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四章总督的决断
    第三十四章总督的决断

    尉迟雷之所以会选择停下来等待玉素普的先锋军队这样不明智的做法。?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完全是出于对自己骑兵本领的不信任。

    一个骑在马上拿着武器的人不一定就是骑兵,同样,一个能骑着马到处乱跑的人也不一定就是骑兵。

    骑兵从来就不是一个普通兵种。

    按照《六韬》上的解释,一个骑兵应该擅长骑射,身手矫捷灵便,进退周旋,敢于登丘陵、冒险阻、绝大泽、驰强敌、乱大众。

    用这么多的条件删减出来的家伙如何会有很多?铁心源一般把这种人叫做人才。

    如果铁心源只是简单地按照西域人的条件组建骑兵的话,现在,哈密国就有不下四万人的骑兵。

    如果按照《六韬》上的条件编练骑兵,哈密国符合骑兵条件的不过区区一千多人。

    更何况,铁心源还要求自己的骑兵必须要认识字……

    这样一来全哈密的骑兵数量就只剩下不到两百人。

    在西方,骑兵又叫骑士,他们为荣誉而战!甚至不惜牺牲一切!这是骑士恪守的信条。

    “骑士”这一称号本身就是一个荣誉,获得这样的称号并不容易。

    一名候补骑士想要成为正式的骑士,需要经过很多严格的考验,那不仅仅是需要高明的骑术,还需要有杰出的统率力、丰富的战斗经验,和一个显眼的标志性成绩。

    他们的荣誉来自神祗和人们的认可。

    神祗赐予合格者以骑士的荣耀称号,但日后的言行举止能否不辱没骑士团的荣光,还需要看是否坚持信仰,一如既往地为神为人民而战。

    每一个骑士都是坚定的信仰者。

    如果用西方真正意义上的骑士标准来看,经过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这八大美德的筛选之后。

    孟元直,阿大都算不得真正的骑士,而铁一他们最多只能算是六个黑暗骑士……

    而铁三百和拉赫曼只能算作斥候和刺客。

    铁心源对骑兵的要求过高,这在哈密国不是一个秘密,孟元直就认为自己足以胜任传说中天启四骑士之一的战争骑士。

    可是铁心源不打算更改自己的高要求,目标高低决定着哈密骑兵素质的高低,把目标定在天上,自己很可能会站到高山之巅,把目标定在山顶,自己很可能站在山腰上。

    精锐不需要很多,事实上,精锐也从来就没办法多,李世民的玄甲骑兵从来就没有过一千人。

    可是,一百骑玄甲骑兵就能在窦建德的十万大军里纵横捭阖,生生的将这支军队搅成一锅粥,最后还生擒了窦建德。

    因此,哈密的骑兵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训练强度最大的一支骑兵,物资供应也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丰富的。

    哈密国的钱粮至少有一半多全部花费在骑兵身上了。

    尉迟雷率领的不过是一群被淘汰下来的骑兵,阿大身边也只有五百名被挑选上的骑兵。

    剩余的骑兵,依旧留在哈密国。

    他们或者在戈壁上训练,或者去围剿哈密国土上为数不多的一点马贼,或者在枣红的率领下在各种复杂的环境里冲锋盘旋。

    斥候不断地禀报敌人的位置,且末河边的军队逐渐变得紧张起来。

    背后就是秋日的且末河,河水汹涌,后退只有死路一条,尉迟雷按照阿达的要求把自己放在一块冒似绝地的河边。

    唯有这样,才能吸引狡猾的玉素普全军压上。

    骑兵很少构筑阵地,他们更喜欢在运动中杀伤敌人,构筑阵地向来都是步兵的特权。

    在经历了不长时间的准备之后,尉迟雷的面前就多了三条壕沟。

    这些壕沟可以阻碍骑兵的度,从而给弓弩手留下更多的杀伤敌人的时间。

    壕沟的底部放置了一排排的火油罐子,只要敌人的骑兵冲过第一道壕沟,一颗火药弹就能把壕沟里的火油罐子全部点燃,组成一道敌人无法逾越的火墙。

    斥候禀报的时间越来越短,渐渐地斥候身上开始出现血迹,已经有了战斗的痕迹。

    两军的距离已经小到了斥候无法回避对方斥候的地步。

    当地人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拉赫曼不再向对面派出斥候了,而是命令斥候向两翼扩展,严密的监视来自两翼的敌人。

    一旦两翼也出现敌兵之后,将作营就必须在半柱香的时间里,将沉在且末河底的浮桥拉伸起来,大军必须点燃壕沟里的火油阻碍敌人,自己趁机度过且末河。

    这是早就规划好的,秉承了铁心源一向的习惯,做任何事情都要留下后路,要有刹车装置,必须有止损机制。

    玉素普的先锋军队出现在地平线上之后,就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只有一小队,一小队的骑兵向两边奔驰出去,估计也在侦查地形,检查这里是否还有埋伏。

    河滩里挤满了战马,这是尉迟雷的战马,既然已经决定打狙击战了,战马的用处就不大了,万一出现大麻烦,也能在第一时间把战马运送过河。

    对峙从上午一直到了日上中天。

    秋日的太阳**辣的烘烤着大地。

    尉迟雷不着急,他的军阵都在河边,而且末河边全是高大胡杨树,有树木遮阴,秋老虎奈何不得他。

    对面的于阗军队就辛苦了,日头走上头顶的时候,大地燥热起来,大地上的水分蒸腾,一丝丝的水汽扭曲了视线,多停留一分,就对人马多了一分折磨。

    于阗国的军队数量在不断地增加,直到有号角声传过来的时候,一面高大的旗子就出现在于阗人的队伍之中。

    玉素普的大军终于赶来了。

    拉赫曼从高大的树上跳下来,对尉迟雷道:“看不见大将军的队伍,玉素普的骑兵已经到了,就在前面列阵,没看见步兵,应该还没有到来。”

    尉迟雷笑道:“这么说,大将军冲着玉素普数量庞大的步兵去了?”

    “应该是这样,对面只有不到八千骑兵。”

    尉迟雷抽出长刀插在地面上,伸出手让亲兵帮自己用布条缠绕手腕,无所谓的摇摇头道:“不管怎么,开始准备战斗吧,野战和攻城战不同,我们有火药弹,攻城很简单,野战就难了一点,不死战是没有结果的。”

    太阳偏西的时候,于阗人开始动弹了,成排的骑兵踏着碎步缓缓向且末河边推进,此时的阳光正好照射在西边,很影响哈密军队的弩箭射。

    这些天,于阗人和哈密军队作战,吃够了弩弓的亏,防范弩箭覆盖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玉素普站在大旗下,看着不远处哈密防线对自己的副将大食人尤里卡道:“他们在等我们!”

    尤里卡面无表情的道:“智慧之王的命令不容置疑。”

    玉素普皱眉道:“尤里卡,我们在一起合作已经有十五个年头了,到现在你还不肯告诉我,为什么博克图汗会把权力转交给智慧之王吗?”

    尤里卡看着玉素普道:“我的兄弟,请你无论如何都要相信你的兄弟尤里卡好吗?

    你应该明白,在过去的十五年中,我们不是亲兄弟,却比亲兄弟还要好,在很多时候我宁愿自己牺牲也不愿意伤害你。

    我恳求你,不要再问我关于博克图汗的任何事情,你知道的越少,就越是平安。”

    玉素普沉默片刻,继续看着自己麾下骑兵的背影道:“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我想成为真正的于阗王,你会怎么做?”

    尤里卡笑道:“全力帮助你坐上你期盼已久的王座!”

    “可是,智慧之王那里……”

    “智慧之王最大的心愿是东征,想要起一场圣战,至于于阗的国王是谁,是不是还属于喀喇汗国,智慧之王不会关心,更不会理睬,只要你接受智慧之王的命令,这就足够了。”

    从尤里卡那里得到了确实的回答,玉素普张开了大嘴笑了起来,随手一马鞭抽在身边的战奴身上,战奴颤抖了一下,然后鼓着腮帮子吹响了代表冲锋的牛角号。

    刚刚还迈着碎步貌似悠闲的骑兵在一瞬间紧张了起来,马靴上的马刺扎在战马的肚皮上,战马顿时开始提,两百步之后度已经提升到了可以冲锋的程度。

    一千步的距离,正是战马能把度提升到最高程度的距离,玉素普看着狂奔起来的骑兵,对尤里卡道:“博克图汗真的已经死掉了吗?”

    尤里卡握着拳头看骑兵冲锋小声回答:“没人能回答你,也没人能知道。”

    不在亲临战场,是无法感受两千骑兵起冲锋时的强大视觉冲击。

    八千只马蹄重重的踩踏在大地上,如战鼓,如重锤敲击在大地上,人未至,尘先扬,两千骑兵在尘土中若隐若现,如同腾云驾雾的恶魔,在战马的嘶鸣声中,向哈密军所在的方向突飞猛进。

    “弩弓准备,三连射,放啊!”

    哈密军中队正,一遍遍的大吼着军令,当骑兵步入四百步的射程之后,第一组弩箭就如同乌云一般窜上高空,而后如同暴雨般的向冲锋的骑兵群笼罩下来。

    骑兵纷纷抬起左手,用小巧的臂盾遮掩着要害,继续驱动战马狂奔。

    咻咻落下的箭雨不断地刺进骑兵的身体里,战马的身体里,或者落在臂盾上,被高高的弹起,而后散飞出去。

    中箭者落于马下,失去生命的战马倒在地上,不等他们逃离战场,就被后来者踩踏成肉泥。

    四百步的距离看似遥远,对于弩弓手来说,也仅仅有两次射击的机会,一次吊射,一次平射,两次射击用完之后,短兵相接就无法避免。(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