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一章一片云的怒火
    第八十一章一片云的怒火

    西域的贵族们很喜欢看斗兽。(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人和野狼搏斗,人和大蛇搏斗,人和豹子搏斗,至于要看人和狮子,尤其是雄狮搏斗,就要看身份够不够了。

    清香城里不允许有这东西,主要是斗兽场不符合铁心源的观念,尽管斗兽场非常的赚钱他也非常的不喜欢。

    斗兽场这一套其实是从罗马传过来的,现在的斗兽场面虽然堪称热闹,却没有办法和古罗马斗兽场较量,那才是万人空巷的运动。

    斗兽场的角斗士,其实没有传说中那么风光,只要是人,就没人喜欢把自己和野兽放在同一个等级上较量。

    要说最喜欢斗兽的国度莫过于塞尔柱,而斗兽产业最达的城市莫过于撒马尔罕。

    斗兽业的兴起,让塞尔柱国的高阶武士层出不群,毕竟,只有在斗兽场,才能把一个武士的所有潜力都压榨出来。

    高阶武士参与的斗兽或许还有一些看头。

    那些利用死囚和欠债人来当噱头的斗兽场,恐怕只有一些心理变态的人才会喜欢。

    他们喜欢看人在绝望中被野兽撕成碎片的样子,从而来满足自己那些嗜血的**。

    大雷音寺的寺庙很新,底下的根基却非常的身厚,这些年,大雷音寺进行了史无前例的扩张,他们却从未显露出资金紧张的状态。

    不说别的,仅仅是大雷音寺大殿顶端上的那只黄金铸造的孔雀度母,耗用的黄金就不少于五百斤。

    眼看着那只孔雀度母像在外面接受风吹雨淋,电闪雷劈铁心源不止一次的劝告萨迦活佛不要那么的糟蹋黄金,如果大雷音寺的黄金实在是多的用不完可以……

    朋友间关系越是亲近,说话的方式就越是像放屁,撒迦自然不会理会铁心源那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红衣喇嘛的地位很高,至少在大雷音寺里很高,每天清晨大钟响起的时候,就有很多红衣大喇嘛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站在雷音寺的平台上做早课,非常的壮观。

    每一个红衣大喇嘛都有独自建庙,讲经的能力,身为开山怪,他们的武技和智慧是成正比的。

    说起来很丢人,诺大的一个哈密国,高手就两个,一个是孟元直,一个是阿大。

    这两个人谁来充当铁心源的护卫都不合适,铁一,铁二的身子已经垮掉了,虽然不再恶化,却已经过了抡刀子作战的时候,大部分职权已经变成文官了。

    孟元直,阿大的武功很高,可是张直,铁三百,拉赫曼这些人的武功又很差,至于冷平,王胄他们都是标准的军官,可不是当护卫的好手。

    多年以来,就培养出来包子,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肉盾,让他去保护母亲和赵婉还差不多。

    这样一来,铁心源身边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护卫了,这一次全国性的大比,就是为了找几个功夫高手。

    一个国家的风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其实就要看国王的喜好了。

    以前的时候齐国国君喜欢击剑,乡野中就有无数的恶斗而死,齐国的武风大盛。

    以前楚国的国君喜爱腰肢纤细的美女,楚王的后宫就多了很多饿死的妃子。

    现在,哈密国的国王忽然喜欢武力强大的武士,所以,清香城里就树立起来了六个高大的擂台,每日跳上擂台比武的武士不下一百人。

    铁心源其实不喜欢这种大张旗鼓的招揽手下,他更多的时候喜欢任人唯亲,只是现实很残酷,不得不这样做。

    能在穆辛这种喜欢偷袭暗杀的人手里苟活至今,铁心源自己都觉得侥幸。

    穆辛这一次断然离开还有救援机会的军队,很可能是已经觉得自己先前用大军来威胁哈密的事情不可能成功。

    再加上阿丹毁掉了他所有的退路,自知无望的穆辛就做出连这个疯狂而无耻的决定。

    于是他就带走了军队中最善于作战的武士,把那些普通的军队留在楼兰城下,任其自生自灭。

    可以这样说,在穆辛看来,铁心源的性命远比他麾下幸存的六万多大军重要得多。

    铁心源知道,只要穆辛还有一口气在,他们之间的战斗就不会停止。

    两个偏执狂之间的战斗只会有人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却不会有人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一片云不得不去距离他最近的胡杨地城市,因为他的胳膊摔伤了,过了好一阵子都不见好,估计是伤到了骨头,只有找胡杨地里的大夫帮自己看看。

    他走了两天之后就来到了胡杨地,这里有一座新城已经矗立在他面前了,名字就叫做胡杨城。

    他记得自己走的时候这座城正在修建,没想到半年过去,这座城已经可以使用了。

    胡杨城非常具有宋国的风格,高大的城门楼子,绵延到沙漠边缘的高大城墙,将这里的百姓完全圈在城池里。

    城外就是大片的胡杨林,和一望无际的田野,一条大河从胡杨地穿越而过,在沙漠的边远绕了一个圈子,然后就一头扎向茫茫的戈壁滩。

    戈壁滩上已经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正在形成,估计用不了多久,胡杨城的边缘就会有一个真实的湖泊,等到河水灌满湖泊之后,就会自己寻找低矮的口子,继续向前流浪。

    一片云不记得这里为何会有一条大河,胡杨地以前有河流穿过,不过,那条河叫做哈密河,距离胡杨地还有六十多里地就拐弯了,直奔地势低矮的大雪山,最后流进浩瀚的巴里坤湖。

    哈密对他来说以及变得非常陌生。

    自从被铁心源从地牢里面放出来,这种陌生感就已经出现了。

    原本是荒漠的地方,变成了一座繁华的城市,原本是空无一人的湖泊,现在变成了著名的鱼米之乡。

    清香城,和哈密城给他留下的印象最深,他努力的想要找到这两个地方那个昔日的影子却怎么都找不到。

    就像眼前的这条河流,他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因为有户籍,所以他进城很容易,用两只羊羔的代价找人看了胳膊。

    胳膊没有大碍,只是脱臼了,时间有点长,大夫帮他接上骨头,给了他一包药就把他打了。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市上,一片云感觉喘不上气,匆匆的离开了胡杨城,看到了一望无际的田野,他才感到胸肺间一片舒畅。

    “狼就不该走进羊圈里。”

    一片云安慰了自己一句,检查一下自己购买的东西,取过一瓶酒喝了一大口,这才拍马走向遥远的西海固。

    “西海固,我的家哟……“

    一片云就这样一路喝酒一路歌的向地势险恶的西海固走去,他决定以后如果没有什么极为特殊的事情,他就不想离开西海固里,那里有一座宏伟的城堡,很适合充当自己的坟墓。

    这一路很平安,春日食物和饮水的匮乏,让饥饿的猛兽也远离了西海固。

    遍地沟壑的西海固,一片云实在是太熟悉了,即便是闭着眼睛,他也不会走错路。

    那条被毁掉的坎儿井现在成了一条很不错的路,走在这里面,虽然昏暗了一些,却能避开讨厌的沙尘,只要有风,西海固就不缺少沙尘。

    走了一半的路,一片云就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在坎儿井里看到了一只死去的獒犬。

    他认识这只獒犬,脑袋上的那一撮子白毛非常的清晰,如今,它的后腰上插着一枝羽箭,尸体已经僵硬,至少死去一天了。

    羽箭是大食人特有的大食人的弓箭,只看一眼扁平的箭头一片云就非常的确定。

    这让他想起胡杨城城门口贴的那些悬赏告示来,如果按照那上面说的,哈密国并非如同表面上显示的这样平安。

    这只叫做大傻的獒犬一片云很喜欢,虽然这家伙很多时候都是呆呆傻傻的,却最受一片云喜欢,只要一片云坐在皮毛堆里晒太阳的时候,这只傻狗就会趴在他的脚背上帮他暖脚,很贴心。

    现在,这只狗斜躺在地上,大嘴上满是血污,脑袋还冲着前面。

    这不难理解,这只傻狗一定是遇到袭击了,然后就想跑来找一片云,告诉他城堡里出事了。

    一片云现自己的白色的头无风自动,他能感受到自己胸膛愤怒的快要炸开了。

    他抱起了那只傻狗,把它放在马背上,决定带着它去看看到底是谁伤害了它。

    至于危险这回事,一片云早就不在乎了,任何危险都没有铁心源的地牢里危险。

    有这碗酒垫底,一片云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惊讶和恐惧的了。

    山魈不会有事,城堡破烂不堪,山魈有足够多的地方躲藏,在自己出现之前,山魈一定会把自己保护好的。

    坎儿井的出口,当初被铁心源给炸塌了,不熟悉这里的人不可能找得到出口。

    因此,一片云就可以站在坎儿井的出口位置上,透过一个个的小洞,仔细的观察山谷里的情况。

    山谷里多了很多匹马,很多匹骆驼,他放养在山谷里的羊,只剩下十几只了。

    其余的都变成了肉干,挂在城堡的入口处,羊皮也被一张张的贴在盐碱地上,白色的羊皮中间,还有一张纯黑色的狗皮。

    只是看了一眼,一片云就明白,自己养的四条獒犬,已经死了两条。

    看着破败的城堡里进出的黑衣武士,一片云觉得他应该把这些人皮剥下来,晾晒在砂岩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