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章对峙
    第七十章对峙

    信仰的坚定与否,与身家多少一般成反比。?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

    身家越多的人,信仰就越是单薄,因为这种人一般都认为求神不如求己。

    他们知道把希望挂在神的裤裆里很不妥当,所以他们非常愿意帮助神灵分担一些杂务。

    马希姆还是一个穷鬼的时候,他很愿意去为神的荣光战斗一生。

    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自己获得神灵的眷顾,以后少一些灾难,多一些运气。

    至于现在……马希姆认为自己的运气已经够好的了,不用再向神灵祈求什么了,如果还有**,他希望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达成愿望。

    楼兰城下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那些残存的民夫在军队的驱使下,抬着梯子向城头猛攻。

    “先登城者赏赐一百枚金币!”

    “先登城者赏赐一百枚基金币!”

    混杂在民夫中的大食武士不断地高呼,希望能提升一下这些人的战斗力。

    很明显,在哈密人猛烈的打击之下,多少金钱也提升不了多少士气,更多的龟兹民夫大喊大叫着不但不向前冲锋,反而挤成一疙瘩。

    前面的看到城下的惨状之后,拼命地向后挤,后面的在大食人的督战下,用力的向前面冲。

    督战的黑衣武士相互交换一下眼色,不约而同的向畏缩不前的民夫砍了过去。

    退无可退的民夫只能绝望的大叫一声,抬着梯子向楼兰城扑了过来。

    一阵阵冰凉的散着难闻味道的液体从天而降,如同雨水一般均匀的洒在每个人身上。

    疯狂的民夫们毫不理会,丧失了灵智的他们如同野兽一般只想向前冲,只想爬到城头,至于爬到城头会有什么结果,他们已经不再考虑了。

    一排火把丢了下来,火把还没有落地,空气中的油气就已经被火把点燃。

    轰的一声响,油气如同火龙一般向两边蔓延。

    下一刻,城下的人群就像是一个个人形火把被点燃了,凄厉的大叫着跌跌撞撞的乱跑。

    城下立刻就成了一个火焰的世界,即便是沾染了轻油的寒冰上也开始冒火,被寒潮冻得硬邦邦的土地也在瞬间燃烧,楼兰城下热气蒸腾。

    孟元直坐在箭楼上冷漠的看着城下的地狱世界,一道道攻击命令箭楼上传出来。

    传令兵骑着战马冒着箭矢在城墙上狂奔,将孟元直的每一个命令准确的传递出去。

    轻油的好处就在于燃烧猛烈,迅,一旦燃烧殆尽,就迅熄灭。

    城墙上的哈密军卒早就计算好了一次喷洒轻油的量,真正做到了用最少的轻油杀死最多的敌人这一指标。

    死于燃烧的敌人并不多,而城下被烧伤的民夫就数不胜数,全身被烧得焦黑,轻轻一碰,一大块皮肤就会自然脱落,路出里面冒着热气的肌肉。

    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的黑衣武士,面对一大群摇摇晃晃向他们走过来的伤患,也不由得亡魂大冒。

    一些人的皮肤如同破衣衫一般挂在身体上,嘴里还不断地喊叫着——武士大人,我受伤了……

    城头观战的黄元寿闭着眼睛转过头,他没有孟元直坚如铁石的心肠,藏在宽袍大袖下的手也跟着微微颤抖。

    让他继续留在这里是一种煎熬,孟元直摆摆手道:“府尊连日辛苦,如今战事已经平缓下来,尽可下去休憩。”

    黄元寿在两位副手的搀扶下,朝孟元直拱拱手,就匆匆下了箭楼。

    下了箭楼,黄元寿就推开叶通判,扶着城墙一阵干呕,今天本来就没有吃饭,只是在箭楼上喝了喝多茶水,一时间全部吐了出来。

    叶通判和梁司业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原本能忍住,被府尊一阵干呕弄得嗓子痒的厉害,即便是不想呕吐,如今见府尊出丑,身为左2,如何能不一起出丑?

    吐了一场的黄元寿抬起头,眼中满是泪水,仰着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大吼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叶通判诧异的道:“府尊缘何为这些骚鞑子流泪?”

    黄元寿擦擦嘴角道:“不忍之心倒有,流泪乃是呕吐之过也。”

    叶通判原本也是为了凑开心才说的一句话,他自己也是泪流满面,不由得哈哈大笑道:“终究是我们胜利一场。”

    黄元寿摇摇头道:“大军争锋,人命如草芥,我辈还是尽心民事就好,不争这些杀头的功劳。”

    边上的梁司业擦拭着眼睛道:“不争,不争!”

    话音未落,就听天空又传来冰块破空的声音,叶通判抓着黄元寿与梁司业快的钻进了城墙后面的藏兵洞。

    只见巨大的坚冰从天而降,砸在地上轰然作响,而后碎裂成千万块。

    眼看着七八个哈密军卒从城头跌下来,水袋一般的砸在地上,鲜血四溅,眼看救不活了。

    三人靠在空荡荡的藏兵洞里,感受着冰块砸在城墙上的震动,梁司业叹口气道:“何苦来哉。”

    他们三人都清楚,投石机喧嚣过后,就该步卒冲上来了夺城了。

    哈密国守城的法宝之多,没人比他们三个专门供应后勤的人更清楚了。

    轻油,火药,火药弹,弩箭,灰瓶,滚木礌石,哪一样拿出来都会让依靠梯子就要夺城的大食人吃大亏。

    现在仅仅是施展了轻油一项而已,这还是大将军为了清空城墙,不让敌人尸积如山给守城带来麻烦而已。

    府衙的亲兵们很快就现自家府尊被困在藏兵洞里,只是头上冰块乱飞,不好去救援。

    好不容易等到大食人的投石机停止威了,这才举着盾牌将府尊迎接回来。

    出瓮城的时候,黄元寿又看见好多军卒举着铁管子向城下喷射轻油。

    下一场大杀戮又开始了。

    楼兰是一座孤城!

    他的周边没有州县,没有乡村,有的只有沙漠和戈壁,以及一座被冰封的大湖。

    一旦楼兰城的城门关闭之后,方圆两百里之内就杳无人烟了。

    因此,穆辛想要就食于敌没有任何的可能。

    自从没有足够的人手修建冰城了,民夫们的价值就基本上没有了,与其让这些人被活活的饿死,不如让他们挥一下最后的作用,让楼兰城里的守军,一直保持紧张状态。

    这种送死的行为持续了三天之后,穆辛终于下令停止进攻。

    楼兰城下臭气熏天,焦黑的尸骨堆在城下,如同朽木。

    为了压制这股子味道,楼兰守军不得不从城上往下倾倒了很多的清水,用坚冰包裹住死尸,才让这里的气味恢复了正常。

    一道高墙,在沙漠大湖间营造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即便是在战时依旧安静祥和,一个在寒风中哀嚎不绝,瑟瑟抖。

    城里的不想出去,城外的拼命想进来,为此都不得不付出高昂的代价。

    楼兰城迎来了一个难得清净的早晨,城里的炊烟袅袅,人来人往极富生气。

    只是西域清晨的空气冷冽的厉害,吸一口肺叶都被冻得生疼。

    裹着厚皮袄的捕快三三两两的在街道上巡梭,放眼望去都是宋人面孔,没有外族模样,也因此就不存在不稳定因素,敌我非常的容易分辨,这让他们的工作变得非常简单而富有效率。

    雷老大绕过一条小街,握着刀鞘的手已经冻得没了知觉,三两步窜进一个卖烧饼的铺子,把手放在炉火钱烘烤。

    买烧饼的是一个高大的驼子,见雷老大进来了,就指指桌子上的一个皮囊道:“还有点酒。”

    雷老大摇摇头道:“正当值呢,下了差事之后再说,驼子,见到碍眼的人没有?”

    驼子笑道:“刘老鼠早上从胡八姑院子里鬼鬼祟祟的跑出来算不算?”

    雷老大咧嘴笑道:“一对狗男女,睡一觉还弄不垮城墙,以后再收拾他们。”

    驼子笑道:“奸细还没有抓完?”

    雷老大忧虑的摇摇头道:“抓住了四个,全是死人,问题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进来,北城墙上的戌卫死了三十四个,被人家偷袭得手,如果不是张将军巡哨到那里,说不定城池就破了。

    黑衣武士死了十几个,有一些趁乱跑进城了,府尊下令,一定要捜捡出来。”

    驼子从烤炉里面取出饼子,递给了雷老大一个道:“大冷的天奸细在外面藏不住,一定会进民居的,只要他们进了民居,不管用了什么法子,都会露出马脚,这城里住的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雷老大咬着热腾腾的饼子笑道:“这倒是一个道理,沧州牢城搬空了,楼兰城装满了,奸细进了贼窝,应该有一场热闹看。”

    说完话,把吃了一半的饼子叼在嘴上,朝驼子挥挥手,就再一次走进了街道。

    吃一口饼子就对着两边的民居大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贼来须打,客来须看!”

    听到喊声的刘老鼠打开自家院门,远远地冲着雷老大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这混蛋总是找自己的麻烦。

    刚刚缩回脑袋,就看见驼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里面不由得一阵阵虚,朝着驼子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连忙把头缩回了院子,关好了大门。(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