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三章谁都不是无懈可击的
    第五十三章谁都不是无懈可击的

    富弼喝了两口水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背着手离开了大堂,背影有说不出的萧瑟。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扶着门框对方汝道:“就按照方兄说的办吧。

    老夫该歇息歇息了,长公主来时,转告她,老夫病了,还请长公主莫恼。

    西北节度使,呵呵,好一个西北王啊,哈哈”

    “彦国兄尽管休憩,一切自有下官。”

    看着富弼无奈的捶打着门框出惨笑,方汝只能大包大揽的将一切兜在身上。

    从青唐城到邈川城,只有三百余里,八百里快马一日就能抵达。

    头一天富弼还在邈川城破口大骂,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富弼的文书就已经到了赵婉的案头。

    儿子已经能吃一点米粥了,赵婉用银勺给儿子刮了一些米油喂给了儿子,等儿子吧嗒着嘴巴,挥舞着小手还要的时候,赵婉笑了起来,把儿子的小胖手按了下去,继续给他刮米油喝。

    王渐看完富弼的文书皱眉道:“这个富彦国竟然不上当,不是都说他性如烈火吗?”

    赵婉头都不抬的道:“这样也好,他们能退一次,就能退两次,以后从清香城,哈密城,青唐城走大宋的货物都是我的货物,不准他们收税,要形成永例。”

    王渐摇摇头道:“这恐怕很难,富弼一心想要和西夏作战,因此,才栈恋这西北节度使的职位不去。

    换一个人当节度使,恐怕您的颜面就不好使了。”

    赵婉给儿子擦嘴之后抬头笑道:“难道本宫的这个公主会被我父皇去掉?”

    王渐摇摇头笑道:“自文彦博成为平章事之后,世界就变了,庞籍这些力主西进的大臣们失去了权势,属于文彦博的稳健派就重新占了上风。

    他们说什么十年生聚,十年养息,十年征伐,文彦博甚至告诉陛下,他不希望陛下在三十年之内言兵事。(历史上原本是五十年)

    如今,文彦博正在大力的甩包袱,他把罪囚全部送到了哈密,把流民送到了青唐,还把大量的厢兵也送到青唐。

    准备用数量众多的宋人,在吸取青唐人血的同时壮大自己,还不用靡费大宋的国帑。

    因此,前些日子太后和王后见到的吐蕃惨状,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爆的。

    富弼一心想要借助强军来压制西夏,这些日子不断地向朝廷要求继续加强青唐的兵力。

    结果,文彦博给他送来了厢兵和流民,根据密谍司密报来看,富弼的日子极为难过,稍有不慎,就有贬官流窜之忧,因此,在公主的事情上,他只能大开方便之门。”

    赵婉把儿子竖起来让他站在自己的大腿上,顺顺食物,免得这孩子呕吐。

    轻轻拍着儿子的后背若有所思的道:“不如我们再推一下,让文彦博他们力,把富弼远窜到哈密……”

    王渐苦笑一声道:“不成的,欧阳修来哈密已经是大宋能做到的极致了,毕竟欧阳先生是一个文人。

    像富弼这种能文能武的家伙,官家就算是砍掉他的脑袋也不会让他去哈密的。”

    赵婉挑挑眉毛,也觉得这事不可能成功,父皇虽然宠自己,可是,一旦关联到国事上,不会有任何通融的可能。

    “我听说欧阳先生,正在以红崖山的事情写文章?就连苏轼都跟着写了好几诗?”

    王渐叹口气道:“这没法子,欧阳先生和苏轼同出一脉,师徒二人就是一个模样。

    他们写的诗文越好,下场就越是凄惨,文彦博可不是庞籍,不是夏悚,那人啊,是一个龇牙必报的人物。

    主导红崖山惨状的人是文彦博,他正在给大宋清除负担,成效斐然,这时候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谁说他坏话,谁就会倒霉。

    这师徒两,是被大王给宠坏了,在哈密的时候无论他们说什么,说的话有多难听,大王都有唾面自干的风度。

    文彦博这人可没有,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昔日威风赫赫的夏悚,如今担任了东苑马政的指挥使,听说麾下只有小吏四人,马夫若干……

    即便是如此被羞辱,夏悚也不敢辞官不做,您可以想象文彦博的权势有多大。”

    “我父皇就不管管?”

    赵婉觉得自己父亲有些不对。

    王渐冷笑一声道:“为什么要管?如今,大宋的实力正在增长,国库里的钱粮也有了剩余,军队战力日渐增长,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展。

    官家凭什么要打断文彦博施政?

    至于夏悚,他当枢密使,参知政事,平章事的时候打压迫害他人从不后人,这些年下来积怨甚多。

    现在不过是他遭报应的时候,这是官场中最正常的一种景象,官家已经看了几十年了,有什么好管的。”

    赵婉皱眉道:“真是没一个好人。”

    王渐笑道:“说别人也就罢了,不许这样说官家,官家心地纯良,如果不是被皇位所累,官家一定是一个极好的父亲,极好的丈夫。”

    赵婉连连点头,觉得王渐把话说到她心坎里去了,自己的父亲就该是一个好人,自己的丈夫也该是一个好人,之所以会出现一些偏差,完全是被时事所迫。

    铁喜站在母亲大腿上,努力的向上蹦跶,双腿很有力气,惹得赵婉哈哈大笑,扶着儿子任由他力。

    王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了一会,就悄悄地退了出去,他觉得这样的场景非常的温馨,当年铁心源就是这样在王柔花怀里蹦跶的。

    身为宦官,王渐以为自己将会随着官家一起同生同死,现在不一样了,他觉得自己在皇宫里当陈琳老祖那样的人也不错。

    只有活的足够长,才能看到更多精彩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多活一阵子,眼看着自己种的种子生根芽,最后长成参天大树。

    这个世界上或许真的有神灵,苏米加尔神庙方圆两百里之内全是干旱的沙漠,可就在神庙所在的地方,依旧有一汪月牙形的清泉。

    风沙淹没了昔日的城池和农田,唯有这座神庙被留了下来,同时留下来的还有那汪清泉。

    这里四面都是广袤的沙漠,只有一些低矮的丘陵上还有一些干枯的茅草被风吹得呜呜作响。

    在枯草的后面,阿丹单膝跪地,眯缝着眼睛看着西边。

    遥远的地平线上,一匹孤狼在寒风中慢慢的奔跑,偶尔会停下脚步,朝四周看看。

    忽然,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支马队,阿丹顺势把身体倒在沙丘上,回过头对坐在山丘根部的阿伊莎道:“你说的那些人来了。”

    阿伊莎掀开厚厚的面纱笑道:“现在就看你这位雄鹰的本事了。记住,不能放走一个。”

    阿丹瞅瞅聚集在山坳里的亲兵笑道:“一千亲兵对五百杂兵,如果还能出岔子,不如死掉算了。”

    苏米加尔神庙就在左前方十余里之外,那里是一片旷野,无遮无拦的,任何人只要进入那片沙海,就会被守卫神庙的军队现。

    即便是阿丹也没有把握在守军有准备的情况下,攻下这座地下堡垒。

    苏米加尔的太阳神庇护了自己的神庙,庇护了泉水,却没有庇护自己的信徒,或许这就是他最后的神力吧。

    阿丹纵马下了沙丘,随同他一起下来的还有二十几个骑兵,他们没有躲闪,就站在沙丘底下,瞅着那支远道而来的骑兵。

    很明显,那支骑兵也现了他,见他们人少,就径直飞奔过来。

    直到看清楚阿丹之后,为的骑士才躬身道:“尊敬的阿丹王子,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阿丹坐在马上冷冷的道:“扎素,你告诉我,博克图汗在神庙里吗?”

    扎素的身体抖动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阿丹道:“您没有任何的权力来质问我。”

    阿丹瞅瞅随着扎素手势慢慢包围过来的黑骑兵,大笑一声道:“扎素,你这个老奴才不老实啊,怎么,你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扎素的神情不定,疑惑的瞅着阿丹背后的沙丘冷声道:“我是智慧之王的奴仆,接受王命在这里镇守,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塔利班。

    阿丹,束手就擒吧,只要你不反抗,我就一定不会伤害你,只会把你送到智慧之王的座下,是非恩怨都由你们师徒自己去面对……“

    扎素话未说完,就磕一下战马的肚子,胯下的战马顿时就向阿丹冲了过来,同一时间,长枪已经绰在手,他想用最短的时间结束这场战争。

    阿丹就站在那里,无数的羽箭从他的身后飚出来,密密匝匝的扑向扎素。

    扎素大叫一声,就竖起盾牌,阿丹出现在这里他就已经感觉不对了,每一根神经都绷的紧紧的。

    他完全没有想到,阿丹竟然会知道博克图汗就在苏米加尔神庙。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只有自己和古尔丹,即便是跟随自己守卫神庙的这些护卫,也一无所知。

    一想到穆辛那张冷酷的脸,扎素就遍体生寒,今日不杀死阿丹,等待他的只有死亡。(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