经做好了要在天山北路修建寺庙,传播苯教的准备。

    战乱的时候,百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如果有一群僧人出现,打着佛祖的口号拯救了他们,他们就会一辈子崇信下去。

    至于在这个过程中死几个僧人,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不论怎么看都是高收益的事情,很划得来。

    枣红马终于恢复了昔日的神骏,闪电一般的在草原上奔驰,它似乎又恢复了马王的威风。

    整个草原上,他是唯一一匹自由的马,因此,它很自觉的充当了马群的头领。

    早晨带着马厩里的战马出去吃草,晚上的时候再把马群带回来。

    这样省了牧人们很多事情,也乐得让这个家伙胡闹。

    枣红马远远地看见了铁心源,就昂嘶一声向铁心源这边狂奔。

    铁心源的脸色变了几变之后,立刻就让王渐先把赵婉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枣红马奔驰起来,其余的战马也跟着奔驰,枣红马不过是想找铁心源叙叙旧,可是上千匹战马一起狂奔的时候,铁心源最好的下场就是被战马踩成肉泥。

    铁心源胆战心惊的站在一块巨石上迎接枣红马的到来。枣红马来到铁心源身边才放缓了度,最后停在铁心源的身边冲着他打着响鼻。

    其余的战马并没有停止,洪流一般的从巨石边上飞驰而过,把自己的奔跑时的力与美彻底的展现在铁心源的面前。

    马群跑远了,枣红马却留了下来,铁心源知道这家伙是在向他展现自己新收的小弟。

    他根本就不管,铁心源才是这些战马主人这个事实。

    马群跑到远处的山坡上继续吃草,赵婉这时候才干从藏身地出来,亲昵的抚摸着枣红马的长脸。

    “它儿子呢?”

    相比枣红马,赵婉更喜欢有着一声柔软胎毛的小枣红马,虽然小马屁股上的手印现在变得越来越逼真,也不妨碍她继续宠爱这匹小马。

    枣红马和铁心源在一起很久了,见赵婉出来了,就仰头昂嘶一声,很快就看见铁心源的坐骑大青马带着一匹只有三个月大的小马从一处山坳里奔跑出来。

    大青马以前最喜欢凑到铁心源的身边,如今枣红马在这里,她只好和小马驹子怯生生的站在一边。

    有了小马驹子,赵婉自然就没心情给枣红马刷毛,和水珠儿笑嘻嘻的冲向惊恐不安的小马驹子。

    枣红马腿一弯曲,就卧在草地上了,这是它和野马唯一不同的地方。

    野马只要能站着,就不会卧倒,尤其是只剩下它一匹马的时候,它会不停地奔跑寻找马群。

    “老伙计,你这是把我当成同伴了是吗?”

    铁心源说着话也坐在草地上,而枣红马则迅的站起来,不停地转着圈子用自己的独眼巡梭四方。

    胡老三战战兢兢的来到枣红马的侧面,小心的把鞍鞯往枣红马的身上套。

    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挨过枣红马多少次踢咬,将枣红马训练成一匹可以骑乘的战马,则是胡老三此生最大的愿望。

    好不容易等到大王来了,这个时候不上笼头鞍鞯还等什么时候。

    这一次枣红马没有任何反抗,胡老三将鞍鞯结结实实的套在枣红马的身上,就连笼头都上好了。

    铁心源见枣红马已经开始烦躁的踢腾脚下的青草,就阻止了胡老三想要把马嚼子也套上的**。

    铁心源抚摸着枣红马的半截耳朵道:“看样子你也只认我一个人骑是吧?”

    说完话就丢掉长缀,踩着马镫就上了枣红马的后背。

    刚刚坐稳,枣红马就猛地窜了出去,铁心源抓着缰绳,将身形放低,随着战马的起伏调整了坐姿,就松开缰绳,任由枣红马驮着自己在这片不算大的草原上狂奔。

    风呼呼的从耳边掠过,身边的树林,灌木飞的向后狂奔,一丈宽的小河枣红马根本就不停步,几乎是一大步就跨越了过去。

    这让铁心源想起自己以前把摩托车开到一百五十公里的感觉,没有减头盔,这样的度让眼睛非常的不适应,被猛烈的风吹得眼泪直流。

    “嗷,不能上山!”

    眼看着枣红马朝山坡奔驰而上,铁心源惨叫一声,这家伙又看到了一头长角的大盘羊。

    铁心源紧紧的抱着枣红马的脖子觉得自己快要被这家伙杀死了。

    盘羊见到枣红马咩的惨叫一声就朝山顶狂奔,枣红马在后面紧追不舍。

    转眼间就上了山顶,盘羊被枣红马一蹄子就从山顶给踢了下去,骨碌碌的滚到了山脚下。

    枣红马不再追杀那头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盘羊,而是站在山顶上,仰着头昂嘶起来。

    铁心源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不好看,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趁着别人还没有现,赶紧收拾干净了,至于散乱的头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了。

    炫耀够了的枣红马驮着铁心源缓缓下了山,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赵婉的身边。

    赵婉高兴地拍着巴掌道:“夫君刚才的样子果然英武绝伦,只有枣红马才能配上您的王者雄风。”

    王渐也凑过来挑着大拇指,说真的,他还真的没见过谁骑着马有铁心源骑马跑得快。

    胡老三抱着脑袋在那边嚎啕大哭,付出了一条腿的代价才让枣红马成为了真正的战马,成功之后,他觉得生无可恋。(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