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五章战争从来都和利益攸关
    第三十五章战争从来都和利益攸关

    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战争,即便是在原始社会,用石块和木棒进行的战争也和利益有关。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战争从来都是解决事情的最后手段。

    可是啊,当一个族群手里的筹码很少,没有过多的选择项,战争就成了他们谈判的选方式,比如契丹,比如西夏,比如西域人,再比如大食人,喀喇汗人。

    大宋这个国家的选择项很多,因此,他们喜欢谈判,不喜欢残酷而野蛮的战争。

    当一个好端端的人,掉落战马,被战马的铁蹄踩成肉泥的时候,他脑子里除了恐惧和绝望之外什么都剩不下。

    对于于阗骑兵来说,目前最大的利益就是赶快杀进哈密人的队伍中,免得被哈密人强大的远程武器给全部消灭在冲锋的路途上。

    拉赫曼的长弓不断地鸣响,十二枝长箭从面前消失之后,对面就有十二个最彪悍的骑兵掉在地上,最终死亡。

    “撤退,撤退!”队正们的呼喝声再次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刺耳的金锣声。

    站在第一道壕沟后面的哈密军卒迅向后撤退,最后撤离的塔盾被于阗人的羽箭敲打的叮咚作响。

    一些从塔盾缝隙里钻进来的羽箭,落在哈密人的铠甲上,有的弹跳一下就掉在地上,有的却破开铠甲钻进身体,让中箭的哈密人痛苦的倒在地上。

    不等他嚎叫两声,立刻就有同伴拖着他身体拼命地向后跑,有的直接被人用绳套拴在脖子上,回到第二道壕沟之后,舌头吐得有半尺长。

    刚刚回到第二道壕沟的哈密人来不及解开同伴脖子上的绳套,就要立刻抽掉搭在壕沟上的木板,免得于阗骑兵顺着木板跑过来。

    塔盾再一次立在壕沟的边上,上好弦的弩弓再一次鸣响起来。

    一丈宽的壕沟对于冲锋起来的骑兵算不得什么,战马嘶鸣一声,猛力的一跃,人和战马就会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飞过壕沟。

    有些人不走运,刚刚飞起来庞大的战马就被弩箭射中,只能无助的跌落进壕沟里。

    拉赫曼的大弓上搭着一枝燃烧的火箭引弓不,越过第一道壕沟的骑兵还不算多,这时候点燃猛火油不划算。

    越过壕沟的骑兵们没有停留在第一道壕沟上,身后的低沉的号角声告诉他,第二道骑兵队伍已经开始冲锋了。

    他们必须为更多的骑兵大队腾出足够多的突进路线。

    密密匝匝的斧头从尘土中飞了出来,有的砸在塔盾上,有的飞过塔盾,镶嵌在哈密军卒的额头上,拉赫曼的火箭终于激,划过两百步远的距离,准确的掉进了第一道壕沟,紧接着更多的火箭也随之落在壕沟里。

    一声火药弹的巨响在嘈杂的战场上显得非常清晰,紧接着一道更大的烟柱冲天而起,随之而起的是一团明亮的火焰,火焰在翻卷,很快就变成了一道火龙,携带着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向两边蔓延,最终形成了一道一丈高的火墙。

    “火药弹准备,三枚,点火,丢!”队正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与此同时,于阗骑兵已经纵马飞跃过了第二道壕沟,手里的长枪刺在塔盾上,易碎的长矛顷刻间碎裂,另一只手里的战锤已经亡命的挥出,这是他们最后的攻击手段。

    战锤落在塔盾上没有砸开这个庞然大物,坐在马上的骑兵哀嚎一声,就连人带马一起撞在塔盾上。

    上千斤重的东西砸在塔盾上,让顶着塔盾的哈密军卒吐着血飞了出去,银光闪闪的塔盾也被人尸,马尸撞得四分五裂。

    跟进的骑兵顺着前人撞开的豁口跳进第二道壕沟后面,闪烁的弯刀才刚刚施展开来,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长矛刺穿了铠甲,高高的挑起来,然后丢进壕沟。

    更多的骑兵越过了壕沟,哈密人的阵地上一片混乱……

    刚刚被丢过去的火药弹终于炸响了,山崩地裂一般的响动让远在一千多步外面的玉素普有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

    手搭凉棚远远地眺望,只见不远处的战场上似乎出现了一头喷火的魔龙,它不但喷吐着浓烟,也喷吐着烈火,即便是隔着一千多步的距离,他脚下的大地也在微微颤抖,胯下的战马不安的向后退,本部阵型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尉迟雷挥刀砍死一个一个已经停下脚步的骑兵,甩甩右面的空袖子,对已经开始整顿军卒的拉赫曼吼叫道:“清理战场,清理战场,本部立刻前进,占领第一道壕沟!”

    最后一个还在战斗的骑兵被长矛高高的挑起,不等落地身体就像一个破了的皮口袋一样到处流血,掉在地上的时候甚至没有任何抽搐,就离开了人世。

    收拢了惊恐的战马,木板重新搭在第二道壕沟上,塔盾兵抬着塔盾,跨过壕沟重新来到了第一道壕沟后面。

    壕沟里的火焰已经只有三尺高,一炷香之后它将缓缓熄灭。

    在河边的沙地上使用猛火油本来就不是一个多好的选择。

    可就是这道壕沟让后续跟进的于阗骑兵。

    在零星的弩箭射击中,于阗骑兵缓缓地后退,离开弩弓的射程之后,在原野上绕了一个圈子,重归本阵。

    火焰熄灭,硝烟散尽,战场重归宁静。

    哈密人高大的塔盾依旧竖立在第一道壕沟后面,长长的矛头从塔盾的后面探出来,如同一片刺林。

    “清理壕沟!”

    尉迟雷布了命令,第二排用布巾子捂着口鼻的军卒就迅的把烧焦的死人,死马从滚烫的壕沟里拖出来,堆积在战场前面,一股浓烈到极点的焦臭味道就弥漫开来,有人开始呕吐。

    两千多骑兵出去,回来的不足百人,这百人被大火堵在外面这才得以幸免。

    第一波骑兵就是用来试探哈密人虚实的,有伤亡是正常的,玉素普有心理准备。

    他没有想到,伤亡竟然会这么大,先锋军几乎全军覆没的结果让他的嘴唇干。

    尤里卡也有些焦灼,吞咽了一口口水对玉素普道:“哈密人的军阵是专门用来对付骑兵的,三道壕沟迟滞了战马的度,再加上他们掌握的那种奇怪的武器出的巨响对战马的影响很大,这一切都证明,他们的军阵对骑兵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坟墓。

    现在,想要击败他们,唯有等待步兵大队的到来,我们只需要缓缓推进,再用投石机打击他们,才能让他们的军阵没有用武之地。”

    玉素普点点头,尤里卡就代替玉素普传令。

    很快,于阗的骑兵就形成了一个弧形,缓缓地向前逼近了两百步之后就停了下来。

    整支大军如同一口大锅扣在哈密人的前面。

    敌人就在八百步开外,这是八牛弩最佳的射程,玉素普就坐在一个白色的伞盖下面,是一个非常好的攒射目标。

    “有八牛弩就好了。”

    “那东西太重,我们带不来。”

    “应该告诉将作营,让他们把八牛弩设计成可以放在马背上,有时候,八牛弩实在是太有用了。”

    “老雷,这些崽子不错啊,刚才清点过了,两千骑兵不到一个时辰就被他们给吞下去了,自身的战损不足两百,这已经是很好地猛士了,为什么大王还把他们给淘汰掉了?

    你说,没淘汰的那些该有多精锐?”

    尉迟雷看着那些脸上糊满了汗渍,血渍,烟灰的年轻军卒道:“大王所谋者甚大,这样的精锐还不足以支持大王的野心。”

    拉赫曼张嘴要说话,看看尉迟雷的脸色又把话咽下去了。

    尉迟雷看在眼里叹息一声道:“我这一次罪在不赦,大王可能会看在我昔日办事还算勤勉的份上饶我不死,只是军职可能会被去掉,我们想要继续一起作战,不可能了。

    拉赫曼,你不用为我担心。”

    拉赫曼笑道:“不当军官,你还可以干文官啊,你本来就不喜欢当军官,都是被逼得没法子了,才不得不放下你的画笔握住刀剑。

    这样也好,辛苦了这么多年,如今大仇得报,回清香城好好地过几年好日子。

    你还不到五十,就是现在娶妻生子也来的及。”

    尉迟雷苦笑一声,打拉赫曼去左边监视敌人的动态,自己来到右边。

    眼见敌人在外面虎视眈眈,尉迟雷却变得伤感起来。

    自己现在是于阗王族中唯一的高级军官,如果自己的军职被去掉了,以后于阗一族想要在军中立足就很难了。

    尉迟文注定会是一个文官,尉迟灼灼留在铁心源的身边,不论能不能成为哈密王的妃子,她也必须牢牢地把持住那个位置,好让于阗王族能永远的和哈密王族亲近下去。

    尉迟雷以前总是担心尉迟灼灼会感情用事,坏了于阗王族的计划,现在看来,自己才是最不靠谱的一个。

    于阗人的号角声惊醒了沉思的尉迟雷,他现,于阗人正在缓缓地后退,退的很有章法。

    他猛地向河对岸看去,只见上游遥远的地方,似乎有烟尘飞起……(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