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一章为什么不洗澡
    第一二一章你为什么不洗澡

    淳朴,质朴这种词汇的同义词绝对不是愚蠢,无知这种带着羞辱性含义的词汇。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对于这一点,铁心源有很深的体会。因此,除非必要,他和那些质朴的人交流,办事的时候一定会遵循质朴这个原则进行的。

    假如一颗鸡蛋一个红铜币,那就一定会给对方一个红铜币再拿走对方的一个鸡蛋。

    绝对不会因为对方不懂得乘法口诀就胡乱说什么三七二十八,六八七十八之类的胡话。

    占这种人的便宜只能占一次,一旦他们知道上了当,你在他们的眼中就永远是骗子,不论你以后弥补了多少,你依旧是骗子,即便是死掉埋进土里,他们也会小心的在你的墓碑上刻上骗子两个字。

    所以啊,铁心源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很多时候聪明人之所以能办成普通人办不成的事情的原因,就是聪明人懂得变通和取舍。

    小事情上可以变通,可以取舍,根本大事上,聪明人就没有办法了,因为那样的事情根本就容不得有半点的变通,取舍。

    这时候只能一个鸡蛋,一个红铜币的等价交换。

    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聪明如东方朔,如杨修之辈,只能担任弄臣,参谋一类的角色,他们缺少坚韧不拔的意志,安定如山的稳重,绝对没有成为肱骨之臣的可能。

    只有王安石这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人,才有可能成为留名千古的名臣,名相。

    白马部和乞颜部说到底是两个曾经人口过十万的大族,这样的族群中如果不出一两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们早就被北方恶劣的气候环境以及相互攻伐的生活环境给灭族了。

    两坛子酒就把说话真正管用的人给逼出来,这是铁心源和尉迟文两人早就商定好的策略。

    刚刚把塔不囊,乌拉沁两个笨蛋丢进水池子里的白马部族长之子塔拉戈才直起身子。

    就现所有哈密人都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就对身边的乞颜部神射手兀立孟道:“我们去谈吧。”

    “我们不是歌者!”

    塔拉戈看着坐在正中心的铁心源道:“我觉得哈密王不想听我们唱歌。”

    兀立孟点点头,就和塔拉戈在侍者的带领下再次走进了城主府的客堂。

    一身皮毛的塔拉戈和兀立孟一走进客堂,铁心源就暗自赞叹,罗圈腿才是一个好骑兵的标志,挺直的胸膛,充满侵略性的目光才是衡量一个猛士的真正的标准。

    铁心源接受了两位猛士的抚胸礼,邀请他们坐下,待侍者给他们的酒杯斟满美酒之后,遂举杯道:“哈密国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饮甚!”

    塔拉戈举杯道:“北方野人逃难至此,还请哈密王收纳。”

    这话是舌人翻译过来的,铁心源不相信这两人会这样说,瞅瞅双腿颤的舌人,挥手让他退下,尉迟文立刻就坐在铁心源的下接替舌人。

    “塔拉戈说北方的风雪太大,冬天太长,牛羊无法生长,因此,他们从北方一路向西躲避严寒。

    特意来问问大王,有没有空闲的草场,暂时先借给他们,让他们休息一下,给牛羊添点肥膘,然后好继续西进寻找无人的草场。”

    话说的很直接,也很无礼,塔拉戈甚至没有给铁心源介绍身边这个乞颜部落的人,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没有提几乎被契丹人杀干净的族人,更没有说几千里路上的征战和艰苦,把自己的族人正在进行的逃难说的好像是来哈密旅游一样轻松。

    铁心源没有回答塔拉戈的话,把目光放在兀立孟的身上道:“我还不知道这位远方来的客人的名字。”

    兀立孟听了尉迟文的翻译之后起身道:“仁慈的哈密王,我是来自大草原乞颜部落的兀立孟。”

    塔拉戈连忙接话道:“也是草原上最强大的射雕手,他的狼牙箭不断能射穿飞翔的大雁的脖子,也能射穿灰熊肥厚的胸膛……”

    铁心源笑道:“果然是猛士,只是不知道你们准备在哈密边境休息多长时间?”

    兀立孟看了塔拉戈一眼,把说话的权力交给了塔拉戈。

    塔拉戈一边撕扯着羊肉,一边大笑道:“自然是等到牛羊肥壮之后,请哈密王放心,我们会帮你打跑所有敌人的,自然,你们也要给我白马,乞颜两部提供足够的武器和粮食,作为保护你们的代价。”

    铁心源吧嗒一下嘴巴,觉得没必要谈下去了,这个混蛋到现在还对自己没有一个清楚地认识,还以为自己的白马部族在和草原上的小部族谈判。

    该是放孟元直出来了……

    铁心源走出去,在母亲大人的花园里帮着尉迟灼灼锄了一会草,觉得时间差不多就重新回来了。

    进来的时候,孟元直正在尉迟文端着的水盆里洗手,手上的血很多,一盆水都被他手上的血染得红彤彤的。

    孟元直见铁心源进来了,就笑道:“现在可以继续商谈事情了,刚才那个塔拉戈说一年可以给我们上供一万头牛羊,我们只需要给他一亩草场就行了……”

    铁心源笑道:“白马,乞颜两部合起来都没有一万头牛羊,他拿什么给?”

    孟元直摇头道:“我的谈判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喜欢,就继续用你的那一套谈,恩出于上,这事我了解。”

    铁心源点点头,就拿出霍贤他们制定的文书放在桌子上,等塔拉戈醒过来。

    客堂上放的一个兵器架子已经变得乱七八糟,好几根长柄武器已经被折断了,一柄巨大的斧头镶嵌在门柱上,半杆长枪深入地面两尺,地上还有两柄断了的长刀,看断口处的茬口,刀子的质量一点都不好。

    塔拉戈的身体折叠着镶嵌在客堂巨大的木质屏风上,看的出来,他应该是被孟元直一脚踹飞之后屁股向前镶嵌进去的。

    兀立孟的身体软塌塌的,一只脚奇怪的转向后面,两只胳膊也摊在地上,即便是如此,他趴在地上正一点一点的向塔拉戈蠕动,他可能觉得塔拉戈已经死掉了。

    院子里乱七八糟的躺着七八个蒙兀人,这些人似乎非常的顽强,好几个人的手脚明显角度不对头,不是折断,就是被拗错位了,这些武士却没有人出惨叫,而是死死的盯着嘎嘎和孟虎,似乎要记住他们的模样。

    嘎嘎和孟虎两人揉着手腕子不怀好意的瞅着趴在水池边上的塔不囊和乌拉沁。

    即便是这两个已经害怕到了几点,依旧把嘴巴闭的严严的,没有说出半个关于投降的字。

    兀立孟绝望的看着尉迟文揪着塔拉戈的头往他的嘴里灌东西。

    只听塔拉戈剧烈的咳嗽两声,被酒呛醒了。

    两个哈密侍卫费力的把塔拉戈从屏风上拔出来,放在他原来的座位上,哈密国的医馆馆长张风骨捏着兀立孟的腿用力的拗了一下,只听嘎巴一声,他的腿就变的正常了,兀立孟痛的用头撞地,梆梆作响,张风骨面无表情的又重新如法炮制了他的双臂,兀立孟立刻就翻身坐起,冲着铁心源快的说了一大串的话。

    尉迟文一边指挥侍卫们收拾客堂,一边对铁心源道:“兀立孟说,冒犯了伟大哈密王是他们不对,他可以死,塔格拉也可以死,求大王放过两族剩余的族人,他们愿意奉献一部分牲畜给哈密国,然后,立刻离开哈密,继续向西。”

    塔拉戈闭着眼睛,继续咳嗽,没咳嗽一下,嘴角就有血流出来,听了兀立孟的话之后,原本苍白的黑脸,迅的就变成了灰色。

    “你们为什么不洗澡?”铁心源皱着眉头问道。

    “什么?”听了尉迟文翻译过来的话之后,兀立孟和塔拉戈同时瞪大了眼睛。

    铁心源没有解释,对尉迟文道:“把他们洗干净了,再弄来见我。”

    说完就把桌子上的安置条例递给了尉迟文,他相信尉迟文一定会把没有洗澡这回事和良好的安置待遇联系到一起的,他很有信心。

    客堂后面还有一间房子,霍贤和刘攽正在里面安心的下围棋。

    两人厮杀到了紧要处,铁心源进来的时候谁都没有理会,继续厮杀。

    铁心源也不生气,就站在霍贤背后观看他们下棋,眼见棋子快要布满棋盘了,刘攽抓了几颗白子放在棋盘上认输。

    霍贤回头看看铁心源道:“大王要行王霸之术?”

    铁心源笑道:“着这些人讲道理,您觉得能说得通吗?也就是他们现在狼狈不堪,如果他们比我们强大,您信不信他们立刻就会向我们挥动刀子?”

    刘攽笑道:“老夫倒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当年班定远比大王行事还要更霸道些。”

    霍贤点头道:“也只好如此,敲打之后再安抚,也算是一个良策。

    大王要他们洗澡,是在给他们立规矩吗?”

    “是啊,野人需要约束,否则野性难驯,要他们遵守我哈密国繁杂的律法,对他们来说困难很大,不如先立一个简单的,要他们知道哈密是一个有规矩的地方。

    其余的慢慢来。”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