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章大国气度
    第九章大国气度

    赵婉抱着儿子出现在人群前面的时候,她就已经变成了神,而铁喜这孩子立刻就成了一颗璀璨的太阳。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谁都想靠近这个天生贵不可言的孩子。

    铁心源喜欢看见一盘盘的礼物被尉迟文和嘎嘎两人收走,更喜欢有更多的人走进来祝贺铁家麒麟儿诞生。

    铁喜果然有王者之风,睁开眼睛烦躁的瞅瞅那些莫名其妙的人,然后就把脑袋埋进母亲的胸膛,准备吃饱了再说。

    生了一个健壮儿子的赵婉自然是得意万分,等所有人都认识了哈密国的世子之后,就抱着孩子走进了里间。

    这个时候一定是要大宴群臣的。

    大宴群臣是一个好事,可是嗑瓜子的时候总会嗑出一两个坏的瓜子出来。

    比如苏东坡就是瓜子中最坏的那颗。

    “哎呀呀,大王赐宴小臣感激莫名,只是王世子出世这件事我等未曾立下寸功,如何敢接受大王厚赐……”

    如果换一个地方,铁心源的拳头就会落在苏轼的脸上,可是今天不成,人太多了。

    而大宋臣子有调戏皇帝的习惯,苏轼说的这句话先帝爷还在的时候就有人已经说过了。

    “包子!”

    铁心源踢了一脚闷头猛吃的包子,宴席才刚刚开始,他面前的桌子上的碗碟已经空了一大半。

    吃的正欢的包子忽然挨了一脚,顿时大怒,转头寻找凶手的时候,见铁心源一脸的怒容,连忙凑过来弯下腰等铁心源吩咐。

    “看见那个死胖子了没有?”

    包子找了一阵,终于沿着铁心源手指的方向找到了正在和别人一起狂吃海喝的苏轼,连连点头。

    铁心源随手从身后提起好大一坛子烈酒递给包子道:“把这一坛酒给那个死胖子灌下去。

    机灵点,别把他给弄死了。”

    包子点点头提着酒坛子就去找苏轼去了。

    重行回到大厅,就看到霍贤依依不舍的将太一神精丹送到了王柔花的手上。

    王柔花这些年一直在念佛,对生死之事已经看的很淡,拿到瓶子只是看了一眼,就命张嬷嬷把这东西存进大王府的府库,待遇和其余人的礼物一样,没有什么太出格的照顾。

    “先生来去大宋行色匆匆,这一路上并不平安,此物放在府库也安全一些。

    待到先生重来哈密之日,只要需要,尽管取走就是。”

    铁心源凑上来笑吟吟的道。

    大众广庭之下说这些话就是一个承诺了,霍贤弯腰施礼道:“多谢大王成全。”

    两个人的话都不多,也不必把话说得很明白,太一神精丹对铁心源来说就是一颗穿肠的毒药,对霍贤来说却是一个无价之宝,值得用性命去守护。

    交出来是无奈之举,能不失去这东西对他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

    孟元直很失望,他没了当强盗的机会。

    文官们很自然的围在欧阳修的身边谈话,最关心的话题就是相国的接替人选。

    欧阳修要回去编撰《齐书》,他们则没有接到调令,有些人甚至绝望的认为,大宋已经把他们这些犯官给忘记了。

    当他们听说接替欧阳修出任哈密相国的人是霍贤之后,一个个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最害怕的是铁心源收回哈密文官的自主权,派一个不是大宋文官体系里面的人来接管哈密政事。

    既然是霍贤接任,这就说明他们依旧能够快活的继续在哈密赚钱。

    哈密的武官们喝酒喝的痛快,文官们谈话也谈的高兴,一个个都希望欧阳修在回大宋的时候能够带走他们在哈密赚到的钱粮,交给自己的家人。

    当初被远窜哈密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心丧若死,原以为再也没有生入玉门关的可能。

    现在不但有丰厚的酬劳,地位并不比在大宋当官差多少,尤其是少了倾轧之后,做官变得轻松了很多。

    欧阳修多少有些郁闷,他以为不拘多少还是会有一些人想要回到大宋去,多少会有一些人不眷恋哈密丰厚的酬劳。

    没想到,这些人是想回去,却绝对不会同意在这个时候回家。

    回到大宋之后,可以想的到,他们再也没有什么当官的机会了。

    对这些只会读书做官的文士来说,现在回到大宋就意味着贫穷和默默无名。

    各取所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欧阳修也不能怪罪这些人,毕竟,同文同种的,他们对哈密的抗拒之心已经所剩无几了。

    一个背着旗子的传令兵被两个武士搀扶着走进了王宫,铁心源取过传令兵背上的牛皮信筒,打开看了之后对守在身边的欧阳修和孟元直道:“天山北边出事了,贺元伍反叛了。“

    孟元直冷笑道:“他投降了穆辛?不知死活!”

    铁心源把文书递给欧阳修笑着道:“他自立为王了。”

    “什么?”

    孟元直的眼睛瞪得老大。

    欧阳修飞快的看完文书,就把文书递给了霍贤,接话道:“西域之地,几人称王,几人称帝都只是倏忽间的事情,所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王朝更迭比落叶还要来的迅捷。

    如今天山北面草头王林立,贺元伍在劫掠了很大一部分物资,又有胡商相助,起了这样的心思一点都不奇怪。”

    霍贤把文书递给了黄元寿笑道:“贺元伍想做哈密的儿皇帝,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铁心源冷笑道:“哈密有儿皇帝,刚刚被王后抱进后堂的铁喜就是,至于别人,还不配。”

    “这么说大王准备出兵讨伐?”

    铁心源摇头道:“本王唯恐天山北面的势力不够强大,如何再能去干让穆辛喜欢的事情呢?”

    欧阳修点点头道:“既然已经成两个国家了,该切割的还是要切割一下才对。

    老夫以为先应该剥夺贺元伍在哈密之地的所有赏赐,并昭告天下,告诉百姓,贺元伍从即日起不再是我哈密国的军官。

    至于叛匪一词不知大王是否要用?”

    孟元直笑道:“贺元伍本身就不是我哈密的正式军官,他统御的是雇佣兵,我以为,在给贺元伍定罪名之前,先要问问冷平等人的意见。

    免得因为处罚贺元伍让他们几个人也人心惶惶,最终影响我哈密雇佣兵的安稳。”

    霍贤瞅着孟元直道:“一鸡死一鸡鸣,老夫以为斩贺元伍以儆效尤,至于贺元伍新建的乌鸡国,总会有新的领出现的。”

    欧阳修冷冷的道:“这道军令给冷平等人执行比较好,他们到了表明心迹的时候了。”

    铁心源点头道:“哈密驻军出动,监视雇佣兵,同时给大宋雇佣兵下令,要他们立刻收缴其余雇佣兵手里的武器,等候处置。”

    孟元直抱拳领命,而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欧阳修皱眉道:“大王准备彻底的收编雇佣兵?”

    铁心源点点头道:“青唐战事即将落下帷幕,雇佣兵的任务已经告一段落了。

    更何况,随着青唐的覆灭,来自青唐和西夏的雇佣兵们一定会有所动作的。

    这一次贺元伍领出去的雇佣兵主力以青唐,西夏武士为主,出现背叛这样的事情不奇怪。

    如果我不收编剩下的雇佣兵,他们会成鸟兽散的。“

    “对于这个乌鸡国,老夫以为不闻不问,不理不睬,为最佳,同时命冷平等人出动杀掉贺元伍这个主意不错,应该继续执行。”

    铁心源摇头道:“还是不必了,贺元伍一死,乌鸡国说不定就会立刻瓦解。”

    欧阳修道:“一旦贺元伍一统天山北路,再投降穆辛,这是资敌的下策。”

    铁心源认真的看着欧阳修道:“穆辛不是帝王,他是一个神棍,一个已经走火入魔的神棍,任何不是天神奴仆的人都在他清除的名单上。

    一个国王可能会审时度势的安排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神棍不会,他只要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他的军队就会瓦解,只有不间断的杀戮和抢劫,他才能让那支原本不属于他的军队一直保持不懈的战斗力。

    其实,我更加希望穆辛能够收编天山北路的回鹘人,以及那些吐蕃人,西夏人,契丹人,蒙兀人,这样一来他的军队构成就非常的杂乱,并不利于指挥作战。

    最重要的,穆辛是一个阴谋家,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事统帅,杀死喀喇汗,是穆辛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

    霍贤突然插话道:“等等再看!”

    铁心源看看霍贤点点头道:“先生说的极是,我们有些急躁了。”

    欧阳修道:“关闭天山路吧。”

    霍贤摇头道:“不,应该照常开放,想走的人我们留不住。

    关闭天山路,我哈密受到的损失远远大于什么乌鸡国,按照老夫对哈密国的了解,几千军队的乌鸡国不过是疥癣之疾,不值得我们大动干戈。

    穆辛南下就该最近的事情了,一旦等到哈密国秋收,穆辛想要攻夺一个兵精粮足的哈密,不吝于痴人说梦。

    我们只要给天山城加派重兵也就是了,天山路崎岖难行,穆辛做不到神兵天降。

    大王从现在起就要培养哈密的大国气度。”(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