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一章人在做,天在看
    第五十一章人在做,天在看

    善良是一种东西,它摸得着,看得见,暖人心,湿人眼,振精神,平戾气。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是上天褒奖给人类最美好的一种情感。

    只是,这种美丽的情感上天分配的不是很均匀,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幸获得这样的厚赐。

    在人世间,很多天生的美好事物,总会在人类的执行中变形,扭曲,最后南辕北辙。

    基本上,穷人是最善良的,很多震撼人心的善良事情都是穷人干出来的,这或许和穷人的数量远比富人多的缘故造成的。

    善良这种东西就因为摸得着看得见,因此,他就是一种有质量的存在。

    有质量就意味着能够变化,就像水可以变成冰,或者变成水蒸气一样,随时都能够按照人们的要求变化而变化。

    大宋官员的心是石头做的,或者说是半石头半血肉制作成的。

    为了安置自己国家的流民,他们就能狠下心肠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一一赶走。

    抢走他们赖以生活的牛羊,而后,把他们丢弃在荒野里,任由他们经受风雨的摧残。

    红崖山,在经过今日之后,就会成为一座坟墓。

    当那些已经被饥饿折磨到极致的人,在用生命动了一次重要的抢劫失败之后,他们的死亡命运就不可逆转的到来了。

    车队向前走了不到十里,就不得不停下来,这一次即便是最凶恶的武士,也无法提起自己的长刀。

    长长的道路上,躺满了被饥饿折磨的快要死掉的孩子,放眼望去,足足有数百个。

    尉迟雷看到一群人形动物正步履蹒跚的向荒原深处走去,有很多人还不断地回头观望。

    这一次,王柔花第一次在王渐的陪同下向尉迟雷下达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命令全军收集马奶,立即在路边架锅煮粥,不得有半点的迁延。

    这个命令明显的不合常理,这里距离红崖山不远,那些吐蕃流民,很可能会追过来。

    “如果他们追来了,就用粮食打败他们。”

    王柔花的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

    赵婉抱着白白胖胖的铁喜站在马车前,惊骇的魂魄都要飞走了。

    眼前的这一幕让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些人为什么把孩子丢在这里?”

    赵婉颤声问道。

    张嬷嬷瞅着那群远去的人低声道:“那些人应该都是女人,把孩子丢在路上,是在赌我们会不会仁慈的救救孩子,她们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如果留在这里,孩子就没人管……如果她们走开了,孩子还有一丝活下来的希望。”

    “那就给她们粮食,夫君在我们临走的时候,给车队里配备了很多粮食。

    拉赫曼,你去,追上那些女人,给她们一些粮食,全部给光都无所谓,反正我们就要到青唐城了。”

    拉赫曼为难的道:“大王下了死命令,如果末将敢在路上离开您和太后一步,大王会砍死我。”

    王柔花回头看了赵婉一眼,满意的点点头,对尉迟雷道:“留下三天得口粮,其余的都送给那些女人。”

    尉迟雷答应一声,就命令军中校尉,拖着五十几车粮食向那些女人追了过去……

    看着那些如同骷髅一般的孩子,赵婉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喘着粗气被水珠儿搀扶上了马车,她决定,在没有进入青唐城之前,她再也不下马车了。

    赵婉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人怎么可以饿成这副模样。

    当初,夫君决定拯救那些回鹘人的时候,全国都节衣缩食,赵婉跟着丈夫吃了一个月的食堂。

    她已经觉得那是自己人生中最凄惨的一刻,然而,和目前的局面比起来,那时候一天吃两顿饭。简直就是在享福。

    赵婉忽然怀念起丈夫在那个时候偷偷塞给自己的那只鸡腿……

    真香啊……她现在很想吃。

    赵婉没来由的抱着儿子嚎啕大哭。

    大军停留在这片无遮无掩的荒原上整整一天半。

    在这一天半的时间里,炊烟从未消失过,那些孩子每隔半个时辰就喝一碗浓稠的马奶小米粥。

    喝了一天半之后,那些孩子眼中依旧充满了饥渴。

    送粮食的校尉回来了,马车上空荡荡的,原本应该是双马拖拽的马车,现在都变成了单马。

    尉迟雷没有问那五十几皮挽马去了哪里,事实上王柔花也不准他问。

    尉迟雷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车队何时启程。

    一天半的时间,这群孩子的身体已经经历了一个消化的过程,王柔花下令,让尉迟雷用空出来的粮车载着这些孩子出。

    全军的行军度很快,车队里的粮食明显的不够了,尉迟雷已经下令,命令随军的军卒们开始吃自己的储备军粮,不得与太后随从争粮。

    哈密军与其余国家的军队不同,每一个战士的身上都会储备三天的粮食。

    这些粮食都是以炒熟的青稞粉为主料,然后添加了天山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干果,最后用牛油炒熟,味道非常不错,用热水冲开一碗,极为充饥顶饿。

    富裕些的军卒随身的包裹里甚至还有一块厚墩墩的干肉,用刀子切一点下来含在嘴里,能吃好久。

    经历了这一场对猛士们来说算不上战斗的战斗之后,车队里的气氛就非常的沉闷。

    原先不绝于耳的歌声,现在听不到了,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极为严肃,似乎多了一分坚定。

    尤其是军中的回鹘人,看到这些青唐人的下场,他们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两年前回鹘人走过大患鬼魅碛的场景。

    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当年,如果不是大王节衣缩食的拯救回鹘人,自己以及一同来到哈密国的人,下场不会比这些吐蕃人更好。

    车队马不停蹄的走了一天之后,天际就出现了一汪深重的蓝色。

    这就是西海!(青海湖)

    此时的西海,还未曾被冰雪覆盖,蓝盈盈的湖水与长天一色,湖面上海鸥翔集,振翅在寒风中寻找最后的食物。

    走近之后,就会现湖面上已经隐隐有寒冰汇集,湖边已经满是白色的寒冰,这些白色的寒冰包围着一汪湛蓝的湖水,真正如同一面被文成公主丢弃在这里的象牙宝镜。

    车队过了刚察,队伍就变得越来越庞大。

    按捺不住地李巧,早就在刚察等候王柔花。

    王柔花很想质问李巧为何会阻止那些青唐人进入青唐城,一想到他可能是在执行儿子的命令,为此不惜对自己的妻子下了禁足令,只好叹息一声,将心里话藏在心里。

    冬日里的西海狂风鼓荡,波浪滔天,寒风从湖面上过来,夹杂着带着腥味的水汽,落在李巧的胡须和眉毛上,把他装扮成一个雪妖怪。

    王柔花再次叹息一声,从马车里递出一袭裘衣,李巧笑着接过来,盛赞母亲心疼他。

    见母亲喜欢看西海,就亲自把母亲接下马车,扶上战马,牵着缰绳陪母亲看西海结冰前的美景。

    “再有半月,西海就会结冰,再有半月,西海上的寒冰就有三尺厚,可以跑马。

    青唐人不吃鱼,如果吃鱼的话,我们就能学契丹人冬捕,只要在湖上开一个口子,即便是不用渔网,里面的大鱼也会自己蹦跳出来。

    母亲有所不知,西海里盛产无鳞鱼,肉质鲜美,母亲不可不尝,即便是弟妹,吃了无鳞鱼也是极为受用的。”

    王柔花看着波涛起伏的西海,转过头看着李巧道:“巧儿,这里没有别人,你据实告诉我。

    不准青唐人进入西海的事情,是源儿的命令,还是你为了成全兄弟情义,特意做出来的事情?”

    李巧沉默了片刻之后无奈的道:“源哥儿曾经和我说起过哈密国内人口比例不合适的事情,并无正式的军令下达。

    母亲有所不知,青唐局势极为复杂,西面高原上的吐蕃人自从得知瞎毡战死之后,就对青唐城虎视眈眈。

    而青谊结鬼章等青唐悍将逃出生天之后,时时有细作潜入青唐城,串联,起哄,准备重夺青唐城。

    至于卓玛,她只是一个极为虚荣的女人,她只想在自己昔日的族人面前显摆一下。

    如果说她有什么不臣之心,我看不至于。

    儿子之所以会拒绝青唐人进入西海,最大的原因就是富弼。

    此人极为无耻,妄想把青唐人逼迫进入西海一带,最后成为我们的心腹之患。

    他站在后面等待时机,一旦青唐战乱,他就会带着部将进入青唐城,从而完成他对青唐的最后一击。”

    王柔花点点头道:“军国大事,为娘一介女子不应该多说话。

    巧儿,为娘只希望,你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一下那些绝望的青唐人,哪怕不能把这些人收纳进哈密,也不要让他们在这个寒冬里活活的冻饿而死。

    为娘坚信,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我们事事都只讲求实利枉顾天理,即便是能够强横于一时,也无法长久。

    因为这样的话,我们的立身就不正,立身不正,即便是盖了万丈高楼,最终还是会倒塌掉的。”(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