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章皇族的大气场
    第八章皇族的大气场

    铁心源笑道:“其实两个轮子的车车才好玩呢。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赵婉黑着脸道:“又笑话妾身,两个轮子的车车站都站不稳,还怎么蹬着玩,必须是三个轮子或者四个轮子的才能站得稳当。”

    木头轮子,或者铁轮子的自行车要是出现,铁心源打死是不会骑上去的,光是颠簸就能要了人的命。

    万一,赵婉玩高兴了,要他给自行车装上橡胶轮胎,铁心源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和玛雅人作战并且打下南美洲才行。

    “欧阳先生刚才派人来传话,说霍贤明日打算在儿子的满月礼上,将太一神精丹当做贺礼。”

    赵婉高兴过了之后就和丈夫说起正事。

    铁心源点点头道:“怀璧其罪的道理霍贤自然是知道的,明日见霍贤的时候你就告诉他,太一神精丹我们可以帮他收藏,只要他有需要,从我们这里拿就好。”

    赵婉有些惋惜的道:“您真的不要?”

    铁心源摇头道:“我对那个玉瓶的兴趣都比太一神精丹高。”

    铁心源不松口,赵婉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尽管铁心源已经告诉她那东西是谁吃谁死的毒药,她还是觉得丈夫在吓唬她,就像大人哄孩子晚上不敢出门,小心被狼叼了去。

    霍贤这人还是极有决断的,知道自己的宝贝露白了,这时候要是再留在手里,说不定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主动把这个烫手的山芋送出去才是正理。

    铁心源当然知道霍贤这时候是怎么想的,他一定以为自己不要太一神精丹其实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法子,不要丹药,只要人,这一手实在是太漂亮了。

    因此,他对欧阳修说:“用秘方换丹药,难免落于下乘,用秘方换人,则丹药,人才两相得可谓高明!”

    活人活到了霍贤的地步根本就不会有感动这一说,在他们这些人眼中,世上最不可靠的就是帝王恩。

    帝王之所以会对臣子推恩,大度全都是有原因的,即便暂时找不到原因,以后也会知道的。

    欧阳修不这样认为,他真的没有看出铁心源有觊觎霍贤丹药的意思,从一听说太一神精丹开始,铁心源的神情就没有生过大的变化。

    即便是有,也只是奇怪,怎么说呢?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嘲弄意味。

    听完赵婉派来的人说的话之后,他就更加确定铁心源对太一神精丹没有兴趣。

    来人话说的很清楚明白,大王只是体念霍贤的难处,帮他保管一下,一旦霍贤想要收回,随时都可以。

    在哈密,宝贝只有进了哈密王的库房才会绝了别人想要抢夺的心思。

    除此之外,换了谁都不成,给谁就是在害谁。

    铁心源四更天的时候就被王渐给唤醒了,天山地势高,太阳出来的早,即便如此,四更天的时候窗外依旧一片漆黑,王宫里面的鸡都没有开始叫唤。

    拿手遮挡着刺眼的烛光,铁心源叹口气道:“这就过了,让我再睡会。”

    王渐脑袋上的宦官帽子和黑无常的帽子一般无二,黑黑的乌纱筒帽足足有一尺半高,两道明黄色的流苏垂下来,充分说明了王渐在宦官群中的地位。

    “大王,日出之前要祭祖谢恩,太阳出来,老祖宗就要回归神位,可不敢再睡了。”

    “可是司礼监的泽玛说……”

    “哎呀,我的大王啊,您找一个吐蕃女人当司礼监大臣已经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了。

    现在就别提她了。”

    铁心源老虎一般咆哮一声,两条腿狠狠的蹬了两下,过脾气之后终究还是要起身的。

    打着哈欠让王渐伺候着穿衣服,眼睛依旧闭着,能多睡一会就多睡一会,三更睡,四更起这不是人干的事情。

    王渐的胸脯摸起来很舒服。

    大大的,绵绵的,高峰处的红豆也……

    这念头刚刚在铁心源的脑袋里生成,他的眼睛就立刻睁开了,仔细一看,才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手放在尉迟灼灼的胸膛上……

    还好不是王渐,如果是王渐,铁心源现在就很想杀人灭口。

    天知道帮自己穿衣服的人为什么由王渐变成了尉迟灼灼,不过,看尉迟灼灼似乎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反而把胸膛往手上凑,六月里的哈密清晨依旧寒冷,而这个鬼女人身上除了一袭胸围子之外就披着一层薄纱。

    双目相对虽然很尴尬,铁心源依旧没有把手拿开的意思,主要是手感过于美妙的缘故。

    王渐的声音又从过廊处传来,尉迟灼灼轻轻地扭动一下身体让自己的胸脯离开了铁心源的手,弯着腰帮铁心源整理下裳。

    下面的情况更加的糟糕,主要是尉迟灼灼弯腰之后就把她细腰丰臀彻底的摆在铁心源的面前了,因此……

    王渐进来的时候铁心源的衣着已经非常的得体了,就是走路的姿势不太正常。

    找了一柄拂尘拿在手上的王渐尖着嗓子喊了一声:“大王起驾。”就弯腰施礼让铁心源走在最前头。

    出门的时候铁心源回头瞅了一眼尉迟灼灼,现这个鬼女人抱着双手很恭敬的站在那里,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很想把她按住糟蹋了去。

    皇室的规矩很多,准确的说自从王渐来了之后,铁家的规矩这才多了起来。

    王柔花现在基本上不走路,四个健壮的西域仆妇整天抬着一架步撵供太后代步。

    赵婉出行也很少用走的,因为要抱儿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一辆简易的轻便马车里。

    屁大点的王宫,也不嫌麻烦。

    铁心源是最后到供奉祖宗的殿堂前面的。

    这座殿堂修好才一个月,里面油漆的味道很重,尤其是桐油的味道能把人熏一个跟头。

    铁家有后,不能不来告知祖宗,小家伙在母亲怀里睡得正香。

    这一刻只有他能无视所有的礼仪。

    说起来很丢人,和别人家祠堂里面密密麻麻的牌位相比较,铁家的祠堂里只有两个牌牌。

    一个是先祖铁老十的,另一个就是父亲铁阿七的,放在一个硕大的香炉后面,不仔细看都看不见。

    “娘,我一直没有问过,我祖母……”

    “你没有祖母!”

    “这不合常理啊,没祖母我爹是怎么来的?”

    “听说你祖母是跟人跑了,这种丢人事以后不准再提,有辱门风。”

    听了母亲的话,铁心源深以为然,铁家以后一定只宣扬祖宗伟光正的一面,至于老婆跑了之类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只有两个祖宗,因此祭祀的过程很快,王渐念一遍叩拜,铁心源就磕头一次,赵婉跟在身后抱着孩子也磕头,一板一眼的非常恭敬,不像铁心源纯粹是在应付差事。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夫君今后不能再当差事来应付。”

    祭祀过后,赵婉跟在铁心源身后不断地嘟囔。

    铁心源见母亲已经走远了,就在赵婉的耳边道:“怪不得但凡是皇帝,都不喜欢大老婆,就是是害怕她们全方位的进谏言,你想想啊,夫妻正敦伦呢,老婆忽然说,陛下,某某地了大水,民不聊生,百姓易子而食,您这时候应该为灾民考虑,而不是骑在妾身的身上。

    估计皇帝听到这话,吐血的心思都会有。”

    “尉迟灼灼又撩拨您了?”

    赵婉的直觉总是这么犀利。

    “没!”

    “没有你心虚什么?”

    “没有心虚。”

    “说起来也不怪您,妾身怀孕十月,您苦熬了一年,也怪辛苦的,就是有点什么事情,妾身也不怪您。”

    “没有任何事情!”

    铁心源知道这时候要是告诉赵婉刚才生的事情,赵婉能跑去扒了尉迟灼灼的皮。

    以前的赵婉总是柔柔弱弱的,自从成亲之后,铁心源才绝望的现,大宋长公主的威风绝对不是尉迟灼灼这种亡国公主能比拟的。

    一个在皇宫里长大的强势公主,要是弱者才真是见了鬼了。

    满哈密的人都说太后慈祥,皇后和善,可是啊,哈密的那些脏孩子们敢伸手问王柔花要食物吃,却绝对不敢靠近赵婉三尺之内。

    尽管赵婉脸上带着笑容,手里也拿着食物,孩子们宁愿守在王柔花跟前排队,也不去找赵婉要食物。

    皇家的教育就是这样子,他们需要将皇家和百姓割裂开来,彻底的形成两个世界。

    铁心源也就是一个骄傲自大的后世人,天生就看不起大宋的这些土著。

    否则,就赵婉身上绽放的大宋皇家威严,他根本就承受不住。

    严整到了欧阳修的份上,赵婉一样可以呼来喝去不留半点情面的呵斥,还能让欧阳修认为这事就该是这样的,心里不留半点芥蒂,就是因为赵婉是皇家的娇子,从身份上来说没有任何的问题。

    如果换了铁心源那样呵斥欧阳修,这老儿不当场和铁心源这个哈密王对骂,斗殴都算是他修养过人了。

    三代养一个贵族这话半点都不假。

    铁心源接过赵婉怀里的铁喜,瞅着儿子的小脸喃喃自语道:“但愿你能继承你母亲的威风,不要像你爹爹这样谁来都能欺负两下。”(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