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五章清香城的大火
    第一零五章清香城的大火

    王安石驻扎在将作营充当将作,每天都过得充实无比,据火儿说,这人很适合当火药将作。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81ZW.COM

    他似乎一点也不嫌弃枯燥的劳作过程,短短两天他的劳作效率就比得上已经工作两年的老手了。

    “看吧,这就是知识的力量,以前我告诉你们越是学问好的人越是一个好的匠人,你们还不信。”

    铁心源身边的霍贤叹息一声道:“总有些大材小用的感觉。”

    “没有什么大材小用,一个好的工匠如果能干到极致,未必不如一个学问大家。”

    刘攽整理一下头上的白布笑道:“见仁见智吧。”

    今天,是哈密阵亡将士入土为安的日子,诺大的一座七里坡已经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

    三百多位大雷音寺的高僧,盘坐在七里坡周围,不知道摆的是什么阵法,总之,诵经的声音笼罩了整个七里坡。

    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不仅仅有阵亡将士的家眷,还有哈密国几乎所有的高层,就连清香城里的住户,也出动了。

    人一过万,无边无沿。

    随着礼官一声令下,在刺耳的喇叭声里,五千个彪悍的军卒,就捧起五千个骨灰罐子,小心的安放进墓穴里。

    马上就有另外两个将士用石板将墓穴盖好,将一面两尺高,一尺宽的写有名字的墓碑插进墓地前的石头基座中,最后用黄土覆盖了石板,堵死了所有的缝隙……

    同样的过程进行了七次之后,三万多名阵亡将士的骨灰就全部安葬完毕。

    穿上黑色大王服饰的铁心源来到一面非常大的供桌前面,按照大宋祭祀英灵的方式,贡献三牲,上香,祭拜天地,而后焚表……

    给上天的表章上,铁心源赞颂了这些战士的英勇无畏,感谢上苍将这些英勇而忠诚的将士赐予他,祝愿这些将士能够获得天帝的恩宠……

    仪式进行到下午的时候,清香城里忽然火焰冲天,滚滚的浓烟直上云霄,即便是隔着五六里地的七里坡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看到这一幕,铁心源仅仅是皱皱眉头,继续自己没有完成的仪式。

    霍贤和刘攽,以及孟元直等人也对城里生的火灾不闻不问,跟着铁心源一起祭拜四方。

    有些骚乱的百姓,见大王和重臣都没有什么动作,慢慢的也就不再混乱,跟着大王重臣一起继续完成最后的仪式。

    主要是狂奔回城的五千骑兵让他们最终安下心来。

    有这些人进城,就算是有火灾,也会迅扑灭。

    在同一时间,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同时干两件事情的,只能选择比较重要的事情办。

    铁心源看着远处冒烟的清香城,忽然升起一股骄傲的感觉。

    如果放在以前,他这时候一定非常着急,但是现在,他现他可以完全无视清香城的大火,专注的完成祭祀活动。

    所有的事情在铁心源的面前都变成了可以衡量得失的砝码,只要保住重要的那一个砝码,他就不觉得是失败。

    时间过去了快一个时辰,清香城的大火似乎变得更加猛烈了,狂奔而来的武士满身鲜血,告诉铁心源城里有强悍至极的武士正在攻打狼穴。

    铁心源瞅了一眼周围,见铁小妹,铁狐狸,尉迟灼灼,尉迟文,铁一,铁二都在身边,就下令道:“歼灭来犯之敌,不用留活口。”

    霍贤皱眉道:“大王,不如我们现在就结束祭奠,回城剿灭刺客。”

    铁心源摇头道:“许东升会处理好的,今天咱们倾巢出动,就是给人家一个机会,敌人总是不动弹,我们就没办法捉到他们。”

    刘攽皱眉道:“城里的大火……”

    孟元直笑道:“都是些不重要的或者需要立刻改建的房子,不麻烦。”

    霍贤瞅了孟元直一眼朝铁心源拱手道:“难道说城里生的事情都是大王安排好的吗?

    为何没有提前通知老夫?”

    铁心源有些歉疚的朝霍贤施礼道:“为了更真实,不得不如此。”

    霍贤叹息一声看着铁心源道:“大王终究还是信不过我们这些宋人臣子。”

    铁心源并不狡辩,和这些人说谎话的后果比说真话还要伤人。

    “对你们我并不存在不信任的想法,只是按照一个人的本能做事而已,远近亲疏总有差别。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对于铁心源的这个回答,刘攽还是比较满意的,所谓任人唯亲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一个掌权者先提拔和信任的是自己熟悉的人。

    如果连熟悉都谈不到,哪里来的信任?

    官场上有些人喜欢在上官面前混个脸熟,是有道理的。

    如果一个人高傲的不理会任何一个俗人,不让任何人走进自己的生活,这样的人,即便工作干得再出色,获取提拔的可能性依旧会比别人少很多。

    不是掌权者看不到他的功绩,而是按照人性来说,他提拔熟悉的人,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安全感。

    铁心源坚持完成了祭奠所需的所有礼仪,没有丝毫的遗漏,更看不到丝毫的焦急和敷衍。

    临到最后,铁心源和孟元直,霍贤一起抽掉了长碑上覆盖的红色丝绸,一条十丈长的巨大黑色石碑露了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姓名。

    铁心源抚摸着石碑对所有人道:“所有的魑魅魍魉,在我哈密铁血战士面前,终将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这句话获得了所有人的赞同。

    铁心源又指着长碑最顶头空余出来的一片地方道:“这个位置是我的。”

    霍贤出声道:“大王难道不构筑山陵吗?自哈密建国以来,欧阳先生就已经在每年收取的赋税中特意留出来了一块,如今已四年了。”

    铁心源摇摇头道:“死后葬在那里都不如葬在我的战士们中间安心。

    霍相,你记录一下,我哈密国国王,死后不起山陵,不厚葬,不殉葬,不带走任何金石之物,仅需一块石碑记录功过,留予后人缅怀。”

    刘攽深深一揖道:“大王英明!厚葬只会招来盗墓贼,昔日汉家一千六百王,墓葬皆空,尸骨遍地,惨不堪言。”

    铁心源笑道:“我没你说的那么英明,只是觉得把财富埋进土里,让它不见天日,白白的耗损,是最大的愚蠢。”

    大王和宰相的对话,很快就有专门的大嗓门之辈,传遍人群,即便是城里起火的原因,也一同告知了百姓。

    铁心源瞅着群情激奋的百姓,笑着指指清香城道:“我们现在回去,碾死那几只臭虫。”

    穆辛没有参与任何进攻,这场喧闹的进攻,也不是穆辛主持的。

    他甚至没有下达任何攻击命令,之所以会出现目前的情况,完全是他和其余大食,波斯武士沟通不畅的缘故,再加上一片云在背后推波助澜,一场在他预料之外的攻击就这样开始了。

    自从清香城开始起火,穆辛就叹息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关上门不理睬外面的事情。

    羽箭已经离开弓弦,说什么都晚了。

    穆辛之所以会关门,是因为他现一条街上的人家都在关门,他甚至从那些人的脸上,看不到多少慌乱的意思。

    “这是一个大陷阱。”

    穆辛关上门之后出一声悲鸣。

    穆辛能够保持平静,阿达西而却不能,他眼看着强悍的波斯武士杀进狼穴,杀进城主府,可是厮杀的声音总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平息了……

    他亲眼看见全副武装的马木留克骑士刚刚离开自己的驻地,战马的度还没有起来,就被汹涌的人潮给包围了。

    那些卑鄙的哈密人根本就不给马木留克骑士战斗的机会,无数张渔网从天而降,不但裹住了马木留克骑士,也裹住了战马。

    战马被哈密人用长枪刺倒,英勇的马木留克骑士被哈密人的长勾勾住身体,在大街上拖行。

    阿达西而的心都要碎了。

    “长老!”

    阿达西而匍匐在穆辛的脚下嚎啕大哭。

    穆辛叹息一声道:“这就是鲁莽的下场,阿达西而,这一次随一片云出击的武士有多少?”

    “三个驼队,一百一十六人,长老,救救他们。”

    穆辛摇摇头道:“他们已经无法忍耐了,才让一片云有机可乘,是他们暴躁的心害死了他们,以至于让他们忘记了我的教诲。

    忘记了神的教诲,自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听穆辛这样说,阿达西而只能痛苦的闭上眼睛,只要是武士都有一颗不甘寂寞的心,要一群高高在上的武士像老鼠一样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不会太久了,阿达西而,他们死在了清香城,我也会死在清香城,唯独你不能死在这里。”

    在阿达西而惊愕的目光中,穆辛从床下拖出一个木头箱子。

    他深情地抚摸着箱子对阿达西而道:“这些东西的价值越了我的生命。

    一个国家想要强盛,仅仅有强大的武力是不够的。

    在两河流域曾经诞生过多少强横的国度,如今,他们又在那里?

    一时的权势只是过眼烟云,风一吹就散去了,能够永恒留下来的只有那些灿烂的智慧篇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