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一章老鼠洞
    第七十一章老鼠洞

    刘老鼠是一个盗墓贼。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盗墓,在大宋是死罪。

    刘老鼠在汉中盗取一家大户人家的墓葬的时候,被人堵在墓穴里,那家人也干脆,直接堵住了刘老鼠挖掘的盗洞,要把他活活的闷死在里面,给自家的祖宗当陪葬。

    两天过去了,就在所有人认为刘老鼠已经死定的情况下,他竟然生生的从墓穴里逃出来了。

    不但把那家大户人家祖坟里的陪葬盗的一样不剩,就连刚刚埋下去的女眷尸体都受到了羞辱。

    大户人家视为奇耻大辱,悬赏一千贯捉拿刘老鼠。

    结果,钱的力量非常的大,刘老鼠谨慎一生,却被他的一个相好的给出卖了,在睡梦中被官府生擒。

    不等大户人家走通官府的门路,将刘老鼠大卸八块,他就被四处筹集囚犯的提刑官,送来了哈密。

    刘老鼠的家很小,一间土房子一个小院,院子里有一个木头棚子,棚子底下全是松软的沙子,就是他在哈密的所有财产。

    原本以为自己谋生手段再无用武之地的时候,刘老鼠忽然现,楼兰之地,才是盗墓者的天堂。

    这里的墓葬之多,远远出了他的预料之外,最妙的是,这里的墓葬都是无主之墓。

    于是,当别人都在湖边种芦苇换取食物的时候,刘老鼠在沙漠里大肆的挖掘。

    当别人修筑房屋换取粮食的时候,刘老鼠在楼兰人留下的墓葬里面大其财。

    楼兰人喜欢厚葬,陪葬之物中最多的恰恰是最好出手的金银,玉石。

    短短的三个月里,刘老鼠不知不觉就成了楼兰城里出手最阔绰的人。

    雷老大和他的恩怨就是这么来的。

    雷老大以为,不论那些墓葬是不是有主人,盗墓本身就是一个杀头的罪责。

    之所以迟迟的拿刘老鼠没有办法,是因为没有苦主,也没有在墓葬里捉到刘老鼠。

    官府本着民不告官不究的态度,让刘老鼠逍遥法外。

    大军围城,把刘老鼠困在了楼兰城中,眼看着城外有无数财的机会却不能出城,这让刘老鼠无限的恼怒,穷极无聊之下,只能用手里的钱财去找胡八姑这个半掩门换取一夕风流。

    自从雷老大把刘老鼠是盗墓贼的事情弄得众人皆知,城里的邻居们就不大愿意和刘老鼠来往了吗,生怕沾染上晦气,阴气。

    从门口回到院子里的刘老鼠很想仰天哀叹一声,心里面咒骂雷老大是一个其蠢如猪的蠢材,驼子更是一个长着眼睛的瞎子。

    自己明明都在背后啐了雷老大一口,这两个蠢货却没有上门来找麻烦。

    背上的刀子已经割破了油皮,只要一用力,刀子就能从后背穿到前胸。

    啐雷老大,是刘老鼠能做的最大动作。

    十一个黑衣人就站在他家的院子里,鸦雀无声,十一双阴冷的眼睛,却从未离开过他。

    从今早回家之后,他就现他的家已经被别人占领了。

    刘老鼠现这个事情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仰面朝天的躺倒,摊开双手,即便黑衣武士的刀子点在他毫无防备的肚皮上,都紧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自己弄出声音,就死定了。

    为的黑衣武士考虑了良久,才决定留他一命,却提出了关于食物的要求。

    这些黑衣武士非常的狼狈,很多人身上满是伤口,其中两人胳膊上的弩箭都没有拔除。

    刘老鼠非常好心的找来了伤药和清水,那些黑衣武士却无动于衷,直到刘老鼠做好了饭食,在逼着刘老鼠吃过之后他们才开始狼吞虎咽。

    既然自己有用,刘老鼠就觉得自己距离被处死还有一段时间。

    这让他有机会重新打量一下眼前的这些黑衣人。

    这些人是敌人这没什么好说的,可能是城外敌军的探子,死士,刘老鼠也能清楚地猜测到。

    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刘老鼠从不考虑明天的事情,哪怕明知明天就要死了,今天也一定要努力求生。

    这些人的武力极为强大,他们行动有力,身手敏捷,满身的伤口和沾满血污的弯刀证明他们全是战场上的强者。

    即便带着倒钩的弩箭从胳膊里拔出来,带着一些肉块和大蓬的血迹也不能让他们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刘老鼠烧了很多热水,有三个黑衣人正在烧,他们的嘴上被绑上了布条,这让他们一声声无意义的喊叫声,变成了低微的哼哼。

    阿卜杜勒。穆特盘膝坐在哈密人神奇的热炕上,默默地等待天黑。

    在这间屋子里最多能藏身到天黑,天黑之后,穆特认为自己这一小队黑暗武士的最后荣光将不可抑制的到来。

    他很希望面前这个老鼠一样的哈密人能告诉他城守府到底在什么地方。

    可惜,因为语言的缘故,不论他殴打,还是威胁面前的这个家伙,依旧一无所得。

    这间屋子的顶棚是用麦草混合了一点胡杨树枝搭建成的,很简陋,却很暖和,就在刚才,穆特就想到了一个制造混乱的办法,那就是放火。

    在混乱中找到敌人的领,然后突然袭击,如果能斩杀掉对方的领,自己就不负智慧之王的重托。

    对于这场战争的胜负,穆特对自己一方能取胜的信念是绝望的。

    与哈密人交战之前,穆特从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黑暗武士不能战胜的敌人。

    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生的战争都证明了这个说法的准确无误。

    当一队黑暗武士全部战死在野狼谷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拥有强悍的武技并不能无敌于天下。

    那些软弱的如同小鸡一样的敌人,仅仅利用两种奇怪的,从未见过的武器,就让六百四十一名强大的黑暗武士战死在冲锋的道路上。

    他们甚至没有和敌人作战的机会。

    那恐怖的爆炸,那种连空气都能燃烧起来的东西,让他第一次对神灵有了疑问。

    那不该是人世间该有的武器!

    刘老鼠的鼻子一直在流血,滴答,滴答的掉在石板上,很快就汇集了一大滩。

    他的鼻子有旧伤,主要是这颗丑陋的鼻子曾经挨过很多人的拳头,不知为什么,不论是谁想揍刘老鼠的时候,下手的第一目标永远都是鼻子。

    穆特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刘老鼠的鼻血永远都灌不满那条细细的石缝。

    他起身来到刘老鼠的面前,用刀柄敲击一下石板,仔细的敲击了七八下,辨认了两次之后,才确定这块石板下面应该是空的。

    轻轻地撬开那快石板,一块厚厚的木板出现在面前,掀开木板,一个能容一个人进出的洞口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而刘老鼠的面色惨白一片。

    穆特点着了一支火把,丢进了黑洞,他欢喜的现,地下还有一座不算大,却非常干燥的空间。

    穆特下到洞里,点燃了放在小桌子上的油灯,洞窟里面一片光明。

    他甚至现这个空间里还储存着一大缸清水,墙壁上还挂着很多的食物,仅仅是胡饼就有很大一袋子。

    一个陈旧的木箱子里装满了各色金银饼子,以及各种陈旧的饰,玉器。

    如果把这些东西拿到飞鹰山,也是一笔很不错的财富。

    盗墓贼大食也有,经验丰富的穆特很快就明白了这个老鼠一样的哈密人到底是以什么为生的,那些形状各异的金银饼子不同于现代各国使用的任何金银币模样。

    这是这个盗墓贼的藏宝室。

    有了这个现,穆特虔诚的跪拜了下来,向天神祈祷,感谢天神在奴仆绝望的时候,指出了一条生路。

    有了这座地窖,穆特就觉得自己可以长久的潜伏在楼兰城内,然后以这里为基地,在这座城市里进行自己想要的任何战斗。

    敌人的武器虽然可怕,他们自身的武技却非常的差,在没有哪两种武器的前提下,穆特身为大武士,敢于面对任何境遇。

    上面的武士也非常的欢喜,绝处逢生的奇迹让他们每一个都虔诚的感谢了天神的指引。

    刘老鼠被丢下地窖,痛苦的跌在地上,翻滚不休。

    上面的黑暗武士把受伤的同伴送进地窖之后,留下经验最丰富的穆特仔细的清理了他们曾经居留过的痕迹。

    穆特跳进地窖,关上两层隔板,特意被他留在缝隙里的轻灰随着石板的落下飞扬起来,然后慢慢的落下,转瞬间,刘老鼠的房间就像是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般。

    看着穆特灯光下狰狞的面孔,刘老鼠无奈的叹口气,虽然他是一个盗墓贼,却非常的讨厌被人家活埋。

    至于自己活埋自己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绝对不想这样干。

    在汉中的时候就被人家活埋过一次,如果不是他总喜欢在盗墓之前,在隐蔽的地方往墓穴里插一根空心杆子作为自己最后的逃生手段,他这时候早就化成一堆枯骨了。

    穆特相信这间藏宝室除了这个盗墓贼之外,没人会知道,只要杀掉这个家伙,自己一行人就再无隐忧。(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