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六章一片云是自己人?
    第一零六章一片云是自己人?

    迪伊思站在迎宾馆的三楼的窗户前就能俯瞰大半个街市。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她亲眼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刚才还熙熙攘攘的哈密街市在一声凄厉的牛角号声停止之后,街道上就一个哈密人都看不见了。

    只留下堆积如山的货物,和惊诧的四处寻找主人的牲口,以及面面相觑的外地客商。

    几乎就在哈密人消失的一瞬间,就有大群的波斯武士从各个隐秘的地方跳出来,见人就杀。

    能做长途生意的外地商贾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的武士,当哈密人消失的时候,他们已经把警惕之心提高到了最高等级,当那些波斯武士开始砍杀人的时候,他们就很自然的挥刀迎上去。

    好在那些波斯武士似乎无意和他们纠缠,相互乱砍几刀之后就向自己预定的目标前进。

    迎宾馆就在瀑布广场,和城主府仅仅相隔半个广场,迪伊思亲眼看到一个个身形矫健的波斯武士杀进了城主府,然后很快就消失了。

    对于这些武士迪伊思很熟悉,她甚至仅仅凭借他们的背影和武技,就能叫出那人的名字。

    这些名字,每一个在喀喇汗国甚至飞鹰山,都是大名鼎鼎的,每一个神选战士,都是喀喇汗国的瑰宝。

    亲眼看着强大的神选战士被擎着巨盾的哈密军队四面合围,绝望的一次次起进攻,弯刀徒劳的砍在巨盾上,除了一声金铁交鸣之音什么都得不到。

    眼看着勇猛的神选武士们冒着密集的弩箭,纵身翻越过盾墙,然后被密集的长枪刺穿身体然后再丢出来,即便是心如铁石的迪伊思也不忍目睹。

    铁心源不在清香城,这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迪伊思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些人如此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些破旧的草棚房子正在燃烧,空地上还有大量的柴草在燃烧,还有人不断地往火堆里堆积湿柴……浓烟几乎笼罩了清香城的天空。

    “不要去!”

    迪伊思的随从眼看着那些强大的武士从自己的楼下狂奔而过,向浓烟密集的地方进攻,他们就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那些武士只是回头朝他们笑一下,就义无反顾的继续向前,脚步不做丝毫的停留。

    一个全身都被渔网笼罩的马木留克骑士怒吼着从一个小巷子里钻出来,他的身体已经被血染透了,即便是如此,他依旧催促着战马向城主府进。

    在他身后是乌泱泱的追兵,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长矛或者铁叉……

    今日的迪伊思一身贵妇打扮,因为年迈,她的脸上没有任何遮盖,雪白的长高高的挽起,插满了各色宝石。

    一袭紫色的拖地长裙,一双洗的很干净的手,已经看不出任何昔日的影子。

    在成为巫婆之前,她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出色的美女……即便是年迈,依旧有昔日雍容华贵的模样。

    对于穆辛起的这一场突袭,迪伊思非常的不赞同,她在清香城生活过快一年,对这座城市的了解不是穆辛这样的初来者所能比拟的。

    比如先前那一阵凄厉的号角声,她就知道是是什么意思,只要号角声响起,所有的哈密人都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躲到建筑物里去,违者重责三十大板。

    哈密人把这叫做防空警报,每年都要演练两次的……

    如果是迪伊思来指挥这次突袭,在听到号角声的那一刻她会立即放弃任何行动,选择就地潜伏。

    没有了人群的掩护,刺杀就变成了突袭,如此少的人去攻击有大军护卫,并且早有准备的敌人,没有丝毫的胜算。

    “千不雷,约束我们的武士,不得离开迎宾馆加入战团。”

    努力遏制着冲动的护卫领,闭上眼睛,过了片刻才躬身道:“如您所愿。”

    战事很快就平定了,可是,那些哈密军卒依旧喊声连天,相互之间碰撞兵刃,吸引那些还没有冲上来的波斯武士自投罗网。

    这个法子很有用,不断地有孤独的武士或者骑马,或者狂奔穿过浓密的黑烟,被迎头射来的弩箭一一的射死。

    浓烟逐渐散去,诺大的瀑布广场上空无一人,就连石板铺就的广场上也干干净净,只有一些老迈的哈密人正在用清水洗刷地上的血迹。

    等到那些老人用清水洗刷干净地面之后,最后的战争痕迹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架架的水龙将明晃晃的水柱浇在依旧燃烧的烂房子和草堆上,明火消失,然后浓烟消失,最后只有一缕缕的水蒸气袅袅的升起。

    一些赶着马车的人,在军卒的配合下捣毁了断壁残垣,将枯枝烂木装上马车,运去了后山……估计到明天,这些东西也会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切事情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浓烟散尽的时候,刺耳的牛角号再次响起,藏起来的哈密人66续续的从自己的藏身处走出来,先是伸长脖子瞅瞅安然无恙的城主府,和干干净净的广场,然后就相互议论着继续自己一天的劳作。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般。

    面对那些惊慌失措的胡商不断地追问,他们只是诡秘的笑笑,也不做解释,继续自己的生意进程。

    阿达西而抱着那个巨大的箱子欲哭无泪。

    “我要杀了一片云!”他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带着浓烈的哭腔。

    “我会杀掉他的,你的任务是带着这些东西回到阿拉穆特山,把他交给公正长老,或许只有他能理解智慧的重要性。”

    “长老,带着这些经卷回去的应该是您,没有您的庇佑,我在阿拉穆特山没有说话的余地。”

    穆辛看着匍匐在脚下的阿达西而笑道:“西域所有的事情因为而起,只能因我而灭。

    东征让喀喇汗,塞尔柱,大食波斯的诸多猛士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我再不给他们一个交代,会动摇天神在这些地方的信誉。

    铁心源这个祸害是我带来的,就应该由我来亲手结束他,我只是可惜,十年的布置,十年的游历,因为铁心源又回到了原点。

    去吧,阿达西而,立刻准备离开哈密的事宜,等你们离开了哈密国,就到我动手的时候了。”

    阿达西而收拾情怀,就这院子外面的水洗了一把脸,就背着箱子离开了小院子。

    穆辛目送阿达西而汇进人群,轻轻地关上院门,扭扭脖子对着雨后的天空笑道:“没想到我也有拼命的一天。”

    铁心源带着大队人马回到清香城的时候,城里如同他离去时候一样繁华。

    虽然空气中还带有浓浓的烟火气息这并不妨碍城里的百姓向自己的大王送上无数的敬语。

    防范严密的马车上,许东升和铁心源面对而坐,铁心源手里拿着一份刚刚写好的奏报看的很仔细。

    “这么说,起冲击的武士人数并没有我们预料的那么多?”

    许东升躬身道:“清点之后,被擒和被当场斩杀的武士只有一百五十一人。”

    “只有一半人手?”

    “可能还不到,一片云说这些死士中间有很多人并非是武艺高强的大武士,更像是一般的商人。”

    “穆辛没有出现?”

    “没有,从头到尾都不见穆辛的踪迹,一片云说穆辛应该不在清香城,否则,他也没有办法用毁掉清香城这个借口来策动这些性情暴躁的波斯武士动突袭。

    清香城已经盘查过两遍了,还是不见穆辛的踪影,根据以上种种,老夫判定,穆辛根本就不在清香城。”

    铁心源点点头道:“你的话很有道理,从穆辛以前的做事方法来看,他从来都不会把自己放在危险的境遇里。

    拼命这回事和穆辛不沾边,即便是拼命,他也只会用别人的命来拼。”

    许东升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这是一片云派人送来的,他说是他破坏了穆辛的奸计,希望能够获得大王的赏赐。”

    铁心源并不接一片云的信,即便是用猜的,他也知道这个厚颜无耻的老贼会在信里说些什么。

    “这个见风使舵的马贼啊,我真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在城外对我施行第一次刺杀的时候,我敢肯定,这个老贼一定恨不得我去死。

    第一次没有杀死我,他就立刻出卖那些波斯人,借我们的手除掉那些对他来说已经毫无用处的波斯人,然后借机和我们套近乎,

    告诉一片云,他如果不能帮我们找到穆辛,并且除掉,老子会亲手剥了他的人皮。

    另外,立刻把他丢进狼穴地牢,让他重温一下过去,这有助于他早日找到穆辛。”

    马车直接驶进城主府,青青的石板地面上全是新鲜的水渍,城主府门上有刀砍斧凿的痕迹,第一进院落里的清香木从更是因为战斗被弄得凌乱不堪。

    铁心源从一片树叶上看到了一滴已经快要凝固的血迹,用手轻轻一捻,手指上就殷红一片。

    “我们战损多少?”

    “阵亡七十一人,伤者三百余。”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又要开追悼会,我讨厌开这种会,每一次,我心里都要难过很长时间……”

    许东升苦笑道:“以后这种会有很多,您即便是不喜欢,也要参加……”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