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四章阿丹的胜利
    第五十四章阿丹的胜利

    面对骑兵的冲锋,阿丹哈哈大笑,手里长刀不时地将羽箭格挡开来。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见扎素竟然朝自己冲杀过来,不由得狞笑道:“一年未曾杀人,你竟然也敢向我伸刀子。”

    说完话,探手捉住一枝羽箭,手心用力,那支羽箭就被他生生的单手折断。

    丢弃了羽箭之后,阿丹也催动战马,迎着扎素冲了过去。

    扎素见状,大叫一声硬着头皮就冲了上去,两柄钢刀仅仅交鸣一声,就被战马带的错开。

    扎素的头盔被砍掉,脑袋却很完整,这让阿丹暴跳如雷,按照他以前的水平,这一刀应该枭的。

    骑兵作战就是这样,错马开来,再相聚就很难了,阿丹咆哮一声就挥舞着长刀杀进了骑兵群。

    战马狂飙,一路上残肢断臂乱飞,借助战马的力量,即便是一柄钝刀子也能变得削铁如泥,更何况阿丹的弯刀乃是军中最好的乌兹钢刀。

    将军和小兵的差别其实就在一身装备上,乱军之中,没有几个人能防备得住全方位的偷袭。

    将军的铠甲好,砍一刀只有条白色的印痕,小兵的皮甲单薄,一刀下去,顺势一拖,弯刀能把人砍成两截。

    这些人似乎已经知道今天的重点狙杀的对手就是阿丹,很多人不再理会自己的对手,反而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阿丹身上,即便阿丹凶如悍狮,也毫不退缩。

    阿丹不在乎,甚至有些欢喜,哪怕对方嗷嗷嗷地冲过来,好几个人将他围在中央,他也能够用更快的度,更熟练的技巧出刀格挡,然后退步,与战马结成一体,跳出包围圈,反手再飞快一刀斩杀一人。

    就这样不断消耗着,游走着,一个一个的骑兵被他不断击杀,可冲过来的骑兵如同添油战术一样不断扑入战圈,好似永无止境。

    最初的时候,阿丹应付的很吃力,可是时间久了,他生涩的身形就逐渐找到了一些感觉,这些感觉最终化作技巧展现出来,让他在乱军中显得更加凶悍,而这些感觉在平时的时候是苦思冥想不出来的。

    因为实战与空想根本就完全不一样。

    只有在战斗中才会迅掌握和领悟。

    这些小小的技巧和感觉让阿丹的战斗渐渐变得轻松起来,毕竟他要面对的只是一些身披皮甲的小兵,这些贫穷的骑兵在大战中,就是炮灰一般的存在。

    可是,小兵太多了,似乎怎么也杀不绝,嚎叫声此起彼伏,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

    阿丹只能听得到惨叫在断断续续地响起,分不清是自己人的还是敌人的。

    一千骑兵要包围五百人,这本身就有难度,在沙丘上别看阿丹说的轻松,实际上,想要包围五百骑兵,没有三千骑兵很难做到。

    其他地方怎样?围困是否被攻破,阿伊莎是否被攻击?人是否有伤亡?

    阿丹已经全然顾不得了,满脑子都是杀杀杀!

    杀得兴起,只觉得前后左右都是敌人,脚下都是污血和尸体,什么计谋,军阵,全然忘了!

    在乱军之中,根本就没机会去想这些事情。

    他根本不敢浪费半点力气,所以只能用左手始终保持擎盾状态,右手里的弯刀则是尽可能的避免大力劈砍,尽量催动战马让自己的身体移动,用移动来规避伤害并迅展开反击!

    但即便这样,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他身上的伤口也在一条条的增加!

    得亏他一直用臂盾护住要害,手中的弯刀也总是能先一步击杀围困他的骑兵,再加上他自身铠甲的防御属性不错,就这样周旋,躲避,突进,灭杀,周而复始,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简单有力快!

    即便是偶尔冒出来的黑甲骑兵,他都可以在瞬间配合臂盾格挡然后将其一击击杀!在这整个击杀过程里,阿丹感觉自己似乎完全升华了。

    昔日在回鹘军中大杀四方的感觉正在回归,昔日彪悍的如同猛兽一般的阿丹也正在回归,右手中的弯刀也仿佛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虽然他的身体越来越疲劳,可他的意志却是越来越清晰,甚至随着时间的消逝,他的胸甲被链子锤砸裂,大腿上中了一箭,双手双脚如同灌了沉重的铅块,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从战马上吹下来。

    但是,仍旧没有一个黑甲骑兵能够摘取这最后甜美的胜利果实,它们一个个的冲过来,但总是会被盾牌挡住,然后在一瞬间,那把弯刀精准地划过它们的咽喉,或者是刺入心脏,绝不拖泥带水。

    在这一刻,阿丹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似乎分开了,灵魂在头顶飘荡,身体在下面厮杀,他好像能够看清自己的每一个动作,并且能知晓自己该如何用最省力的子与敌人作战。

    当他用尽力气砍倒眼前的骑兵之后,眼前猛地一空,面前再无敌人。

    阿伊莎就站在不远处,手里握着一张弓,弓上搭着一支箭,其余的战士,也围了一个大圈子,同样握着弓箭为自己压阵。

    突然间,阿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劳累了,明明自己的兵力占优,他这个主将还累的跟狗一样。

    阿伊莎带着其余骑兵,将剩余的黑甲骑兵包围起来,没有参与战斗,而是把剩下的敌人统统驱赶到他的身边,让他不停地战斗。

    阿丹剧烈的喘息着,血水顺着铠甲的边沿汇成血柱滴落在地上。

    战马的鬃毛下面,一样血流如注,好在这些血大部分都是敌人的。

    阿伊莎驱马过来,掏出手帕帮他擦拭脸上的血迹,阿丹苦笑道:“再来三个敌人,我必死。”

    阿伊莎笑道:“你不会死的,当你战斗到极致之后,我会跟上的。”

    “扎素在哪?战死了?”

    “没有,将领永远都比小兵活的时间长,他受伤了被我们活捉了。”

    阿丹吐了一口血唾沫道:“既然他没有战死,那就说他不想死,我们可以进入苏米加尔神庙去欺骗那个一根筋的古尔丹了。”

    阿伊莎笑道:“重要的是兵不血刃。不能惊动博克图,否则,你想拿到喀喇汗国的军权这事就存在变数。”

    阿丹身上的血迹根本就擦拭不完,所以阿伊莎擦拭了两下就放弃了。

    扎素被捆的非常结实,手脚被绑在一起然后再翻过来仰面朝天,他就只能以一种极为艰难的姿势看着蓝天。

    阿丹站在他身边的时候,铠甲上的血珠子就不断地跌落在他的脸上,这让他更加的惊恐。

    “扎素,说吧,最好一个字都别瞒我,这样的话,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并且让你的家眷知道你是战死的。

    这是我能给你最宽大的条件。”

    扎素张嘴哀求道:“塔利班,饶我一命吧,这事说到底是您和智慧之王之间的纠葛,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战士,如果您获胜,我会效忠于您,现在智慧之王有优势,我自然要对智慧之王效忠。

    对我来说,您与圣王都是我的主人。“

    阿丹点点头道:“这话有道理,你我之间确实谈不到谁背叛谁。

    现在告诉我,你和古尔丹之间交接任务的信物和方式,然后你就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扎素不死心继续哀求道:“塔利班……”

    阿丹不等他说完,就重重的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道:“别说废话。”

    扎素的手脚像是断掉一般痛苦,不由自主的惨叫起来,阿丹若有所悟的收回大脚。

    扎素才绝望的道:“古尔丹只看我的脸,他是一个蠢人,他只看我的脸。只要我的脸出现在神庙入口处,他就会打开石门,放我们进去。”

    阿丹皱眉道:“你的脸?”

    扎素连忙点头道:“是啊,我的脸……”

    “阿丹,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从他身上搜出来了穆师的令牌,问问他这个令牌的使用方法。”

    阿伊莎的声音从沙丘后面传来,很轻柔。

    阿丹摇摇头,对扎素道:“你也听到了,阿伊莎很聪明,别人想骗她都是徒劳的。”

    阿丹说着话,染血的弯刀就横在扎素绷的紧紧的大腿上轻轻地一拉,扎素的大腿上就多了一条细细的血线,很快的由于是仰面朝天那条血线很快就变成了一条张开的血口子,伤口变的肌肉被撕裂开来,逐渐变成了一个张开的婴儿小嘴一般。

    “扎素,说吧,我知道你对我老师的忠心没到那个份上,说出来我帮你解脱。”

    痛苦让扎素崩溃了,他惨叫着道:“把令牌给古尔丹,把令牌给古尔丹,他就会打开大门,迎接你们进去,古尔丹只认令牌不认人。”

    阿丹笑道:“早说不就完了,至于受罪吗,现在,我要带着令牌去找古尔丹。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忘记这里生的事情,你的家眷就能活下去。

    如果你敢说谎话,一旦我失败了,我会把你的家眷贩卖给柏柏人。”

    “塔利班,我没骗你,饶了我……”

    阿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一刀切开了扎素的咽喉,抓了一把沙土擦拭一下血迹,然后就来到了沙丘后面。

    “没有羊皮卷……”

    “古尔丹认识字吗?”

    “哦,我忘记了,那家伙总是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啃羊腿,他好像永远都在吃,却怎么都吃不肥,人家都叫他食尸鬼,阿伊莎,你还是不要见那个家伙为好。

    我有时候都分不清他到底是人,还是魔鬼。”(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