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九章穆辛到此一游(2)
    第八十九章穆辛到此一游(2)

    说书人在大宋已经出现很久了。?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这东西是伴随着盛世一起降临到大宋的,也和茶馆的兴起有着很大的关系。

    以前的说书人只能在市井,乡野中聚三五百姓,讲讲六朝以来的志怪小说、唐人传奇、寺院俗讲、变文等。

    后来逐渐进驻茶馆,勾栏,瓦肆之后就有了新的变化,内容更加的精致,故事更加的扣人心弦。

    主要以谈古论今的形式最后风靡大宋。

    其中最著名的要说三分!

    所谓的三分也就是魏蜀吴三国争天下的故事,听着云集,闻听玄德兵败,众人喝骂者有之,泫然泪下者有之,闻听曹操兵败,众人则又喜又快。

    对于身处敌国这件事穆辛似乎并不是很在乎,此人做事最重当下,因此,安坐茶楼,品尝茶水,听故事对他来说是一种很惬意的事情。

    只是当这家永安茶楼说书人的镇尺一响之后,穆辛脸上和煦的笑容就变得异常苦涩。

    无他,只因为这个该死的说书人今天没有将三分,更没有讲神怪异志,讲的却是刚刚过去的那场楼兰大战。

    在说书人的嘴里,孟元直如同天神一般杀敌无数,一条马朔如同一条活过来的蛟龙,胯下汗血马,孤身一人冲进十万人的军阵里搅得周天寒彻。

    铁三夜袭冰城更是被说得传奇,中间基本上没有火药什么事情,他是用锤子生生的将那座冰城给砸坏的,后来因为锤子砸东西砸的太久变成铁饼了,一时急,就背靠冰城硬是用后背拱倒了足足有三十几丈高的冰城……

    至于他穆辛,完全就成了一个只会哇哇大叫的酒囊饭袋,看到冰城倒塌就哇哇两下,看到投石机被毁就哇哇两下,攻城的时候,自己这个主帅居然亲自爬城墙,被弩箭在屁股上射了一箭之后居然会痛的大喊大叫……最后还被哈密**中一员不知名的小将把鼻子给割掉了,趴在骆驼背上狂奔三百里才逃得一条性命。

    经历了最初的一点尴尬之后,穆辛很快就变得极为自然,品茗嗑坚果非常的享受,似乎说书人嘴里的那个穆辛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在众人的连天的叫好声里,说书人终于说完了故事,按照穆辛对话本故事的认知来看,这个故事应该能成为哈密国说书人的看家故事。

    不论趣味性,还是故事性,以及人物刻画方面都很不错,算是一个很难得的故事。

    同时他还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这个故事绝对不是什么下里巴人编篡出来的,有些话,根本就不是说书人能说出来的,应该是经过有心人仔细加工之后出来的精品。

    穆辛觉得这样很好,以后在大食,波斯传教的时候也应该这样做。

    世人愚昧,喜欢听这些符合自己口味的东西,如果再把经文和神迹放在这样的话本里面,应该对神教的传播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无论如何,至少要让大食和波斯的百姓们知道自己的仇人叫做铁心源。

    以后要让这一带的百姓们只要听到铁心源三个字,就知道是敌人来了才行。

    藐视,丑化敌人是一种很高明的战术……

    “大王嫌弃我们是笨蛋。”

    俗讲之后,就到了众人闲谈的时候,一句很突兀的话突然传进穆辛的耳朵。

    隔壁桌子上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穿的一身簇新明显是一个蠢货的家伙正委屈的向同伴诉苦。

    同伴不以为然的道:“我们不是蠢货,那些西夏人,契丹人,吐蕃人,回鹘人才是。

    大王只是嫌弃我们光知道赚钱不帮他脾气而已。”

    “不对,大王说我们脑满肠肥的屁用不顶,害得他要从到大宋接收人家不要犯官来治理哈密。

    你说这是不是大王要从我们哈密人中间选士的一个由头啊?毕竟刚刚选拔过武将。”

    “你知道个屁啊,嘎嘎少爷一个人就打趴下十个选出来的高手,那些高手至今还住在医馆里面看病呢,没一个顶用的,我要是大王我也骂。”

    “其实当官挺好的,俸禄银子给的丰厚,还有宅子,有田地,有随从,就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当官。”

    “拉倒吧,你一个卖棺材要是当上官,岂不是天天盼着自己的治下死人,要是治下不死人,你岂不是要弄死几个才好财?”

    穆辛听到这里莞尔一笑,朝茶博士招招手,示意给那一桌子送上一壶茶。

    然后很自然的抱着自己的茶杯走过来笑道:“刚才听几位说的热闹,忍不住过来听听,却不知像我等波斯人能不能在哈密为官?”

    在哈密波斯人常见,说得一口好汉话的波斯人就罕见了,众人眼见穆辛器宇不凡,就让出一个位置邀请穆辛坐下闲谈。

    “老兄说的一口好官话啊,只是哈密国现在只用宋人,汉人为官,没听说用波斯人。”

    穆辛大手一挥豪迈的道:“李朝之时,唐皇李世民不拘一格使用人才,莫说突厥,回鹘,就是我等波斯人只要才学出众,也往往会受到重用。

    不仅仅是李朝,就是再往前的汉朝,汉武帝的顾命大臣就是大名鼎鼎的金日磾,他可是匈奴休屠王子不一样忠心耿耿的辅佐了汉帝刘弗陵?”

    那些茶客听穆辛这样说,一个个面面相觑,这些事情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的,指望一群腿上的泥巴都没有洗干净的人知道上古往事,确实为难他们了。

    能说出这些事情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才的,那个最胖的家伙笑眯眯的道:“我家大王容易见到,你既然说自己有本事,何不找上门去和我家大王谈论一下?说不定就给你一个官做。”

    穆辛无奈的摊摊手道:“我对自己的才学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只是不知道该去那里找大王表现。”

    买棺材的一脸悲伤的道:“最近恐怕是不成了,楼兰城之战死了好几万将士,大王到处搜罗棺材要为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们下葬。

    心情很糟糕,留在狼穴里为战死的将士们守灵,国内好多事情都不管了,到处乱糟糟的。

    你这时候去找大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穆辛正色道:“这是什么话,越是这时候就越是需要好的人手,我应该毛遂自荐一下。”

    穆辛说完话就把两枚银币拍在桌子上就要走。

    卖棺材的连忙拉住他道:“现在别去,你进不到狼穴,三天之后大王就要出狼穴主持阵亡将士下葬事宜,等大王忙完,你在路上求见大王也不迟。”

    穆辛笑着抱拳道:“多谢兄台提醒,等在下见到大王求的一官半职之后定会重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穆辛自然起身离去,他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尤其是心境的改变更是满意。

    一个学者自然要以一个学者的眼光去看世界,这样得到的判断就不会有太大的误差。

    而一个政治家或者阴谋家的眼光总有些偏颇,只要有目标眼光总会被扭曲。

    阴谋家的眼中有海市蜃楼这样的虚幻,一个学者的眼中一般不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学者对世界和事物的认知是在已知的基础上进行的探索,保持这样心境在哈密国游荡,穆辛有一种熏熏然的满足感,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清香城对铁心源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蜘蛛网,而铁心源就是蜘蛛网中间的那只大蜘蛛。

    他通过无数的丝网和触手来感知清香城的任何动静,于是,穆辛就像一只游离在蜘蛛网之外的飞虫,只要不触碰铁心源的蜘蛛网,他就是无形的存在。

    出了茶楼的穆辛又看了一场傩戏,在一个很小的饭铺里吃了一顿黄焖羊肉,不得不说,清香城的萝卜都比别处的好吃一些。

    直到傍晚的时候穆辛才回到一个很小的院子里,等待他的是一个波斯铜匠,在亲吻了穆辛的靴子之后,他就搬去了隔壁居住。

    这个院子背靠瓦市子,有一道暗门直接通往瓦市子,如果有危险,穆辛就能快的通过这扇暗门进入瓦市子,然后就有人带他进入一支随时准备出的西域驼队,装扮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和他现在的模样很像的西域人就会从暗门进入小院子应对追兵,为他争取离开的时间。

    瓦市子前面不远处就是清香城的第一道内关关防,出入清香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前城门,当然,这是对百姓而言,对清香城军队或者官员来说,狼穴后面还有一座后城门,那道城门平日里只供军队和官员出行。

    穆辛想要离开清香城就只能走前门。

    阿达西而的情报搜集活动是有力的,天色刚刚变黑,他就给穆辛带来了关于清香城和铁心源的所有消息,其中还有一摞子草绘的清香城地形图。

    被绘制的最详细的地方就是城主府。

    城主府是一个欢乐的存在,清香城里的百姓基本上都去过,在休沐的日子里,百姓们甚至能看到正在官榭办公的官员,当然,这个时候一般是看不见铁心源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