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零章后遗症
    第一二零章被骗的后遗症

    在王安石的眼中,哈密如今虽然还算不得百兽之王,至少也是一只刚刚脱离母体照顾的乳虎,正在修理自己的尖牙利爪准备长啸九天。??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老虎就是老虎,在艰难的时候装一下肥猪是情有可原的,如果总会当猪,最后也就变成了猪。

    披着猪皮的老虎会让敌人迷惑,也会让自己的盟友迷惑,适当的展现一下力量也是必须的。

    遥远的距离让哈密人对宋国亲近不起来,同样的,宋人对哈密的了解还处在一种传说状态中。

    士子文人对哈密的了解来自前唐边塞诗人瑰丽的文章,以及残存下来的一些带有强烈偏见的游记。

    至于老百姓们脑海中的哈密,除了喜欢骑着马杀人的蛮子和满天飞扬的沙子之外,就没有别的印象了。

    这种状态下,想要让两国进行一场非常平等和友好的对话根本就不可能。

    只能在空洞诡异的谋略方面进行合作。

    既然是谋略合作,那么,就不能考虑的太多,大家共同索取一时的利益就好,谈不到长远的合作。

    因为天山上有雪,所以白了头,因为白头,天山月的光辉就显得格外清冷。

    没能见到铁心源,自然就无法阻止哈密国继续接纳异族人,王安石觉得自己很失败。

    毫无疑问,如果哈密国中宋人,汉人占大多数,哈密国除了找大宋当盟友再无选择。

    如果哈密国变成一个多种族的国家,他们的选择就要多得多,且很有可能会被彻底的胡化,那样的话,一个掌握了比大宋还要先进的耕作,将作的国家被完全胡化,对大宋来说是一个恐怖至极的灾难。

    霍贤,刘攽,彭礼,黄元寿,王大用这些人因为看到哈密王世子有可能上位大宋皇帝,因此变得非常哈密化,至于其余随同欧阳修来到哈密的宋人罪官,随同欧阳修回去的只有寥寥四人,其余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哈密官员。

    他们的家眷已经来到了哈密,或者正在来哈密的途中,一旦这个迁徙过程完成,哈密将拥有他们自己的第一批合格的本土文官。

    王安石完全可以预见十年,二十年后的哈密国,那将是一个丝毫不逊于大宋的强大国家。

    留给大宋的时间不多了,哈密国每一天都在进步,每一天都在变得强大富足,一旦哈密国彻底完成国内的建设,大宋的帮助对他们来说没有现在这样重要了。

    同时,如果哈密国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政策,继续保持对宋人士人优待,宋国境内庞大的读书人,一定会蜂拥而至的。

    投奔从宋人祖庙分出一枝香火的哈密国,对宋人来说没有任何道德上的负罪感。

    王安石坚持认为,拥有多样性火药的哈密国是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这一点尤为重要。

    因为地域关系,不论是契丹人或者是西夏人都不可能举倾国之力来攻伐哈密,十万级的军事力量还无法让哈密国遭受重创。

    铁心源举出的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的军事指导正在军队中飞的建设中。

    相信会有实现的一天,且不需要过长的时间。

    深夜里,王安石无法入眠,拥着锦被坐在床头,继续看着大开的窗外那轮惨白的天山明月。

    夜枭从山间飞过,给惨白的天山月增添了一点黑点,叫声尤为凄厉。

    王安石心如油煎……

    披衣而起,来到文案前,挥笔疾书。

    宽夫兄雅鉴:

    一别经年,弥添怀思。日前曾奉一函,谅已先尘左右……

    某来哈密日日惊惧,非为性命之忧,眼见乳虎啸谷,潜龙腾渊,某肋下生风,恐有失足之患。

    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明月皎皎,某心中杂念丛生,遂再次修书一封,与我兄共分次天山月色。

    前者说哈密国乃是偏僻之国不足为患,乃是某来哈密途中之浅薄之见也,恐误导我兄……”

    一封信写完,已是天光大亮。

    王安石看着桌案上厚厚一叠手记,叹息一声,丢下手中笔,登榻入睡。

    蒙兀人洗干净之后其实很耐看的,一张圆脸配上一个扁平的鼻子很有喜感,丹凤眼狭长,却顾盼生威,一头凌乱的被石灰洗干净的长披散在肩上,却总有一些倔强的向上翘起。

    宋人的博袍大袖穿在他们身上很不合适,他们挽起了袖子,在腰里栓了一条皮绳,让这样的衣衫变得更适合战斗。

    或许是因为洗澡的事情让他们有一些恼怒,右手搭在破败的刀鞘上,随时有抽刀的打算。

    铁心源不以为忤,要是自己也被人家拉去在滚烫的石灰水里泡好久,自己也会怒的,不论自己多么肮脏,至少这样做很不礼貌。

    塔不囊,乌拉沁,是他们的名字,这很不容易,一般的蒙兀人都没有什么名字。

    能让猛士消除怒火的只有美食!

    尉迟文特地让他们饿了一夜,给自家大王留下一个款待猛士的后门,好收买人心。

    哈密的烤全羊是出了名的好吃,烤全羊的制作要求严格,必须选用一到两岁的西域白色大头羯羊,经过宰杀、烫皮、煺毛、腌渍、调味后,再挂入烤炉内,封住口用慢火烤成熟,成品色泽黄红、油亮,皮脆肉嫩,肥而不腻,酥香可口,别具风味。

    尤其是上了糖色和蜂蜜之后,让烤全羊全身呈金黄色,外焦里嫩,香气四溢。

    这是清香城特有的美味,每一个来清香城的人不论有钱没钱,哪怕是借钱也要品尝的美味。

    与哈密城里的铁家汤饼,堪称哈密国两大绝味。

    蒙兀人铁心源不了解,蒙古人铁心源却是非常了解的,当年,在蒙古草原上流浪的时候认识不少蒙古好汉。

    蒙古人的好客标准就是看桌上酒肉的多少。

    铁心源觉得蒙兀人既然是蒙古人的祖先,他们应该是相同的一类人。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先喝上三碗烈酒之后再谈事应该是非常合适的待遇。

    “入我门庭,先喝酒!”

    塔不囊,乌拉沁在极度不心甘的情况下在尉迟文的指导下行了一个非常不合格的礼仪之后,铁心源就丢过去两坛子酒。

    铁心源不会说蒙兀人的语言,好在国内多的是和蒙兀人打交道的胥吏,他们的蒙兀话很熟练。

    塔不囊,乌拉沁,见铁心源要和他们喝酒,胸中的怒火立刻就消失了一些。

    “最好喝的酒是马奶酒……”

    塔不囊嘟囔了一句,然后就和乌拉沁打开封盖喝酒。

    铁心源没给他们准备的机会,一口气把坛子里的淡酒一饮而尽,然就就取了一块羊肉慢慢的用刀子削着吃。

    这时代酒量最好的人也经不起两斤蒸馏酒的折腾,尤其是两个被饿了一夜的人。

    蒙兀人果然是不服输的好汉,哪怕是对蒸馏酒的味道极度的不适应,也咬着牙喝光了坛子里酒。

    酒喝完了,非常难得,最难的是还没有立刻吐出来,铁心源丢过去两只羊腿,被他们熟练地接住,然后就大口的撕咬了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烫。

    一只羊腿还没有吃完,两人就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毯上,嘴里依旧咬着羊腿。

    站在大厅外的其余蒙兀人面红耳赤,眼看着他们醉倒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铁心源喜欢和醉酒之后的人商谈事情,这样能知道更多的原始资料。

    别以为蒙古人就不骗人,铁心源上辈子被骗的最惨的一次就是被蒙古人骗的!!

    想想都感到沮丧,一张憨厚的面容上的那张嘴巴里说出来的全是娓娓动听的谎话,最可恶的是他们还是用歌唱的方式来骗人的。

    就是那一次,铁心源对这个热情慷慨出了名的民族有了全新的认知。

    使者喝醉了酒,自然就没有什么谈话,铁心源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看尉迟文收集的关于白马部落和乞颜部的消息。

    很奇怪,大厅外面竟然有人要求给这两个使者的脑袋上泼冷水。

    而且还有人来执行。

    铁心源是一个很大度的人,准许了他们的要求,眼看着两个身材更加高大的蒙兀人走上前来,拖着使者的脚把他们丢进城主府院子边上的水池里。

    尉迟文指着一个身穿白色皮袄的壮汉道:“这个人的身份非常的可疑,微臣以为此人很可能是白马部的少族长塔拉戈,至于另外那个人不知道是谁,不过,身份应该比使者高才对。

    铁心源微笑道:“你看看,谁说野蛮人都是傻瓜来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样的把戏都出来了。

    你以后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聪明人和老实人打交道,最后吃亏的不一定是老实人,他们只要骗你一次,就会让你痛彻心扉。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