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章买椟还珠
    第五章买椟还珠

    大宋士大夫喜欢骗人是出了名的,尤其喜欢从别人家偷东西,并且把这种事情认为是一种雅趣。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据说有一位穷鬼书生中了进士之后,有钱人家邀请他去家里小住,为了表示对这家伙的尊重,特意用金碗银杯来招呼他。

    这家伙在人家住了半个月,祸害了人家一院子的丫鬟,临走的时候还顺走了人家的金碗银杯,最后还在墙上留诗一说什么,他本是天上谪仙人,人间富贵如云烟一类的屁话,被士林一时间传为佳话。

    士大夫脑袋里的是非观和一般人不一样,这一点铁心源早就领教过了。

    动不动就有士大夫骑着驴子一人进山去说服叛匪,告诉人家只要投降就高官得坐骏马得骑。

    遇到聪明点的叛匪事情没办成,会被人砍掉脑袋,他们无怨无悔,一样捞一个为国尽忠的好名声,他死一个人,全宗族都跟着荣耀两辈子,属于投入小,见效快的好买卖。

    万一事情办成了,这就是一桩了不得的功绩,一旦说起来那谁谁谁,匹马入山,摇着羽扇舌战群匪,最终用无上的智慧让盗匪雌伏在他的靴子底下,只要说起来这人来,谁不翘大拇指?

    升官财不在话下。

    铁心源从来就不相信士大夫说的话,那些相信了士大夫们的话,下山投降的叛匪,坟墓上的树木种子都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风一吹都能听到大树在嘶喊:“误我,误我”的悲惨之音。

    太一神精丹的来历太诡异。

    后世这种能够让人飞升,强身健体的丹药实在是数不胜数,光是脑白金之类的东西铁心源这样的狡猾家伙也买过很多盒子。

    相比之下,霍贤当骗子当得不是很合格,欧阳修这种骗子帮手当得也不合格。

    前面少了感情的笼络,后面少了礼物的收买,中间少了花言巧语的诱骗。

    直愣愣的拿出一个玉瓶就想骗走军国利器,铁心源觉得这实在是太侮辱自己的智商了。

    孙思邈已经成神仙了,举霞飞升的时候听说十里八乡都紫云弥漫,金光灿灿。

    铁心源私下里总以为老神医是被自己炼制的毒药给活活毒死的。

    他上过化学课,知道雄黄这东西经过加热之后就会在空气中被氧化为剧毒成分三氧化二砷。

    这东西有一个通俗的名字叫做砒霜!

    想到这里的时候,铁心源看霍贤的目光就多了几分警惕,这家伙不会想要毒死他吧?

    仔细想想,还真的有这个可能,站在霍贤的角度来看,毒死哈密王无疑是大宋掌握哈密最经济,最快捷的方法。

    孟元直看那个玉瓶的目光如同狼一般渗人,两只手一伸一缩的似乎非常的想要。

    至于霍贤早就骗人骗的入戏了,玉瓶放在铁心源面前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都被抽掉了,软软的靠在假山上心丧若死。

    至于欧阳修则满脸的羡慕之意,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看样子,不论是孟元直,还是欧阳修都认为霍贤用太一神精丹来换取火药配方是亏大了。

    他们甚至认为,这一桩买卖足以和战国时期,蔺相如用和氏璧和秦王换取十五城的交易相媲美。

    铁心源不敢碰那个玉瓶,他很担心霍贤会讹诈自己,屁股向后挪动一下,指着玉瓶问道:“孙真人炼制的太一神精丹?”

    霍贤控制着自己努力的不去看自己的宝贝,哀伤的点点头道:“此事一出,霍庆阳败家子之名当传遍天下。”

    欧阳修叹息一声道:“自古以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霍氏一门当被此物牵累不小。”

    霍贤惨笑道:“霍氏一门原是云阳大族,为此物族人流散四野,惨遭荼蘼者不计其数,剩余族人音信断绝,且老死不相往来。

    都说一人成道鸡犬升天,霍氏一门先祖虽然保留此物四百余年,却无一人敢踏出那一步。”

    孟元直着急的瞅着铁心源,他很担心铁心源会拒绝这笔交易,一旦铁心源拿到了这东西之后吞下去,万一成仙,自己跟在后面说不定能占点便宜。

    铁心源再看看那个玉瓶,他看的很仔细,那个玉瓶在阳光下隐隐透亮,泛出一股淡黄色的光芒来,他非常的肯定,这个玉石瓶子绝对是一个好宝贝。

    “君子不夺人所好!庆阳先生还是收起来的好。”铁心源端起酒杯轻轻地啜饮一口。

    霍贤原本微微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了,愤怒的瞅着铁心源,鼻孔翕张怒不可遏。

    孟元直喜笑颜开,鹰隼一样的目光盯在霍贤的身上,只要铁心源一声令下,他就立刻冲上去拗断霍贤的脖子,火药配方自然不能给这个大头巾,可是丹药我们也要。

    欧阳修咳嗽一声道:“强取豪夺不妥。”

    铁心源放下酒杯笑道:“相国多虑了,铁心源虽是马贼出身,却不会抢夺自己人的东西,即便这东西能让人霞举飞升,能让人长生不老,我也不屑为之。”

    欧阳修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指着铁心源道:“汝年纪甚轻还不能体会到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一旦体会到了,你就会现除了生死,其余皆是一片虚妄。”

    铁心源又瞅了一眼面前的玉瓶,眼中的厌恶之色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铁某幼年时享受母亲关爱,无忧无虑,少年时横行无忌,肆意快活,现在西域称王,纵横捭阖,壮年当统御十万铁骑横行天下。

    老来将会坐看风云变化,无喜无悲,等到阳寿走到尽头,自然会进入长眠。

    这是何等的快活。

    如今看人看的多了,越觉得面目可憎,与天地同寿?如同石头一样的活着与死何异?

    庆阳先生快快收起来吧,再看下去我就想一刀拍碎玉瓶,毁掉这个害人的东西。”

    霍贤猛地抬起头,似乎第一次认识铁心源一般,死死的看着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作伪的痕迹。

    很快他就失望了,铁心源眼中的厌恶之意表现的极为清楚,若是其他人,这时候早就把玉瓶收起来了,急躁一些的说不定会一口吞下去,铁心源直到现在,也不过看了聊聊两眼,他是真的不在意这个旷世宝贝。

    欧阳修抚掌赞叹道:“好一个铁心源!好一个哈密王,好一个铁氏子。”

    霍贤收回玉瓶纵声笑道:“军国重器高于长命百岁,哈密国将来若不能君临天下,老夫就抠下这双招子当泡踩!”

    铁心源淡淡一笑,朝霍贤拱手道:“欧阳先生再有一年就要回转大宋,本王虽然不舍却不能强留,我哈密国相一职就会空出来了。

    本王想请先生屈就哈密国相,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霍贤笑道:“老夫给大宋当了一辈子牛马,现在只想和老妻过几年安生日子。”

    铁心源摇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先生想要清闲恐怕只是镜花水月。

    本王听闻,此次征伐河湟已经掏空了太祖留下来的封桩库,秦凤路上的转运库,府库,京兆府的东西两库更是消耗一空。

    本王甚至听说,先生连常平仓都动了。

    作战时,朝廷为了安定军心不会处置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现在,胜利即将到来,庞籍自然会直上九霄,先生该想想如何自处了。”

    霍贤大笑道:“预料之中的事情而已。”

    铁心源微笑道:“岭南之地四季如春,山水之美几乎甲天下,先生如果要去崖州钓鱼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可惜了先生这一身的才学了,区区河湟之地如何能是先生人生的终点?”

    霍贤哑然失笑道:“人才?大宋人才多如过江之鲫,老夫这样的腐儒更是车载斗量。

    怎么?大王看中了我这副老骨头?

    如果大王愿意用火药秘方交换,此生供大王驱驰有何不可,只可惜大王连太一神精丹都……”

    霍贤的话还没说完,他的面前就多了以一张折叠起来的桑皮纸。

    “这……”霍贤呆滞的指指那张纸。

    铁心源笑道:“火药配方,如果不是先生把太一神精丹先拿出来了,这个秘方早就是先生的了。”

    “那个……”

    铁心源站起身朝霍贤施礼道:“先生尽管拿着火药配方回大宋复命,明年春日,本王在清香城恭候先生到来。”

    说完话,铁心源就拖着依依不舍的孟元直走了,非常的干脆,不给霍贤任何拒绝的机会。

    霍贤坐在那里一言不,欧阳修仰头看着晴空也是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好半响,霍贤指着桌子上的桑皮纸道:“此物?”

    欧阳修淡淡的道:“是真的,大王虽然是马贼出身,说过的话却从来都不打折扣,这方面堪称君子。”

    霍贤摇头道:“我不怀疑秘方是不是真的,只是觉得大王做事有买椟还珠之嫌。”

    欧阳修笑道:“到底是不是买椟还珠要看大王如何理解了,如果重丹药轻贤才,自然就是买椟还珠,如果重贤才轻丹药,这四个字用在大王身上就不合适。”

    霍贤探手收起秘方朝欧阳修拱手道:“欧阳兄在哈密这两年过的可曾合心意?”

    欧阳修看着天边的白云有些不舍的道:“不辞长作哈密人。”(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