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一章小杖受大杖走
    第一一一章小杖受大杖走

    韩琦身形挺拔,身高足有八尺,紫面长髯,威风凛凛乃是标准的人样子。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人样子这三个字自从成为大宋选兵的模范之后,在大宋就是夸奖男人长得标致的最好话语。

    韩琦为天圣五年进士。庆历年之前,他与范仲淹率军防御西夏,在军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人称“韩范”。

    当时,边疆传颂一歌谣: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骨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

    不过,这样的歌谣在他兵败好水川之后就成了“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满川龙虎辇,犹自说兵机。”

    这些歌谣充分的说明了,所谓民间谚语,其实就是一个多变的势利小人。

    不过啊,韩琦以一介文臣却在武事上扬名,堪称难得。

    铁心源认为这家伙就是文臣中的败类,武将里的奇葩,每当文人势力占优的时候,他就成了武将,帮武将说话,但是,一旦文臣被功勋武将压制,他就立刻变成了一个戕害武将的屠夫,一句东华门唱名者方为好汉,让大名鼎鼎的狄青抑郁而终。

    铁心源以前就给铁蛋详细的解说过东京城里的诸位大佬,包拯还能欺之以方,文彦博还能驱之以利,至于韩琦,千万不要和他达成任何交易,一旦达成交易,他就会利用这个交易把对方连皮带骨的吞噬下去。

    有铁心源的交代,铁蛋看韩琦的时候,未免就些防贼的意思。

    官员当到了一定程度,一般就不会管太多的俗礼,不过,当着客人的面翻检客人带来的礼物,铁蛋还是第一次见。

    韩琦从仆人捧着的小盒子里找出来一副老花镜,熟练地戴在眼睛上,摇晃着脑袋四处看看,非常的满意。

    “早就听说老花镜这种器物,能让老眼昏花之人变得耳聪目明,如今看来,果不欺我。

    铁心源的属下是吧?”

    铁蛋见韩琦问起自己,拱手施礼道:“哈密国外事主事铁蛋见过仪国公。”

    韩琦哈哈大笑道:“铁蛋?好名字啊,没有一口好牙估计咬你不动。

    老夫且来问你,长公主携子前来果真是来夺嫡的?”

    铁蛋根本就没想过韩琦会在这种场合直接问这么私密的问题。

    转头瞅瞅围拢过来神色各异的宾客,咬咬牙道:“长公主只是把皇外孙送来给官家瞧瞧,看看这孩子是不是一个聪慧的好孩子。”

    韩琦再次仰天大笑一阵,拍拍铁蛋的肩膀道:“想成为我大宋的储君,先就要有舍我其谁的气势。

    你的回答很合老夫口味,若是明明有贼心却不敢说出来,一味地行魑魅魍魉的小人伎俩,老夫这一关你就过不去。

    那般阴毒小人也不配窥伺我大宋神器。”

    铁蛋脸上带着微笑,心中却恨不得一刀捅死这个无耻的老贼。

    夺嫡这种事情也是能公告天下的吗?

    这时候他却不能解释什么,韩琦老贼说的没错,这时候如果解释了,一定阴毒小人的帽子就会扣在铁心源的头上。

    韩琦寿诞,说是一场小规模的聚会,他口中的小规模聚会,仅仅是宾客就有两百余。

    众多的宾客将诺大的一个西花园塞得满满当当,几个肚子上绣着龙的家伙眼神极度的阴毒。

    能穿龙袍的自然是藩王!

    大宋的藩王很可怜,轻易不得离开封地,被皇帝派去的地方官看的死死的,只要有任何异动,就是滔天大祸,作为补偿,他们只能在自己名义上的一亩三分地糟蹋百姓。

    最有可能把儿子送进皇宫给皇帝当继子的有楚王,和汝阳郡王。

    楚王久居大湖之南,此次进京就是为自己儿子造势,希望能入得皇帝法眼。

    汝阳郡王的三儿子赵宗谊原本是最有希望的,这家伙长得最像官家,而且文采斐然,只可惜当年经历了危楼事件之后,被一群猪给吓傻了。

    自然就从人选名单上消失了。

    汝阳郡王府后来又经历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天火,波及了半条街的人跟他们一起倒霉。

    再加上地道的事情被皇帝知道了,汝阳王被贬斥成了汝阳郡王,后来又降成兰陵公,直到两年前才因为出了一位割肉饲父的孝子,才恢复了汝阳郡王的封号。

    这次进京谢恩的主角就是那个割肉给父亲赵允让配药的十三儿子赵宗实。

    赵允让最大的本事就是生儿子,时至今日,这家伙已经生了二十二个儿子,至于女儿,据说有十七个之多。

    儿子多了也就不值钱了,尤其是生在藩王家,儿子多了,家产就会被分薄。

    汉景帝时期推行的推恩令,大宋也在执行,开国不过百年,已经有皇族依靠种田为生。

    给儿子找一个好的出路就成了所有皇族父亲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赵允让很想让家里的老十三当上皇帝,这样一来,他那些数目庞大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就有出路了。

    事关千秋大计,藩王们自然不允许别人坏了他们的好事,原本内斗的厉害。

    自从赵婉抱着儿子非常强势的进了东京,这些藩王们面对赵婉强大的压力,不得不抱团取暖,在最短的时间里形成了同盟,准备先把赵婉弄走,再考虑其它。

    其中宗人府就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韩琦把赵婉进京的面纱挑开之后,所有的藩王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可以上表弹劾赵婉的鬼蜮伎俩了。

    铁蛋的座位在中间,可是,在他身边五尺之内没有第二人存在。

    即便是伺候他吃饭的侍女,也离他远远地。

    胡鲁努尔笑着朝铁蛋举举杯子,就混在一群官僚中间,商讨今年钱庄的利钱该定在什么额度上,对于铁蛋,他不报任何同情。

    一起饮胜了几十次之后,韩琦明显的喝高了,走路都有些踉跄,被两位娇小的侍女搀扶着,豪迈的笑声不绝于耳。

    铁蛋规规矩矩的吃饭,喝酒,对别人故意表现出来的冷落毫不在意。

    除了要经常遥敬老包一杯之外,他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韩琦被侍女搀扶着坐在铁蛋的面前笑道:“你应该感激我。”

    铁蛋施礼道:“仪国公做事大气豪迈,小子早有耳闻。”

    韩琦对铁蛋的无理不以为甚,指着坐在人群里的两位藩王道:“拿出越他们所能给予大宋的东西,老夫会支持长公主。”

    铁蛋笑道:“他们有什么?土地?那是官家的,财宝?那也是官家赏赐的,另外,没听说他们有军队。”

    “正朔!他们有正朔,有大义!”

    铁蛋嘿嘿笑道:“源哥儿曾经说过一句话,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块黄金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用两块!”

    韩琦笑道:“哈密的黄金很多吗?”

    铁蛋点点头道:“就算我们哈密的黄金不够,周边还有很多国家的黄金可以为我所用。

    长公主送来了三成哈密库藏,如今,哈密的宝库又被喀喇汗人给补齐了,甚至还要多。”

    韩琦没想到铁蛋竟然表现的比他预料的要坚决,遂皱眉道:“这是对大宋的侮辱。”

    铁蛋抬起头奇怪的看着韩琦道:“源哥儿乃是化外野人没资格求娶大宋最尊贵的公主,结果,三十万贯的钱粮到位之后,好像没人再提地位的问题。”

    韩琦嘿嘿笑道:“公主和皇储不可同日而语。”

    铁蛋冷笑道:“为了公主哈密国愿意付出三十万贯乃至五十万贯,为了皇储,我们出更大的代价又如何?”

    韩琦收起脸上的笑容讥笑道:“一万万还是两万万?”

    铁蛋笑道:“终归是一个数字罢了,我家世子是天潢贵胄不说,身后有我哈密国全力支持,十万铁甲护佑,要什么不可得?”

    “包括大宋神器?”

    铁蛋长吸一口气道:“仪国公认为我家世子没有资格?

    仪国公刚刚才说过要正大光明,怎么转眼间就变了?

    长公主携爱子进京,只是给大宋官家多一个选择罢了,要说哈密王窥伺大宋神器,仪国公未免太小看我王的心胸了。

    西域之地纵横万里不止,那里的土地足够我王展开襟怀,不论是向西,还是向北,或者向东,尽是用武之地,或者从昭武九姓杀入天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家世子血脉高贵,自然有无尽的土地供他奔驰。

    仪国公羞辱我一介小吏也就罢了,若是敢羞辱我家大王和世子,铁某人拼着血流五步也不与你干休!”

    铁蛋说完就霍然起身,死死的盯着韩琦,若此人再有对哈密国不敬之处,他不惜血溅五步。

    满堂宾客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谁都没想到往日里柔弱的哈密官员,竟然会如此的强硬。

    “你若死在东京会有什么变故?”韩琦淡淡的道。

    “你韩家满门不会有一人活着,哈密将与大宋断绝所有往来!”

    韩琦嘿嘿笑道:“没有攻伐大宋的准备?”

    铁蛋的脸皮抽搐几下,淡然道:“不会,大宋与哈密不吝父子,若有纠纷,小杖受,大杖走。”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