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四章收买
    第一一四章收买

    “只杀人,不要口供!”

    赵婉搀扶婆婆往回走的时候冷冷的对着半空吩咐了一声。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墙外面隐隐约约有衣袂翻飞的声音。

    王柔花叹息一声道:“你这是打算立威?”

    赵婉点点头道:“追根问底寻找谋主没有任何的意义,只好捉手砍手,捉脚砍脚。”

    王柔花点头道:“也只有这个法子了,找到谋主会让陛下难做,不如装糊涂,对了,刚才守在墙外面的是谁?”

    “两个宦官,听说以前是带御器械,很受先皇看中,可是后来犯了重罪,没法子只好进宫避难,就是年纪很大了,我父皇派过来的。”

    王柔花隐约听父亲说起过这件事,当时皇帝和太后刘娥的交锋已经到了最后时刻,眼看着就要爆一场大危机,结果却再无下文,那两个带御器械很可能就是那时候倒霉的……

    回到屋子之后,赵婉就迫不及待的偷看铁心源的手记,王柔花则习惯性的去念佛,这是她在西域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没打算改变。

    单远行的院子依旧凄凉,只是变得宽阔许多,这是他这几年购买邻居大屋子扩建之后的结果。

    年老体弱的单远行如今越的喜欢安静了,可是今天,他的院子里不断地有咆哮声传出来。

    胡鲁努尔一脸的怒容站在单远行的面前,在他不远处就躺着九具尸体,其中有三具尸体是回鹘人。

    喝了一口酒的单远行等胡鲁努尔咆哮的累了,才把一坛子酒推给他道:“给你说了不要太靠近太后和王后的,你怎么总是不听呢?”

    胡鲁努尔长吸一口气,接过酒坛子喝了一口酒压压怒火道:“杀刺客也就罢了,怎么连我的人都杀?”

    单远行瞅瞅胡鲁努尔苦笑道:“你和铁心源打过交道,宁杀错,不放过这种事他干的少吗?”

    胡鲁努尔咬着牙道:“他在西域做的更过分,我就不明白了,一个接受过大宋最正统学问的人,怎么到了西域就不把人当人看?”

    单远行回忆一下铁心源在东京的作为摇摇头道:“在东京他也没把人当人看。”

    “我最忠实的奴仆赛福丁死了,而且死的毫无价值,看到这一幕,单远行,你就不感到心寒吗?”

    单远行摇头道:“我本来就快要死了,就是为了铁心源才继续活着,所以啊,有什么心寒不心寒的。

    胡鲁努尔,收起你这一套吧,你早就现有人觊觎王太后和王后,只是想看一场热闹的把戏,然后在最后关头出现,向铁心源显示你存在的必要性。

    呵呵,胡鲁努尔,我就不信你敢违背铁心源的意志。”

    胡鲁努尔喝了一口酒笑道:“怕他杀了我的父亲吗?”

    单远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胡鲁努尔道:“你以为你娶了一个瘸腿的大宋女子,把自己的户籍上到祥符县你就成了大宋人吗?

    这远远不够,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牺牲,装扮宋人装扮的如何像,这还是改变不了你是一个胡人这个事实,在所有大宋人眼中,你依旧是一个野蛮人。

    即便有些人对你非常的尊敬,他们尊敬的不过是你的钱财而已,如果你没有那些钱财,你不过是东京街市上非常常见的一个骚鞑子而已。

    你信不信,最期望你死掉的就是你的老丈人和你老婆?他们现在没有胆子弄死你,一旦他们借助你的钱财强大了一定程度,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

    胡鲁努尔,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你知道这些事一定会生对不对?

    你知道你现在所谓的亲情,所谓的夫妻情分都是假的,所以你才会因为铁心源的一个承诺甘心为他奔走。

    胡鲁努尔,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那就干脆全身心的为铁心源奔走,这样你或者会有一条活路。

    你庞大的钱财,就是你的原罪,这无法改变。“

    胡鲁努尔并未因单远行的话恶毒就怒,而是笑道:“铁心源就比别人可靠一些吗?”

    单远行认真的点点头道:“是的。”

    “怎么说?”

    “铁心源看重契约,这一点是其他士大夫所不能比拟的,如果铁心源没有和你制定契约,他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你,一旦制定了契约,他就会遵守契约,并致力于契约的完成。

    至于别的士大夫,嘿嘿,他们只做对他们有利的事情,对你下手的时候可不管你手里有没有契约。”

    胡鲁努尔叹口气指指其余六具尸体道:“这些人都是汝阳郡王的手下。”

    单远行挥挥手,立刻就有十几个大汉从屋子里走出来,拖着九具尸体又进了屋子。

    胡鲁努尔心惊肉跳的听着屋子里面刀斧砍斫尸体的声音,颤声道:“哈密王太后不想用这些尸体去找汝阳郡王问责吗?”

    单远行摇头道:“只能还给汝阳王一包碎肉,这一次杀他派来的刺客,下一次就杀他手下的执行人,再下一次就杀掉他的一个儿子,如果再有下次,就杀他!”

    “不谈判?”

    “谈判?”单远行古怪的瞅着胡鲁努尔道:“你觉得有谈判的余地吗?皇位只有一个,就该是世子的,铁心源好像没打算和别人分享。”

    “所以,就杀?”

    “对啊,杀,杀到所有人皇位争夺者胆战心惊,自动退出为止,自古以来的夺嫡都是这么干的。

    脏活,累活我们干,到最后,一个干干净净的世子登上皇位,给世人带来一世太平,嗯,老夫就是这么想的。”

    “这比我们西域夺嫡还要血腥十倍……”

    “所以啊,胡鲁努尔,你还不是一个纯粹的宋人,你该走了,再不走,保护王后的两个宦官就要来了。”

    单远行笑眯眯的提醒胡鲁努尔。

    胡鲁努尔瞅着那些背着软乎乎的包袱离开院落的大汉,叹息一声,就推开墙上的一道暗门走了出去。

    门外就是热闹无比的竹竿巷,即便是夜晚,这里依旧人来人往,只要向前过了马行桥,就到了热闹的马行街。

    满楼红袖招,香艳无比……

    单远行继续在院子里喝酒,忽然间,面前就多了两个人,他们神情阴冷,面色暗,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

    “已经处理掉了,尸体会放在汝阳郡王家的后花园里,安排的很妥当。”

    单远行随意的拱拱手,邀请两位宦官入席喝酒。

    两位宦官一动不动,双手揣在宽大的袖子里隐隐有金铁交鸣之声。

    单远行从桌子下面取出两个包袱放在桌子上道:“你们当年罪无可赦,家眷被配岭南,从官府的文册上现他们被配去了永州。

    已经派人去寻找了,如果顺利,一个月之后,假如你们的家眷能在那个毒虫遍地的荒蛮之地活下来,会被送去哈密,家里有出息的子侄会酌情委任为官。

    包袱里有十枚金判,每个重十两,您二位一人一份,哈密王从不差遣饿兵。”

    “这不够!”

    一个暗哑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

    单远行摇头道:“这足够了,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明白重赏是有一个限度的。

    一旦过一个限度,就失去了重赏的意义,那时候的重赏只能是死亡。

    现在给你们的这些东西,是你可以心安理得的拿着,并且不用担心有什么后患。

    全天下,只有哈密的罪囚才有做官的可能,一旦世子顺利登基,他们的过往就会被哈密全盘抹杀变成一个干干净净的人回大宋为官。

    你们两家也有机会重新成为官宦之家,这样的重赏,老夫以为足够了,哈密王的诚意也足够了。”

    “要我们做什么?”

    “用你们的命保证太后,王后,世子无恙,用你们的命帮助世子成为储君。

    如此,才不负你们宁可遭受宫刑也要保护家眷的苦心。”

    一个宦官左手提起一个包袱沉声道:“好,只要确定吾儿抵达了哈密,老夫这条命随时可以为哈密王献上。”

    单远行看着另外一个还在犹豫的宦官道:“哈密乃是人间仙境,绝非边塞苦寒之地,你的家眷在那里生活,与在东京别无二致。

    这是你们唯一能够让家眷脱离皇帝控制的机会,千万莫要错过。”

    “最是无情帝王家,你要老夫如何相信,官家要控制我等的家眷,如今,哈密王同样要控制,这是出了虎穴又进狼窝。

    老夫今年已经五十有六,再无多少岁月可供蹉跎,老夫家眷就让他们在永州安家立命,即便是与毒蛇为伍也好过与皇家打交道。

    因此,老夫宁愿多要些金子。”

    单远行笑道:“如你所愿。”说着话从腰带上解下一方玉佩递给老宦官道:“此乃昆仑暖玉雕刻而成,世间只此一枚,作价百两黄金可行?”

    玉佩在夜色中出淡淡的豪光,握手温润,心头一片安宁……

    过了良久宦官重新把玉佩放在桌子上,提起包袱道:“老夫要求与左兄相同,但愿苍天可怜我……”

    单远行收起玉佩朝两位宦官拱手道:“哈密王最重情义,你不负他,他会百倍报之。”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