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零章哈密的砝码
    第一一零章哈密的砝码

    事实上,想要让铁心源的儿子铁喜轻松地当上大宋的皇太孙,这非常的难。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事关江山社稷,自然就不是赵祯一个人说了算了,尤其是把江山传给一个外姓人,这在大宋基本上不可能,哪怕铁喜是赵祯的亲外孙这也是不成的。

    铁心源之所以要把儿子扶上皇位,就是为了打破这个王朝的宿命。

    每一个王朝更替的命运其实在王朝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前唐时期,李世民杀死了哥哥夺取了皇位,这给唐朝开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头,自他以后,唐朝的皇朝更替鲜有不流血的,最终,强大的唐朝也倒在这种王族相互倾轧,每一个王子为了登上皇位,敢无限制的给军人许诺,导致军权旁落,引军阀混战,最后将一个煌煌天朝送进了坟墓。

    宋朝也一样,宋太宗一场烛光斧影完成了一场兄终弟及的王朝更替。

    宋太宗或许不知道,他种下了这颗恶毒的果子终究是要芽的,在他故去之后,大宋有四位皇帝的皇位就是来自兄终弟及。

    每一次皇位的更迭,都是一场大灾难……合适的,或者不合适的都被送上了皇位……

    让自己的儿子当大宋的皇帝,铁心源觉得这是流血最少,最平和,大部分人都能接受的一种改革方式。

    王安石要改革,要变革,他准备变革全天下,推翻旧有的制度和理念,开创一个新的世界。

    他唯一忘记改革的就是皇帝!

    或者说皇帝不改革,底下改革的再好,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

    商鞅变法之所以能够成功,最大的原因是他改变的不仅仅是先秦的社会,同时也改变了秦王。

    一个身先士卒随着他改革的步伐前进的秦王,才是他成功这杆天平上最大的一颗砝码。

    谋算一定要远。

    当王渐以及孟元直这些人都以为这一次就能确定铁喜的皇太孙地位的时候。

    铁心源认为这根本就不可能,哈密国看似对大宋很重要,实际上都只是一些长远的利益。

    为了登上皇位,很多人是不会在乎这些长久利益的,我死之后哪怕你洪水滔天,才是他们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除非哈密国强大到了可以和大宋平起平坐的时候,铁喜就任大宋皇位才能成为现实。

    因为,你不给我,我就来抢!

    事实就是这么可笑。

    当大宋皇位对哈密国的继承人没有吸引力的时候,他才可能达成目的……

    总的来说,赵婉此次进京,只是一场表白态度和立场的演出而已。

    明白铁心源真正意图的只有铁蛋。

    他已经把铁心源的这一意图告诉了单远行和胡鲁努尔,他们两人才是真正有实力帮助铁喜,也愿意投入全身心帮助铁喜的人。

    单远行快要死了,却总是死不掉,即便是整天咳嗽,依旧坚强的保持不死之身。

    污烂人已经成了历史,东京城里多了很多自食其力的人,这些人没有钱财,没有土地,只能卖身为奴,为权贵家干活讨一口饭吃。

    单远行有一个小本子,本子上记录了很多人的姓名和正在从事的职业。

    这个本子有两本,一本在单远行那里,另一本在铁心源手中,这一次,由王柔花亲身携带,送到了铁蛋的手中。

    都是些只能用一次的人,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铁蛋不会轻易地动用。

    这些人打探来的消息却会汇总成册,摆在单远行的面前,他看过之后,就会送去铁蛋那里保存。

    胡鲁努尔家里就有四个这样的存在。

    因此,铁蛋知道,身为东京城最富裕的胡商,胡鲁努尔今天要去参加韩琦的寿宴。

    他不是很喜欢看这个被满脸疤痕的人,听说他当初被巧哥儿一把大火差点烧死,要不是杀死了一头骆驼藏在骆驼肚子里,他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表面上看起来傻乎乎的,对谁都笑,还和他那个瘸腿老婆两年生了三个孩子。

    可是,这家伙只要和自己单独在一起,憨厚的表情立刻就不见了,两只小小的眼睛和毒蛇的眼睛非常的像,阴冷而狡诈。

    铁蛋不用和他接触就能闻到这家伙身上浓浓的腐臭气息,这得是多坏的人才能有这样的味道。

    上一次闻到堪比这股味道的人就是韩琦,他身上有一股子浓烈的鱼腥味,和韩琦坐在一起吃饭对他来说是一种严重的折磨。

    铁蛋有些痛恨自己的这一天赋,只要去参加一场酒宴,他就会恶心的好几天吃不下饭。

    无论那些人洗过多少遍澡,那种从身体里散出来的味道依旧存在。

    韩琦已经要过老花镜,这一次登门就带上三副老花镜当做礼物。

    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两面两尺宽三尺长的落地镜子一同被他选了出来。

    铁蛋的做派越来越像铁心源了,原本他就不喜欢在手里握一只手帕,现在,他已经离不开这只包着新鲜橘皮的手帕了。

    一个白皙的胖子用手帕堵着鼻子来到了韩琦在东京的府邸。

    这里地势高,房子又多又高,自然就有了气势,尤其是韩琦还掌管着永兴军,他家的门楣上自然就悬挂着一面硕大的韩字帅旗。

    门口站立的也不是仆役,而是带刀的武装虞侯。

    如果只看这些武装虞侯,永兴军一定是一支彪悍的雄师,只可惜,铁蛋见过永兴军,那些厢军除了祸害百姓堪称一把好手之外,论到战力,是军中著名的窝囊废。

    韩琦家的规矩很大,拜帖上进去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才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打开侧门邀请铁蛋进去。

    铁蛋没有动弹,瞅着东边的街市对管家道:“包龙图老大人要来了,晚生在这里恭迎一下。”

    在大宋,大人这两个字一般是用在父亲头上的,除了老包以外,东京人很少在别人的官职后面缀上大人二字。

    老包家拉车的牛变成了马,两匹高头大马拖拽着一辆四轮黑色的马车奔跑的甚快,转瞬间就到了韩琦家门口。

    铁蛋连忙上前见礼,包拯掀开帘子瞅了铁蛋一眼道:“总能看到你们这些让老夫折寿的小坏蛋。”

    铁蛋笑嘻嘻的将老包搀扶下马车道:“小子这些年规规矩矩的办事,老老实实的做人,不敢劳您牵挂。”

    老包撵走了管家,大咧咧的踏着门槛进了韩琦家,走在回廊上停下脚步瞅着铁蛋道:“哈密国真的要参与夺嫡?”

    铁蛋笑道:“皇外孙有这个资格。”

    包拯啧啧两声道:“这话说的豪气啊,却不知你家源哥儿打算怎么把自己的儿子送上皇位?”

    铁蛋连忙道:“自然要依靠老大人您帮忙。”

    包拯没有回答铁蛋的话,张嘴反问道:“你给韩琦今天都送些什么礼物?”

    铁蛋愣了一下道:“三副老花镜,两面落地镜子。”

    包拯笑道:“好重的礼物,三千贯上下,明日老夫有恙,记得也送这两样东西去探望老夫。”

    铁蛋愣了一下,赶紧笑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包拯重新迈开脚步道:“现在朝中人人都说从哈密来了一群憨大,仗着腰里有几文铜钱,就觊觎我大宋神器。

    没想到是真的!“

    铁蛋赔笑道:“我家源哥儿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一旦做了某一件事情,就必定会成功。”

    包拯叹口气道:“老夫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那只小狐狸离开了老夫的掌控,现在,报应果然来了。

    别人说你们是憨大,老夫可不敢这样认为啊,能让王介甫不远万里去哈密观政,老夫怎敢小觑。

    说真的,小子,哈密国果真有带甲之士十万吗?”

    铁蛋笑道:“欧阳先生乃是从哈密国相位置上退下来的老人,您应当问欧阳先生才是。”

    包拯再次停下脚步叹息道:“就是听了欧阳修的说法,老夫才会有如此多的疑问。

    五六年间不但赤手空拳打下一个方圆三百里的国度,还能手绾十万虎狼之师,老夫总觉得这是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小子,你告诉老夫,一旦长公主的爱子没能登上皇位,那只狐狸会有什么动静?”

    铁蛋嘿嘿笑道:“我家世子一定会成为大宋皇太孙的,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包拯仔细瞅瞅铁蛋的眼睛点点头道:“看样子你们是真的铁了心了,只是现在就要答案,绝无可能。”

    铁蛋道:“现在怎么可能,我家世子才刚刚一岁,还没有系统的学习我家的学问,如何能担当大任。自然是等世子长大了,官家年老体衰了,才会来问鼎皇太孙之位。”

    “好好好,看来老夫看到那惊心动魄的夺嫡之争了,这样最好,老夫早点死掉,眼不见为净。”

    包拯说话的声音很大,就听花墙后面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道:“今日是老夫寿诞,你却盼着老夫早点死掉,这不合常理,也罢,这些年活的人憎鬼厌的,谁都盼着老夫死掉,快进来喝酒,看看能不能让老夫醉死。”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