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四章阿伊莎的使者
    第一零四章阿伊莎的使者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句话,出自春秋时期成书的《礼记》。自秦汉以来,对这句话的解释都是“庶人没有资格受礼遇,大夫拥有特权不受刑”。

    听起来似乎很没人性,很不公平,但是,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这句话是没有错误的。

    宋人以为出一个士大夫很不容易,需要积极地保护,培育,让他为这个国家和种族挥更大的作用,带来更多的好处。

    至于庶人,只要妇人怀胎十月就能诞生一个,因此普遍,所以就显不出重要性来。

    数量稀少的士大夫需要保护,而数量庞大的庶人人群就需要用严苛的律法来统治他们,让这个国家保持稳定。

    火儿听了王安石的那句话之后摇摇头道:“我们没你那么好的运气,要是因为我的过错,致使六七百人死于非命,我受到的惩罚可能会很重……”

    王安石背着手瞅着隐没在山间的军火库道:“你哈密对士大夫的尊敬显示在财富上,而大宋对士大夫的优待不仅仅是财富还有无数的特权。”

    火儿笑道:“我不喜欢特权,事实上特权这东西不好,就像这将作营,平日里不允许有外人进出的,这样就能很好地保持将作营的安静和安全,保证不会有泄密的机会。

    今日您进来了,世上就多了一个了解火药制作和安全生产的人,这对哈密是非常不利的。“

    王安石点点头道:“这话不假,如果不是因为老夫造孽,致使六百余人化为飞灰,老夫也不会强人所难的要求参观将作监。

    如果不是有老夫以六百多条生命向哈密王陈情,哈密王也不会准许我进入将作监。

    都说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时间不等人啊,新式火药的现,让我大宋第一次能够站在优势地位面对契丹,西夏大军。

    大宋的每一个重臣都知道,一旦火药装备了我大宋边军,自开国以来的敌国压力就会消弭于无形。

    仅仅是节省下的军费,不论是用于河工,漕运,开荒,整修水利,修建驰道,就能让大宋的皇室到百姓全部受益。

    因此,哈密之行,老夫不得不来,即便是厚颜无耻也要知晓如何安全生产火药。

    因此,老夫只看火药作坊,至于哈密国其余机要,老夫即便是看到了也会视而不见。”

    火儿叹息一声道:“安石先生走马观花恐怕依旧无济于事,哈密国有火药作坊管理机要,先生可以一观。”

    王安石拱手道;“多谢大匠,安石此次前来,并非要哈密国现成的管理机要,而是准备亲自结合大宋的实际编篡一本,如此才不算空入宝山。”

    火儿看着王安石再次拱手道:“刚才心中还对先生多有不敬,现在知道先生的志向,铁火佩服。

    只是先生想要重新编篡一本安全机要,恐怕非一日之功,这需要先生了解火药的所有特性,还要熟练地掌握所有制作工艺,唯有如此才能成书。”

    王安石笑道:“老夫正有此意,这些时日就留在火药作坊,就有劳大匠了。”

    火儿笑道:“既然先生有意,某家怎么不同意,大王虽然只签了一日令,如果先生只是留在火药作坊,这个主某家还是能做得。”

    王安石再次拜谢,与火儿继续参观火药作坊,竟有乐此不疲之感。

    同样有这种感觉的还有穆辛。

    随着他对哈密国的了解日益加深,越对这个新兴的国度感兴趣。

    为了给自己留出一段安全的学习期限,他下令所有的武士们不得轻易离开驻地,不得随意在哈密国制造事端。

    他桌案上的纸张越的厚实了,在他看来,哈密强盛的根本不在钱粮的多少,而在于所有人都努力恪守的秩序上。

    在这一点上,哈密国做的非常出色。

    军人就是军人,他们不参与农业生产,也不参与商贾买卖,更不会与人做工,他们的任务就是苦练杀敌本领,研究阵战之术。

    文官就是文官,他们对军事从不过问,除了负责军队繁琐的后勤之外,再和军队没有瓜葛。

    最让穆辛难过的是,在哈密国看不到宗教干政的影子,虽然清香城的人都会在固定的日子去后山的大雷音寺上香求菩萨。

    可是,回到清香城之后他们似乎就忘记了宗教的存在,信奉宗教对他们来说是习惯而非信仰。

    他曾经试探性的问过一些明显信奉过神教的人,想听听他们对神教的看法。

    很可惜,这些人除了依旧保持对神灵的敬畏之外,再无实际性的行动。

    或者说,他们不仅仅信奉天神,也信奉菩萨,也信奉元始天尊,更信奉自己的祖先。

    这样的信徒可就太糟糕了。

    他们什么都信,这也说明他们什么都不信,是所有信徒中最糟糕的……

    无知不可怕,相反无知的信徒才是最好的信徒,只有无知的人,神教才有可能把他们灌输成狂信徒,有了狂信徒,神教才有展的余地。

    聪明人一般都多疑,他们不会轻易地相信一种现象,比无知者会多一点思考,就这一点点思考,在信仰上就会产生非常大的偏差。

    穆辛的研究方向已经有了变化,刚开始的时候他对哈密国出现的各种新式器具非常的狂热。

    直到他现凭他一个人根本就没办法将哈密的新气象解读完全,就干脆放弃了对新式器具的研究,开始从根本上解读哈密国。

    研究社会,其实就是一个研究人的过程。

    他彻底的解读过孟元直,解读过欧阳修,甚至连黄元寿这些二级官吏都研究过。

    没有现有什么过人之处。

    因此,他不得不把目光重点放在铁心源,以及铁心源的兄弟们身上。

    哈密国能有现在,是一个集体努力的结果,穆辛不相信一个人建立一个国家这样荒诞的事情。

    然而,无数的事实都告诉他,加密国就是铁心源一个人建立起来的。

    中间或许还有孟元直的功劳,可是……

    穆辛长叹一声,丢下部下收集来的情报,看着头顶阴沉沉的天空一言不。

    过了很久,春雨都落下来了,穆辛才低下头,擦拭掉脸上的雨水苦笑道:“看来真的是我的错,我就不该把这小子从东京带出来。

    在东京,他就是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獒犬,只有来到西域这片无法无天的土地上,这只离开了藩篱的獒犬才会变成野狗,最终从厮杀中变成野狼,现在,这家伙已经是一头凶猛的狼王了。”

    哈密的春雨冷冰冰的,站在春雨里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浑身冰冷。

    小院子的墙角有一枝清香树苗正顽强的从墙根生长出来,努力的伸展着叶片,接纳更多的雨水。

    穆辛走过去,手上轻轻用力,那株清香树苗就被他从松软的土里拔了出来。

    穆辛看着手上的树苗自言自语道:“果然,幼苗期的敌人是最好清除的。”

    随手丢掉幼苗,穆辛走进了屋子,换掉湿衣裳就坐在床头瞅着外面的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长老,阿丹的使者进了清香城!”

    阿达西而犹豫了良久还是打破了穆辛的沉静。

    “哦,阿丹如今应该是喀喇汗的王了,他想干什么?是来下战书的吗?”

    阿达西而咬咬牙道:“是来要求通商的。”

    穆辛叹口气道:“阿丹难道忘记铁心源把他当不洁之物豢养的事情了吗?”

    阿达西而摇头道:“;来的是迪伊思那个老巫婆。”

    穆辛笑道:“既然迪伊思来了,那么,这个主意一定是阿伊莎的。

    能让阿丹忍辱负重吞下这口恶气的人,只有阿伊莎。“

    阿达西而咬着牙道:“喀喇汗国刚刚战死了八万多武士,他们怎么能……”

    穆辛摆摆手道:“阿伊莎这样做是对的,哈密国获得了开国以来的第一场大胜,如今兵力正盛,喀喇汗国再起一场战争没有任何的好处。

    更何况,为了楼兰之战,我们抽空了喀喇汗国的国力,现在,喀喇汗国需要休息,而不是战争。

    哈密国在西域没有朋友,不论是契丹国,还是西夏国,亦或是高原上的吐蕃人都对哈密国的富饶垂涎三尺。

    战争总会起来的,不是契丹国攻打哈密,就是西夏国攻打哈密,那个时候,才是喀喇汗国出手的好时候。”

    阿达西而没有想到穆辛竟然会夸奖阿伊莎,他说出来的话也似乎非常的有道理。

    穆辛笑着敲敲桌子道:“你是不是认为我应该隐忍,不该过早的向哈密起进攻?”

    阿达西而艰难的点点头。

    穆辛苦笑道:“待时而动,这是一个很好地习惯,只可惜,这个习惯只属于少年人,不属于我这种过今天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活着的老家伙。

    我原以为哈密国才建立起来数年而已,在国家层面上来说只是一颗幼苗,谁料到,这颗幼苗生长的太迅了,几年时间就已经生长成了一棵大树。

    阿丹和阿伊莎的治国本领赶不上铁心源,阿达西而,阿伊莎的办法对付一般人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拖延时间,对铁心源来说太有利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