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三章没遮拦的贺元伍
    第十三章没遮拦的贺元伍

    “哈哈哈……”

    “哈哈哈……”

    贺元伍像一个傻子一般的笑了整整一天。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自从他战战兢兢的将乌鸡国的旗号竖立起来之后,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不怕铁心源,他害怕孟元直和阿大,在军中的时候他就见识过孟元直的可怕。

    而阿大有两个头。

    多少次他汗津津的从噩梦里醒来,脑海中不是有孟元直砍掉他脑袋的残酷景象,就是阿大抱着他的脑袋猛啃的恐怖场面。

    现在不用担心了,铁心源那个士子竟然允许乌鸡国建立,这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想象中的大军讨伐没有到来,噩梦里的场景也没有出现,他的冒险行为终于有了收获,尤其是冷平和王胄两位昔日的袍泽带着自己的亲兵来投,这让他的心情非常好。

    即便有胡姬打翻了茶碗,他也非常仁慈的没有砍掉那个可怜女人的脑袋。

    冷平一向高傲,看不起贺元伍这个大头兵出身的家伙,今天,这家伙嘴里说着好话,一碗碗的烈酒敬过来,再也见不到昔日的骄傲。

    终于扬眉吐气了,这就是贺元伍现在的感觉。

    自从南征的功勋因为一些无聊的罪过被大宋文官们抹平之后,贺元伍基本上就不再相信任何大头巾了。

    直到现在他依然不明白,杀掉敌人,奸杀敌人的妻女,拿走敌人的财物,烧毁敌人的房子这有什么错?

    难道说让弟兄们血战一场之后,笑吟吟的进入敌人的城市,和敌人坐下来喝一碗茶,然后什么事都不干就回家?

    凭什么?

    来到西域之后贺元伍才现这个世上还有另外一种畅快的活法。

    杀死敌人,拿走一切。

    在西域混了两年之后,贺元伍觉得铁心源做的那一套并不好,既然已经拉下脸当马贼了,为什么还要一切都交公,为什么还要规定不能对妇孺下毒手?

    这让弟兄们很不畅快。

    哈密国的规矩越来越严格,管理哈密国的依旧是一群大头巾,铁心源甚至忘记了他当初是怎么起家的,竟然学宋人弄起了文治。

    一百多万回鹘人进入了哈密,为什么要自己饿着肚子也要救活那些人?为什么就不能把那些人的那个做奴隶卖出去?这样一来大家的日子都好过。

    不当马贼的西域国家是没有前途的,贺元伍对这一点看的很深,很透彻。

    护送一群胡商去大食,这只是一个借口,雇佣兵里面不满意铁心源的人很多,尤其是经过哈密大惩罚之后,对铁心源不满意的西夏人,契丹人,吐蕃人,西域人越来越多。

    他们看得出来,在那场大惩罚中,死掉的都是西域人,宋人,汉人只是受伤,一个都没有死掉,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一件事。

    凭什么西域人参与了战斗之后拿到的钱财就比宋人,汉人少?为什么每一次战损最严重的永远是西域人?

    他们说不出其中的大道理,只有怒火在不断地燃烧。

    贺元伍认为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铁心源来哈密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还不是一样建立了庞大的哈密国?如今成为哈密王就整天骑在所有好汉的脑袋上作威作福。

    既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的士子能够建国,自己为什么不成?

    贺元伍在和那些庞大的商队掌柜们在天山北路大肆劫掠之后,收获的财富远远过了他们的想象。

    于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国家的念头就在她们中间生根芽了。

    有乌鸡国,自然就会有乌鸡城,达马尔……这样的名字实在是太难记了,找人翻译过来之后就成了乌鸡城。说实在的,贺元伍也不知道这里的胡人为什么会给这座城堡起名乌鸡城。

    他没有时间去考究这座城的名字,当初看中这座城的原因就在于这里易守难攻,而且身处回鹘国最繁华,最富庶的地带。

    在他看来,这里有足够的粮食和财物供他劫掠,也唯有如此,他才有足够的财物来满足那些贪婪的雇佣兵们永无止境的**。

    自从大雷音寺的仁宝上师带来了哈密国既往不咎的消息之后,贺元伍就一直在大宴部下,酒肉不绝,笑声也从未断绝过。

    仁宝上师陪着贺元伍笑闹了一整天,喝了一天的茶水,直到日暮时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静坐。

    目的已经达到了,仁宝上师就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留在这个乌七八糟的地方了。

    “师尊要走了?”一个中年僧人小心的问道,他看得出来师尊的心情并不好。

    “波切,你以后就留在这里,我们在这里的事情你说了算,我明天启程回大雷音寺。”

    波切吃了一惊连忙道:“这个国家还没有建立,正是该我们出大力气的时候,毕竟,贺元伍给我们的……”

    仁宝摆摆手道:“不用下太多的力气,这个国家就建立不起来,他们甚至不能称之为一个国家,只是一群马贼,喔,一群强壮的马贼。

    你不要相信贺元伍的任何话,在这个时候,只要我们帮助他,他就敢答应我们提出的任何条件。”

    波切不解的道:“既然如此,我们当初为什么要冒着得罪哈密王的风险帮助他呢?”

    仁宝笑道:“佛祖是仁慈的,我们会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

    波切带着一脸的迷茫离开了仁宝上师的房间,他不明白师尊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仁宝上师等波切走了很久,才睁开眼睛对着波切刚刚坐过的蒲团继续道:“我们只负责种树,至于树上能结下什么果子就不知道了,我们只要树林……”

    丛林也是佛寺的别名。

    冷平酒醒之后才想起自己已经成了乌鸡国的一字并肩王,这个名号很古怪,他甚至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一个官职。

    他和贺元伍不一样,冷家世代军职,对于官职体系还是很清楚的,如果大宋忽然出了什么一字并肩王,这一定是皇帝想杀这个人了。

    摇摇昏的脑袋,直起身子,现大床上还有两个**的胡姬。

    冷平吵醒了她们,两个胡姬连忙滚下大床,衣服都不穿就开始伺候冷平穿衣洗漱。

    院子里很吵,一支车队将要离开乌鸡城,从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僧人。

    贺元伍就站在一辆马车前面笑吟吟的和马车里面的人说着话。

    冷平皱皱眉头,仁宝上师这是要走了。

    冷平一直想不明白,大雷音寺支持贺元伍叛乱,仁宝上师为何还要接受铁心源的命令,把自己和王胄送过来呢?

    大人物的事情还是不要想了,冷平现在有些头疼,不知道该如何完成哈密王的命令。

    如果只是要他和王胄弄死贺元伍,这还不算难,找个机会给这家伙一刀也就是了。

    现在却要自己和王胄两人杀掉贺元伍之后继续统领这些雇佣兵,维持乌鸡国的稳定。

    等乌鸡国开始和穆辛的大军作战,这批人全部损耗之后才能回到哈密。

    这个任务的难度很大,难度不在杀死贺元伍,而是该如何消耗光这些真正意义上的马贼。

    昨天贺元伍吹嘘说自己麾下现在有八千猛士,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加,再过两月,他的军队人数就会过一万人。

    马贼群的数量不宜过大,一旦过三千人,统御就会有问题,因为没有什么商队需要一万人以上的军队去抢劫。

    在天山北路,也没有什么城池需要一万人以上的军队去攻打,这里的城池在经历了喀喇汗,与哈密王两次抢劫之后,早就不具有守卫价值了。

    一片云名义上统御着五六万马贼,可是他身边的马贼人数永远只有三千,其余的马贼都分布各地接受他的指挥而已。

    狼和羊的数量一定要控制好,狼多了,会把羊全部吃光,这个马贼之王一片云都知道的道理,贺元伍却忽略不见。

    如果按照哈密国样子看,一万军队至少需要二十万百姓来供养,唯有如此,这样庞大的一支军队才会有饭吃,有衣服穿,有源源不断的补给。

    就这一点来看,乌鸡国能不能支撑过这个冬天有很大的问题。

    冷平旁边的房间住着王胄,他也起来了,和冷平一样抱着双臂站在纱窗前瞅着仁宝上师出了这座城堡。

    他的想法没有冷平那么复杂,只想着早点完成这里的差事回哈密去,冬天时候新娶的老婆已经有身孕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生一个儿子出来。

    至于贺元伍给他的太师职位,他觉的就像是一个笑话,这个职位连哈密的一个指挥使都不如……

    贺元伍又敲钟了,这是开始喝酒的讯号,他希望用三天一大宴两天一小宴的方式笼络住冷平和王胄。

    军中都是些没遮拦的好汉子,只要酒色管够,时间长了,也就舍不得离开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