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四章低等人组成的国家
    第八十四章低等人组成的国度

    没有战乱的西域美的让人心醉,碧蓝的海子,金黄的沙漠,高大的胡杨,碧绿的绿洲,被一袭蓝天扣在下面,如同童话世界一般。?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然而,黄沙与碧血历来都是相配的。

    驼路上的皑皑尸骨,半掩在黄沙里的骷髅,无不在诉说在这个世道上想要谋生,是何等的艰难。

    赛义德手捧黄沙掩埋掉身边的白骨,眼前虽然埋掉了,一场风沙过后,白骨依旧会露出来。

    赛义德不记得一路上曾经掩埋过多少尸体,他也不想记得,一路掩埋尸骨,是他的习惯,他总是认为这个世界不会让善心人吃亏。

    祷告过后,赛义德就和同伴靠在沙窝子上吃饭,干硬的馕饼需要用口水**之后才能一点点的啃掉,因此,吃饭是一个悠长的过程。

    这是一支有六十五匹骆驼,十一个人组成的小驼队,从怛罗斯来,准备用精美的羊毛挂毯去哈密换取丝绸,听说哈密的丝绸是整个西域最好的,其中有一样叫做碧罗纱的纱料穿在少女身上,能让天神都出赞叹之音来。

    如果交易能够成功,塞尔柱国内的那些美丽的少女们就有福了。

    一群人围在火堆边上,讨论着明日进入哈密国的是由,一个个都都非常的高兴。

    喀喇汗国现在一片宁静,公平的阿丹王子已经控制了八剌沙衮,正在美丽的圣女阿伊莎的帮助下平定所有不臣之人,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喀喇汗国就应该恢复成那个美丽富饶的国度。

    “八马,现在是这条商路最好的时候,没有风沙,没有马贼,我们去了清香城,千万不要被那里的繁华迷住眼睛,快的交易完毕,我想趁着好时候多走两趟。”

    八马是驼队的头驼,也是领路者,他已经在沙漠上生活了二十年,是最好的头驼,也是最勇敢的头驼。

    赛义德现八马很不对劲,他总是心不在焉的四处巡梭,就在刚才,他甚至爬上沙丘四处瞭望。

    “怎么了?八马?你生病了吗?”

    八马烦躁的丢下手里的馕饼道:“赛义德,我心慌的厉害,我的身体告诉我,应该跑起来,快快的跑起来,我却没有现任何危险。”

    赛义德笑道:“八马,你应该向天神祈祷,就能获得心安,我们都是凡人,应当敬畏所有应该敬畏……”

    赛义德再也说不了话了,一支羽箭穿过了他的头颅,让他前倾的身体一下子扎进火堆里,溅起无数的火星。

    八马在第一时间平躺在沙地上,一支羽箭从他的胸膛上方呼啸而过,避开这枝羽箭之后,八马三两下就爬进旁边的一个沙坑里,直到这时,他才听到自己同伴连绵不绝的惨呼声。

    “胡迈尔,了格斯……”八马痛苦的闭上眼睛,把身子往沙子里慢慢的钻……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有人往火堆里添加了新的柴火之后,就照亮了大半个营地。

    地上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就连喷溅出来的血迹,也被人连沙子一起掩埋了起来。

    两个像是童话中才有的白老头笑吟吟的坐在火堆边上,开始煮茶。

    “长老,这是最后一支驼队了,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五支驼队6续进入清香城,长老打算跟哪一只驼队走?”

    一个没胡子的白老头问另一个须皆白的老头。

    有胡子的老头并没有回答,而是指着旁边的沙坑对守护在身边的武士道:“阿达西而,既然留下来了一个,那就不要遗漏了,早点问清楚,我们明日也好上路。”

    八马躲在沙子底下听得清清楚楚,大吃一惊,身子猛地从沙子里跳出来,一大蓬沙子扬了出去。

    穆辛挥挥袖子,挡开了飘过来的一点沙尘,对坐在对面的一片云道:“你打算怎么办?”

    一片云笑道:“我打算去弄点火药回来,或者那种猛火油也成。”

    穆辛摇头道:“那样就失去了突然性,会让铁心源有所准备,这个时候,突然性比武器的威力要重要的多。”

    一片云道:“我和你不同,我即便是光明正大的走在清香城的大街上也不会有官兵来问我。

    穆辛摇摇头道:“我也一样。”

    一片云过了很久才张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去清香城是一趟单程旅行?”

    穆辛笑着点点头。

    “你手里即便是有这么多的大武士,想要进入狼穴依旧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穆辛明显不愿意和一片云说更多的打算,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八马已经被一只硕大的牛皮靴子踩在脸上,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两个黑衣武士抓着八马的肩膀把他提起来,转身就去了沙丘背后。

    隐隐有惨叫声传来,一片云停下手里的茶杯,竖起耳朵听着随风传来的声音,叹息道:“很多年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了。”

    穆辛笑道:“也就是说你很多年都没有再执掌过别人的生杀大权了。”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长老,这是我最后的一击,能否活下来我不在意,您能让我听到铁心源的惨叫声吗?

    当初在地牢里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如何处理铁心源,为此,我整整为他制定了不下两百种死亡的方式,每一种都不同……以至于我后来只要看到铁心源,就像是看见了他被我处理后的场面……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笑出来……他的声音,在很多时候我都听成了惨叫……至于他说什么,我完全不在意。

    长老,你应该喝点酒的,那东西极为美妙,一个人时时刻刻都活在绝对的清醒之中,是莫大的痛苦。”

    穆辛挥挥手道:“我所信奉的,没有准许我喝酒,我所坚持的,也不允许我得过且过,清醒的面对死亡对我来说是神的恩赐,也是我的追求。

    加入我的灵魂也能时刻保持清醒的话,我很想看看我所信奉的神到底是一个怎么辉煌的存在。”

    两个老人的窃窃私语很快就被风吹散了。

    阿达西而用一个盘子送来了一份通关文书和哈密国准许通商的黑铁令牌,一片云探手捉住这两样东西,揣进怀里朝穆辛挥挥手道:“我去喝酒了,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会有所不同。”

    穆辛黯然的挥挥手,算是和一片云作别。

    明天,他们两人将以各自不同的身份进入哈密国。

    铁心源工作到了很晚,尉迟灼灼不止一次的进来帮他剪掉了烛花,长长的蜡烛只剩下短短一截,她找来一根新的蜡烛,将底座用火烧一下,就连在了一起。

    “明年粮食会大丰收,灼灼,我准备将烈酒的禁令开启,准许百姓酿酒,你们尉迟一族,可以参加进来。”

    尉迟灼灼摇摇头道:“您给的赏赐我不要,如果可能,我希望这道赏赐由王后来颁布。”

    铁心源笑道:“为什么?”

    尉迟灼灼看着铁心源同样笑道:“您给我的越多,王后就会越伤心,相反,王后给我的越多,您就越是开心,这是不同的。

    王后才是铁家的女主人,我不过是借宿在您和王后羽翼下的一只雏鸟而已。“

    铁心源摇摇头无奈的道:“那就随你吧,算算时间,王后也该到东京汴梁城了。”

    尉迟灼灼笑道;“那是自然,妾身想不出那座城会以何等宏大的场面来恭迎大宋的长公主。

    说到天之骄子,王后才是那座城真正的娇子。”

    铁心源哈哈一笑,喝了一口水之后就让尉迟灼灼把许东升给找回来。

    “天色已晚,明日不成吗?”

    铁心源摇头笑道:“哈密国的大比比出来了一个大笑话,我总要问问才行。”

    尉迟灼灼忍不住掩嘴笑道:“可真是一个大笑话呢,十位擂台胜出者都打不过嘎嘎一个人。

    现在,国朝要奖励那些胜出者,现在一个个断胳膊断腿的确实不好封赏。”

    提起这事铁心源就一脸的晦气,连忙挥手把尉迟灼灼撵走。

    许东升进来的时候,铁心源正好处理完最后一道奏章,留在房间里极为憋闷,就示意许东升一起出去走走。

    “哈密国没人才啊!”

    铁心源看了一眼月光下影影绰绰的天山,不由自主的叹息一声。

    许东升跟着道:“哈密国人口的基础太差,真正的人才怎么可能随波逐流的当流民,如果人才不能在这种极度恶劣的环境下给自己的父母妻儿弄一口热饭吃,如何能称之为人才?

    大宋给我们的都是些罪囚,回鹘给我们的都是最低等的贱民,契丹给我们的也只是一些活不下去的农人。

    这样的环境下,您如何能要求他们中间出什么人才呢?

    至于嘎嘎,是您从小就在培养他,给他找名师学文,给他找高手习武。

    这才有了现在的嘎嘎。

    说实话,他看不起那些矮子里面拔出来的高个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铁心源低下头再次喟叹一声,不说话,心中却难过至极。

    于阗国,鄯善国,楼兰城这三场大战下来,哈密国战损三万一千人……这还是在武器绝对占优的情况下取得的战绩,说起来没有任何能够让那个人骄傲的地方。

    铁心源坐在花园的台子上,瞅着徐东升道:“我真的很缺人手,能用的人手。”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