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章暴跳如雷的霍贤
    第三章暴跳如雷的霍贤

    “为了争河湟地,死的人都要堆成山了,延川口更是让人一日三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一个月前,瓦台失守,狄青阵斩两个败退下来的都监,亲自带着三百亲卫上阵厮杀,杨文广裸身持刀率兵在侧面接应,一场死战下来,狄青的亲卫快死光了,才把瓦台给夺回来。

    狄青肩膀上也中了一箭,听说深入骨髓,一个弄不好一条膀子就废了。

    杨文广后背挨了西夏人的链子锤,肩背被锤头上的狼牙齿给撕咬的烂糟糟的,听说战阵之上就吐血不止,即便是这样,依旧死战不退。

    现在就靠这两个重伤之人在延川口抵挡没藏讹庞精锐的黑山威福军司。

    河湟之战的始作俑者庞籍实在是招架不住言官的弹劾,已经自请贬官。

    把这一揽子事情交给了夏悚。

    您是知道的。

    夏悚这人在意私仇多过国家大义,他和没藏讹庞乃是死敌,因此,从朝廷那里来的文书中,侧重延川口而轻河湟。

    今年三月的时候已经起过一次大变故,如果不是杨怀玉拿下了延川口,大军就很有可能调整战略方向,把没藏讹庞当做主要对手,而放弃对河湟的经略。”

    霍贤不但话说的厉害,喝酒更是厉害,不一会就喝光了一壶酒。

    不论霍贤说什么,欧阳修都老神在在的喝茶,没错,今日是酒会,他却滴酒不沾。

    “老夫把大半生的心血都消耗在了河湟事上,不论河湟战事的结果如何,我霍庆阳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老夫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欧阳老儿,你告诉我,这次是帮我还是不帮?”

    欧阳修放下喝光了茶杯里的茶水,把空杯子放在鼻端嗅茶叶的余韵。

    着急的霍贤一把夺过茶杯重重的丢在地上,瞪着欧阳修看。

    “唉,这是难得的雨过天青,将作营才烧制好的,在哈密只有两套,刚才被你毁掉了一套。

    霍庆阳,我哈密的大王就在那里喝酒,距你不过十步之遥,大王最近得了麒麟儿,心怀大畅,你这时候对他提出你的要求,正是好时候。”

    霍贤回头看看正和孟元直聊天聊得高兴地铁心源神色顿时黯淡下来,摇头道:“他不会给我的,这毕竟是哈密立国的根本。”

    欧阳修冷哼一声道:“你既然知道这个道理,为何还要逼迫我?

    难道说我去要火药配方,哈密王就不顾哈密国的根基了?”

    霍贤笑道:“为难你,总比让那些厮杀汉们的尸体填满沟壑要好吧?”

    “你拿到了火药,还有人帮你点燃……”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欧阳修被霍贤的无耻话语给气笑了,指着他的鼻子道:“你为大宋可谓不遗余力啊。”

    “生我,养我,育我之地怎能不肝脑涂地以报之?”

    欧阳修摇头道:“哈密也是宋地,损哈密而肥大宋不一定就是好事。”

    霍贤再次瞅了一眼正在和孟元直谋划着什么的铁心源摇头道:“哈密王心志坚韧,素有雄才大略,恐不能为大宋所用。

    火药这样的利器掌握在他的手里危害不小。

    哈密如今弱小,国内尚未稳定,一旦让欧阳兄将哈密国内的政事理顺,等国内民心所向之后,他必定会露出獠牙的。

    据老夫观察,自李元昊死后,这世上已无英雄,铁心源已经算是世上的人杰,若有一日老夫听说哈密国侵犯我大宋疆土,我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欧阳修笑道:“那就看住他!”

    霍贤欢喜的道:“欧阳兄终于醒悟了。”

    欧阳修上下打量一下霍贤道:“老夫只可为太平宰相,不可为乱世英杰。

    若说处理政务,牧守百姓黎民,让天下安生,老夫自认不输给任何人。

    可是论到在风浪中掌舵,在艰险中逆行,于乱世中颠倒乾坤,老夫就有力不逮了。”

    霍贤大笑道:“这样的英杰老夫也想认识一下。”

    欧阳修把嘴巴靠近霍贤的耳朵低声道:“你不是想要火药配方吗?你不是想要看住哈密国不让它荼蘼大宋国内吗?你不是想要限制铁心源的野心吗?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来代替老夫成为这哈密的国相?”

    霍贤霍然一惊,手一抖,酒杯里的酒水洒出大半。

    “为何是我?”

    欧阳修喝了一口茶水施施然的道:“为何不能是你?庆阳兄用十五年的时间谋划河湟,苦心孤诣之下胜利可期,如此谋划世上能有几人做到?

    你说世上已无英雄豪杰,那是因为你没有把自己计算在其中。

    富弼虽然眼光毒辣,终究不过是一介投机之徒,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青唐如今虽然有些小波澜,在老夫看来,瞎毡小儿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三天前,哈密的双头将军阿大和哈密王的生死兄弟李巧将军已经率兵一万出了大石城,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草头鞑靼的地界,富弼被阻邈川城,那是瞎毡动用了青唐最后所有的力量所致。

    一旦让阿大将军过了倒淌河,青唐之地就再无阻碍,两军夹击之下,青唐城,宗哥城,邈川城定能一鼓而下,瞎毡授指日可待。”

    “你们意欲何为?”

    霍贤站起身,一张黝黑的老脸涨成了紫色,指着欧阳修的手指都有些哆嗦。

    在他看来,哈密国这时候出兵和没藏讹庞的趁火打劫没有任何的区别。

    “别着急啊,庆阳兄我且问你,大宋拿下河湟之后可有屯兵青唐城的打算?”

    霍贤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了,恨恨的道:“自然是拆毁青唐城,迁青唐之地的吐蕃人入临洮。”

    欧阳修摊摊手道:“既然要拆毁,为何不能直接送给哈密国作为策应大军的奖赏?

    另外,拆毁青唐城恐怕也是庆阳兄的无奈之举吧?偏远之地固守不易,而高原上的吐蕃部族无不对青唐虎视眈眈。

    如果把青唐城送给哈密国,至少,在大宋和吐蕃之间就多了一道防线。

    既然对双方都有利,为何不能各得其便?”

    “吐蕃已经日薄西山,各个部族征伐不休,不用我们多事,他们自己就会形成掣肘之势,用不着哈密来做这个好人。

    依老夫之见,哈密对大宋的危险性,要远乱成一锅粥的吐蕃。”

    霍贤已经坐不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修这样的宋人官吏竟然会帮着哈密国谋算大宋母国。

    “官家的第一个皇外孙出世了……”欧阳修丝毫不为所动。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大宋的大长公主已经给官家上了奏表,为自己的儿子请封,封地就在青唐城!

    老夫不觉得陛下会拒绝这个要求。”

    “无耻!”

    霍贤咆哮起来,指着欧阳修大声道:“我大宋子弟用尸山血海才拿下的青唐,如何能给一个未满三朝的婴儿?”

    欧阳修翘起一根指头指指狼穴方向道:“几天前,老夫也是这个看法,还给哈密王世子起了一个叫做铁钺的名字,希望他能够安守富贵,成为一个千斤猪,万斤牛一般的富贵存在。

    可惜啊,大长公主并不同意,召老夫进内廷足足臭骂了半个时辰,而王渐那个寺人居然拿出官家旨意,要求我一定要按照旨意上的意思,尊重大长公主的意见。

    同一时间,哈密王已经下令双头将军北上,去东京为王世子请封的奏折也已经离开了哈密。

    以官家对大长公主的宠爱,分封一个不是大宋国土的青唐城给自己的外孙,有什么问题?甚至都不用经过中枢,通过中旨就能颁布,

    在这样的情形下,不论我们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改变结果,庆阳兄以为老夫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霍贤把牙齿咬得咯吱吱作响,半晌才挤出一句话——铁心源狼子野心!”

    不远处一直在偷偷打量他们两人的铁心源见他们争吵起来了,就小声问孟元直:“你觉得欧阳先生能说服霍庆阳吗?”

    孟元直的听力很好,欧阳修和霍贤之间的谈话一字不漏的被他听了一个真真切切。

    笑道:“问题不大,青唐城的事情他们没有办法破解,等使者到东京的时候,河湟大战就该落下帷幕了。

    我们知道河湟战事大宋赢定了,可是朝中那些大佬们不清楚啊,他们的眼睛只会盯在流水一般淌出来的钱粮上。

    他们不知道狄青和杨文广两人为了战后能有一个好下场在卖命的玩苦肉计,还以为河湟之地的战事正在焦灼中,能够用一个还没到手的青唐城来引诱我们出兵,帮他们分担压力,那些大佬们应该求之不得。

    青唐城我们要定了。”

    铁心源笑道:“一个破青唐城不算什么,重要的是青海,那座大湖物产丰富,养活百十万人毫无问题。

    元直,你认为我们招纳霍贤来代替欧阳先生是福还是祸?”

    孟元直笑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上了你的贼船之人,想要全身而退难比登天!”

    铁心源笑了一下,看着不远处暴跳如雷的霍贤,越看越是喜欢。(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