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七章绝户计
    第三十七章绝户计

    “我喜欢看蓝色的天空,喜欢看绿树,喜欢流淌的溪流和里面的游鱼。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看花开我会欢喜,看花落我会流泪。

    总想把世间最美的一切都永远的保留下来,留在我的画稿上,好让更多的人看到我所青睐的……”

    拉赫曼苦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

    “拉赫曼,我的兄弟,你现在不懂不要紧,以后一定要懂,我离开之后,你就要亲自领兵了,不但要知道如何打仗,更要知道一些打仗之外的东西。”

    尉迟雷捂着胸口咳嗽一声继续道。

    “阿大将军和我们约好合击玉素普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拉赫曼挠挠头道:“日落之前。”

    “现在天黑了,阿大将军还是没有来。”

    “或许是路上耽搁了,或者是杀那些步卒多费了一些周章。”

    “不可能,八千骑兵对付一万多七凑八凑出来的步卒,根本就用不了这么久。

    拉赫曼,这是阿大将军是在惩罚我们。”

    拉赫曼一下子就从地上窜起来怒道:“你是说他在远处看着我们苦战,眼看着弟兄们战死而袖手旁观?”

    尉迟雷苦笑一声道:“应该是这样。”

    拉赫曼把牙齿咬的咯吱作响,瞅瞅周围忙碌的军卒低声问道:“他们在那里?”

    尉迟雷指指河对岸道:“正在准备伏击玉素普。”

    “他怎么能这样做?怎么敢这样做?”

    尉迟雷低下头道:“其实大家都是被我拖累的,是我不遵军令肆意胡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大王最重规矩,他来哈密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立规矩,你也不看看这些年,我们哈密国出了多少律法和典章?

    对于违反典章和律法的人大王不会轻饶,去年的时候大王宁愿自己挨鞭子也要维护律法的尊严就可见一斑。

    阿大将军应该没有恶意,如果我们这一营的将士没有经历一场苦战,彻底的锻炼一下,出一些战果,大王的惩罚可能会非常的严厉,说不定会从此将我们这一营的将士打入另册,以后兄弟们想要出头就太难了。”

    拉赫曼瞅瞅遍地的伤兵,也把头耷拉下来,无话可说。

    尉迟雷笑道:“阿大将军学的就是帝王术,无情一些是很自然的事情。

    西域之地贫瘠,兄弟们想要在这个国家出头,除了用命去博一个封妻荫子别无他途。

    运气好的富贵一生,运气不好的埋骨荒野,这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拉赫曼,你不同,你已经被大王看中,只要在接下来的三五年不死掉。

    我哈密朝堂上总会有你一个位置的,大王素来念旧,又比我们年轻的太多,因此,不论你立下多少功劳只会让大王喜欢,没有其余国家中功高盖主的嫌疑。

    所以说,你现在一步路都不能踏错,只要你按照大王的命令行事,富贵一生指日可待。”

    拉赫曼抬头看着尉迟雷道:“干嘛要和我说这些,即便是你不叮嘱,我也会跟着大王走的。”

    尉迟雷抬手拍拍拉赫曼的肩膀道:“明白人能走的更远。”

    河对岸忽然有巨响不断地传来,远山脚下腾起了大片的火光,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垫着脚尖想要看到最远处。

    拉赫曼放下手里的馕饼道:“开始了?”

    尉迟雷笑道:“自然是开始了,玉素普和我们酣战了大半天,全军没有休息就连夜赶路,现在中伏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安全了,好好睡一觉,等天亮之后接受大将军的怒火。”

    拉赫曼没了求战的心思,头枕着马鞍子,愣愣的看着星空,一夜未眠。

    天色魏亮的时候,尉迟雷就下令做饭了,刚刚吃完饭,天色也大亮了。

    一队哈密骑兵从河对岸疾驰而来,尉迟雷命令军卒们把浮桥升起来。

    自己站在浮桥的尽头等待阿大的到来。

    “伤亡几何?”阿大的眼中血丝密布,看样子一夜未眠。

    “轻伤伤六百四十一人,重伤两百八十人,战损三百五十五人。”尉迟雷漠然的禀报道。

    “比我预计的要好。”

    阿大松开战马的缰绳,走进伤兵营抚慰了那些伤病之后对尉迟雷道:“总督玉素普被活捉,副将尤里卡战死,副将以下战死一万一千余人,一战过后,于阗国再无可战之兵,也算是了了你的心愿。”

    尉迟雷躬身道:“大将军英明。”

    阿大摆摆大手道:“这一战你们前锋营劳苦功高,该有的功劳我会如实的上报大王。”

    尉迟雷单膝跪地道:“多谢大将军,末将尉迟雷不遵军令,塔沃城肆意胡来,请大将军降罪。”

    阿大摇头道:“你是哈密老人,深受大王器重,即便是有罪,也应该由大王来落。

    在你回清香城领罪之前,还有一件事你必需要做。”

    尉迟雷疑惑的抬起头道:“请大将军示下!”

    阿大瞅着河对岸缓缓而来的大军漠然道:“于阗降卒四千需要你来处置。”

    尉迟雷的脸皮抽搐两下继续问道:“如何处置?”

    阿大看了一眼尉迟雷冷冷的道:“坑杀!”

    尉迟雷颤声问道:“因何是我?”

    “你在塔沃城已经恶名昭彰。”

    尉迟雷长长的呼吸了几口气笑道:“也是,末将领命!”

    阿大宣布完命令之后,没有在尉迟雷的军中多做停留,转身就上了浮桥。

    拉赫曼凑过来小声问尉迟雷:“大将军怎么说?”

    尉迟雷勉强挤出一个笑脸道:“不出所料,拉赫曼,你负责留守大营,照顾好受伤的兄弟,我去对岸完成大将军的将令。”

    “大将军没说军中的事情?”

    尉迟雷摇摇头道:“没说,那么,我离开之后,你自然就是前锋营的将军。”

    尉迟雷组织了八百人的队伍,带上武器上了浮桥。

    他在浮桥中间站立了很久,也看了很久的河水,最后仰天大笑两声,就阔步过了浮桥。

    这一刻他想了很多,最多的却是对阿大这手绝户计的不满意。

    塔沃城的屠杀已经让于阗人对昔日的于阗王族没了半点的亲近之心。

    如果自己再执行坑杀这样的暴虐军令,能预见的到,以后于阗王族休想在于阗国立足。

    于阗王族永远的失去了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铁心源坐在摇椅上,瞅着赵婉老鼠一样的把东西搬来搬去,最后实在是看烦了,就张嘴道:“你在干什么?就那么些东西,你搬来搬去的也不嫌累。”

    赵婉停下手里的活计,给了铁心源一个大大的笑脸道:“送礼可是一个精细的活计,不看清楚怎么行?

    给我父皇的礼物就不能和给皇后的礼物弄错了,一旦错了就是失礼,也就是我送的父皇才不会追究,要是别人送错了,砍头都有可能。”

    铁心源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一个乡巴佬?”

    赵婉凑到铁心源的身边坐在他的腿上娇笑道:“今天谁惹你生气了?”

    铁心源板着脸道:“是你!”

    赵婉咯咯的笑道:“这可是妾身的大罪呢,不知大王要怎样惩罚?”

    铁心源推开赵婉凑过来的嘴巴,叹息一声道:“穆辛这个家伙抛弃了于阗国,也要进攻哈密,你说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失心疯了?”

    赵婉皱眉道:“于阗怎么能和我们哈密相比?穆辛自然是想要更好的。”

    铁心源拍拍赵婉的小手道:“阿大已经给我们拿下于阗国了,于阗总督玉素普也被活捉了,且末河一战于阗的军事力量已经一扫而空,形势喜人。

    问题是,我们要一个破败的于阗国干什么?”

    “那里不是盛产玉石吗?”

    “于阗的玉石都是送到哈密来加工成各种器物的,我为什么还要亲自去捡拾呢?”

    赵婉转一下乌溜溜的黑眼珠笑道:“既然不想要,我们就不要。”

    铁心源再叹口气道:“为了于阗国,我们折损了一千六百多人,是将士们用命换来的土地,丢不得。”

    “那就羁縻!”

    “没办法羁縻,于阗人现在恨我们欲死,派官员过去会被杀死,想要羁縻就必须派军队过去,我们的兵力不多,不能空置在于阗国。”

    赵婉斜着脑袋瞅瞅正在外间整理文书的尉迟灼灼道:“派于阗王族去,定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让于阗归心。”

    铁心源在赵婉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别起坏心思,尉迟雷在塔沃城杀了上万人,又在且末河边坑杀了四千降卒,于阗人现在最恨的就是尉迟一族。”

    赵婉皱眉道:“这个尉迟雷的杀心怎么这么重?”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服就要杀戮,直到杀平为止,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阿大不喜欢看见尉迟一族还有什么东山再起的苗头,就将错就错的命令尉迟雷坑卒,绝了尉迟一族的念头。“

    赵婉指指外间的尉迟灼灼又道:“妾身听说阿大已经把尉迟雷打入槛车,正在来清香城的路上,有人跟您求情了没有?”

    铁心源摇头道:“军令如山,求情有什么用?尉迟雷这一次虽然是一时意气用事,可是,军律就是军律,不容任何人违反。

    更何况这一次穆辛之所以早早地东进,和尉迟雷在塔沃城的屠杀有关。“

    “您会杀他?”赵婉有些犹豫。

    “不会杀,只会剥夺他身上所有的官职,永不叙用,这是我容忍的极限。”

    “这样也好,他正好可以安心作画了。”赵婉拍拍自己的胸脯长出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