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五章狂人
    第九十五章狂人

    人活到王安石这个地步,除了理想能让他热血澎湃之外,其余的都不过是身外之物。?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只要铁心源敢给王安石美女,王安石一定敢收,如果给钱,王安石只会唯恐铁心源给的不够多。

    收了美女,拿了钱财,该怎么办事依旧会怎么办事,送礼之前和送礼之后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会让王安石这种强人认为哈密人软弱可欺,提出,或者干出更加过分的事情。

    总之,对大人物来说,这叫做不拘泥于外物!

    王安石自然是一个不拘泥于外物的人,刚刚抵达了哈密之后,就和霍贤进行了一席长谈,听霍贤介绍哈密国的现状和未来的前途。

    当王安石听到霍贤带着歉意告诉他没能在哈密执行那些精美的变法条例,王安石皱眉道:“哈密王的原因?”

    霍贤摇头道:“老夫执掌哈密民政,只要哈密巡风使没有弹劾,哈密王很少过问。”

    王安石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霍公手握如此良策,为何不在哈密施行?”

    霍贤长叹一声道:“哈密太富庶了……物资之丰富乃霍贤平生仅见,“徙贵就贱,用近易远”乃是《均输法》的精要所在,可是哈密国方圆不过三百里,很多地方的货物几乎能达到朝夕至,因此,《均输法》无用武之地。

    至于《青苗法》,虽然有预防谷贱伤农的作用,在哈密依旧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青苗法》乃是王安石心中最重要的一项变法,如今听霍贤说没有用武之地,这让他极为不解。

    “这是为何?哈密国也有常平仓,《青苗法》可补常平仓不足,我听说前两年,哈密国曾经爆过一次大规模的灾荒,就连哈密皇族也不能饱食,这样的良法如何会没有作用?”

    霍贤见王安石问,苦笑一声道:“哈密国遭受的灾荒不是天灾,而是**,穆辛老贼驱赶大批流民如哈密,这才造成了粮食紧张的局面。

    过了一年粮食大熟之后,灾荒就消失了。

    现在的哈密国除了百姓们的口粮,存粮,多出来的粮食全部都在哈密国粮库……也就是说哈密国所有可以买卖的粮食全都由官府调配买卖,因此《青苗法》调剂粮价的作用,在哈密没有用。”

    王安石猛地站起来拍着桌子道:“《农田水利条约》呢?哈密国只要种地,就必须……”

    刘攽笑道:“在哈密,平整,开荒耕种是农人的事情,兴修水利,架造水车是官府的事情。

    按照哈密王的说法,农人已经交过税了,就不需要再额外的付出,因此,《募役法》也就没了用处。

    好在,《保甲法》在哈密执行的非常不错,不论主户或客户,每十家组成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凡家有两丁以上的,出一人为保丁。农闲时集合保丁,进行军训;夜间轮差巡查,哈密国现在之所以能够在大战之时保持国内平静,《保甲法》功不可没。

    至于《方田均税法》在哈密同样没有用处,这道法令在大宋非常的重要,可以厘清逃税田亩,在哈密,连铁心源这个皇族都在交税,因此,交税这回事在哈密已经变成了和呼吸吃饭一样正常的事情。

    老夫执掌督律司这么久,见过无数千奇百怪的案件,即便是吃人的案子都遇见过两次,唯独没有见过逃税者。”

    王安石安静的坐了下来,一双拳头却握得紧紧的,心头极不平静。

    霍贤摇摇头继续道:“防止商贾囤积居奇的《市易法》,防止官员上下索贿受贿的《免行法》在哈密同样行不通。

    哈密国鼓励商贾囤积居奇,甚至鼓励商贾们购买还没有生产出来的物资,并且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期货。

    因为哈密国的客商多为胡商,购买哪些胡商货物的人都是外国人,因此,哈密国非常喜欢那些商贾这样做,并且千方百计的给他们提供方便,这样一来,身为货物出产地的哈密,以及那些生产货物的哈密商户就获益良多。

    至于《免行法》这个良法,在哈密如同鸡肋,哈密官府采购货物的时候,实行的是货比三家,暗中报价的拍卖形式,一旦有官员和商贾暗中勾结提高采购价……立刻就会有他们的同行举报,一旦查实,官员杀头,商贾贬为三等户籍,终生不得从事商贾买卖……”

    王安石握着的拳头慢慢松开,瞅着自己白的指节苦笑道:“老夫来哈密竟然只是一个笑话,铁心源之能竟然强过我们百倍。”

    刘攽大笑出声道:“介甫谬矣,万万莫要被哈密表面的繁华所迷惑。

    不说别的,如果介甫要在哈密推行新的科举,老夫保证,铁心源一定会奉介甫为上宾,只要介甫能给哈密弄到足够多的读书人,并且让他们自愿参加科举,就算让哈密王建造高台拜介甫为国师,铁心源也一定会甘之如饴。”

    霍贤嘿嘿冷笑道:“如今的哈密国全靠铁心源自己在支撑,一旦皇族抽回资材,让哈密国自己养活自己,你根本就看不到目前这样的繁盛场面。

    兵力孱弱,百姓愚钝,种族复杂,民不归心,这些已经够让哈密王喝一壶的,兼之身处群狼环伺之地,战事说起就起,如不能在三年中有所改观,哈密国的将来老夫并不看好,用沙子堆砌起来的帝国,终究会坍塌的。”

    听霍贤这样说,王安石反而挥挥大手道:“能成不可成之事者必为非常人。

    铁心源已经具有非常人的模样,这样的人天生就是用来让人惊奇的。

    你们说的悲观,是因为你们的眼光只能看到危险,却没有看到危险中蕴藏的机会。

    所谓危机,就是危险中还有机会。

    大能力者最喜火中取栗,最喜在乱局中求生,凤凰需要浴火才能重生,我对哈密的将来非常的看好。”

    刘攽举起桌案上的茶水遥敬王安石一杯道:“愿闻介甫高见。”

    王安石笑道:“无他,只因为老夫亲眼看到大宋长公主怀抱幼子乘凤撵,持天子节,金吾卫护卫,御城司开道,大太监王渐执鞭,域外射雕猛士屈身为阶,昔日于阗皇族尽为走狗,所携财货迤逦十里不绝,煌煌如天女驾临。

    开封府出迎三十里之遥,鸿胪寺三里一小亭,五里一大亭,红绸铺地,金花洒头宰相于五凤楼迎驾,官家立于皇城潸然泪下。

    诸公,可从中看到了什么?”

    霍贤刘攽面面相觑,惊骇的不能自己。

    王安石说完那一番感慨之后反而笑了起来,拍着桌子道:“老夫竟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一场最奇怪的夺嫡,真是三生有幸!”

    赵婉回京城到底要干什么,霍贤多少知道一些,他甚至是乐见其成的,这件事却对谁都没有说,即便是平日里刘攽一起讨论哈密国的将来,也从不将哈密国与大宋的国祚联系在一起。

    刘攽也是聪明人,听王安石这样说,不由得小声道:“如此大张旗鼓……”

    王安石打断刘攽道:“唯有大张旗鼓,才能显得光明正大,唯有光明正大,才是人君之像。

    阴谋诡计用于两军阵前就好,用在我大宋国祚上,就有损家国阴德。”

    霍贤无奈的摇摇头道:“如此说来,介甫此次前来并非全部为了变法事?”

    王安石摊摊手掌笑道:“我受京中诸君所托,前来哈密看看那个想要一口吞天的铁蛤蟆。”

    霍贤连忙道:“难道京中诸君居然还没有向长公主起诘难吗?”

    王安石奇怪的瞅瞅霍贤,忽然笑道:“没想到霍公居然也认为长公主进京夺嫡乃是正理!”

    霍贤正色道:“老夫身为哈密国相,自然要以哈密利益为重。”

    王安石笑道:“只要哈密国能和大宋一起前后夹击灭掉西夏,再将哈密国土并入大宋,只要是皇家血脉继承大统,只要官家同意,至于这个皇家血脉是谁,老夫并不关心。

    老夫更关心灭掉西夏之后,大宋能不能趁机北进,夺取幽云十六州。”

    刘攽惊讶的道:“如此说来,只要哈密继续保持强大,哈密王世子并非没有机会?”

    霍贤苦笑道:“世人只在乎利益得失,在乎实力,至于其它,都是小道而已。

    官家无子,宗室自己接替,虽有托孤,继子,有怎如自己的血脉来的浓厚。

    哈密国行的是堂堂王道,摈弃阴谋,恐怕会让官家老怀大慰。”

    王安石冷笑道:“诸王对大宋如寄生之虫,空食俸禄,却无半点用处,既然如此,只要合乎官家心意,有何不可?

    要知道,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只要合乎道义,有何不可为?“

    一个时辰之后,王安石的一番话已经变成了文字摆在铁心源的桌案上。

    铁心源看到那三句自己还有印象的话,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半晌才对守在身边的尉迟文道:“麻烦大了,大宋朝的那些老贼们,终于盯上我们哈密这块肥肉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