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十四章活着就是受罪
    第十四章活着就是受罪

    带兵这种事对于冷平和王胄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两千乱糟糟的马贼,仅仅跟了他们三天时间,就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统领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人。?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能折服马贼心的只有财富和残暴。

    这两样东西冷平和王胄都不缺。

    射箭比赛丢出去的十块玛瑙,已经将这些马贼的**全部都勾引起来了。

    这样值钱的东西,他们在天山北路还没有遇到过,即便有也被贺元伍收缴走了。

    一场场毫无人性的抢劫下来,富裕起来的只有贺元伍和自己的十一位亲随,而真正拿到最大利润的却是那些胡商,或者还有大雷音寺。

    冷平和王胄在乌鸡城看遍了人世间所有的罪恶。

    他们两人没有一个是善类,出身自尸横遍野的战场,也亲自经历过不止一次的屠城行动。

    不管是出自人的兽性,还是出自对敌人的憎恶,那些死在他们刀下的多少还算是一个人,因为他们的级将会被当做军功来计数。

    而在乌鸡城。

    毫无理由的杀戮和折磨时时刻刻都在生。

    按照贺元伍的说法,他不会像铁心源那样愚蠢,用自己弟兄的口粮来养活这些贱民。

    既然是必死之人,无所谓仁慈不仁慈。

    “早日杀掉此獠……”

    王胄对冷平道。

    “磨损穆辛战力,才是重点,且忍忍吧。”

    “忍不下去,看到这家伙杀人老子头皮都麻,砍死一个人就像砍倒了一棵树。

    老子自诩杀人如麻,和这家伙比起来竟然像是一个吃素的老和尚。

    不能这样下去,老子担心生出来的儿子会没*******冷平嘿嘿笑道:“我们现在要干的就是没下场的事情,要什么后路啊?”

    王胄摇头道:“我和你不同,我已经把家安在了哈密,就只想在哈密王的手下好好混出一个前程,给子孙留一点家产。

    你迟早要回去,即便是在这里看到了地狱,回到到大宋之后喝一顿花酒,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会忘记。

    因此啊,在这件事情上,老子不苟且。”

    冷平诧异的问道:“不苟且你又能如何?贺元伍的心早就黑透了,讲理讲不通。”

    王胄瞅着冷平道:“我觉得把这些人交给大王,可能还有一条活路?”

    冷平苦笑道:“你就别给大王添乱了,去年饿了大半年的肚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贺元伍就是饿怕了才自己立山头扯旗号的。”

    王胄笑道:“我估摸着大王可能会接受,这里没几个人了,如果我们肯用银子把他们买下来送回哈密你以为如何?至少要让那些不知好歹的哈密回鹘人知道知道,离开了大王的庇护,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

    这样一来也能少几个造反的。”

    冷平冲着王胄笑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大王已经嫌弃回鹘人太多了,导致地方上不好治理。

    我们来的时候,大宋押运过来的第一批囚犯已经到了草头鞑靼人的地盘。

    大王想用大宋的囚徒来增加哈密国宋人的数量,最终让宋人占据绝对的优势。

    你看着,以后大宋的囚徒会全部送到哈密来的,你的法子不成。”

    王胄愣了一会,瞅瞅窗户外面小声问道:“我要是把这些人给大王弄过去,大王不会砍我的头吧?”

    冷平犹豫一下道:“应该不会吧!”

    王胄站起身朝冷平探出手。

    “干什么?”

    “借钱,贺元伍现在只认钱不认人……我就说贩卖一些奴隶去哈密。”

    七月的高原草长莺飞,密密匝匝的荒草几乎淹没了古道。

    今年的牧草长势很好,草原上却见不到放牧的牧人和牛羊,哈密国的清边计划执行的非常好,大军连续不断的扫荡,让这里的残存的草头鞑靼都去了更远的地方放牧。

    几匹骏马狂奔而至,惊扰了正在草丛中休憩的野鸡和野兔,它们或者飞翔,或者乱蹦,飞快的向荒原深处逃遁。

    荒原上很少有树,即便有也长不大,一颗两丈高的野榆树撑开了巨大的伞盖,在荒原中极为醒目。

    为的骑士勒住战马,疲惫的从站马上跳下来,带着其余两个下马的骑士,牵着战马走进了树荫下。

    卸下了身上的皮甲,**着胸膛迎着凉风,有说不出的惬意。

    两人卸甲,另一人就站在树荫下戒备,看他们的装束就知道这是三个斥候。

    他们才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一条黑线就从远处的山坳里缓缓地出现在荒原上。

    三个斥候并不惊慌,依旧站在树荫下等着那群人走过来,神情非常的暴躁。

    一个斥候用脏兮兮的汗巾子擦拭着脖子里的汗水,恼怒的对为的斥候道:“刘头,哈密国的人为什么还不过来接收这些杀千刀的?”

    为的斥候喝一口水润润嗓子道:“我把贼囚送你家去,你愿意不?”

    斥候怒道:“我们伺候这群杀才到什么时候?总不能给他们送到清香城去吧?

    过了草头鞑靼的地盘,前面就是八百里瀚海,在毒日头底下过瀚海,能有几个活着走到哈密国?”

    刘头冷笑一声道:“这不是我们要操的心,上头自然有人站出来和哈密对接,最多出了草头鞑靼的地盘,我们的差事也就完结了。”

    说着话,长长的队伍就已经走到了这颗大榆树底下,走在最前面的捕快快的跑进树荫,扯掉衣衫就躺在地上当尸。

    捕快们停下来了,后面那群罪囚也自然停下了脚步,羡慕的瞅着跑进树荫底下的捕快,坐在地上,开始喝水,吃干粮。

    这是一群来自东京的罪囚,男男女女都有,大部分都是精壮,很少有年老体弱的。

    早在东京开始配的时候,官府就已经剔除了老弱,这些人即便是留在大宋,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铜板今年才四十三岁,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六十岁,常年在印书作坊里干活,他的腰已经直不起来。

    铜子扶着父亲,拖着老婆,身后还背着一个孩子,一家人见队伍停止了前进,也就坐在路边静静的喝水吃吃干粮。

    铜子把水葫芦拿给了父亲,铜板却把水葫芦塞给了孙子,还瞅着儿媳妇道:“在坚持一下,等到了哈密,为父就去求铁家大奶奶,我们家总会有好日子过的。”

    铜子媳妇乖巧的点点头,却把身体往丈夫铜子的身边靠拢一下,她身后那个壮汉,总是往她的身边凑。

    老实的铜子和媳妇换了一个地方坐,壮汉瞪着一双牛眼道:“贼囚攮的,老子沾点你老婆的阴气都不成吗?”

    铜子继续吃着干粮一声不吭。

    壮汉见铜子不敢作声,就狞笑道:“老子不过是打了几个闷棍而已,还有回东京耍子的一天。

    你这个贼囚攮的犯的是天条,这辈子都别想回大宋,留着这里被野狗吞吧。”

    铜板咳嗽一声,咬着牙对壮汉道:“韩六子,你以为我们这群人还有回东京的命吗?”

    壮汉多少有些惊慌,朝四周瞅瞅,干笑着道:“怎么就不能回去?”

    铜板咳嗽着笑道:“你知道回不去了,是不是?你知道的。”

    壮汉猛地站起来指着铜板骂道:“就算是回不去了,老子家里六个兄弟,没了我一个算不得什么,不像你,全家都被一锅端了。

    你家祖坟现在大概都被狐狸挖洞了吧?”

    铜板只是笑笑不再作声,两只手却死死的拉着浑身颤抖的铜子,不让他去和壮汉打架。

    “儿子,咱家在东京的铺子没了,家产也没了,这不算什么,咱家印错了官府的文告,那上面可是官家的旨意,出了这样大的错,没有人头落地算是好的。

    本来只需要我一个人来哈密就好,没想到你这傻孩子竟然跟着过来,苦了我孙儿,也苦了媳妇……”

    铜子抬头看着父亲道:“铺子没了,印版被烧了,宅子也被罚没了,咱们家在大宋什么都没了。

    没祖宗的产业好守了,自然要守着爹爹,不管如何,一家人总还是在一起好些。

    孩儿听说源哥儿在哈密当了王,还娶走了长公主,就想着白哈密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

    就是没想到路途会这么远。”

    壮汉见铜板父子没有还嘴,就以为自己得胜了,就洋洋自得的向别的罪囚吹嘘自己昔日在东京的荣光。

    荒原上吹过来的风都是热的,好不容易等到风变凉了,头顶的天空却变得漆黑一片。

    捕头一声令下,斥候开始骑上马继续探路,捕快们连踢带骂的催促罪囚们快走。

    在平地上要是遇到大暴雨,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一片沼泽,这些人也就不用出去了。

    惊雷不断地响起,叉子状的闪电就在头顶闪烁,一滴粗大的雨点落下来之后,白亮亮的雨柱就倾盆而下。

    铜板和铜子撑着蓑衣努力的护卫着身下的孙子和儿媳,冰冷的雨水打在背上,铜板瞅着天空,任由雨水落在脸上,哆哆嗦嗦的道:“活着就是在受罪啊。”(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