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章有子万事足
    第二章有子万事足

    铁钺是个什么东西?

    欧阳修说钺为成年男子的象征。八一?中文网 ? W?W㈠W㈠.㈠8?1ZW.COM钺确切来说是大斧……

    这就是欧阳修给铁心源的儿子起的名字。

    王柔花的脸色有些难看,铁心源的名字是她给起的,她好像知道自己儿子将来不是一个凡人,因此起名心源,谐音心猿意马之意,前面再加上一个铁字,不论是心猿还是意马都会多一层沉重之意,有祝愿自己儿子心想事成的意思在里面。

    至于铁钺是个什么鬼东西?

    别看欧阳修解释的很动听,可是啊,不论是铁心源还是赵婉都是读了很多书的人,王柔花生于书香门第,书也没有少读。

    无论如何也知道“钺”这个东西就是一个礼器,贵重尊荣没错,说到底就是一个样子货摆给人看的。

    这不是预示铁心源的儿子将来只能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摆设?

    王者原是千斤猪,万斤牛,只可为牢(祭祀品)这就是欧阳修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话其实没错,自从春秋时期一些文化典籍上就有这样的论述,就是说身为君王,只需要对天负责吗,其余对人负责的部分应该交给大臣们来做。

    王柔花,铁心源只是不高兴而已,赵婉则已经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因为还在月子中,就会冲出来和欧阳修拼命。

    为了儿子,赵婉敢和世界上最厉害的猛兽赤手搏斗,就不要说欧阳修了。

    反正欧阳修被赵婉隔着帘子臭骂了一顿,铁心源和王柔花都不好旁观,虽然他们很想在一边看着欧阳修被骂,考虑再三之后觉得还是不要掺和进,大宋一品大长公主赵婉呵斥大宋正三品大臣欧阳修的闹剧之中。

    反正欧阳修出门的时候脸色难看至极,铁心源假情假意的向他表达的歉意,都被黑着一张脸的欧阳修毫不留情的给抛弃在春风里。

    骂完人的赵婉胃口大开,铁心源进去的时候,她正在喝猪蹄汤,没有加盐的乳白色肉汤子看的铁心源直反胃,胃口向来不好的赵婉却喝了好几碗。

    “其实啊,没必要这样为难你,鲫鱼汤一样有催乳的功效。”

    赵婉喝了口清水漱口之后斩钉截铁的道:“鲫鱼汤如何能比得过猪蹄汤?

    我多吃两口,我儿就能多两口奶喝,明天继续!”

    自从生了儿子之后,孩子基本上就没离开赵婉的怀抱,和丈夫的脸型对比之后觉得儿子的鼻子有点塌,只要没事干就轻轻地捏儿子的扁鼻子。

    “你就不怕把儿子的鼻子给你捏坏了?”

    “可是他的鼻子扁扁的……”

    “胡说八道,儿子才出世十六天,五官才长成,你就不要折腾他了,扁扁的鼻子没什么不好。”

    “这是我生的……”

    铁心源长吸一口气朝外面瞅瞅见母亲不在,就小声道:“我很小的时候母亲觉得我的眼睛长得太平,没有丹凤眼的意思,也折腾了我好多年,你看看,我现在全身上下最丑的就是眼睛,一只杏核眼,一只眯眯眼,就是她老人家当时用带子勒我的头皮产生的后遗症。

    你要是给儿子弄出一个鹰钩鼻子来,那才难看呢。”

    赵婉仔细的瞅了一眼丈夫的眼睛,现真的如他所说,马上松开揉捏鼻子的手。

    此时,儿子却毫无预兆的哭泣起来。

    两个新手父母手忙脚乱一阵才让孩子重新安静下来。

    赵婉带着哭腔道:“你看,现在不把手放在儿子鼻子上,他就哭。”

    铁心源躺在床上嗅着儿子的尿骚味,瞅着天花板道:“你只要给猪敲十五天的盆子,然后喂它们吃饭,十五天之后即便不喂食光敲盆子它们也会凑过来。”

    赵婉踹了铁心源一脚怒道:“说我儿子呢。”

    铁心源转头看了赵婉一眼笑道:“你可以给他惯更多的恶习,等孩子会爬之后,如果只训练他的撕咬和爬行能力,你信不信会把儿子养成狼孩?”

    赵婉白了丈夫一眼笑道:“皇家自有教养嬷嬷,王渐带来了七八个呢。

    你这个当爹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给孩子起一个好名字,千万不要再有铁斧头之类的混进来。”

    铁心源一骨碌翻起身,趴在老婆颈项间狠狠地闻了一下抽抽鼻子道:“这味道很要命!”

    赵婉呲着呀笑道:“还有十五天呢,到时候更够味,夫君您这位干净人,就离您的臭老婆远点,听说尉迟灼灼的屋子里很香,有本事你去那里睡啊。”

    关系到根本问题铁心源哪里敢得罪月子里的女人,立刻正色道:“这些天我都睡在书房,没乱跑。”

    赵婉恶狠狠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好几次还是水珠儿给您盖的被子,多大的人了,睡觉还踢被子。”

    说着话还假惺惺的帮铁心源整理一下髻。

    铁心源笑道:“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每天能让你变着法的变换一下心情,是我这个当丈夫的最大的功劳。

    本来想给儿子起名铁意马的,母亲不同意,还骂了我一顿,其实啊,父亲心猿,儿子意马很合适啊。”

    “滚!”

    铁心源哈哈一笑就出了房间。

    清香城里的清香木再一次抽出来了新的枝芽,这种带着油性的芳香弥漫全城。

    榆钱已经变黄随风飘落,槐花才刚刚抽出长出一串串的花苞。

    榆钱饭没的吃了,槐花馍馍快要上市了。

    两寸高的麦苗绿油油的铺满了田野,恰恰好覆盖住了苍白的土地。

    铁心源最喜欢看这样的景致,一边是繁华的都市,一边是如画的农田,每每看到此处,他都有些意兴飞扬,很想作诗,清理了一遍脑袋,他现除了那些已经长在脑袋里的别人的美妙的诗词,他自己竟然屁都做不出来。

    苏轼已经做了七八,牛哄哄的把自己的新诗词递给身边的歌姬,再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铁心源。

    铁心源决定装作没看见,和这种一辈子写了几万诗词的家伙怄气会把自己活活气死。

    水渠里的酒水还没有飘到铁心源的身边,那边的歌姬就已经开始清唱——白雪清词出坐间。爱君才器两俱全。异乡风景却依然。可恨相逢能几日,不知重会是何年。

    清唱了两遍之后,这些不知死活来到哈密捞银子的大宋歌姬们就配上器乐又开始唱了。

    春末夏初之时有一场曲水流觞的酒宴也是不错的,春耕已经全面结束,哈密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大建设。

    各地的地方官齐齐的找了一个好日子准备为哈密王世子的降生庆贺。

    明日就是孩子的满月礼,苏轼却别出心裁的搞了一场曲水流觞。

    铁心源总觉得这些人来清香城不是来祝贺儿子满月的,好像更多的是为了那些美艳的歌姬。

    现在全西域的人都知道,想要听歌,看舞,吃美食,喝烈酒,幽会美人最好的地方就是清香城。

    欧阳修可能被赵婉骂的很惨,到现在也不愿意给铁心源一个好脸色,铁心源很想让赵婉再骂这个老家伙一顿。

    在哈密国,这个老家伙已经快活成老流氓了,整天训斥这个,呵斥那个,唯一能给他气受,能让他乖乖的听话的人就是赵婉。

    前些天老家伙还脾气说要回大宋去,当他听说现在执掌大宋权柄的人是夏悚之后,立刻就不再说回大宋的话了。

    他和那个叫做霍贤的大宋人占据着一个回水弯,那里总有酒水盆子停在那里,因此,他们有喝不完的美酒。

    不过,这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往嘴里倒酒。

    铁心源自然是知道原因的。

    狄青在延川口和没藏讹庞打的难解难分,庞籍在邈川城和瞎毡更是打的如火如荼,三个月的时间,庞籍的大军仅仅向高原上推进了两百里。

    战场局势极为微妙,一个不慎就会丧师辱国。

    霍贤已经不止一次的向铁心源索要火药了,每次铁心源都会给一些,数量虽然不多,也应该足够大宋军队用的,一旦那些火药被运到军前,庞籍进攻的度就会加快,争取在狄青溃败之前拿下河湟之地。

    霍贤不满足仅仅拿到火药,他更想要火药配方,为此他提出过无数的建议,全部被铁心源给否决了。

    三个月,霍贤在大宋马不停蹄的跑了足足三个月,总算是对哈密国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他对哈密国的军制,官制,行政丝毫不感兴趣,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简直太熟悉了。

    他甚至在三个月的查探之中现了很多的漏洞,如果让他来主持政务,他觉得能做的更好一些。

    他感兴趣的是哈密国独树一帜的建造城池的那些器械,还有神秘到了极点的将作营。

    新式的老花镜,霍贤已经有了一副,被他视若珍宝,等闲不给外人看。

    哈密王太后接见他的时候,身边那面足有一人高的镜子让霍贤吓了一跳。

    在这个时代,不论是谁看到另一个自己迎面走来的时候都会大吃一惊的。

    当他知晓不论是老花镜,还是这面光亮清晰地令人心悸的镜子都是出自将作营之后,他就誓,一定要亲眼看看这座神秘的能够不断出珍宝的将作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