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二章储君
    第一一二章储君

    只要有所求,必然会低人一等。??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这是一个大道理。

    想要在求人的同时又保有自尊和颜面,保住哈密国得来不易的局面,就必须让宋人知道,我求你的同时,你也离不开我。

    铁蛋要做的事情,就是告诉这些想要利用皇储之位当诱饵来吊哈密这条大鱼的人,你的诱饵对我没有多少吸引力。

    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威胁这些利欲熏心的家伙。

    在做这件事的时候铁心源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西夏人只要威胁一下大宋,立刻就会有岁币拿,契丹人只要威胁一下大宋,也立刻有岁币拿。

    这个手段这么好用,铁心源觉得自己也能拿来试试。

    讹诈嘛,是两个国家交往的时候常用的手段。

    铁心源是想让儿子成为大宋的皇帝,最后再把自己建立的国度兼并掉,一个有南有北,势力可以伸到大漠的级大宋就会彻底出现。

    合并之后会生什么事情,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

    人活百年,生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生命里干有限的事情这是必然。

    想一个人就把子孙后代要干的事情全部干完的人下场都不好。

    秦始皇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规划了天下,收六国金铁铸造十二金人,看起来很安慰,结果秦朝只有两代。

    李世民也是这么一个人,他北击突厥,南收山林,还制定了一个洋洋万言的《帝范》,结果,他的子孙中没人看他的《帝范》,煌煌大唐辉煌了几代人之后,他的末代子孙死的惨不堪言。

    铁心源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比所有人都聪明,除掉那点后世社会带给他的一些见识,他不过是一个比较聪明的普通人罢了。

    铁蛋说完话抬腿就走了,走的非常利索,甚至没有向韩琦这个主人告辞,无理的就像是一个西夏蛮子。

    哈密国比那些藩王的砝码重的太多,自己有这样的优势,如果还被人家捏在手里玩,那就太失败了。

    韩琦很有风度,摇头笑笑,就重新举杯要求诸君饮甚。

    楚王和汝阳王喝酒喝的最是痛快,一饮而尽之后,还重新邀饮。

    哈密国的傻孩子得罪了权势熏天的韩琦,基本上就毁掉了那个野孩子铁喜得前途,长公主再得宠,官家也要考虑朝中大佬的意见。

    让长公主失望而归,就是他们今天最好的下酒菜,眼见目的达成,就一个个告辞回家,把时间留给这些大佬,让他们好好谋算一下该如何对付哈密国这头猛兽。

    胡鲁努尔似乎喝醉了,被小童背在背上离开了酒宴,其余人等眼见韩琦面色铁青,也各自告辞,不想留在这里成为韩琦的出气筒。

    一盏茶的时间,刚刚还宾客满堂的西花园,就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包拯和庞籍,欧阳修,以及刚刚进京陛见皇帝的富弼,已经不做官很多年的资政殿大学士李若谷,似乎对刚刚生的事情充耳不闻。

    几个人老神在在的喝酒言欢,似乎刚刚生的事情与他们毫无关系。

    “永叔,你说哈密清香城已经有三十余万人?”

    白苍苍的李若谷似乎对欧阳修描述的哈密国更加感兴趣。

    欧阳修点头道:“渊公有所不知,哈密国丁口最多的城池并非清香城,乃是哈密城。

    晚生离任哈密国相的时候,哈密城已经有三色户籍丁口四十四万六千七百余,如果算上往来的胡商,以及浪人,丁口不下六十万,如果到了秋日大市,那座城池里的人数可能会越七十万。

    哈密国共有,清香,哈密,天山,楼兰,砂岩,雪山,胡杨,大石七座州府大城,至于县治小城不下三十六座,大部分都建在哈密河两侧。

    老夫以为,到了今年此时,哈密国丁口将会越两百八十万。“

    富弼哼了一声道:“永叔兄还没有算上青唐城!”

    李若谷饶有兴趣的瞅着富弼道:“彦国竟然不质疑永叔给的这些数字?”

    富弼丢下手里的酒杯怒气冲冲的道:“有什么好置疑的,每年从大宋迁徙到哈密的罪囚就不下十万之众,更何况,哈密国还勾结契丹人,在不断地用最低廉的价格收购汉奴,西域野人更是为了求得一个哈密户籍不惜为铁心源效死,就连晚生麾下老兵也不愿意回中原,而是希望将家眷带去哈密,寻求活路。”

    李若谷追问道:“那些丁口难道不是铁心源劫掠去的吗?老夫听说,他一次就劫掠了上百万回鹘人。”

    “一百六十四万!不过,不是劫掠去的,而是逃难到了哈密,为了安置这些人,晚生吃了整整一年的食堂。”

    庞籍皱眉道:“胡人善于骑射,如此说来,哈密国岂不是可以轻易地组织起五十万大军?”

    李若谷抚掌大笑道:“如此说来,哈密国岂不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国家?”

    欧阳修苦笑道:“大宋的体制被他照搬过去,各地牧守百姓的也都是我大宋的官员,国情与我大宋更是一般无二。

    老相国如果去了哈密,一定会有回家的感觉,即便是在官府大堂里随意行走,也不会迷路,甚至探手就能找到官府大印的所在地。”

    李若谷哈哈大笑道:“如此说来,老夫可以去哈密为官?”

    包拯笑道:“老夫看过永叔带回来的哈密典章,如果换掉封皮,与我大宋几乎没有区别,老相国自然能在那里过的如鱼得水。”

    李若谷大笑两声,停下手里的酒杯问富弼:“哈密战力如何?”

    富弼长叹一声道:“虽然没有我大宋边军精锐,却也不容小觑,楼兰一战,大食智慧之王穆辛统领的十万大军玉碎楼兰城下,哈密国阵亡不过三万余。”

    李若谷愣了一下道:“这是为何?”

    富弼咬牙道:“军卒战力不强,哈密的兵甲之犀利堪称盖世无双,火药,猛火油,弩弓的运用甚至在我大宋边军之上。”

    李若谷捋着胡须道:“如此说来,这哈密国倒是我大宋的一个强援。”

    欧阳修点头道:“渊公说的极是,哈密国堪称我大宋天然的盟友。”

    富弼嗤的笑了一声道:“如果官家肯立长公主爱子为皇储,哈密国纳入大宋版图都非难事。”

    庞籍摇头道:“外孙继承祖父家业没有成例可循,会弄乱纲常,皇族不会答应。”

    李若谷笑道:“好事多磨,慢慢来,慢慢来,世间之事时时都会有新的变化。

    只要哈密国有求与我大宋,而这个要求并非蛮横无理的要求,多少有些道理在里面。

    我们就可以用这个事情和哈密慢慢的谈,官家如今身体康健,皇储并非必须,就算是谈上十年,二十年最后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凑过来的韩琦摇头道:“哈密国尽是急功近利之徒,恐怕不给我们这么多的时间。”

    很久不说话的包拯抬头道:“皇储可立,可废!”

    李若谷笑道:“文相如何看法?”

    庞籍笑道:“文相以为陛下无子,当尽早立储,储君不必拘泥于一人,三五人又如何?他日择优选之就好。”

    “恐楚王,汝阳郡王之子不是对手。”

    庞籍忍不住摇头笑道:“老夫也如此问过文相,文相曰——关我等何事?”

    李若谷笑道:“好一个无赖的文彦博,老夫以为,势均力敌才是王道。”

    韩琦笑道:“纵容长公主,暗助楚王,汝阳郡王,这样做固然不错,朝廷能够坐收渔翁之利。

    如果铁心源恼羞成怒提兵南下,我等又该如何应对?”

    包拯笑道:“非常人成非常事,祸水东引还是能做到的,如今,哈密国与大宋隔着一个诺大的西夏,不论是我们北上哈密国,还是哈密国南下大宋都需要绕道河湟之地。

    若铁心源能够经略西夏,打通河西走廊,将哈密与大宋连成一片……“

    “不成,不成,西夏不过是疥癣之疾,契丹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不成,不成,不如以充盈国库为筏,这样就能让楚王,汝阳郡王吐出这些年侵吞的民脂民膏,如果操弄得好的话,甚至能让整个皇族……”

    欧阳修呆呆的看着这群大宋高官组成的权力中心,他不明白,这些卑鄙小人真的是平日里冠冕堂皇的士大夫?

    “王介甫还在哈密未归……”

    欧阳修的低语惊醒了这群做梦者,眼见一个个争论的面红耳赤,又觉得有些有趣。

    韩琦端起酒杯一声饮胜,就让众人以大袖覆脸,重新变成了正人君子。

    从未有过的大利益,让每一个大宋官僚都血脉贲张,平日里从不轻易表态的大佬们,恨不得掰开自己的脑袋,相出一个更好的,能更加为他们或者大宋攫取利益的法子。

    事情才刚刚开了一个头,士大夫们迫不及待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只有长春殿是安静的,冯贵妃哼着动人的儿歌,轻轻摇晃着摇篮,摇篮里的铁喜握着两个粉嫩的小拳头,侧着头瞅着旁边挥动一只布老虎的赵祯咯咯笑着。

    看着赵祯柔情似水的模样,正在哼着儿歌的冯贵妃潸然泪下。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