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章大路和小路
    第一百章大路和小路

    狐假虎威的时候,自然要把老虎的地位放在第一位,否则那只倒霉的狐狸会被狼啊,熊啊,豹子之类的猛兽撕成碎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种事情铁心源做的多了。

    当初在东京的时候,他就把大宋皇帝赵祯当成老虎,借助这头老虎的威风让自己渡过了最艰难的幼儿时光。

    后来,在东京混的时候,他又把包拯当成老虎来献媚,尽管铁心源在东京犯的罪早就够送去菜市口斩了,在包拯这个铁面无私的老虎的庇护下,他由平安的渡过了少年时光。

    夏悚这个人不地道,而且心狠手辣,道德上没有任何的底线,这种人只能是毒蛇,不可能当老虎。

    铁心源就是错误的以为这人能够临时用一下,结果就把自己祸害到西域来了。

    穆辛在铁心源的心里实际上是一只老鹰,一只狡猾,凶残,而且无情的老鹰。

    不过,在本质上,老鹰和老虎还是有一些共同之处,身为百兽之王和百鸟之王他们身上都有难以遮掩的骄傲,而且是绝对的骄傲!

    他们凭借自己的强悍的实力横扫世上所有的牛鬼蛇神,和所有值得斗争的对手争斗,却不会把过多的眼光放在一只没有多少威胁的狐狸身上。

    这就给了铁心源生活的空间……

    当一只没有什么威胁的狐狸,长出九条尾巴之后,即便是老虎和老鹰,也对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就是穆辛现在的悲哀,同样也是赵祯和包拯这些老虎的悲哀。

    铁狐狸没有长出第二条尾巴的征兆,现在它整天都和铁小妹纠缠在一起。

    主要是铁小妹现在每天都有巨量的学业需要完成,哪里都去不成,只能留在狼穴里面。

    每天只能看见天井里的四角天空,这让铁小妹对铁心源极度的不满。

    一想到母亲和嫂嫂以及侄儿如今正在东京繁华的街市上胡吃海塞,她心中的不满就更加的强烈了。

    瀑布广场上传来喇嘛们低沉的诵经声,满坑满谷的酥油灯燃烧的味道一直传到了狼穴。

    外面应该非常的热闹!

    铁小妹有些看不起尉迟灼灼,她知道这个女人总喜欢没事往哥哥的房间里钻。

    一个八岁大的丫头,正是鬼心思最多的时候。

    正躺在吊床上沐浴着阳光看书的尉迟灼灼听到身后传来的细微的声音。

    打了一个哈欠道:“你要是敢跑出去,你哥哥揍你的时候别指望我求情。”

    “外面很热闹……”

    “外面是很热闹,是在祭祀战死的亡灵,大雷音寺的上师来了很多,阵亡将士家属也来了很多,人山人海的,只是不适合女子出去。”

    “为什么?”

    “因为祭奠军魂的时候,女子去了会冲撞英灵,是对英灵的大不敬。”

    “凭什么?”

    “我也不知道凭什么,只知道这是很久以来形成的规矩,就像进祖庙敬祖一样,祖庙也不允许女子进去。”

    “胡说八道,我娘就进去过,我嫂子也进去过,我也偷偷地跑进去看过,里面就我爹爹一个人牌位,再什么都没有,你没进去倒是真的。”

    尉迟灼灼并不生气,收起手里的书卷笑道:“明年祭祖的时候我就能进去了,不像你是偷偷进去。”

    铁小妹知道这个女人明年也会成为自己的嫂嫂,被她说的没话说了,就冲上来用力的摇晃尉迟灼灼的吊床。

    吊床很结实,是用熟过的牛皮绳子编制的,铁小妹用力的摇晃只能让尉迟灼灼更加的舒服。

    铁狐狸见状,跳上石头桌子,然后蹦跶到吊床上蜷伏在尉迟灼灼的腿边,跟着享受吊床摇晃带来的乐趣。

    铁小妹见摇晃吊床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就站在吊床边上悲伤地道:“如果娘亲在,她一定会让我出去玩的。”

    尉迟灼灼瞅瞅铁小妹皱成包子一样的脸笑道:“那可不一定,《女诫》,《曲礼》,《女论语》这些功课可是太后亲自给你布置的功课。

    太后还命我督促你熟读,如果到时候你背不好,会连累我受罚的,不过啊,受罚最严重的可是你。”

    “我已经读了六天书了,再不让我出去,我会疯。”铁小妹咬牙切齿的道。

    尉迟灼灼无奈的摇摇头,心里暗想,难道说有吐蕃血统的女子本性真的耐不得约束吗?

    她推开总想趴在她胸口睡觉的铁狐狸对铁小妹道:“前面不能去,要出去玩,只能去后山,或者去大雷音寺也成,实在是不想看那些和尚,我可以带你去温泉馆洗澡。”

    铁小妹哭丧着脸道:“那些和尚跟木头一样,后山草原上枣红马正带着一群马在乱跑,铁柱,铁棒她们一个个就像是泥巴捏的人,见到我腰就直不起来,要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干什么,太没意思了。”

    尉迟灼灼翻了一个身,背对着铁小妹道:“想出去还挑三拣四的,既然这几个地方没一个喜欢的,那就继续回书房读书,我也趁机睡一觉。”

    “我们可以去找嘎嘎……”

    “嘎嘎?他殴打了我哈密国的十位比武胜出者,如今正在天山城服苦役受罚呢。”

    “那就去找你弟弟!”

    尉迟灼灼听铁小妹这样说,就立刻转过身看着她笑吟吟的道:“你喜欢小文?”

    铁小妹哭丧着脸道:“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那好,我们去找小文。”

    尉迟灼灼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美好的身段显露无疑,这让还是小屁孩的铁小妹极为羡慕。

    尉迟文住的房间很大,大的甚至有些空旷,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一套桌椅,和一个巨大的铁柜子。

    即便是放了这些东西,屋子里依旧很空旷,只要他愿意,可以在这间屋子里面踢球……

    蹴鞠是一项非常高雅的活动,如今在哈密非常的流行,一个巨大的牛尿泡经过揉制之后,塞进一个用熟牛皮缝制的皮套子,最后用风箱充足气,然后把口子绑紧,就成了一个圆圆的足球。

    尉迟文的房间里就放了四五个这样的足球。

    心情不好的铁小妹见到足球就狠狠地踢了一脚,足球撞在墙上,再反弹到桌面上,把墨池里面新磨的墨汁打翻在桌子上,弄得一团糟。

    尉迟文叹息一声,就把自己的大铁柜子锁死,然后再确认一下,打翻墨汁不算事,要是让铁小妹把铁柜子里的火药弹拿走会出大事情。

    他一般不喜欢在屋子里放危险品,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句话他一向是按照字面的含义来理解的。

    只是,这个大铁柜子属于该死的嘎嘎!

    这家伙恨不得把自己的房间变成军火库……

    “尉迟文,我很闷!”铁小妹瞅一眼走掉的尉迟灼灼大声道。

    尉迟文同样郁闷的瞅着离开的姐姐无奈的道:“我现在也很郁闷。”

    铁小妹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道:“要不然你给我讲故事!”

    尉迟文双手托着下巴也不去理睬到处乱流的墨汁苦笑道:“你想听什么故事?”

    “你就说我们哈密国的历史,先从我娘和我哥哥说起。”

    尉迟文哪里会不知道这个丫头打的什么主意,连忙道:“我比你大不了多少,我也不知道啊,不如,你去问许东升?他可能知道的比较多。”

    铁小妹趴在尉迟文的对面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是不是也知道我不是我娘亲生的?”

    尉迟文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道:“你听谁说的?这样的人应该拔掉他的舌头,才不会胡说八道。”

    “我哥哥刚刚出生,我爹爹就去世了,你说,我是从哪里来的?”

    尉迟文被铁小妹的这句话吓了一跳,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道:“这事你应该问太后,我哪里会知道?也不敢知道。有人对你不好?”

    铁小妹犹豫很久才慢慢的道:“就是因为太好,我才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娘亲亲生的,是不是哥哥的亲妹妹。”

    小人儿突然说出一句大人话,尉迟文非常的不适应,皱眉道:“你问过大王没有?”

    “问过了,哥哥说我胡思乱想,把我撵出来了。”

    “那就是你胡思乱想!”

    尉迟文一锤定音,从地上捡起皮球,邀请铁小妹和他一起踢球。

    事实证明小孩子之所以会胡思乱想,就是因为精力太充沛的缘故,连续踢了一个时辰的皮球之后,铁小妹就只想回房间洗澡睡觉,再也没有问什么奇奇怪怪的话。

    尉迟灼灼安顿好铁小妹,回到自己的房间,见弟弟正百无聊赖的折腾一根毛笔,遂笑道:“支应过去了。”

    尉迟文看着姐姐道:“我想依靠自己的本事封国,我也有这样的本事,已经和大王达成一致意见了。”

    尉迟灼灼拉下脸道:“怎么说?”

    尉迟文道:“大王知道我的志向,姐姐,你走偏了。”

    “怎么说?”尉迟灼灼眼中明显积蓄着怒火。

    尉迟文斟酌了一下词句慢慢的道:“大王当初教诲过我,他告诉我,如果能走大路抵达目标,就没有必要抄什么近路,走大路或许用的时间长了一些,可是啊,它稳妥啊,走过这条路的人很多,才能称之为大路,所以,它很安全。

    抄近路看似节省了时间,却会后患无穷。”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