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九章被忽悠了
    第三十九章被忽悠了

    “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曚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一段话是赵婉从大宋皇家禁苑里偷来的一本书上的原话。

    根据赵婉的解释,这是皇帝守则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说,那本书是一本专门教人如何当皇帝的书。

    在外面如果流传,会被砍头的。

    铁心源当然不愿意在自己处理政事的时候,身边站着一群瞎子,聋子或者别的什么奇怪的人。

    可是史官是逃不掉的。

    假如铁心源是一个有雄心想要把家业传给子孙的人,史官就绝对少不了。

    古道热肠,铁笔如刀,记天下事,著帝王史,明兴衰,知成败,即为史官。

    他可以毫无顾忌的记录国家生的任何事情,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帝王一般拿史官没有多少法子。

    当年,崔杼杀了齐国国君准备取而代之。

    齐国太史公如实记载了这件事,崔杼大怒,杀了太史。太史的两个弟弟太史仲和太史叔也如实记载,都被崔杼杀了。崔杼告诉太史第三个弟弟太史季说:“你三个哥哥都死了啊,你难道不怕死吗?你还是按我的要求:把庄公之死写成得暴病而死来写吧”。

    太史季正色回答“据事直书,是史官的职责,失职求生,不如去死。你做的这件事,迟早会被大家知道的,我即使不写,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责,反而成为千古笑柄”。

    崔杼无话可说,杀的手软,只得放了他。

    太史季走出来,正遇到南史氏执简而来,南史氏以为他也被杀了,是来继续实写这事的。

    司马迁在《史记》上为李陵说了两句公道话,暴虐如汉武帝者也只能对他施以腐刑,极尽羞辱之能,却不敢直接杀了司马迁。

    但凡是杀了史官的皇帝,名声一般都不会好听,好多甚至成了亡国之君。

    因此,史官一般在国朝中混的都比较厉害,至少帝王很少去招惹这群滚刀肉。

    “你说,我们俩敦伦的时候,刘攽会不会站在一边秉笔直书?”铁心源一脸郁闷的对赵婉道。

    “记录帝王床帏房事,那是内侍王渐的职责,不是史官的职责,夫君若是有兴趣,妾身是无所谓的。

    妾身小时候洗澡,身边就有内侍伺候。”

    “这么说我亏大了?以后有机会把那些混蛋的眼睛全部弄瞎。”

    赵婉赶紧捂住铁心源的嘴巴道:“以后可不敢胡说八道了,要是被刘攽听了去,您会多一个暴虐的名声。

    当年唐皇的太子李承乾说了一句“我作天子,当肆吾欲,有谏者,我杀之,杀五百人,岂不定?_”就这一句废话,葬送了自己继位的可能,最后也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铁心源皱眉道:“也就是说,这个刘攽来到哈密,其实就是来监视我的。”

    赵婉笑道:“这也不一定,史家记录天下事,这是他们的天职,不记录就是他们的过错。

    我哈密自轩辕庙取走一支香火,就说明我们也是华夏正朔,史官岂能不记录我们的事情。

    妾身还等着跟随您一起上我华夏史书本纪呢。”

    临睡觉的时候,铁心源才猛然想明白,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这句话的意思。

    这句话不是仅仅拿来说说的,而是有切实可行的监督执行方式的。

    比如史官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名缰利锁没人能够逃脱,帝王也不例外。

    秋风起来的时候,往北,往西去的商贾纷纷带上重重的货物踏上了归程,天山路就要被白雪覆盖了,想要继续做生意,就要等到明年春天。

    仿佛一夜之间,天气就变得寒凉无比,天山的红叶也开始红的紫,随着秋风纷纷落地。

    此时不过刚刚八月中旬。

    铁心源的书房里多了一个大火炉,也多了一张案几,穿着一身簇新青衫的刘攽就坐在桌案后面,距离火炉很近。

    铁心源得桌案依旧习惯性的摆放在窗边。

    这其实不是一个好位置,至少,在玻璃窗没有出现以前绝对不是一个好位置,因为有风。

    现在,自然无所谓了,隔着玻璃窗就能看见白雪皑皑的天山,偶尔还有几片黄叶被风吹落,敲打在玻璃窗上,极富情趣。

    尉迟雷单膝跪在地上,一言不。

    “于阗之地对于哈密来说就是一个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我以前总想把于阗之地作为你尉迟一族的封地,好酬谢李公抵御蛮夷百年的功绩。

    塔沃城一战,你杀人无数,尉迟一族在于阗的名声尽毁,于阗人人以你等为贼寇。

    也是因为你,穆辛已然早早东进,屯兵焉耆对我哈密虎视眈眈,打乱了哈密很多部署。

    尉迟雷,你可知罪?”

    尉迟雷叹息一声道:“微臣从迷乱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知罪了。”

    铁心源绕过桌子,亲自把尉迟雷搀扶起来,扒拉掉他身上象征绑缚的细铁链子,让尉迟灼灼搬来一把凳子让他坐好,而后道:“你罪在不赦,配万里以儆效尤。”

    “啊?”尉迟雷被铁心源的一番话给说的愣住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被配一万里之后,会在那里。

    铁心源笑道:“大宋!”

    “啊?“

    “啊?”

    这一次不但尉迟雷感到惊讶,就连竖起耳朵听铁心源判词的刘攽也非常的惊讶。

    配大宋?

    地狱里面犯罪之后配到了天堂?

    “王后和世子要回大宋,拉赫曼那个傻瓜,一个人保护不来他们,你必须跟上,有你在,我多少放心些。”

    铁心源这样一解释,尉迟雷和尉迟灼灼自然是听明白了,唯有刘攽一头雾水。

    停下手中记录的毛笔,不解的对铁心源道:“王后,世子乃是哈密国的根本所在,如何能让一个罪囚……”

    铁心源看了一眼尉迟雷道:“一则,大战在即,我抽不出人手,二则,本王惩罚的是尉迟雷的错误,却非他这个人,至少,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的忠贞。”

    “好大的心胸,好大的气魄,虽然看起来很蠢,不过,也算是一桩奇事。”

    刘攽说了一句废话之后,就丢开正在书写的记录本,从旁边取出一个厚皮本子,在上面飞快的记录。

    铁心源就当刘攽在放屁,要是和他一般见识,自己这两天早就被气死了。

    他觉得刘攽来哈密就是来折磨他的。

    短短两天时间,哈密的礼仪典章,法理制度就被他否定了一个遍。

    就连赵婉亲自树立的哈密神庙,他也鄙薄好久,总说祖先从石头洞里搬出来住木头屋子不容易,现在又住进阴冷的石头屋子里去了。

    再亲近的人也需要安抚,铁心源和尉迟雷说了好一阵子话,才让尉迟灼灼送尉迟雷回去休息。

    忙碌到中午,才处理完文书。

    抬头就看见刘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遂叹口气道:“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血管里流淌的是马贼的血液。”

    刘攽眨眨眼睛笑道:“你以为我们史官都是蠢蛋吗?放荡不羁你以为不用看人吗?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句话有多种解释,放在史官身上就只剩下字面上的解释了。

    我大宋官家自然是一个可以欺负的对象,来了这么久,多少知道些你的作为,你也是一个可以欺负一下的王。

    小子,你听清楚了,老夫欺负你,其实就是在帮你扬名,大宋官家被言官欺负,被史官欺负,可是啊,大宋官家的位置稳如泰山。

    仁慈之名即便是海外蛮夷都知道。

    全世界都以为官家仁慈可欺,就在这种氛围之下,我大宋的商贾走遍了天下,占尽了世人的便宜,而韩琦,庞籍,文彦博,夏悚,富弼这些獒犬在官家的仁慈之名的保护下,正一口口的吞食蛮夷的血肉呢。

    因此啊,你被老夫欺负的越是厉害,就有更多的才智双绝之辈就想来哈密欺负你。

    嘿嘿嘿……货到地头死,上万里路呢,老夫走一遭就不愿走第二遍。

    一旦他们来到了哈密,生死两难的时候就看你的本事了。”

    “怀才不遇的还可以去西夏,去契丹……”铁心源听刘攽说话感到非常的别扭。

    “净说傻话,如果实在是没得选择,谁会去投靠西夏和契丹?

    哈密虽然远点,可是啊,这里有轩辕庙的香火,说起来是自家人,不算是背叛了祖宗。

    在大宋没了位置,那些怀才不遇的人第一选择自然是哈密。

    也就是说大宋挑选剩下的人才会来哈密,哈密挑选剩下的人才,才有可能去契丹和西夏。

    你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于阗王族都敢托妻付子,别人自然会看到这些,敢不效死命?”

    铁心源皱眉道:“自从您来哈密,没说哈密一句好话。”

    “嘿嘿嘿,老夫说坏话才有人来,要是你哈密国泰民安,谁来帮你匡扶国家?”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觉得这个老家伙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