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章一锤子下去灰飞烟灭
    第十章一锤子买卖

    霍贤的这番话让铁心源想起了当年流行于唐朝长安的一句话:“中国即安,四海即服”。??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无独有偶,还有汉朝,当年汉朝的使者到了云贵的地区的滇国,夜郎等国,这些国家都曾十分高傲的问道:“汉与吾国熟大?”这样一类的问题。

    但汉朝的使者都不会有多余的反应甚至愤怒。比如当年面对滇国的傲慢(人家还问汉朝和滇国哪个人多),汉使什么都没说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带着部队回来,还没来得及进行多少军事行动,滇王就带领族人投降了。

    这些昔日威服万邦的历史,霍贤比铁心源还要清楚,在他来看,这就是大国姿态——不争小气,自有威德。

    不论是大汉,还是大唐,人家都有这个资本,使节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如狼似虎的彪悍武士,一句话说不合适,武士的刀子往往比使节的嘴巴更快。

    铁心源现在拥有的只有一张嘴巴,他的国土不过五百里方园,实际的控制区域只有两百里方圆。

    他的骑兵现在还需要很丢人的跟在一匹马的屁股后面冲锋,他的土著武士如果和雇佣兵开战,随时都会被那些彪悍的家伙们给砍翻。

    哈密既没有大汉的霸气,更没有大唐那颗砍死所有敌人的野心,那什么去体现大国气度?

    慈禧太后倒是展现了大国气度,一怒之下和所有的外国人宣战,后果不太好,太后的卧室都被人家占领了,她只好狂奔一千多里地去关中吃肉夹馍了。

    铁心源觉得现在的哈密国还是眦睚必报比较好,弄死贺元伍绝对是势在必行的一件事,至于大国气度,等哈密国拥有悍卒百万,战将千员之后再说。

    贺元伍的背叛并没有出乎铁心源和欧阳修这些人的预料之外。

    早先派他出兵天山北路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一个心怀鬼胎的将军,带着一群只知道抢劫杀戮的雇佣兵远离哈密,身边连一个监视他的人都没有,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待在天山北路帮哈密国应付穆辛就好。

    说起太后,哈密国也有太后,王渐捧着太一神精丹进后宫,打算请王后赵婉把这颗丹药锁进府库,谁知道被一边逗弄孙子的太后王柔花知道了。

    于是,王柔花就带着儿媳妇和孙子,以及王渐端着的那瓶子太一神精丹重新来到了大殿。

    太后的脸色很难看,铁心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就被母亲一声厉喝要他跪下。

    铁心源瞅瞅满大殿的臣子和使者,没有反抗,乖乖的跪在了地上。

    铁心源跪下了,赵婉赶紧抱着儿子也跪在一边,欧阳修等人想要上前行礼,却被王柔花严词拒绝了,并且要欧阳修以及霍贤,王大用等人观礼,看她如何教子。

    火儿一群人不明就里,也跟着跪了一大群。

    王柔花要霍贤亲自验看了太一神精丹是否为真品,经过霍贤亲自辨认之后认为没有错误。

    丹药最后到了王柔花手里。

    这是一颗火红色的丹药,在阳光下华光流转,闪耀着金属的光泽,真是美不胜收。

    凡是看到这颗丹药的人无不为之神迷。

    王柔花看着这颗丹药叹息一声道:“果然是好东西,只可惜也是一个害人精。”

    说完话,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也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一柄锤子,在众人的惊叫之中一锤子就把丹药给砸成粉末了。

    大殿里顿时静悄悄的……

    所有人都吞咽着口水瞅着桌子上那一滩红色的粉末。

    山风从窗户里灌进来,吹动了巨大的纱帘,也顺便带走了桌子上的那一滩红色的粉末……

    砸完丹药之后,王柔花瞅着铁心源道:“现在毁掉这颗丹药,哈密国还赔偿的起,老身不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因为这颗丹药让我哈密国身死族灭。”

    话说的很简单,铁心源还没有从惊讶中清醒过来,霍贤更是瘫倒在地口吐白沫,至于欧阳修在大吃一惊之后,则爆出歇斯底里的大笑。

    王柔花砸掉丹药之后就很强硬的回后宫去了,谁都不理会,也不给别人过多的解释。

    铁心源真是太佩服母亲了,论起杀伐决断,他觉得自己和母亲比起来相差甚远。

    霍贤失去魂魄一般的握着玉瓶嚎啕大哭,如同哭亲人的尸一般,刚才他看的仔仔细细的,被砸掉的那颗丹药,就是自己曾经在灯光下端详了无数次的太一神精丹。

    苏轼已经不知道捶过多少次胸口了,他第一次听说太一神精丹的时候,就一直处在一种呆滞状态。

    这几日晚上做梦都是服食了太一神精丹之后,朝东海暮苍梧的美梦。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扇,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完蛋了,世上少了一个仙人,多了一个俗客。”

    欧阳修一巴掌拍在胡乱念诗的苏轼脖子上怒道:“不修本心,却想借青云力,本末倒置!”

    苏轼挨了一巴掌之后有点不服气的看着自己先生道:“您难道就不惋惜?”

    欧阳修看着王柔花走进的后堂叹息道:“就因为惋惜,老夫才觉得读遍经书,还不如一个妇人看的透彻。”

    苏轼指指躺在地上哭得如同一个月子里的娃一样的霍贤道:“您不是说霍先生也是当世大儒,最重修行,怎么也是这样子。”

    欧阳修皱眉道:“太一神精丹是他心中的魔障,不除这个魔障他还难成宗师。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吞服太一神精丹和不吞服太一神精丹之间徘徊,这一次为了得到火药配方,他肯舍出太一神精丹已经是一次大飞跃了。

    现在被太后彻底断绝了念想,他以后的修行一定会勇猛精进,如果老天还给他时间的话,我大宋可能要出一个文宗了。”

    苏轼小声道:“可是霍先生已经把自己给卖掉了,即便出文宗也是哈密国的文宗。

    上次您说孟元直已经达到了武宗的地步,这样一来,哈密国岂不是文武两宗都有了?”

    欧阳修怵然一惊捻断了几根胡须,颌下一阵刺痛,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官场中人被俗务缠身很少能有文武两宗出现,而文武两宗的出现往往标志着一个地方很适合这两样文华的传播,有这样标志的国度,无不开一代之先河。

    有汉一代自商山五老以及董仲舒出山之后,造就了西汉的文景之治,而卫青,霍去病一类的武宗出现,又让西汉将匈奴远逐漠北,大汉再无匈奴犯边之忧。

    即便西汉末年天下大乱,依旧有刘秀之辈崛起,重整山河,天下大定。

    文武两宗的出现不仅仅代表着文武两途的兴盛,更代表着一个大治时代的来临。

    毕竟,只有读书人多了出现文宗的可能性就高,同理,也只有练武的人多了,出现武宗的可能性也就高。

    武人的世界欧阳修不了解,但是文人的世界欧阳修如何会不清楚?

    张横渠已经布了自己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豪言,关学已经开始在京兆府一带传播,据说从者甚众。

    京中好友梅尧臣已经万里来信劝他放下手中俗务,专心致学,参与修订《北齐书》,一旦张载入京城,关学必将大盛。

    文人的世界一样有争斗,他们争夺的是对人脑袋的统治权,这其中的凶险,比武人刀剑交锋来的更加猛烈。

    霍贤是被突如其来的打击伤了心神,随着太一神精丹的毁灭,他心中的执念也渐渐地散去了。

    皱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擦拭一下自己的泪水和鼻涕朝铁心源拱手道:“刚才哭的甚是痛快!”

    铁心源苦笑道:“家母……”

    霍贤瞅瞅攥在手里的玉瓶,递给铁心源道:“这东西被霍家温养了数百年,算是难得一见的奇珍,就当老夫送给世子的礼物吧。”

    说着话就把玉瓶往铁心源手里一塞,然后仰天大笑两声就要离去。

    铁心源一把拉住霍贤的衣袖道:“还请先生莫要告知别人太一神精丹已经被毁掉了,如果有人问起,就说还在我哈密皇宫。”

    霍贤稍微皱皱眉头,然后就拍拍铁心源的手道:“害人的时候莫要说是出自老夫之手就好,霍家从来都没有什么太一神精丹,是你铁家的祖传之物。”

    欧阳修看着铁心源大笑道:“人家不愿意替你背负臭名声,明年开春之时,老夫一定要遍告好友,小心上你的恶当。”

    苏轼小心的凑到铁心源身边道:“宋人是害不成了,要不你试试波斯人,大食人,或者西夏和契丹?”

    铁心源淡淡的道:“太一神精丹而已,你以为我炼制不出来?”

    苏轼笑道:“你一定能炼制出来,不过,打死我都不吃你炼制出来的东西,就算是真的我也不吃。”

    “为什么?”

    “你手里从来就不出什么好东西!”(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