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三章打铁(3)
    第九十三章打铁(3)

    一支羽箭颤巍巍的插在因陀罗的肩膀上,如果没有因陀罗用身体挡住,这枝箭就会钉在铁心源的身上。?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射箭的只六个人,两人射前军斥候引起混乱,三人射中军让被人群严密包裹的铁心源露出来,然后再有一个神射手向铁心源起偷袭。

    层次分明,前后有序,时间点抓的很好,算是一个不错的计划。

    唯一的漏洞就是武器的威力不足,如果换成神臂弩,因陀罗根本就没有机会帮铁心源挡箭。

    铁心源对狂怒的因陀罗道:“活捉他们!”

    因陀罗大叫一声,就拔掉肩膀上插着的那枝箭纵马前突。

    刺客们为了便于隐藏,没有战马,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活下来,连逃亡的想法都没有,依旧站在低矮的丘陵上继续射击。

    羽箭击打在铠甲上,纷纷落地,西域人普遍使用的狼牙箭还奈何不了哈密军队的铁甲。

    因为要活捉,哈密骑兵放弃了射击,迎着羽箭纵马上了山坡。

    六个射手想要阻拦五百骑兵的冲锋明显是不够的,他们丢下弓箭,抽出长刀迎敌,却被数之不尽的套马索套在身上,随即,就被战马拖拽着在戈壁上滑行。

    在他们就要觉得自己要被活活拖死的时候,后脑挨了重重一击,各自昏厥。

    从刺杀开始直到结束,中间只有一盏茶的时间,许东升赶到的时候,铁心源已经重整了骑兵,浩浩荡荡的向清香城开进。

    一片云站在迎接铁心源进城的人群里眼看着他进了狼穴,眼看着六个血肉模糊的人被骑兵架在马上一同进了狼穴。

    这表明,刺杀失败了……

    同样的,两次简单的试探性刺杀都快要成功了,这说明清香城的治安也是失败的……

    阿达西而将刺杀的过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穆辛,心头多少有些怨气,他认为,如果长老肯全力投入,这一次的刺杀就有成功的可能。

    “这不合常理。”

    穆辛并没有表现出懊悔的样子,非常的淡然。

    “飞轮距离铁心源不过三尺,羽箭距离铁心源不过两尺,如果飞轮能多十倍,羽箭换成投枪,铁心源会死。”

    穆辛笑道:“如果飞轮多了十倍之后铁心源依旧没有死,羽箭换成投枪之后铁心源依旧没有死,你是不是会说如果飞轮多上百倍,投枪换成投石机铁心源必死?”

    阿达西而叹口气道:“您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穆辛将阿达西而按坐在毯子上笑道:“没成功,就是没成功,任何假设都只是假设。

    我之所以说你没有成功的可能是因为,我觉得铁心源根本就不是会死在这样粗陋的计谋下的人。

    阿达西而,你告诉我,假如你是铁心源,在遭遇了第一次藏在地下的刺客刺杀之后,你会不会检索剩下的道路?

    毕竟,这样的刺杀手段算不得精妙。”

    阿达西而摇摇头,他不得不承认长老说的很有道理。

    穆辛继续笑着道:“铁心源回城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只可惜只能看到他那身标志性的黑色铠甲,他的脸庞被面甲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你就这么确定马上的人就是铁心源?

    另外,他胯下的战马似乎非常的烦躁,这可不是一匹适合的王的坐骑。

    阿达西而,忘记刚才生的那两场刺杀吧,这是我们的试探,这同时也是铁心源的一次试探。

    这一次试探对我们来说是成功的,至少,我们知道了铁心源还有替身,知道他有准备,这就足够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一片云没有死在这场刺杀中,如果他死了,也就完美了。”

    阿达西而怒道:“这个老马贼胆小如鼠,在铁心源刚刚出城的时候他就逃跑了。

    当时,刺杀还没有开始,我们隐藏起来的人手还没有来得及出手,他就跑了。”

    穆辛笑道:“你看,就连一片云都知道铁心源的厉害,他知道这一次的刺杀没有成功的可能,提前跑掉了。

    成功从来没有侥幸这一说,一片云身为昔日的成功者,有这样的预见一点都不奇怪。”

    阿达西而终于信服了穆辛的推断,咬着牙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穆辛拿起桌子上的毛笔,放在眼前拔掉一根乱毛笑呵呵的道:“生活,不得不说,清香城确实是一个非常适合适合生活的城市。”

    阿达西而吃惊的道:“生活?”

    穆辛笑道:“是啊,生活,融入哈密,融入哈密人的生活,等我们所有人身上的异族气息全部消失之后,我们再有所动作不迟。

    去告诉一片云,他不能进城,我需要他在城外继续收买那些流浪的武士,人数越多越好……”

    骑着枣红马铁心源刚刚走进狼穴就看见另外一个铁心源从里面迎了出来,枣红马把身子用力的一抖,坐在马背上的那个铁心源就从马上跳了下来,枣红马立刻跑到铁心源的身边用大脑袋蹭他的脖子,似乎在向他诉苦。

    落在地上的铁心源一把揪掉脑袋上的头盔怒道:“它一路上总想把我甩下去。”

    铁心源瞅了一眼恼怒的嘎嘎道:“听说你差点被人干掉?”

    嘎嘎摇头道:“这不可能,倒是我手下的骑兵死了三个,许东升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和他没完。

    我早就告诉过他,城外的浪人早就该斩尽杀绝,他不听,总是说什么水至清则无鱼,现在,那片水塘养出来吃人的鱼了。

    清香城里**成的案子都和那些浪人有关,只要清除掉他们,清香城就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请大王下令,我明天就带人清理。”

    铁心源摇摇头道:“还不到时候,现在啊,城外的浪人成分越来越复杂,听说里面不但有西域人,还有西夏人,契丹人,大食人,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的流浪武士这很难说,我在等这些人全部变质,全部变成哈密国的毒瘤之后,再下手清除。

    不仅仅是清香城外的浪人,也包括哈密城,胡杨城,大雪山城外的浪人,到时候有你忙的。”

    嘎嘎点点头道:“到时候交给我就好,这一次捉住了六个刺客,他们训练有素,配合无间,尤其是箭法好的惊人,虽然只是狼牙箭,却让我的四个手下受了伤。

    能在片刻功夫找到咱们铠甲弱点的人,不应该是无名之辈。”

    “把人交给许东升,你带回来干什么?”铁心源皱着眉头问道。

    嘎嘎哼了一声道:“交给他?还不如交给尉迟文,至少尉迟文没有出过岔子,交到许东升手里的事情总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现。”

    铁心源瞅了一眼嘎嘎,嘎嘎的声调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不知为什么,他现在越来越敬畏大王。

    “把人家交给许东升!”

    铁心源吩咐了一声,就和枣红马转身离开大门,因陀罗这一次受伤了,必须去看看。

    今天的事情不过是许东升安排的一次钓鱼行动,消息三天前就已经放出去了,今天不过是一个收网的时间。

    对于这样粗陋的计划,铁心源并不是很看重,在他看来,这样的计谋只能骗骗那些野人,想要用这样的计谋骗不知道藏在哪里的穆辛,还远远不够。

    本身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自然就不会有多么剧烈的反应。

    类似这样的小计谋,整日里在哈密国不断地上演着,有的有收获,有的没有收获,总的算下来,许东升这个内务府的头子收获很大。

    也只有嘎嘎这种做事轻狂的家伙才会小看许东升做的这一切事情。

    因陀罗正在喝酒,自从离开了大雷音寺之后,因陀罗和一干师兄弟们就沾染上了这个坏毛病。

    以前的时候,大雷音寺里一滴酒都找不到。马贼出身的因陀罗也早就忘记了酒的滋味,一心向佛。

    自从尉迟文和嘎嘎两人带他们一起吃了一顿羊肉之后,他们就再也离不开酒这个东西了。

    因陀罗的上臂还缠着一条纱布,纱布上还有斑斑血迹,他正举着这条受伤的手臂往嘴里灌酒。

    “受了伤,就不要喝酒。”

    铁心源进来之后絮叨了一句,就径直离开了,有尉迟文在,他没有必要把时间花在这上面。

    尤其是听尉迟文说要带因陀罗去开封楼开眼界之后,就更加没有必要在这里碍眼。

    也不知道酒色财气这四样东西能不能把因陀罗他们师兄弟从佛国拯救出来,至少从因陀罗的回答中,铁心源能听到佛国世界在因陀罗胸中坍塌的声音。

    借大雷音寺的东西铁心源从来就没有想过还回去这回事,不论是金银,还是人才。

    至于因陀罗这些人,如果不彻底的毁掉他们的信仰,铁心源不敢重用。

    铁心源如今忙的脚不沾地,大军正源源不断的班师,先期回来的是阵亡将士的骨灰。

    春草已经芽了,将士们的尸体无法长久保存,只能烧成骨灰装在坛子里带回来,最终埋进七里坡。

    一场浩大的隆重的,能够让所有哈密人都记住并且羡慕的葬礼将要开始,这其中的任何一点微小的差错,都会减弱收买人心的效果。

    繁多的事情接踵而来,让铁心源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被铁匠放在铁砧上的铁块,正被铁匠捶打的火星四溅。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