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六章群贤毕至
    第二十六章群贤毕至

    都说大战之前人都是忙碌的,甚至夸张的说连天上的云彩都是铅灰色的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

    铁心源没这样的感觉,觉得那些描述都是胡说八道。

    不管谁每天坐在马背上六个小时都不会有什么压抑心情的,只会想着睡觉。

    低头瞅着自己的双腿,觉得很悲哀,一个堂堂的哈密王,已经是这个世界上绝对的高层了,无论如何也该过上上等人的生活了,可惜两条腿却在努力的向马背民族展。

    按照这个趋势,用不了多久,一双完美的罗圈腿就会出现,还他娘的是内罗圈。

    以前总是笑话许东升的罗圈腿,现在不用了,在马背上讨生活的人不是一般的辛苦。

    枣红马被铁心源骑了一整天,吃了两个西瓜就重新变得生龙活虎,刚才的萎靡状态估计是装的。

    疲惫的回到城主府还不被人待见,赵婉对这个时候离开哈密有非常大的抵触心理。

    刚刚说了一句罗圈腿的事情,就被赵婉给顶回来了,要铁心源学着做偏马鞍子,就是那种专门给女人坐的可以把两条腿都放在一边的马鞍子。

    “老子不会落红!”

    狠狠的鄙视了赵婉一顿就离家出走……

    出来的时候有点急,只有一群护卫跟着,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上面全是乌七八糟的草沫子,一件月白色的凉衫已经被染成墨绿色了。

    枣红马刚刚吃掉的两个西瓜是赵婉特意从冰凉的井水里捞出来的,这个时候要是吃一口……

    城主府对面就是广场,广场的对面就是一家汤饼铺子,这家汤饼已经和铁家的汤饼有了很大的区别,带着西域人特有的豪爽。

    一大块面被扯成一寸宽的面条,牛皮带一样的面条丢进锅里煮的白亮亮的就捞出来,过一遍凉水就装在一个比人头还大的老碗里面,一把烫过的青菜丢进去,多蒜,多醋的往上一拌,半勺子热油往上一泼,铁心源就觉得人生已经没有多少烦恼了,如果有,也是如何对碗里那块拳头大小的牛肉下嘴的问题。

    条凳不坐了,坐上去又会找到骑马的感觉,两条腿并拢蹲在地上吃面很是爽利,弥补了在关中的缺憾。

    头黏在脖子里非常的难受,好像被一群快被烤熟的蛇缠住一般。

    面条很对胃口,尤其是身边蹲了一群亲兵侍卫,很有气势。

    店老板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他觉得只要大王吃完饭,就会砍他的脑袋。

    “白龙鱼服的成何体统!”

    有人在指责。

    抬头就看到霍贤,他身边还跟着七八个人,个个都风度不凡,挺胸腆肚的好像国之干城一样。

    这让铁心源很是吃惊,他很想丢下饭碗表示一下自己倒履相迎的帝王风度,可惜,终究还是舍不得放下手里的饭碗。

    “给所有人都来一碗。”

    说完这句话,铁心源继续吃饭,已经被他们看见了最糟糕的一面,不妨让他看个透彻。

    前面指责铁心源的是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这么大年纪还跑来哈密捞钱,很难得,铁心源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

    霍贤哈哈一笑,就蹲在铁心源的身边,看猴子一样的看着铁心源,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如同看到了世上最妙的猴戏。

    一边看也就罢了,还兴奋地指着铁心源对那个花白胡子的老头介绍。

    “由绍兄,这就是哈密王铁心源,您没看错,就是他,就是他孤身一人来到西域,打下了这么大一片花花江山,您看如何?”

    “面相不错,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五柱直入头顶,富贵如天子,耸起象山壁,广阔好像覆肝,方正而厚长,富贵长寿之像,只是稍微有些偏左,有损父母。”

    由绍兄瞅了铁心源一眼就滔滔不绝。

    铁心源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里的美食,起身抱拳道:“还未请教先生大名。”

    由绍兄笑道:“兰陵潘凤,潘由绍。”

    没听说过,铁心源不想装作认识的样子,就把目光投在霍贤的身上,希望他能给自己介绍一下。

    霍贤嘿嘿一笑,从店老板手里接过一碗面条,用筷子指着潘凤道:“你的御史中丞!职责纠察官邪,肃正纲纪。大事则廷辨,小事则奏弹,秩千担。

    按照哈密的规矩,也就是说你每月要给他十四两黄金,还是成色最好的那种。”

    铁心源张开手快活的握住不知所措的潘凤的右手不断地摇着道:“先生能来哈密,真是铁心源之福。”

    潘凤好像很不习惯铁心源这怪异的礼仪,皱着眉头问道:“据老夫看来,大王对潘凤应该是一无所知,为何如此放心的将千担官职授予老夫?”

    铁心源笑道:“因为安排谁当御史中丞与本王无关,这是哈密相国的职权,本王也只有考察之权,在先生没有露出无能的马脚之前,您就是哈密的御史中丞!”

    潘凤愣了一下,马上抚掌大笑道:“如此甚好,老夫尽量不露出无能的马脚,好让大王知道自己的十四两黄金花的不冤枉。”

    铁心源从店老板手里接过一碗面条递给潘凤道:“今日宫中聒噪的厉害,出来躲清静,只能请先生吃一碗面,我们来日方长。”

    潘凤明显是一个豪爽的人,接过一大碗面条哈哈大笑道:“老夫刚到清香城,大王就给了一个下马威,放心,老夫虽然年过半百,还有肉食十斤,饭三斗之能。”

    说完话就端着饭碗和霍贤一起大吃起来。

    “老夫冯喆,庐陵人,大王的户部司郎中,掌土地户口、赋税财政等事,秩八百担,大王需要每月给臣黄金十一两,自然是足色!”

    “老夫褚亮,秦安人,大王的库藏使,掌哈密所有府库,平入良粜,备急无忧事,秩六百担……”

    “微臣方平……”

    “微臣王大用……不用给大王多说了吧?我是兵部郎中,一个月俸禄十一两黄金,要是某一个月不给了,或者给少了,老夫扭头就走……”

    王大用明显的憔悴了许多,从哈密走的时候整个人养的白白胖胖,现在,又黑又瘦,看样子这半年他的日子很不好过。

    “你的府邸还在,仆役也没换,都是你使唤惯了的人,如果府中却少了什么,派人去城主府里拿就是了。

    无论如何先好好地休憩一阵子,把身子养好,我们将要一起面对从未有过的险恶局面。”

    “你确定我会回来?”

    “非常确定!”

    “为什么?”

    “因为我把你在哈密的功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悚,他不会奖赏你的,只会害你!”

    王大用长吸了一口气道:“你害得我好苦啊!”

    铁心源握住王大用的手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良才美玉不容于夏悚,却是我铁心源的至宝,安心留在哈密吧,我们自己会创造一个大大的国家。

    等我们胜利了,本王会派你出使大宋,那时候你再找夏悚好好说道说道!“

    王大用眼中泪光闪烁,紧紧握着铁心源的手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吃完饭的霍贤指着远处的隐在云雾里的云堂笑道:“饭已经吃饱,现在该喝酒了。

    欧阳老儿不在,我们君臣不妨放纵一次。”

    铁心源指指自己身上的污渍笑道:“高朋满座,且容我更衣迎客。”

    霍贤笑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来的这样快?”

    铁心源指着王大用道:“有他这样的前车之鉴,您如何会把自己送进虎狼嘴里去?

    一纸火药配方足够偿还我岳父对您的知遇之恩,本网以为,先生一定留在青唐没有回东京。”

    霍贤落寞的摇摇头道:“即便是在青唐,老夫也受到富弼的诘难,一纸火药配方远远不足以满足他们的胃口,已经有人在质问老夫,身怀长生不老药,为何不献出来……以至于被哈密太后用锤子砸成粉末……

    此间之苦楚不足与外人道。”

    这种事谁都没有办法帮他,铁心源只能拍拍他的手安慰他一下,这里不是谈话的场所,铁心源让亲兵领着这群人去了迎宾馆更衣沐浴,再由哈密国的迎宾使泽玛带他们去云堂见哈密国的王室。

    铁心源回到城主府的时候,赵婉尖叫一声就扑上来,骑在铁心源的腰上乱抓乱挠。

    “再疯,休说穿着脏衣服去吃汤饼,我还敢在清香城裸奔你信不信?”

    赵婉果然被吓住了吗,从铁心源的身上下来,连推带搡的将他弄进洗澡的地方。

    三两下就把他剥的赤条条的,直接摁进澡桶里。

    “你要杀猪啊?水这么烫?”

    赵婉目露凶光恶狠狠的道:“我不但要杀猪,还要褪毛,你这幅样子被远道而来的贤才们看了一个精光,万一让他们起了看不起哈密的心思,你上哪找帮你治理国家的人才去?”

    铁心源气笑了,拍着澡桶里的水道:“如果他们真的看好哈密,想来这里做一番事情,我就算是光屁股他们也会来,如果他们看不上我哈密,我就算是穿上龙袍他们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赵婉带着哭腔道:“您这个样子出去,别人只会说是妾身的不是。

    知道的,知道您是在生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妾身是一个欺辱夫君的恶婆娘。“

    铁心源听赵婉这样说,捶着胸口道:“都要杀猪褪毛了,还敢说你不是恶婆娘。

    赶紧的,把我弄干净,一会还要去云堂和一大群贤才喝酒论事呢。“

    赵婉闷哼一声,拿起毛巾就用力的帮丈夫擦背。(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